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1、道德贸易显然成了一桩大买卖:不管大企业多么真诚地支持这些全新的道德理想,但它们都很清楚,道德理想为自己提供了有利的竞争优势。
 
2、消费者都是懒人。它们对喜欢的品牌用情至深,哪怕真的在乎第三世界的农民,也不想放弃自己的享受。
 
3、消费者确实想更有道德心,向贫苦农民表示支持,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愿意使用“低劣”或不知名的产品。道德声誉和优秀质量是相辅相成的。你不能光是给人们讲故事,却拿不出质量来。两样你都得给他们。最初,你可以靠故事吸引人,但产品的质量才能让他们成为回头客。
 
4、人们总是希望自己改变,获得物质进步,但不希望别人也一样。每当我们看到生活方式变化存在这样那样的缺点,就忍不住义愤,加以谴责。但到乡村里观察村民照老样子过活的游客,又总希望一切原封不动。
 
5、放眼发展中世界,小农户的问题从来是如何改进作物质量、确保更高的价格。改进需要投资,可农户要么是不知道如何找到资金,要么是自己负担不起。就算你有着全世界最善良的出发点,要想改善贫困农村社会,也必须找到一种激励变革的途径。或者说,找到某个能激励变革的人——知道怎么做、也有动力那么做,随时随地扎根当地的人。
 
6、每隔几里地,就会有座村庄,每座村庄里都至少竖着一块褪了色的硕大白色牌子。牌子上是各种非政府组织(NGO)的标志,标志下面则说明了非政府组织赞助这一村落所属的项目。好些牌子看起来都很有些年份了。
 
到了下一座村子,我停车出来,走到牌子近前去打量。它是一家规模较小的比利时非政府组织竖的,该组织负责在村里建学校。路口拐角处确实有座平房,很显眼,因为它是村里唯一一座用砖块修砌、有波纹瓦屋顶的建筑。其他房子都是泥巴和茅草糊的。我拍照的时候,两个好奇的孩子走过来看着我。他们没去上学,这叫我略略有些惊讶,看他们的样子,分明已经在泥巴你玩了一整天了。我决定问问他们:
 
“这座建筑是用来做什么的呀?”
 
“是学校。”年纪稍大的孩子回答。我猜她大概八九岁。
 
“你怎么不去上学呢?”我问,突然觉得自己像是考勤官。
 
“那里没有老师。”她摆脱上学这一困境了。
 
“你们最后一次上学时什么时候?”
 
“我从来没上过学。我还不够上学的年纪,老师就走了。”
 
她站在牌子下面对我说。为什么这块牌子还竖在这?它是为了什么人竖起来的?我感到狠懊恼——路过这块牌子的人都会留下错误的印象,以为村里已经有学校了,实际上根本没有。它仍然需要学校,而不是再竖一块牌子。
 
下一座村庄的故事也差不多。我站在一块牌子前,牌子告诉我美国国际开发署和天主教救济会为这里的民众修了水泵取水。可我却看到一个年龄不到4岁的小男孩,正背着一口装满了水的两加仑容器往山上去,捆水桶的绳子勒在他的前额。我问一个坐在屋外的男人:“为什么有水泵那孩子还要背水上山呢?”
 
“水泵坏了好长时间了。”那人告诉我。他似乎感到很困惑。
 
“难道没人来修吗?”我试着用建设性的语气问。
 
“没人来修。”他解释说。这看似很悲惨,但现实就这样。整个村里没人知道怎样修理水泵,也没人来修。
 
水泵项目很可就是出资为村里架设水泵,但仅此而已。没有培训任何人对水泵进行维护,也不提供维修服务,可牌子还是竖在村口。“你们怎么不把那牌子摘下来?”我再次问他。照眼下这种情况,把牌子放在他门前,除了给他添麻烦,别无其他任何意义。“水泵现在已经坏掉了呀。”我向他解释我这么问的原因。
 
“那又不是我的牌子。”他一边说,一边耸耸肩。
 
黔山毛豆:原来全世界的NGO都有这样的故事……
 
-------------
 
《与全世界做生意II》
作者: (爱)柯纳•伍德曼
出版社: 机械工业出版社
副标题: 你买的是什么
译者: 闾佳
出版年: 2013-9
页数: 212
定价: 35.00
装帧: 平装
ISBN: 9787111439196

Tags: 读书笔记 与全世界做生意 NGO 道德贸易

分类:一点声音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62
咱们的购物篮
文 | 柯纳•伍德曼
 
这是一本关于穷人的书,具体来说是关于发展中国家的劳苦大众的书。这些人干着你多半不乐意做的工作,拿着你恐怕无法赖以维生的工资。这些农民、矿工、渔民和工厂工人生产出的产品,最终说不定正好落入了你的购物篮。这些产品能进入你的购物篮,多亏了那些大企业:大型连锁餐厅、大型电子公司、大型制药厂、大型汽车企业……凡此种种,数之不尽。这本书写的是穷苦人家如何受到大公司的影响,以及他们如何受到你和我的影响——毕竟,我们要谈的,是咱们的购物篮嘛。
 
像我一样,你大概琢磨过,为什么我们最钟爱的品牌从发展中国家进口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商品,可生产这些商品的人却依然过得那么艰辛。为什么大企业——我们从它们那里购买食物、小家电、衣服和所有其他东西——不能多做些贡献,好让那些为自己耕作、捕鱼、组装或开采的人能在安全的条件下劳动,赚取足够的工资,无须在生存的边缘上挣扎呢?
 
如果你想了解这些事情,那么你说不定属于那些开始对所购商品更加挑剔的百万消费者之一。过去10年,商业大街上的“道德意识”突飞猛进。道德意识和环保产品的销量年复一年地成倍增长,这表明,越来越多的人在问:自己购买的东西是哪里来的?是从什么人的手里采购的?或者是怎样生产出来的?
 
我们现在置身这样的地位:能够通过自己选购的咖啡、巧克力、香蕉、电话以及其他许多商品品牌,来表达我们个人的道德价值观;可以靠着包装上标志或信息的有效提示,做出正当的选择。如今,越来越多的商品贴上了道德认证组织的标签,如公平贸易基金会(Fairtrade Foundation)、雨林联盟(Rainforest Alliance)、森林管理委员会(Forest Stewardship Council)和UTZ认证(UTZ CERTIFIED)。故此,这种标志和信息,就成了非常强大的营销工具。事实上,它本身就是一笔大买卖。按消费合作社(Co-op)公布的《道德消费者》(Co-op抯 Ethical Consumer)报告所称,2009年,我们的购物篮总计放进了价值360亿英镑的道德意识产品,2011年,英国带有“公平贸易”标志的产品,总价值将高达10亿英镑。尽管近年来出现经济衰退,道德意识产品在英国的销量过去两年里却不降反升,增加了20%。不过,会有这样的风险吗——道德意识企业标签蕴涵的营销优势成了驱使企业这么做的动力,但它们其实并不想做出积极的改变?
 
几年前,我坐在火车上,喝着咖啡,望着周遭村落飞逝退去。偶然间,我瞟到咖啡杯上印着一幅非洲农夫的照片,还附有一段文字:“喝了这杯咖啡,你便帮助改善了乌干达布萨曼加村民的生活。”紧接着这条信息的是道德认证组织“公平贸易基金会”的标志,还有它们的口号:“保证让第三世界生产者获得更公平的交易。”
 
想要帮助非洲农村贫苦农民的好心消费者,寻找的大概就是我说的这种标签吧。我应该为它感到宽慰,觉得自己做了符合道德良知的购物选择。但我慢慢地生出一缕疑惑,挥之不去。它让我坐立不安,备觉尴尬。我真的改善了农民的生活吗?他们真的得到了更公平的交易吗?靠购买特定类型的咖啡,真的有可能让人生活得更好吗?我又想了想那标志,觉得改成“努力让第三世界生产者获得更公平的交易”,恐怕会更准确。它还提醒我,若是你觉得自己做了点什么贡献,自我感觉会更加良好。但下一秒,我又扪心自问:让人自我感觉良好,会不会正是这套营销计划的原本目的呢?
 
