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小情人

6月的花卷

睡前的拥抱

睡前拥抱后,花卷对我说:“爸爸,如果你死了,我就不娶老公了。”

“为什么呢?”我问。

“这样我就每天都有时间想你,去埋葬你的地方看你了。”

一起烤蛋糕

周一(6月24日)晚上,我们打乒乓球回到家,花卷和太座烤蛋糕,我打开电脑继续工作。“爸爸,为什么你白天工作晚上到家还是在工作?”

“我努力工作,是希望以后能好好陪着你们”。

“那为什么我们现在就在你身边,你不来陪,却要等不知道多久的以后才来陪呢?”

我合上电脑,去和她们做蛋糕。等她吃到了新烤的蛋糕,听了故事,洗漱上床后,我打开电脑继续工作。

我不上大学

星期三(6月26日),我给六、九两个年级拍了毕业照。回家路上,花卷问我:“爸爸,我马上就上三年级了。在学堂上完高中后还需要继续上学吗?”

“通常,很多人都会选择继续上大学”,我说。

“为什么他们要上大学?”

“因为有的人高中毕业后,还没有想好自己要做什么,于是通过上大学来继续寻找;有的人是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目标,于是通过大学的学习来充实自己,以使自己能够更好。”

“那我就不上大学了,因为我有自己的目标。高中毕业我和妈妈做手工皂、卖皂,和爸爸开书店,爸爸还可以炒我最喜欢的炒饭卖给在我们书店读书忘了时间的人。”

“好的,那我们现在就要为自己的目标努力了。”

我们都是学者:给女儿语文老师的信

女儿花卷的二年级语文练习册上有一道连线题,题目要求“将搭配合适的词语连一连”。花卷按照自己的理解完成了。

练习册老师批改后发下来,连线题四组“错了”两组。错的两组是“美丽的日子”和“难忘的风景”。我没看出错在哪里,问花卷,她说:“老师说和课文不一样。正确的应该是‘美丽的风景’和‘难忘的日子’。”

“那你觉得你连的‘美丽的日子’和‘难忘的风景’有没有错呢?”我问。

“我觉得没有错。因为我们一家人在一起,种花、种菜,这样的日子很美丽啊!而且我们去过的福建海边、大理还有丽江的风景都很难忘。”

“嗯。爸爸觉得不论是‘美丽的风景’还是‘美丽的日子’,‘难忘的日子’还是‘难忘的风景’,都是对的。”

“为什么呢?对就是对,错的就是错的啊!老师都给了我两个红叉叉。”

“因为同一件事,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理解,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角度。而一件事、一道风景最终是不是‘美丽’和‘难忘’,那只是自己的事情。”

我觉得,我有必要给女儿的语文老师写封信。


老师你好!

我是花卷的爸爸。

这个周末,我通过花卷的语文作业,看到了老师在教学上的认真负责和对学生学业的关注,非常感谢你的辛勤付出。

关于花卷的语文学习,有几个想法想与你探讨,或许这也对你的教学会有所促进。

第一个是关于批改学生作业,是否一定要用红笔。

我认为,在中国的传统和文化中,红色代表郑重、权威和最终的判定。老师使用红色笔迹来批改学生作业是否合适,我觉得这仍有待商榷。生而知之者上,但在我这短短的人生中还没有见到,在史书里也没有读到过;“老师”这一职业身份,并不能赋予一个普通人拥有明辨是非无所不知的神一般的能力。所以,我们是否可以用一种更温和平等的颜色来批改作业?

第二个是批改作业是否一定要打勾勾叉叉。

我认为,知识来自于怀疑,而不是唯一。作业上勾勾叉叉的存在,是以课本作为唯一准绳。而我们知道,以课本的有限篇幅,远不能窥见任意学科之一斑。并且,课本上的是否一定正确,我们仍不免要发出这样的怀疑。因为课本也是“人”编写的,就必然存在局限性和不足,甚至是出于种种目的故意为之。同时,老师也有自身的局限性和不足,而非全能,这个时候,勾勾和叉叉并不能代表正确与错误,哪怕是“某种意义”上的,除了权威。但我认为,培养孩子的学习态度和学习能力,应该是以尊重知识,勇于质疑(或是探索),并不惧权威为目标的。

