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黔山毛豆

关于黔山毛豆

唾沫星子如月季花般四溅反刍流逝青春

贵州佛学会

再次报名加入藏传佛教索达吉堪布的贵州佛学会。

之前加入过,在参加过一次小石城线下共修活动后就退出了。那个共修点的负责人让我感觉不好,她几乎只在她想向你传教时才出现,然后不管你说什么,她都温柔而坚定并且不在乎你在说什么,对!突然想到一个仪器,就像是复读机,只重复她想告诉你和要你接受的,完全不考虑你在想什么、说什么。我知道这样说是不对的,但她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的。然后还在贵州佛学会一些共修者的朋友圈看到,似乎贵阳的佛学会争权夺利不团结让索达吉堪布有些失望。

这次换了158的手机号报名学经班,周三晚上7:30在市中心的河滨公园某酒店新生见面会,这个时间和地点我没有办法参加,期望能遇到一个对我来说合适的时间和地点。

轮回(贰)

冯之前因为无法适应家政工作,主要是她的第一位雇主(我们的邻居),家里有一个才满月的婴儿,日夜哭闹,她很疲劳,所以说不想做月嫂育婴,就想做家政。

于是她的妹妹专门带她去了一个家政公司A考察,准备以新人身份进公司,在公司里接受培训、实操两个月,掌握家政技能后就出来自己做。但考察回来后,冯觉得实际到手不到2K的工资太低,又累,客户有可能在其他区太远又不认识路等等原因,不想做。我说这不是个工资多少的问题,是学习的机会,别人学习要交钱,这样学习还有钱拿,多好。她还是不去。冯和她妹妹商量后还是决定就近去乌当区新添寨一处家政公司B接受政府补贴的免费培训。

两人去B公司考察,该公司只有育婴师和月嫂培训,没有家政培训,不想去了。我又说,反正是免费培训,拿个育婴师的培训证书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强。

昨天冯去公司C接受免费培训,下午回来说,交了1600元参加中级月嫂培训。晚上她妹妹告诉我说,她想去做月嫂,因为在公司C培训人员说每个客户家只做1个月,而且钱也多,有五六千。

“开始不想做月嫂和育婴,才决定做家政;现在才去培训一天,怎么又变卦了呢?”我说。

一个人的性格,往往决定了一生的际遇。从别人身上我看到了自己。

以虚度之心度有涯之年

“真正的自由,不是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而是不想做什么就可以不做。”

这话据说是康德说的,我不知道是不是,但如果我胡乱说是苏格拉底说的,或是切·格瓦拉说的,肯定也会有人信。没有真正读过很多书就难以分辨。

前天周五,学堂的食堂——幸福食堂负责人娟姐,邀请大家下午会议结束后去她家里摘樱桃和烧烤。我不想去,但花卷好想去,于是带她去果园里爬树、摘樱桃、玩土,而我对烧烤的各种肉一向没什么兴趣,吃了三个烤玉米,很不错。

娟姐家一对子女都在学堂上学,女儿读3年级,儿子读学前班。每天她天不亮就驾车带着儿女到学堂,为住校的中学生准备早餐,孩子就在面包车后排睡觉。之前看见她在和女儿一起学英语,昨天,也加入了邹瑞西老师的英文班。其实她大可不必如此,她家可能是幸福学堂最富有又最低调和谦逊的,一家人住在在山谷里,有田土、果园,她是我见过的真正内心自由的人,相信她的一双儿女将来也会很出色。

今天上午,老爸在从装修垃圾堆放处捡回来的杂木,搭建停车场卷闸门雨棚;花卷和太座大人在分栽睡莲。“我觉得我们家好幸福,可以挖土种菜。妈妈,你觉得我们是农民吗?”花卷问。

“你觉得我们不是农民吗?”太座大人问花卷。

看院子里,豆爬上了架,橘子树开满了白色的花,蔷薇在院墙上蔓延,我在无所事事的敲着博客,这些生活中的小确幸,让我感到我是自由的——以虚度之心度有涯之年。

田川福松、郑森、朱成功和海盗

早餐时,餐厅里的电视播放了一个“郑成功收复台湾”的片段并配有字幕。我对太座说,好多时候,用词真的是一个很微妙的事情,因为就“收复”这一个词,就有好多故事;同时能不能算“收复”,这个也还得另说。

太座问这个“收复”背后有什么故事,我说:

“收复”这个词,指的是夺回已失去的东西。对当时的满清来说,台湾是他们从未拥有过的;而从荷兰人手里夺回台湾的人,是南明这个流亡政权的延平郡王中日混血田川福松郑森朱成功。