打开电视机,浏览互联网,你很难不直接接触到世界各地贫困国家穷苦民众惨淡的生活现实。媒体在我们和发展中国家的现状之间建立起了有力的联系。但不管媒体怎样铺天盖地地报道重大的政治或经济事件,我们却极少听说普通人在农田、矿场或渔船上劳作的日常故事。除了实地考察,我们该怎样了解他们的生活,了解那些在非洲为我们耕种的农夫的生活呢?
 
这趟火车之行的6个月之后,我来到喀麦隆,为一本畅销旅游杂志写文章。一连好几天,我都缩在林贝镇附近海滩边上一家舒适的旅店里。午餐时间,酒店餐厅一般会为客人提供面饼,你可以选择鸡肉馅儿或鱼肉馅儿。由于靠近海边,我大多选择鱼肉,因为我觉得至少盘子里的食物足够新鲜。
 
每天早晨,我都透过房间的窗户,看到一个名叫帕特里斯的本地人撑着独木舟在岸边捕鱼。帕特里斯大多是在离黑沙滩一两英里的浅水水域作业。清晨的天光切割出他黑色的剪影,我满心指望他能捕到一两条美味的鲔鱼或鲷鱼,好让厨师做成午餐。有时候,在更远的深水水域,地平线上会现出一艘大型拖网渔船的身影,把帕特里斯的小船映衬得微不足道。
 
当林贝城里夜幕降临,镇中心的市场是个坐下来享受啤酒和美食的好地方。一天晚上,我出门散步,正好碰到了帕特里斯跟家人吃饭。他一看到我,就坚持要我过去跟他们一起用餐;我立刻注意到,尽管他们吃的也是鱼肉和米饭,但盘子里的鱼骨头却跟我几个小时前吃的大鲷鱼截然不同。
 
帕特里斯解释说,我在岸边看见的拖网渔船是外国老板的。为换回外国在喀麦隆开展的各种基础项目投资,政府把深水水域的大宗捕捞作业权统统让给了外国渔业公司。如此一来,当地渔民现在就只能在靠近岸边的浅水捕鱼,所得几乎不足家人糊口,附近的居民就更别想吃上本地的鱼了。所以,帕特里斯要是能捕到少有的昂贵鲷鱼,便把它们卖给像我这样出得起价钱的外国游客,而本地人只好吃从沙漠对面摩洛哥进口的鱼干。
 
这情形当然让人震惊不已。稍有公平和理智感的人都会说这是错的。然而,全球贸易到处存在这种怪异现象。在西方商业街上购买一杯经过道德认证的品牌咖啡,价格和置身喀麦隆的游客吃一顿海鲜晚餐差不多,但两者都远远超过了出产地生产者的负担能力——我们怎么才能在这样一个世界里保持心平气和呢?
 
我写这本书,部分原因就在于喀麦隆之行带给我的震撼。我意识到,站在远处,找个道德立足点太简单了,所以我决定亲自去现场考察事实真相——为达成这个目的,我要展开一连串的旅行。我想看看,亲眼见识了某些国家时有肮脏、经常残酷、偶尔短缺的现实生活之后,我最初的观点是否还站得住脚。
 
结果,我用一年时间,到了许多令人不舒服甚至很危险的地方。我的足迹从拉丁美洲铺到远东地区,想看看那些把食物放进你盘子、把电子小设备放进你口袋的企业到底有多讲究商业道德。我还从中亚到中非,思考我们的部分消费选择给置身最绝望环境下工作的贫苦人民带来了怎样的影响。最后,我又回到非洲,观察企业怎样采用新观念,以更负社会责任的态度管理供应链。
 
我首先想知道的是,大企业对自己喊得震天响的道德宣言到底实践到何种程度。如果一家公司说自己做了这样那样的好事,我们该相信吗?为了解答这个疑惑,我选择考察一条跨国食物链,顺着龙虾的供应链,一路回到捕捞龙虾的水域去。有几家世界最大的连锁餐厅从拉丁美洲的供应商处批量购买龙虾。许多餐厅拍着胸脯担保说,自己的道德纪录无可挑剔,给环保项目提供了大笔资金云云。不过,一如我所探知,有时候现实情况并不像它们吹嘘的那么漂亮。
 
显然,一旦你对自己听说的事情开始失去信心,每件事都显得可疑起来。于是,我把注意力转到了“好人”身上,也就是各类道德认证机构,如雨林联盟、公平贸易基金会。正是因为有了这些机构,我们才意识到国际贸易存在的许多问题。它们诚然用心良苦,但真的能兑现自己的诺言吗?要是它们宣扬的信息成了大企业做生意的一个环节,情况会是怎样呢?麦当劳说,“我们支持雨林联盟”,这究竟是什么意思?而吉百利食品公司(Cadbury)向全世界的媒体宣布它们要“迈向公平贸易”,我们能满心欢喜地相信这完全是个好消息吗?
 
大企业面临的挑战是,如果它真心想拯救世界上的穷苦人,需要付出的努力将远远超过雨林联盟、公平贸易基金会等组织秉持的宗旨。在当今的全球化经济中,每一笔交易都摆脱不了大企业的触角。所以,看过了一两条相对简单的供应链,我给自己定下了任务:寻找一些非常复杂的供应链,就是那种工业制成品,表面上由有着良好道德记录的知名品牌承销,实际上却是来自复杂的贸易关系网,中间的经手企业和国家远离西方消费者的视线,比如新款手机、笔记本电脑、汽车,以及其他数千种诱人产品。在日益全球化的经济中,现代制造体系有可能把整条供应链都外包到西方消费者完全看不到的各个角落。我们常常以为,自己只跟心爱的品牌存在商业关系,但当这些我们心爱的品牌跟第三世界国家一些无名工厂构成另一段商业关系时,它们会活生生地把我们扯进不愉快的“三角恋”里。
 
这些日子,要思考这类商业关系,不可能不想到中国这座世界经济发电厂。所以,我决心到那儿待上一段时间,看看我们对消费品的无尽需求,对生产这些消费品的无名中国工人意味着什么。接下来,我又上溯到了生产过程的另一个阶段,拜访了老挝北部的丛林,该地区为中国提供生产原材料。现在,西方消费者高度依赖中国与其贸易伙伴之间的各种交易。这些交易的条件如何?对生产国的民众意味着什么?
 
在最后的探险中,我决定进一步揭开事情的内幕。谈及跟尼加拉瓜、老挝等国的贸易,双重标准和道德妥协一类的事情已经够糟糕了;可不管这些国家有千般的不足,至少它们内部相对稳定。另有一些国家,侵犯人权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比如刚果民主共和国、阿富汗等。探讨跟后一类国家的贸易情况,道德和公平问题就更加尖锐了。
 
在真正去刚果之前,我以为,所有正派的国家都响应联合国的呼吁,暂停了与该国的贸易。我不太清楚这对刚果的国民有些什么好处,但考虑到当地的冲突在过去10年已经直接导致数千万人的死亡,我能明白国际社会秉持立场的逻辑所在。但到刚果的锡矿一看,你就明白联合国的一纸谴责声明是多么空洞无力。“锡石”(Cassiterite)不是个寻常可见的浅显字眼,但从锡矿石里提取的锡,几乎所有你想得到的家庭和办公电子产品都会用到。如果我们并没跟刚果做过生意,锡又是怎么来的呢?
 