第三个是关于习题的对错问题。

我们都成长于应试教育,并都曾视考试和分数为检验学业的唯一准绳,但我们也知道,很多时候“真相”不止一个。在很多学科,达到目的的路径和方法通常也会有多种选择。尤其在语文这个学科,一个字有多种读音、用法和含义,而不同的人对语言文字的使用又有自己的风格和习惯,所以我认为除非是书写上的错误,否则并不存在以课本作为唯一法则的,在语文上的“对”或“错”的绝对性。如果这种“绝对性”存在,我们就无法欣赏例如阿巴斯“朝阳/破解了/一颗颗露珠的表面/就在升起的一刻”或如松尾芭蕉“小虫漂泊一叶舟/何时靠岸头”这课本以外的广阔而真实的世界了,因为这些更多的丰富内容不在课本里。

在职业属性外,师生的身份并不是恒定的,三人行,必有我师,“教”与“学”的过程并不只限于在学校内,而是贯穿我们人生始终。关于苏格拉底说自己“无知”那句话,我看到过好几个版本,如“除了我的无知之外,我其实一无所知”、“我唯一知道的事情就是自己一无所知”或是“我比别人知道得更多的不过是我知道自己的无知”,但意思大抵一样。学而知之者,不论老师还是学生,我们都还在路上,所以,我认为,不论师生,不论年龄和职业,我们都是学者——“我知道我无知”的终身学习者

不当之处,敬请指出,我们可以继续商讨和表达各自对教育和学习的不同理解。

心里美

周一晚饭后,一家三口去看那三棵腊梅是否已经开花。往年的这个时候,花已占枝,从树下过花香湿身。

太座大人挽着我的右手,花卷牵着我的左手,边走边聊今年是不是也要做一些腊梅手工皂

“你右手挽着自己的老婆,左手牵着别人的老婆,感觉如何?”太座突然问我。

“心里美!”我说。


上周末,一家三口在后花园橘子树旁晒太阳、喝茶、看书。

“除夕过后开学之前,我想去闭关”,我说。

“啊!为什么!”太座大人说:“你不是说要等花卷成家才去出家的吗?”

“我只是想去闭关十天而已,不是出家”,我解释。

“妈妈,你放心,我是不会结婚的。”花卷凑在太座大人耳边说。

花卷的100分作文

早上起来,树叶和小路上都结了冰。花卷在院子里玩了冰叶子后就开始写作业。

语文练习册上有一道题,让以小猴子和小乌龟为主角,写一篇作文。

花卷一边写,我一边在旁边看。一开始看到赛跑,心想不会又像龟兔赛跑那样的故事吧?!那简直就是一场灾难。看到猴子和乌龟的约定后,心里已经拔凉拔凉,不忍卒读,又不忍打断,于是转头回到沙发上去看书。一会儿,花卷写完拿给我就自己去做数学作业了。我读到最后,不觉一扫阴霾,哈哈大笑,吓了她一跳。

这篇作文,我给了花卷100分。

“爸爸,为什么要给我100分?”花卷问。

“因为这实在是一个有趣的故事呀,最后的结尾,真是让人意料不到”,我说。

想起上个月在图书馆找到的那套“民国教育读本”,前言里的话仍然记忆深刻:“这些充满童心,自然流淌的文字里,没有面目可憎的说教,没有指定与强迫,更没有宏大叙事的虚构与空洞,有的是母语环境中的沉静,透着自然与纯净,也透着平等和温润。” 我想,我要做的,就是要努力去维护这样的文字的美好,让花卷接受的和所浸润的教育,是人性,是自然,是常识

乌龟和猴子的赛跑

花卷(幸福学堂二年级)

在一片草地上,住着小猴子和小乌龟。有一天,他们决定举行一场跑步比赛。猴子提议:“我们回家以后练习跑步,你看可以吗?”乌龟说:“可以呀!”就这样,猴子回家以后,就把约定忘了。乌龟回家以后,和猴子一样,也把约定忘了。到了约定的那一天,猴子和乌龟都没有赢。