1623年,天主教名为尼古拉的泉州人郑芝龙在日本与田川氏结为夫妻。

1624年,郑芝龙长子田川福松出生于日本;而此时,荷兰人利用郑芝龙来执行在台湾海峡截击往马尼拉与西班牙人(当时荷兰人的主要竞争对手)通商的中式帆船的海盗任务。

1625年,郑芝龙脱离荷兰人,至1627年已有船700艘。1630年,郑芝龙将6岁的长子田川福松接回泉州居住读书,并改名为郑森。

1633年,在郑和船队退出南中国海200年后,郑芝龙在泉州重夺海上主导权,成为大航海时代东亚海域举足轻重的人物,东南沿海、台湾及日本等地第一大海盗。

1645年,多铎扬州屠城十日,史可法殉国;南明隆武帝赐郑森朱姓,并将原名森改为成功。从这时起,郑森就成了朱成功。

1661年,失去了抗清根据地的海盗商人朱成功,从荷兰人手中夺取台湾。1682年,早年是郑芝龙和郑森部将的施琅与福建总督姚启圣一起攻取台湾,而此时郑森已死去20年,在台湾继承延平郡王、招讨大将军官爵的是郑森的孙子郑克塽。

说回田川福松的胞弟田川七左卫门,曾担任郑氏家族在日本的代表,从事中日贸易。田川七左卫门的第九世孙郑永邦曾任日本外务省书记官,郑永邦之子郑审一曾任日本早稻田大学、东京帝国大学,法政大学教授,与日本前首相岸信介是东京帝国大学的同学。

如果现在我们说郑成功是“民族英雄”,那他代表的是哪个民族?他是为谁收复了台湾?因为日本人也可以把他当做“民族英雄”——“1661年,田川福松带领他的佣兵赶跑荷兰人并开始了日本人对台湾的统治”的说法是否也是站得住脚?

所以,用“收复”这个词来说郑森占领台湾这个事件,并不准确,或者说带有选择性倾向,与史实不符。

历史无法改写,历史也无法编造,但不同的人会对同一个历史事件有不同的解读。例如现在的中学教科书,到底有多少是真正的史实?中学的历史课不过是一个又一个带有倾向性的片段呈现而非全部,不过这不只是中国如此,美国也好不到哪儿去。历史,总是按照人们需要的样子出现。

电影《加勒比海盗3:世界的尽头》中,周润发饰演的亚洲海盗汪直。汪直在历史上确有其人。汪直(1501年4月3日-1559年),明朝南直隶徽州府歙县人,又名五峰,号五峰船主,明代海上贸易商人,著名海盗。

【幸福里】四月作业:饥饿是因为粮食不足吗?

今天在微信群里,给参加“幸福里”项目的中学生布置了四月最后一次作业:

“幸福里”项目不只是做做手工皂,去市集销售一些产品而已。这是一个“社会企业”项目,所以我们除了关注眼前,还要更多跳出眼前的课本,去看看世界上都在发生什么,我们能够做点什么,哪怕这个话题现在看来好像超出了你的理解,但你要慢慢学会去了解,并尝试弄明白一些事——我相信,世界不是为了让我们理解而存在。

本月的作业,是关于饥饿的。这个作业,是脱离了挨饿者进行的关于饥饿的话题,就像是说“没到场的人请举手”——

饥饿是因为粮食不足吗?

这是来自FAO.org联合国粮农组织(FAO)2014年发布的《世界饥饿地图》。

图里的抽象数据,准确地呈现出饥馑和营养不良在人类世界的分布动态,但很难讲这些数字到底能不能帮助我们直观理解饥饿的真实意义,就像——到2016年,全世界营养匮乏的人口达到8.15亿,较2015年增长了3800万人,给我们的感觉就是“哦,好严重”,仅此而已。

你生病了,你感到虚弱、嗜睡、失去工作的能力,却依然要挣扎着照顾自己。对一些人来说,他们生命中的每一天都是这样的状态,只不过,他们没有变得更好的可能性了——这就是我们所谈论的“饥饿”,8.15亿人的日常。

短暂的饥饿是一种令人不安的生理感受,长期的饥饿是一种困顿低迷生存状态,一种无法反抗的宿命:“最极端的贫困,是那种夺走了你的想象力和追求更美好生活的勇气的贫困。”

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发布报告称,2018年度全球谷物市场供应总量将超过需求水平,库存将会增加。事实上,目前世界粮食产量足够喂饱100亿人。这可能听起来很可笑:我们的食物生产其实是过剩的。

但在印度,这个经济排名世界第十的国家,营养不良人口数量却位居世界第一;阿根廷,生产了足够喂饱3亿人的食物却没法养活自己的400万国民……

为什么明明有足够多的粮食,却还有八亿人在挨饿?

为什么过剩的食物未能喂饱有限的人口?

饥饿是一个农业技术问题吗?

人们泛称为命运的事情

上午第一次参加初中的基础经济学课,为五月接手做准备。

黄文欣老师很好的将该门课程组织成读书会的形式,这样每个学生都能参与进来。这个学期初高中读的都是[德]博多·舍费尔的书,初中是《小狗钱钱》,高中是《小狗钱钱2》。如果我在中学时能读到这样培养财商的书,人生肯定会与现在不同 — 特别是拥有金钱的数量 — 这或许就是命运吧?!