根据上文描述的种种情况,我的这趟旅程似乎把我变成了一个更睿智,也更愤世嫉俗的人了:我信奉商业道德,可面对现实之后得出了尴尬的结论,义正词严的道德宣言很难站得住脚——道德和激烈的企业竞争之间只可能有一个赢家,而那显然不会是道德。但说来很是奇怪,我的阿富汗之行反倒让我这一路上的信念变得更加坚定:亲身参与国际贸易、从中赚钱,同时在道德上昂首挺胸——这是完全做得到的。事实上,在我到访的几乎每一个国家,我都碰到过了不起的人对我讲述了不起的成功故事。只不过,他们的故事,跟你经常听到的那种不太一样。
 
我希望这本书有助于读者重新找回平衡。我无意透彻地考察大企业的运作情况,而是想尽量收集案例,让人们了解世界上最穷苦工人的生活情况。它有可能颠覆了你眼下的认知,但也指出了一条前进的道路。只不过,这条路,不是目前大多数企业声称要投奔的道路。
 
-------------
 
《与全世界做生意II》
作者: (爱)柯纳•伍德曼
出版社: 机械工业出版社
副标题: 你买的是什么
译者: 闾佳
出版年: 2013-9
页数: 212
定价: 35.00
装帧: 平装
ISBN: 9787111439196

Tags: 读书笔记 与全世界做生意 你买的是什么 咱们的购物篮

分类:一点声音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95

【读书笔记】《耶鲁大学公开课:死亡》

我将会死掉这一事实将怎么影响我活着的方式?
 
对我会死掉这一事实,我应该持何种态度?
 
我能从我的肉体之死中存活下来吗——像无数人经历过一样,我的身体最终会垮掉,因此我终将会死去。某种程度上,没有人真正相信自己会死去。也许人们的不相信不是因为真的相信灵魂,相信灵魂会永远存在,不因肉体的消亡而消逝,而是只是不愿相信自己会死去,会永久的不存在
 
--------------
《耶鲁大学公开课:死亡》
作者::[美]谢利•卡根 
出版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原作名:Death Open Yale Courses
译者:贝小戎 
出版年:2014-5-10
页数:360
定价:48.00元
装帧:平装
ISBN:9787550227392

Tags: 读书笔记 耶鲁大学公开课 死亡

分类:一点声音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62
贵州知行讲坛第四十八期
从中西社会结构差异来谈论“家哲学” 
 
主讲人:杨笑思 
 
时间:2014年7月19日(星期六)上午10:00 
 
地点:贵州省图书馆二层学术报告厅
 
费用:面向社会的免费公共讲座 
 
【关于杨笑思】
 
杨笑思,原名杨效斯,美国芝加哥森林湖学院亚洲研究中心主任。陕西师范大学文学学士,华南师范大学科学哲学与科学史硕士,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哲学博士。曾担任美国普渡大学卡尔迈特校区哲学教授,美国芝加哥大学东亚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中国华南师范大学客座教授,中国上海宋庆龄基金会特邀研究员等职务。
 
【关于贵州知行讲坛】
 
知行讲坛是常设的思想、学术、文化、知识的传播与交流空间,是面向社会免费参与的公共讲座。讲坛每月邀请一位讲席作2小时演讲及交流讨论,意在保持文化主体性基础上不同文化间的交流,力图推广创新的思想、前沿的学术、多元的文化和广博的知识。

Tags: 贵州知行讲坛 杨笑思

分类:一点声音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72

【人物】星云大师:以出世的心,做入世的事

【人物】星云大师:以出世的心,做入世的事
作者:贾冬婷  |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金刚经》中,佛陀问:“如来有所说法否?”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来无所说法。”在弟子们眼中,星云大师口述史《百年佛缘》与他之前其他著作最大的不同,是他将一己化作灯蕊,以一生点燃自身,去照亮百年中的佛教人事物。
 
佛光山的出世与入世
 
“这套书或许有文字上的不妥,或者尚有一些人间事物的讹误,但是在我心里,都是赤裸裸真实的告白,没有一点虚情假意,一切都是本来面目。”星云大师自述。2011年8月23日,国际佛光会在佛光山佛陀纪念馆举办一场宗教界联合庆祝辛亥革命百年的祈福活动,定名为“爱与和平”,引发他想写一写百年来的佛教,作为这个时代的见证。
 
80万字的繁体版在台湾出版的消息传出,三联书店上海公司副总经理麻俊生意识到这是星云大师的一部重要口述历史,极具出版价值。幸运的是,星云大师也在众多出版社中选择了三联书店出版简体版本,因为他60年前离开大陆的时候对三联书店存有印象:“一个老牌出版社,很正派。”麻俊生承担了这套书的责任编辑工作,让他意想不到的是,88岁高龄的星云大师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内,又补充了新的内容,使原书几乎扩充了一倍。麻俊生告诉我,星云大师因为长期患糖尿病眼底钙化,视力几乎为零,只能靠自己口述,由弟子们记录。而且他事务繁忙,这些口述都是利用零散的时间,包括在火车上、飞机上挤时间完成的,最终形成了计有160万字的口述史。
 
《百年佛缘》出版之际,我们专程去佛光山拜访。接待处的妙康法师在电话里交代得细致:“你是搭高铁到高雄的吗?从高铁站搭‘义大客运’,40分钟就可以到了。不要搭‘高雄客运’哦,车次少,比较慢。”佛光山如今已是台湾最大的佛教道场,相对偏远的地理位置并未影响各地佛教徒朝山的热情,甚至已经成为旅行社的常设景点,接待处每天要接待数以万计的游客,总有大巴车在山门口来来往往。妙康法师告诉我,师父把他们轮流派到接待处工作,特别是性格内向的弟子,更会专门来这里锻炼和人打交道。他也一直鼓励弟子们至少具备三种执照来弘法利生,“以出世的思想,做入世的事”。
 
从“不二门”攀登高高的石阶进山,可以想见开山之初并不平坦的山形地势。现任佛光山常务副住持、都监院院长慧传法师告诉我,星云大师1967年就来到佛光山了,最初是为了修建佛学院。他带领早年自宜兰开始追随的心平、慈庄、慈惠、慈容等弟子找地,一开始已经选定了高雄圆山饭店附近,要签约的时候,一个学生从楼上走下来,在楼梯口告诉别人,我们的院长今天要买澄清湖的土地,以后蒋中正先生到圆山饭店来,也会顺道到寺院参观了。星云大师一听,寺院应该是专门来拜拜,怎么能顺道来呢?遂改变了主意。后来大树村麻竹园这块地的主人找到星云大师,说:“如果你不买我这块地,我就要跳西子湾自杀了。”他们在这里买下了11公顷土地,原本想要办一所海事专科学校,后来财务周转不灵,已经走投无路了。为了一块地,要闹出一条人命,那还得了?无论如何先买下来。带信徒们来看,大家一看是片荒郊野地,都不愿意下车。有人说:“这个地方,连鬼都不会来,买来做什么?”星云大师说:“鬼不来没有关系,佛来就好了!”慧传法师说,星云大师1949年随“僧侣救护队”来到台湾,最初的十几年受到政治的迫害、社会的排挤,尤其因为蒋夫人宋美龄信仰基督教,歧视佛教,大家都不敢讲“佛”,哪个人要是说他信佛,政府就不录用他,当然也不能升官了。当信徒问星云大师寺院要取什么名字的时候,他心里想着要向蒋夫人挑战,说不。“这里就叫‘佛光山’!名正言顺,就是要佛光普照,何必躲躲藏藏?”
 