遇见民国老教育

那是一个最好的年代,也是一个最坏的年代。

那个年代,到处都是战乱、纷争、动荡与苦难,也到处都是奋起、坚守、学养与从容。空气中弥漫着绝望,也充盈着希望。这些苦难与奋争、绝望与希望之间铸炼出的,一层层文明积淀、思想碰撞乃至烽火洗礼下的民国,留给我们的,是与今天迥然不同的趣味、胸襟与风度。

我们努力从书简文牍、故纸尘埃之中,打捞这些文明积淀之后的余音,找寻仍在我们血脉里隐隐回响着的祖辈们的风范、理想与激情。

于是,这套民国教育系列丛书应运而生。

与今天的教育相比,当年的教育格局阔大,既仰仗了传统文明之气脉,又兼受“五四”启蒙之风气,同时还有赖于一大批民国学人的心血,兼容并蓄的大胸襟与大气度造就了今天,我们一度仰望却难以复制的精神家园。

我们选取了这个气象万千大观园的三个层面,先生授课的教材、文人发表的文章、学生书写的作文,以一个互有映照的方式为今天的孩子展现出当年,民国教育的大家园。

当年编辑老课本的。很多是学贯中西的文化大师。叶圣陶、丰子恺、张元济……他们以极大的诚意与才力,编撰关于教育的梦想。它既保留了东方传统文化的精髓,也吸收了新时代的优美。

这些充满童心,自然流淌的文字里,没有面目可憎的说教,没有指定与强迫,更没有宏大叙事的虚构与空洞,有的是母语环境中的沉静与大气,透着自然与纯净,也透着平等和温润。

当年发表老阅读的,大抵都是文士才子,思想精英。从他们的文章中,我们重温他们在情感、教育、生活琐事上的思考感悟。通过这些文字,我们可以感受到那股子在中国传统文化熏陶之中孕育出的,中国式知识分子的风骨与气度,冷眼与热肠,同时也是感受一个时代的文化魅力。

当年书写老作文的,也都是自然活泼,在民国教育浸润下成长的少年,从孩子们的习作里,我们看到的是童心的质朴与真诚,喜怒哀乐发于笔端,真情实感毫不矫揉。流露出的,是纯正汉语的清香,让我们再次感受到文字的美好。

对这些孩子来说,他们是幸运的,他们所浸润的教育,是人性,是自然,是常识。他们在先生们的教诲下,时代的淬炼中,开启了对生命的敏感。

一个人,一生之中,总会有几个最重要的遇见。少年遇书,青年遇人,中年遇事。一个人在童年时期,他初看世界的眼睛,初听世界的耳朵,初次启蒙的读本,他对世界的看法,他的情感,他的胸襟,可能就已定论。

作为编者,我们也并未期冀凭一套民国教育系列丛书就能扭转时下所谓教育之弊,重归教育关照人本的初心。

如果在这套书中。你能跟随大师的指引领略到中国汉字的传统底蕴,体会到这些文字里,打动人心的力量,这样的遇见当然最好,然而即便是仅仅从这套书中,我们能感受到来自我们母语,最质朴、沉静的温暖,亦足矣。

文心
二零一三年八月于南京

写故事的桂香

权哥的英文名

英语早读时间,卷卷问权哥的英文名,权哥说没有。“那~爸爸,我们今晚的英文学习时间就给哥哥取一个英文名吧。爸爸,这可是大事,比结婚还要重要的大事。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没有名字就没办法结婚啊!”花卷说。

“好的,等从科技馆回来,晚上我们就来给哥哥取名字。”我说。

社会科学日

这个暑假每个周三,是花卷和权权最喜欢的社会科学日。

上周三去黔灵山参拜弘福寺、逛动物园和在下山路上和野生猕猴近距离接触。本周三原计划去海洋公园,但前一晚太座大人在美团上买票时,看到海洋公园几乎没有好评,不但票价高、规模小,服务也一般,于是改去科技馆。

大雨一天,两个小孩在科技馆也开心玩了一天,还看了水母科普展。权权说:“还是免费的地方好玩。”