经济学除了书本学习,最好再来点实操就更好。实操方案已经报颜群宇校长审阅通过,本周再完善下就可以在5月实施。今天的课上,我问初中生有谁非常期望自己变得有钱,只有一半的学生举手。于是下节课我就会告诉他们,上节课上举手的同学,从5月开始每人将获得1万元的“风险投资”,这就是幸福学堂“基础经济学”的实操课开始。当然,没举手的同学也会有,但可能会只是5000,也可能要承担一点课程上的公共事务才能获得同等金额的风投。

晚上网购了两枚银币,准备作为5月基础经济学课程道具,一枚日本昭和三十二年丹凤银币,一枚丝绸之路上出土银币残币;金币没买,太贵。


今天加入了邹瑞西老师的英语班,本周开课。班里四名“学生”都是学堂的老师:中学科学教师毛道江、中学物候学老师杨鸿雁、办公室主任杜娟老师和我,只有我是0基础。离开学校18年了,现在又从头开始学习英文,早知道年轻时好好读书了。

五年级的姊一同学教我鬼步舞,学了三个步,慢慢来,每天练习,总会学会。

看到一句话 — 人们泛称为命运的事情,通常都是自己做出来的蠢事!据说是叔本华说的,是不是谁说的不重要,意思对了就行。

丛生的念头

昨天开始,要早晚在书房完成抄写佛经15分钟的功课,时间一到抄到哪里就在哪里放下。在淘宝买了24本楷书《心经》抄经本字帖,抄完这两本《大悲咒》,就长期抄写《心经》。

每日心中念头丛生,念念相续,需要一个学习处理念头的方法,念头越来越少,才能专一,事半功倍。一念生即是烦恼,一念转即是菩提;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即般若生;一念相应一念生,念念相应念念生,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回响的也只会是专一的念头,而不是瞬间生灭如杂草般杂念。

后花园里,蔷薇花开了,那棵三十多年的老桔树也开花了,密密匝匝,就像丛生的念头。

孤单小女生和神仙

最近天气不可捉摸,从30度到9度反复升降,就像一台年久失修的高层电梯,性能变得越来越不可靠。身体不能及时调节以适应这样的变化,就会出现一些问题,花卷和我都有些咳嗽。

昨天在医缓堂微信公众号预约了今早9点的门诊。

早上在79路上,花卷对我说她想改名。我问她想改一个什么名字,“lanlan”她说。

“嗯,这也是个不错的名字。是兰花的兰还是蓝天的蓝呢?”

“都不是,是nan,男生的男。”

“为什么是男生的男?”

“这样我就可以女扮男装上学堂,这样我就能像男生一样强壮了。爸爸,你不知道,我们一年级男生实在是太多了,就我一个女生,我好孤单。”

我的女儿,可是你们一年级就只有三个学生好啵?!

电视剧《虎啸龙吟》中,由女演员阎汶宣扮演的何晏(魏晋玄学的创始者之一、东汉大将军何进之孙、曹操婿。)

在医缓堂,程怀蛟医生给我们把脉、询问病情、开处方后,我们在外间抓药。

花卷问为什么医生要包一些花花草草和树枝给我们治病,我说这些花草树枝经过中医的调配,就成为了能治病的药。一名经验丰富的中医,就像一位神仙。“啊!爸爸,蒲公英和山药都是药啊!?” 她看到中药柜抽屉门上写的蒲公英和山药时,瞪着满眼的惊奇对我说。她前几天和妈妈挖了一些蒲公英给爷爷奶奶吃,昨天我们还吃了山药炖鸡。我说是啊,我们生活里很多食物都是药材,但如果不经过中医的调配,这些药材的作用就没有那么明显。

“爸爸,给我们看病的这位医生就是一位藏在我们普通人身边的神仙”,她肯定地说。

“为什么呢?”

“因为他安静又温柔。”花卷说。

【乱翻书】梁思成《中国建筑艺术》

之前尝试去翻梁思成的《中国建筑史》,看不懂,于是就觉枯燥,啃了3个月后放弃。

后来在“大家小书”系列看到梁思成的《中国建筑艺术》,薄薄一册220页,想来应该更通俗易懂,于是入手,于是,还是吃力,只选择翻完《中国的佛教建筑》一章。另外还有一点额外收获,书中文章多完成于1949年 — 1966年间,总有一些那个时代的政治、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印记。

现在,梁思成的《中国建筑史》和《中国建筑艺术》与高冬梅高姐送的“中国民居五书”、《建筑模式语言》在书柜一角自成气候傲娇。

花卷的科学展

今天幸福学堂小学部六周教学成果“科学展”,花卷带了邻居子然妹妹一起去。

一年级三名学生,两个男生耘赫做了海洋动物模型,本和做了森林动物模型,花卷年级比他们小,就做主持人。

看她当着几十名学生家长的面主持,一点也不紧张,还得了“最佳展示奖”(虽然每个学生都有奖),我觉得就应该是这样的。小树妈妈说,花卷这个学期成长好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