慧传法师一家三代都与佛光山有着很深的缘分,可算是见证了佛光山的发展。外祖父李决和是宜兰念佛会的创办者,晚年跟随星云大师出家;二哥也跟随星云大师,法号慧龙;阿姨则是佛光山女众的大师兄慈庄法师。慧传法师如今担当的都监院院长一职可说是这个庞大僧团的总当家,统领佛光山在全世界近300个道场。从他的日程表也可看出,佛光山全然不是传统佛教的“老人专属、青灯伴佛、青菜配饭”,而是在点点滴滴中把佛法化入人间,甚至包括办水果节“敦亲睦邻”,这也是“人间佛教”几十年来深入台湾社会的一个缩影。
 
他讲述,星云大师自从来到大树村建寺之后,就开始在周边架设电话线、铺设自来水管,开办学校,整修道路,过年时还给每户赠棉被、家电,发放压岁钱给儿童等,但奇怪的是,多年来都徒劳无功,大部分村民似乎并不领情,大概觉得这是佛光山应该做的吧。直到最近十几年,因为当地种植水果出名,每到荔枝上市的时候,佛光山都向当地农民采购数万斤的荔枝,分送各地信徒,同时也帮忙果农销售。这么一来,引起当地村民热烈回应。慧传法师了解发现,大树乡民多以种水果为生,但会种水果,却不会卖水果,利润都被中间商赚取了。年景不好的时候,很多人因此血本无归。星云大师知道后告诉慧传法师,我们或许可以帮一点小忙,既然是中间人剥削,那换我们来做中间人。在每年五六月份的水果生产期,试办“国际水果节”,农民认为一斤多少钱就给多少钱,直接向农民购买100万斤的荔枝,邀约信徒以原价帮忙分销,佛光山只作为桥梁。水果节期间,慧传法师发现,晚间法师们收拾摊位时,有小朋友跑来说:“我也要帮忙,爸爸妈妈要我来的。”等到售卖快到尾声了,他检查清单,怎么还有几家没有采购到呢?去问村民,他们说,很抱歉,我今年的水果卖相很差,我不能卖给你,不能把佛光山的招牌砸了。也曾经有荔枝短时间就发霉变质了,村民听到风声,也会内部开会警告:“人家佛光山对我们这么好,我们怎么能把这么差的荔枝拿出来呢?”
 
寺庙开门卖荔枝会不会太商业化?慧传法师说,从古至今佛教里确实没有卖荔枝的,这是不是佛法呢?星云大师说,什么是人间佛教?其实就是“佛说的,人要的,净化的,善美的”。“佛说的”,佛陀没有说卖荔枝,但佛陀说要慈悲。村民血本无归了,佛光山帮助他们,是很单纯的心愿。“人要的”,为了荔枝有卖相,星云大师甚至教法师们怎么来搭帐篷。“摊位前退后一米再搭。五月天是南部太阳正热的时候,而且是梅雨季节,买荔枝的人如果淋到雨、晒到太阳,他们的购买欲望就不高了。所以哪怕牺牲一点店面,也要留一条步道。店面后再留一米,置放货物。帐篷与帐篷之间会漏水,要用帆布包起来,将水引导到后面去。帐篷的前端,放置干冰喷雾器,人会觉得凉快,但身体不会被喷湿。”“净化的”,“善美的”,更是自然而然的。通过协力卖荔枝,村民们自然会生出感恩心和品牌意识。
 
吃饭睡觉也是禅
 
“人间佛教”的性格渗透到佛光山的每一个角落。不二门旁的山涧,专门建了一个净土洞窟,呈现《阿弥陀经》中描绘的极乐世界。有人问星云大师,为什么不像大多数寺庙那样,呈现十八层地狱,让人看了心生恐惧,从此就不敢再做坏事了呢?他说,极乐净土的殊胜美好,让人看了自然生起向往清净彼国的心,不是更积极吗?面向公众的佛陀纪念馆更是处处落实了“人间”理念,馆前广场两侧建筑均有回廊相连,雨天也可直接通行,里面有4D动画电影给小朋友讲述佛陀的故事,甚至还有一个佛寺风格的星巴克咖啡馆。
 
周日一早是信众集体朝山的日子,5点多天还没亮,山下就聚集了很多人,各自领了朝山袋,列队整齐,由不二门开始,三步一拜,由山下走到山上,由黑暗走到光明,大约一个小时后拜到大雄宝殿佛前,静坐聆听“佛法开示”,之后可以继续融入丛林生活,念佛,抄经,参禅。佛光山副住持慧昭法师兼任修持中心主任,他告诉我,佛光山从来不是一个封闭丛林,比如1993年修建的禅堂,经常会有针对社会上各种企业、学校、团体的禅修营,一日禅,二日禅,七日禅,参禅的方式也多种多样。一个教师二日禅正在进行,课程安排得十分紧凑,除了依照丛林作息的打坐参禅外,还有“音乐禅”、“茶禅一味”等体验。晚上19点是开示时间,我随慧昭法师来到禅堂。起香,跟随大家盘腿打坐。没几分钟的工夫,我就觉得双腿酸麻,腰背也难以坚持了。有人发问,法师,禅定要求既从头到脚地放松,又腰背挺直,我怎么做不到呢?慧昭法师鼓励,你们有没有看过达摩祖师,他是一直弯下去,其实他是禅进去的。所以你如果真的用上工夫,就不用去管腰了。更多的疑惑是有关心灵修行的,比如问:“佛教讲放下,无常,如何还能在世间积极行事?”慧昭法师的解说非常通俗,他说,《金刚经》的根本心法是“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其实也是“人间生活禅”的核心,“无所住”就是体会到无常,心里有一种沉淀,“生其心”就是无常逼着你去把握当下,生出一种创造力。
 
“人间生活禅,就好像‘禅’字的写法,是简单的。就像星云大师所说,搬柴运水是禅,喝茶吃饭是禅,行住坐卧是禅,语默动静、扬眉瞬目都是禅。大千世界都在禅心之中,哪里是刻板地坐禅呢?”慧昭法师告诉我,有天晚上星云大师召集全山大众,他在门口担任总纠察。突然有个人跟他说:“师父叫你不要动!”转头一看,原来是师父的侍者。当天会议从19点一直进行到22点多,结束时,师父当众说:“慧昭啊!你辛苦了,你已经整整站了三个小时了。”师父的细腻体谅让他内心十分感动,更深深体会到“静中养成,动中磨炼”的禅意。
 
关于禅修,星云大师讲过一个故事:小沙弥请教师父:“怎样才是参禅的方法?”师父道:“吃饭睡觉。”小沙弥不屑:“谁不吃饭?谁不睡觉?这怎么算是参禅!”师父道:“是啊,人人吃饭,大多挑肥拣瘦,吃不痛快;人人睡觉,大多失眠做梦,睡不安稳。你如果饭吃得好觉睡得好,已经在参禅了。”
 
人间佛教:未知生,焉知死
 
“一个出家人的生活多枯燥,青灯古佛的,这样的人物传记怎么卖得出去啊。”星云大师的传记作者符芝瑛1993年第一次去见他,纯粹是硬着头皮去完成老板交给的任务,她很直接地说:“我是来写书的。我不是佛教徒,也不打算信佛,您不用来度我。”星云大师也没生气:“好,我这一生没有什么事不可以摊在阳光下的。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始啊?”
 