写故事的桂香

从科技馆回来两天了,权哥的英文名依旧没着落,倒是花卷给自己取了一个新的笔名:桂香。今晚,桂香宣布开始写自己的第一本“书”了,书中故事的两位女主角,一位叫“桂花”,一位叫“水山”。

没营养的音乐

我在做学堂中学部新学期游学江西的行程,工作背景音乐选的是张国荣。《沉默是金》放到一半,在地上和权哥玩乐高的花卷抬头说:“爸爸,来点高山流水的音乐,不要总是给我们小孩子听这些没营养的流行歌曲。”好吧,我放马常胜的《虚谷》,她说:“嗯!这个可以。”

夏至精灵

“爸爸,今天我们不听唵嘛呢叭咪吽了吧?”花卷在后排右侧座位上看着窗外说。她因为周一对妈妈和大姨说出了不礼貌的话,于是这一周都不能在上学路上听故事。

“好吧,安静一下。”从机场到学堂的这段路,我总是单曲循环六字真言。

后来的十几分钟,我们俩都没有说话,只有轮胎行驶摩擦路面和雨水打在玻璃上的声音。

“你睡着了吗?” 我试着问。

“没有。我在想可能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精灵。”

“为什么这么想?”我问。

“昨天夏至。老师说,夏至将自己的愿望写下来,晚上12点就会有精灵来实现愿望。可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精灵。”

“我们并不能看见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东西,但我们知道并能感受到它们的存在。例如声音、空气和思想。并且,精灵也不一定就是我们在书里或电视里见到的样子。说不定,刚刚吹过你小脸的那阵风,就是哪位小精灵在和你玩摸了你一下。”

“好吧。”

“昨晚你睡觉前许愿了吗?”

“许了。”

“许的什么愿?”

“不告诉你,是我的秘密。爸爸,我喜欢安静,能听见自己。”

幸福邮局の爱

幸福学堂的戏剧/音乐老师——熊猫老师邹佳伶,在小学部开设了“幸福邮局”。她想鼓励小朋友们给老师和同学写信。每个星期,一位小学生作为“幸福邮递员”,要负责将这些信送给收件人。

卷卷上周收到的第一封信,是一位同学写给她和另一位同学的。信里说:“我们不要吵架了,我们都是好朋友。”

卷卷写出的第一封信,只一句写得歪歪扭扭的话,没有标点符号,还很长。是写给小西老师的。信里说,她很爱爸爸妈妈,所以她喜欢黏着小西老师。

第一次读到这封“信”,我没让卷卷重写得规整一些,也没有让她添加标点符号。最终,也忍住了没问为什么爱爸爸妈妈就喜欢黏着老师。这是她迄今为止,写得字数最多、最长的一句话。她在用自己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我不需要去做什么,慢慢来,慢慢来,怎么使用标点是很容易学会的,怎么真实、坦诚表达自己,才是最可贵。

有老师说,小西老师收到学生们的信,感动得差点哭了。老师和学生,成为互相生命中的同伴,而不是“我教你学”、“我说你听”,这就是教育吧?!

昨天放学时,卷卷给我看她新写的一封信,是给一位男同学的。她在信里说:“XX,我爱你!你爱我吗?”

晚饭后一家人打球、散步回来,卷卷拿出本子准备继续写信。

“我想和你分享一下,我认为的’爱’,可以吗?”我跪在小桌子旁,这样她就可以和我平视说话。

“好啊!爸爸,你说吧!”她扭头看着我。

“一般呢,我们不会轻易对别人说’我爱你‘,因为这意味着责任和承诺。”

“为什么’爱‘就要有承诺和责任呢?”

“因为当我们对一个人说’我爱你‘的时候,意味着我希望一直和你在一起,甚至成为一家人;我们要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互相帮助、互相陪伴和互相鼓励,一起面对各种困难,甚至是一辈子。就像爸爸妈妈爱你,我们一辈子在一起一样。所以,如果没有做好这样的准备,是不可以随意说出这句话的。”

“哦~那我可以对其他人说喜欢他们吗?”她问。

“当然可以!对你喜欢的,你完全可以,就像你们不喜欢别人的某些不好的行为时,会告诉别人’我不喜欢你这样’。”

“爸爸,我爱你!”她抱着我的脖子说。一下子,我感觉自己也活到容易落泪的年岁了。

睡觉前,卷卷把她的日记放在我手边,里面只有歪歪扭扭一句话——今天我好开心!