就这样密集接触了一年多。符芝瑛告诉我,她越采访越觉得这个人太有意思了,他勾起了一个新闻记者的好奇心。“一般人提出的问题,在他看来都不是问题,是你自己的心有问题。他也很少直接告诉你标准答案,这也是跟他交往中最有挑战、最有趣的地方。”一开始站在出书的角度,她总是有意识地去找一些卖点。比如星云大师在台湾跟国民党走得很近,就有人批评他是政治和尚;也有人说,佛光山很有钱,太商业化,世俗化。符芝瑛就去问:“别人说你是政治和尚。”他一点都不生气,说:“和尚也是人,政治就是众人之事,如果社会有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不应该置身事外。我请问你,和尚可以免除兵役吗?不可以啊。到了投票的时候,政府可以限制和尚不去投票吗?不可以啊。”就像有人跟他说:“大师,这尊佛是水泥做的,没有灵性。”他说:“为什么我看到的是大佛,你看到的是水泥呢?”久而久之,符芝瑛觉得,星云大师一点点地把她认知里一些固化的东西敲碎了。她承认:“我被星云大师打败了。”他说话深入浅出,让那些以前对佛教不了解,甚至是有很多误解的人,以非常自然而愉快的方式进入他的世界。他的人格魅力,他毕生投入无怨无悔的精神,更是完全打动了符芝瑛。一年多后,在美国西来寺,她自己皈依了星云大师。“我选择佛教,就是因为星云大师把佛教人间化了。如果是那种传统的山林佛教,我可能不会进来。”符芝瑛说。
 
20世纪80年代蒋经国当政台湾时期,推动了台湾十大建设,台湾经济腾飞,变成了亚洲四小龙之一。人能够活下来了,活得好了,开始追求自我价值实现,之后希望可以帮助别人,服务社会,对佛教的信仰也从求佛,到信佛,到学佛,最后到行佛。虽然佛教教义2000多年没有改变,但从50年代开始,随着整个社会的慢慢改变,随着一代代年轻人加入进来,台湾的弘法方式也在随之改变,是外向的,活泼的,跟环境很贴近的。星云大师和他的人间佛教正是其中的重要推动者。
 
星云大师在自传里说,他自幼接受传统的丛林教育,但当他和人间社会接触时,却感觉佛法应该适合时代来给予新的诠释,“重新估定一切价值”。“回想我童年出家,老师们都叫我们睡在地下,都说沙弥戒不可以睡卧高广大床,但令人不解的是,佛教为什么又要教人念佛,以求西方极乐世界去享受富乐呢?现在一般社会人士都说‘但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那佛教为什么又要批评他们‘不是冤家不聚头’呢?我们平时出门坐个公共汽车,也要花个几块钱,可是为什么佛教又要把金钱视为毒蛇呢?”过去太虚大师曾提出“人生佛教”,星云大师在弘法实践中思考,人生需要佛教,但什么样的佛教才是人生需要的呢?他发展出“人间佛教”的思想,把佛教落实到生活中,使之现代化,通俗化。
 
国际佛光会中华总会秘书长觉培法师告诉我,人间佛教绝对不是把佛教俗化,而是“把佛法化入到人间”。“过去进了寺庙拜拜是好人,出了寺庙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但把佛法化入人间,是怎么把佛的精神化入到日常生活中,从我们这些实践者的角度看,非常不容易。第一,要让信众听得懂佛法是什么,就好像一个博士讲话,要让幼稚园的孩子听得懂。第二,要让民众听了觉得很有道理,能接受。第三,接受了,还要去实践,变成一种生活。比如我们倡导的佛光人信条‘四给’:给人信心、给人欢喜、给人希望、给人方便。没有什么大道理,就是简简单单16个字。这个‘佛法化入生活’的功夫是深者见深,浅者见浅的。冠之以‘俗化’,那就理解太浅了。”符芝瑛告诉我,佛教里有“观机逗教”四个字,就是观察和了解对方是什么样的人,他的背景、个性、职业,然后用适合对方的方式去沟通。这方面星云大师是非常细腻的。她举了个例子,佛陀纪念馆在建的时候,星云大师每天都要人推着去工地,早晚好多趟,就是为了让自己化身为一个普通人,设身处地看看在佛教里面,人需要什么。比如地面倾斜度多少,他说:“如果像我这样坐轮椅的人觉得不方便,那你们的设计就不对,就必须要改。”佛馆广场上有一个巴士车形状的厕所,也是他设计的。“坐了那么远的车,不要让人家再走很远才可以上厕所。但建在外面又不好看,怎么办?外面有个很大的停车场,干脆把厕所也做成巴士车的样子,藏于无形。”
 
觉培法师推荐我去佛陀纪念馆走一圈,“能看到从生到死的整个过程,就是佛教化入生活最典型的例子”。她告诉我,星云大师认为,佛教受到社会最大的扭曲与误解,就是把佛教当成是度死的宗教,一般人不知道佛教平时有何用,总是等到人“死”的时候才想到需要佛教诵经超度,致使佛教难以融入“生”活里。为了引导人们重新估定佛教对人生的价值,他在佛陀纪念馆里设计了一套“人生礼仪”,希望家庭在婴儿一出生时,就到寺院取名,求学时行入学礼,成年有弱冠礼,结婚时有佛化婚礼,生日有祝寿礼,甚至往生佛事也能依佛教礼仪举行。佛陀纪念馆的“五合塔”就是举行佛化婚礼的所在,内部陈设典雅而喜庆,一张几十年前的黑白老照片尤其吸引人,朴素佛堂背景下,一对穿西式礼服的新人正在互相行礼,中间站立着年轻的星云大师。五合塔义工告诉我,那是师父证婚的最早一次佛化婚礼。1951年,星云大师正在宜兰弘法,“政工干校”的军官李奇茂准备和宜兰铁路局运务段段长张文炳的女儿张光正结婚,张文炳是虔诚的佛教徒,因此找来星云做证婚人。如今60多年过去,李奇茂马上要90岁,佛光山打算邀请他来佛光山祝寿。
 
符芝瑛最近几年回台北担任《人间福报》社长,家人都在上海,她平均两个月才回家一次。星云大师见了面常常催促她,“快把手上事情处理一下,回去看看家人”。皈依佛教也改变了她对生老病死的观念,爸妈还在的时候,她就带他们去了趟基隆极乐寺,去看百年之后的地方。爸爸说,这地方不错,面海背山,很光亮,而且这里离台北很近,以后你们来看我也很方便。就买了两个位子,他们过世后依言安葬在了那里。现在只要有空,她就坐半个小时的火车去看他们。她告诉我,爸爸走的时候,佛光山的法师过去念佛8个小时,他是笑着走的。这些点滴让她觉得,人间佛教不给人很多压力和束缚,很人性,很温暖。
 
“人间佛教有点像是儒家,未知生,焉知死。我们有家庭,有子女。传统佛教说,你要把这些东西都丢掉,现世的东西都是丑恶的,你去求神拜佛的目的是为了到一个美好的未来。星云大师不是这样,他说,如果人活在世界上,没有人结婚,没有人繁衍后代,人不就绝了吗?既然已经选择了有婚姻,有孩子,那就把你的角色做好。夫妻家庭关系很好,孩子教养得很好,你自己就是一个佛国。如果你的生活都处理不好,去求佛不是太远了吗?”
 
“要看我的心”
 
我们在佛光山几日,星云大师正在日本为分院选址,之后直接飞去了宜兴大觉寺主持国际素食博览会。又到宜兴,才见到了行程匆忙的星云大师。他已经88岁,被弟子们用轮椅推着,但在众人面前,一直保持脊背挺直,面容微笑,像是一尊弥勒佛。我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忙碌?他答,做和尚没有假期,没有薪水,但是,忙就是营养,就是欢喜,只想把零碎的时间都给人利用。每天一个人做五个人的工作,工作以来60年,一生等于活了300多岁。
 
符芝瑛形容,星云大师目前的状态已经是行云流水,不会拘泥于什么该说,什么该做,什么时间做什么事情。就像禅师所说,以前“看山是山,看水是水”,之后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现在则“看山仍是山,看水仍是水”。他的日常生活也比较随顺了。每天很早起来,先把纸笔铺起来赶快写几张字,访客来了就搁下。访客间隙的零碎时间,就口述一篇文章,或者交代一些事情。至今,佛光山仍然找不到他专门的书房、办公室,只有一个法堂,吃饭、写字、办公都在这里。里面一张椭圆形长条桌,绕上一圈可以坐20多人,桌边时常围得满满的,弟子们像是看诊一样,各自说出病因,师父一一诊治。
 
在宜兴的一场见面会结束,年迈的星云大师需要短暂休息。隔着玻璃门,看到他被弟子们推着在房间一圈圈转,闭目养神。我问符芝瑛,有没有跟星云大师谈到过死亡?符芝瑛告诉我,师父年纪这么大了,未来有多少时日,大家心里都有数。作为佛教徒,每天清早起来,就已经准备太阳要落山。睡一觉起来,就知道,太阳又要出来。有人说:“师父你年纪大了,应该多休息。”星云大师说:“休息,以后我躺下来休息的时间多着呢。”可见他对这些事情是很豁达的。如果说星云大师还有什么心愿的话,就是心心念念把一生的思想和实践不断铺展下去,尤其是回到大陆来。
 
占地2000多亩的宜兴大觉寺,就是星云大师在2000年后复兴的,也是佛光山祖庭。进入山门,就是群山环绕中的宽阔山门大道,既让人感到丛林的幽静,又有佛光山的人间性格,而且看上去又比佛光山本山壮阔很多。星云大师自述,他是扬州人,幼年在南京栖霞山拜志开上人为师,师父告诉他宜兴大觉寺才是祖庭,但直到21岁才回到大觉寺,那时候仅存前后两殿、几尊佛像了,周围都是农田和水洼,一派破败景象。到了21世纪初回乡探亲,才有机会复兴祖庭。他只对当地政府提出一个要求,不卖门票。“因为佛教和信徒之间的往来,不是商业关系,当然不能银货两讫;在佛教里有‘添油香’制度,自由乐捐跟收门票是不一样的。”
 
这届素食博览会,就设在大觉寺内。佛光山的素食名声在外,这几年渐渐发展为国际性的素食博览会。我曾在佛光山台北道场尝到一碗豆浆面,念念不忘。其实食材仅用豆浆、白菜、香菇、炸豆包,没想到汤的味道那么好。据说这是星云大师亲自传授、指导的创意料理,号称佛光山招牌的“佛光面”。在三联书店刚刚出版的《和星云大师一起吃饭》中,佛光山典座觉具法师讲述,第一次为星云大师煮面时,十分用心地加了很多料进去,没想到大师吃都没吃就说:“这一定是不会煮东西的人煮的。一个会煮东西的人,是不会用这么多的材料来掩饰自己的不足的。”星云大师因为早年弘法时曾饱受饥饿之苦,后来便十分重视“给人吃饱”,并视为一种度众法门。佛光山早期,星云大师一度亲自煮面给信徒吃,有“一碗面煮出一个佛光山”的佳话,所以他对于煮面一向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认为汤头只要用心,就可以使一碗简单的面,变得美味可口。在佛光山,我还体验了一次千人“过堂”,也即佛门午斋,这是每日的五堂修行功课之一,须“食存五观”,处处小心,念念分明。吃饭要端坐,静默,碗盘要放在桌子的什么位置,什么时候开始吃,吃完碗底要光亮可鉴,一道道程序都十分严格,这样吃到的每一口食物都来之不易,因此格外美味。就像星云大师所说,体会到清净心地最重要,吃不吃素都只是一个形式了。
 
宜兴素博会之后,星云大师又将开始在大陆几地的“一笔字”巡展,这是他在大陆与公众结缘的主要方式。在大觉寺,随处可见微缩版的星云大师手书马年寄语“骏程万里”,喜欢的话可以随时取走留念。“一笔字”展览中,还有“正命”、“无尽藏”、“行走山河”、“有您真好”等字句,书法谈不上多么精妙,但里面蕴含的智慧和心意让人感动。星云大师曾说,他晚年因为眼睛看不清楚,不能看书,也不能看报纸,做什么事好呢?想到一些朋友经常要他签名、写字,干脆每天规定自己写上50张字,与人结缘。之前在台湾,几百张字被信徒买走,甚至“成就了一个西来大学”。因为看不清,只能凭感觉,对准了中线,便一笔到底地一次写完。如果一笔写不完,第二笔要下在哪里就不知道了。不管要写的话有多少字,只有凭着心里的衡量一笔完成,所以叫“一笔字”。他对人说:“不要看我的字,要看我的心。”

Tags: 人物 星云 出世 入世 佛教 人间佛教

分类:一点声音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97

【众筹】范•格嘴拉要摩托旅行

| 我是谁
 
大家好,我的名字叫大嘴,23岁,去年毕业的大学生,是一个叫“成长悦读”社会性机构的发起人之一,现在成长悦读全职工作。大学四年,我基本没有上学,要么是在路上疯癫,要么就是在参与各种公益项目。
 
 
| 大学四年中的旅程
 
骑自行车到过山东半岛,从大连坐船到烟台,骑车,烟台—青岛—威海然后坐船回大连。
 
骑自行车环过海南岛。中线到三亚,东线回海口。
 
 
徒步搭车走滇藏线进藏,出走可可西里……
 
也曾在四川甘孜的寺院待过大半个月……
 
哦,对了,我还在玉树地震的时候在玉树待了两个月。
 
 
还在越南经历半个月只花了1000RMB的同时还养着一辆摩托车……
 
 
其他的旅行,内蒙古,漠河,云南,斯里兰卡,马来西亚……
 
嗯,就不列举了,反正就是去了很多地方……说多了都是装逼了吧> <
 
除了旅行,我也开始在大学的过程中选择我的生活方式,我在尝试各种公益项目,来寻找我“未来”将要从事行业。
 
我的博客记录了我从大学到现在的所有生活http://bigzui.tumblr.com/
 
 
| 我要干什么
 
我准备今年的7月~8月,一个人,骑一辆摩托车,从贵阳—成都—拉萨「川藏线」—阿里—喀什「新藏线」—阿勒泰—兰州—西安「丝绸之路」—贵阳。全程11592公里。
 
在这里筹款一万两千块钱。作为油费。
 
| 为什么我要走这条线路
首先是我有一天,打开谷歌地图,看了一下……就觉得走这条线路了。
 
其次换个说法:
 
我喜欢藏族,所以我想去。为什么去新疆?这个就很复杂了,首先新疆很美,其次新疆在主流媒体上的标签让我感到迷惑,我想自己去看看新疆是什么样的。
 
曾经我进入玉树之前,在西宁很多汉人,回族告诉我,藏人很讨厌,会打人的。但是我去了玉树之后,没有遇到任何打我的藏人,只遇到了送我牦牛肉罐头的藏人。遇到了我们离开玉树前抱着我们哭的阿妈。
 
| 我已经做了什么,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我从大学到工作,已经存够了买摩托车与考驾照的一万多块钱。
 