从额头到指尖

暂时还没有

比你们更美好的

零食

8:30到幸福学堂外,花卷说昨天放学时大家商量好的,今天轮到她带零食和另两位同班同学分享。

“可是我们要迟到了,来不及去买了。如果你昨天放学时说,那我们就有时间准备。”我说。

“爸爸,我好饿啊!怎么办?”她换了个策略。

“嗨!我们20分钟前才和妈妈一起吃早餐。”

“唉~爸爸~你是想把我饿死然后再生个弟弟或者妹妹吗?”

花卷银行

花卷想买电话手表,太座让她通过做家务、帮助别人和好好学习获得印章来兑换现金,一枚印章一元钱。今早我和她清点了她的存款,发现印章+现金还是不够,于是通过向太座“抵押贷款”的方式买了自己选好的手表,并把钱款封存进“花卷银行”(一个我小时候用来存放连环画的小木箱)交给太座。我觉得这是给孩子很好的财商教育。

下午,花卷用黄文欣老师送的绣花绷子绷住一块红布,绣了一个太座说是气球我说是桃心花卷说是雨滴或蜘蛛侠眼睛都可以的图案,说:“老爸,你出色了嘞!”

“啊?我哪里出色了?”我问。

花卷说:“有了我这幅作品,你就好富有了,赶快去收好哈!”

“好!我会把它放到书房锁起来。”我说。

关于电话手表,妈妈的好办法

昨天早上和花卷上学,刚走出幸福家园小区门卫室,就看见花卷的同班同学本和跑过来,亮出左手腕上的电话手表,欣喜地说:“卷卷,看!我的新电话手表!这个是防水的哦!”这让花卷受到了一万点暴击,差点就要哭出来。从这一刻起,她的心情就不美好了,抱着我说,爸爸我还是想买电话手表。我没有明确表态,让她回家和妈妈商量。

关于电话手表,从上个学期到最近,我们有过几次讨论。我让她说出需要电话手表的重要理由,她认真想了后说,想我时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离开学堂到外面时可以联系爸爸妈妈和其他小朋友都有这三个理由。

我说:“卷卷在学堂的时间,爸爸也都在学堂,我们可以随时见面,并且上课时间是不允许使用电话手表的,所以第一个理由不成立;你外出时,一定有不止一位老师带着大家,要联系爸爸妈妈可以请老师联系,所以第二个理由也不成立;第三个理由更不成立,因为我们不能因为别人有什么我们就要有什么,每个人要有自己的生活和价值观,并作出适合自己的判断和选择,所以,你购买电话手表的理由并不充分。”被拒绝后她当然哭了,我没有妥协,也没有去安慰她,她要学会自己面对和接受。

然而这一次,面对来自本和无意的“暴击”,让她终于忍不住再次提出了想要一块电话手表的心愿。我心里已同意,因为她23日就要第一次离开我们,跟随同学和老师游学去镇远古城两天半,电话手表在这个时候确实需要。但我觉得不应该就这样买,于是才说我们一起回家和妈妈商量。

后来一上午,整个小学部去消防队参观体验,她都不怎么开心,也不和大家一起去体验各种消防员装备。

放学回家,央求妈妈仍然没有得到获准,于是抱着妈妈哭。这时妈妈说:“我们可以像学堂一样,用集印章的方式。集满多少枚印章就能够买电话手表。”

“好野!”脸上还挂着泪珠的花卷欢呼,“妈妈,那一枚印章相当于一块钱怎么样?”她问。

妈妈说好啊,但是每个印章要有妈妈的签字才能生效。

于是花卷找出一个大本子来集印章,因为电话手表可不是几块钱就能买到。昨天晚饭后她帮妈妈收桌子,得到了一枚印章;今天早上认真练习古筝和帮妈妈包饺子,又各得到一枚印章。这真是一个好办法。我也会买下一个粉色的电话手表,在花卷游学前两天给她一个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