在这里想筹集12000块钱的油费,开始我为期两个月,12000「大概」公里的骑行计划。
 
1公里= 1RMB
 
| 为什么我要选择一个人上路
 
在路上,我体会到了我的懦弱、疯癫、强大、自私、渺小、漂泊,没有安全感……嗯,看似都是不好的形容词,但是ta是如此的令人着迷,因为那时才是我真实的自己。
 
| 为什么我需要你的支持
 
很简单啊,我没有钱……「这个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1公里= 1RMB
 
你的一块钱,将帮助我前行1公里。
 
| 我的承诺与回报
 
5000公里
骑行冠名权「非营利项目」价格可讨论。
骑行穿的衣服,驼包上的涂装,并且我会详细了解需要冠名的项目的方方面面的事情。
 
2000公里
摩托车车身,脱包涂装。
 
1000公里
1、在贵阳请你吃丝娃娃以及聊任何你感兴趣的,我能聊的话题。
2、到成长悦读项目点,请你吃本地特色牛瘪。
3、如果我到了你所在城市,与你一起吃当地小吃和夜啤酒。
 
700公里
1、我在路上帮你做一件事。
2、摩托车码表到5000km以及5000km的倍数的时候电话你,向你表达感谢。如果有网络,我们还可以视频。
3、在5000米以上的垭口,帮你拍一张有自定义文字的照片。
 
500公里
写一篇游记送给你
 
100公里
指定路上某个地点明信片一张「我的字很丑」
 
10公里
感谢你支持我往前行走了10公里
 
| 项目风险
 
不可抗逆的因素,可能使计划不能完成
 
如我骑摩托车摔伤,重伤,或者死亡
 
摩托车在途中被偷
 
遇到死亡威胁
 
入赘卓玛家,开始与卓玛一起养几百头牦牛
 
可能会更改线路
 
在路上临时想去什么地方看看
 
时间发生冲突
 
遇到真爱
 
真爱遇到我
 
意外保险
 
为了防止任何意外。我会买好十五份保险的。五份给我母亲,五份给我们团队小伙伴,每人一份。五份成立一个基金会。嗯,这样的话会不会大家都想我出意外死了……TAT,我是好人!请不要期待我出意外!!
 
我的一些社交媒体,在上路后会不定期更新……
 
博客:傻逼居  http://bigzui.tumblr.com/
 
微博:BigzuiSB  http://weibo.com/bigzui1984
 
Instagram:http://instagram.com/bigzui
 
twitter:https://twitter.com/Bigzui
 
请大家支持我!让我能在路上行走〜
 
感谢绘图图:@黄
 
 
| 支持方式
 
支付宝:bigzui@gmail.com范江华
 
| 已经提出要求的有
 
1.挂彩虹旗帜
 
2.挂黑色旗帜
 
3.寻找一颗有缘的佛珠隔珠
 
(其余500元的自动默认送游记)

Tags: 众筹 旅行 贵阳 西藏 摩托车

分类:见黔眼开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60

【读书笔记】《关于策展的一切》

1、整个策展事务不仅是要举办展览,很多时候还要把人们聚在一起。
 
2、你永远不会有足够的时间,但要点恰恰是反复地给时间自由,解放时间。
 
3、常规是展览最大的敌人。
 
4、并非你做的一切事都会成为历史。
 
5、没有内容的建筑是毫无意义的形状——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
 
6、在中国,越来越多的建筑师和艺术家合作共同建造建筑,艾未未是一股推动力量:他克服了汇集知识的恐惧。
 
7、建造新城市也可以被视为一项策展项目(黔山毛豆:中国是否把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视为一项策展项目……)。
 
8、展览的美在于它是一次非线性体验,所以你可以返回到任一展品(黔山毛豆:“任一展品”的原文为“一幅画”,而我认为展览并不一定只是“画展”)跟前。展品不会立即展示自己,因此能返回展品前很重要。
 
9、博物馆是产生知识的场所。
 
10、最好的收藏家是那些购买时间的人——利亚姆•吉利克(Liam Gillick)
 
11、策展人的角色是创造自由空间,而不是占据现有空间。
 
12、研究和展览从来不是分开的,而总是并行发展。研究即展览,展览即研究。
 
13、我们正在谈论时间的扭曲、四维以及这些对建筑的意义,突然我的手机被偷了……某个骑摩托车的人抢走了它,消失在都市网络之中。那是个奇怪的时刻,塞德里克•普莱斯在电话的另一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的声音突然在摩托车上飘走。这不是暴力,而是“流体都市”。
 
14、策展人不是控制者,而是释放者。
 
15、策展人是通过展品(黔山毛豆:“展品”的原文为“艺术品”,我认为“展品”拥有更宽泛的选择)传播信息的关键人物。展品是信息的对象工具,信息(在展览中——黔山毛豆)没有(或是应该不必——黔山毛豆)得到明确地表达,必须由观众破译。
 
--------------
《关于策展的一切》
作者:【瑞士】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
出版社:金城出版社
译者:任爱凡
出版年:2013-6
页数:225
定价:38.00元
丛书:蜜蜂文库•当代艺术
ISBN:9787515507026

Tags: 读书笔记 关于策展的一切 策展 博物馆 展览

分类:一点声音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81

思南

思南县位于贵州省铜仁市西南部,地处武陵山腹地,乌江穿城而过。

思南之名源于历史上的建置。《禹贡》荆州之属,春秋战国先属巴国南境,后属楚巫黔中地。

秦隶黔中郡,汉属巴郡涪陵县。汉末分涪陵县地置永宁县,治今思南。蜀汉改万宁县,为南中属地。

晋,万宁县仍殊涪陵郡,郡治汉复县。

北周武帝宣政八年(578),以万宁县地置费州,亦名涪川郡。

隋初,废费州,开皇五年(585)于费州地置涪川县(今思南)。

唐初,属思州。贞观四年(630),分思州的涪川、扶阳2县置费州。八年割思州的多田、城乐2县来属。天宝元年(742)改费州为涪川郡。乾元元年(758)复名费州,州治涪川县(今思南)。领涪川、扶阳(今德江煎茶溪)、多田(今思南县境许家坝)、城乐(今凤冈东部)4县。费州属黔中道,治彭水县。

宋为思州地。宋大观元年(1107),田祐恭归顺,又置思州,宣和三年(1121)废,绍兴二年(1131),复置思州和务川、邛水、安夷3县,为羁縻州,州治务川,属黔州。务川县辖今思南县地。

元至元十五年(1277),置思州新军万户府,旋改为思州新军民安抚司,治务川,后徙都坪清江城(今岑巩)。于是称清江城为思州,而称故思州为思南。至元二十九年(1292),改思州安抚司为军民宣抚司,隶湖广行省。至正二十二年(1362),改思南宣慰司,思州分为二,思南行政区划之名,以此为始。

明洪武四年(1371),思南宣慰司改隶于四川行省。六年(1373),升思南宣慰司为思南道宣慰使司,隶湖广布政司。二十二年(1389),移治水德江(今思南),至此思南道宣慰使司治所乃故都于此。永乐十一年(1413),废思州、思南宣慰司,置思南等4府,属贵州布政司。

清,思南府治所思南城,顺治十六年(1659),领安化(原为思南府城郭,光绪八年迁大堡)、务川、印江3县及沿河佑溪、朗溪、蛮夷3长官司和随府办事长官司。康熙二十年(1681),思南府属贵东道。乾隆七年(1742),改属古州兵备道。嘉庆八年(1803),废随府办事司。道光十七年(1837),增设红丝塘巡检1员。道光二十一年(1841),废蛮夷长官司。

查看更多...

Tags: 铜仁 思南 乌江 历史

分类:行摄画报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17
1、以前,田野调查包括搭乘一艘驶往远方的慢船,到达异域之地,然后用上一年左右的时间与蛇搏斗,对抗孤独,直至搜集到足够的数据或患上严重的疟疾,最后重返家园。人类学家想要研究的民族并无书面记录,因此田野调查是了解他们的唯一方式。田野调查最初是一种必需品,而到了现在,它已经成为人类学了解文化不可或缺的方式。而且,现在每个人的文化都可以成为人类学研究的课题,因此田野调查无处不在,其历时或长或短。
 
2、民族志田野调查的目标在于“理解土著的观点以及他们与生活的关系,并认识他们对世界的愿景”(马林诺夫斯基①)
 
3、尽管工作方式可能差异很大,民族志田野调查却有一系列相同步骤,这些步骤可以根据时间要求缩短或延长。首先,你要选择合适的调查地点并获得入场许可,也就是说,从官方或具有影响力的当地村民那里获得进入调查地点的许可。入场许可通常以找到居住地为标志。在获得入场许可后,你将开始探险、被他人所见,进行少量没有障碍的观察、绘制邻里地图并被引荐给合适的人。在这个阶段,你的主要任务是设定你在该社区的角色或身份,相对无害但能经常出现在社区,并为当地居民所理解和接受。然后,你将开始挑选报道人,参加重要事件,记录并组织调查结果,提高沟通技巧。久而久之,你将赢得亲和力,即你和当地居民之间有一定程度的相互理解,亲和力能够加快你对更深层次问题的文化学习。同时,你需要处理文化震撼问题,这是与另一种文化不断交互产生的社会心理应激症状。你需要中途休息,保持身心健康。随着田野调查进入后半阶段,你需要重点寻找支持性的证据,证明你对人们共有认识的直觉正在不断增强。最后,你将采用当地人接受的方式优雅、满怀感激之情并且通常是含泪离开田野调查地点。你会满载田野笔记、照片和赠别时的礼物,回到家中的办公桌前。你将和以前有所不同,并需要作出一番努力才能回归原来的生活。此外,你得开始撰写民族志!
 
民族志田野调查与生生乡土贵州乡村电商工作
 
在民族志田野调查这一系列的工作步骤中,生生乡土正在开展的“贵州农村青年网商培训”除了培训,还是在进行一个贵州农村电子商务情况的调查(1.0版本),同时也希望能为后续的乡村工作获得入场许可——“从官方或具有影响力的当地村民那里获得进入调查地点的许可”。虽然一定范围内,并没有谁限制我们的人身自由,我们可以去乡村旅行、暂住、体验,但是要在乡村开展工作,取得村民的信任,与村民和乡村达成合作,却是一件非常繁复的工作。并不是你想去哪里调查就可以去调查的,就如同你很难接受任何人从你家门前路过时都进来调查调查你家花园的生物多样性一样。
 
在完成“获得入场许可”(培训)后,我们也将开始乡村工作——“开始探险、被他人所见,进行少量没有障碍的观察、绘制邻里地图并被引荐给合适的人”并寻找到适合的农产品,然后进入下一阶段的“开始挑选报道人”——寻找可实现村庄网上销售的农产品的生产者(个人或合作社)。
 
随着田野调查进入后半阶段,我们同样需要重点寻找支持性的证据,证明基于乡村的电商的可操作性和可持续模式,并最终展现生生乡土与非营利性机构和商业机构的不同。
 
所以,要完成这些工作,需要狠多来自不同领域、不同经验和文化、教育背景的小伙伴的加入,在你还没来的这段时间里>>>
 
①布罗尼斯拉夫•马林诺夫斯基(波兰语:Bronislaw Malinowski,1884年4月7日-1942年5月16日)是位发迹于英国的波兰人类学家,其建构以客观民族志记载田野调查研究成果的方式,并开创最早的社会人类学课程,故有人称他为民族志之父。
 
马林诺夫斯基对近代人类学影响深远。他不但是第一位亲自在当地长期研究,并以客观的民族志材料取代过往充满研究者主观论述的人类学家,也是首先提出完整的文化理论以取代以往演化论与传播论观点,进而开启新研究方向的理论大师。
 
从马林诺夫斯基起,几乎所有的人类学家都必需到自己研究的文化部落住上一年半载,并实地参与聚落的生活,使用当地的语言甚至和土著建立友谊。而这些,都为了完成一份马林诺夫斯基式的民族志纪录。
 
--------------
《人类学入门》
作者: 约翰•奥莫亨德罗
出版社: 北京大学出版社
副标题: 像人类学家一样思考
译者: 张经纬 / 任珏 / 贺敬
出版年: 2013-4
页数: 469
定价: 78.00元
装帧: 平装
丛书: 培文书系•社会科学译丛
ISBN: 9787301220443

Tags: 读书笔记 人类学 民族志 人类学入门 田野调查

分类:一点声音 | 固定链接 | 评论: 4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04
村庄,在某种意义上,是一个民族的子宫。它的温暖,它的营养的多少,它的整体机能的健康,决定着一个孩子将来身体的健康度、情感的丰富度与智慧的高度。
 
现今,飞奔的“城市中国”和“信息中国”已将“乡土中国”远远抛在身后,乡村的生活方式和结构正在发生极大变化;与此同时,村庄的规划,村庄家庭之间的内在联系和家庭内部,也都在发生变化。这背后更深层次的是中国传统文化结构的变化。
 
当然,变化不是今天才有,每一个村庄,每一个民族从诞生之日起,都在不断地适应和改变。我们坚信如罗素所说,“参差多态乃是幸福的本源。”在文化多元并存的格局中,即使是相对弱小的族群、文化,也不会在外力的干预下轻易地消失,他们甚至能在现代国家的框架内以某种变化了的形式继续存活下去。处于弱势的小族群和文化在强大的民族和文化干扰下,仅仅是非变不可的那一部分发生了变化,其余部分还可以得到稳定的延续,从而使强势文化和族群能够与弱势族群和文化长期并存下去,而这些弱势者仍然能够以“亚文化”的形态包裹在现代国家之内,继续保持其发展道路的独特性。
 
生生乡土尝试在这两种力量的博弈中,探索出一种可复制的乡村可持续发展模式。这种模式是乡村借助当下的信息工具和手段自主的,而不再是外来者的“理想营销”——“多数人”通过各种方式,建构了一种关于乡土和“少数人”的想象,并希望在某些地方证实这些想象的存在;于是选择回应或共同建构这种想象,在乡村和“少数人”那里成为一种可能的选择——乡村,或者被建构起来的乡村,在“多数人”制定的游戏规则面前,要如何调整“互动”方式?乡村和乡村里的“少数人”的理性要如何引导他们选择一条最佳发展路线?
 
通过贵州省农村青年网商培训,我们发现,更年轻一代的乡村青年,他们有的十几岁就离开家乡,在城市打工,但城市不是自己的家;虽然他们在家乡待的时间很短,但对自己村庄的未来的渴望更为强烈。
 
黔东南的这次培训,只是生生乡土“贵州省农村青年网商培训”第一站。在未来的数月中,生生乡土将在贵州省的各市州连续开展8场这样针对农村青年的培训,预计将会培训超过1000人(次)的农村青年。而这仅仅只是生生乡土通过电子商务手段,帮助更多的农村青年创业就业,参与贵州扶贫开发,推动乡土社会建设,反哺社会公益和贫困地区教育事业的第一步。
 
有没有可能,农村青年们,他们不离开自己的村庄,不进入城市沦为贫民或底层,在他们祖辈生活的地方也能够过上幸福、团圆、现代的生活?生生乡土希望通过互联网和IT技术实现在贵州乡村的,个人的可持续生活、社区的可持续发展和文化的传承——源于生活,归于生活,生生乡土,生生不息。
 

Tags: 生生乡土 贵州生生乡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 贵州省农村青年网商培训 社会企业

分类:见黔眼开 | 固定链接 | 评论: 5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