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小情人

孤单小女生和神仙

最近天气不可捉摸,从30度到9度反复升降,就像一台年久失修的高层电梯,性能变得越来越不可靠。身体不能及时调节以适应这样的变化,就会出现一些问题,花卷和我都有些咳嗽。

昨天在医缓堂微信公众号预约了今早9点的门诊。

早上在79路上,花卷对我说她想改名。我问她想改一个什么名字,“lanlan”她说。

“嗯,这也是个不错的名字。是兰花的兰还是蓝天的蓝呢?”

“都不是,是nan,男生的男。”

“为什么是男生的男?”

“这样我就可以女扮男装上学堂,这样我就能像男生一样强壮了。爸爸,你不知道,我们一年级男生实在是太多了,就我一个女生,我好孤单。”

我的女儿,可是你们一年级就只有三个学生好啵?!

电视剧《虎啸龙吟》中,由女演员阎汶宣扮演的何晏(魏晋玄学的创始者之一、东汉大将军何进之孙、曹操婿。)

在医缓堂,程怀蛟医生给我们把脉、询问病情、开处方后,我们在外间抓药。

花卷问为什么医生要包一些花花草草和树枝给我们治病,我说这些花草树枝经过中医的调配,就成为了能治病的药。一名经验丰富的中医,就像一位神仙。“啊!爸爸,蒲公英和山药都是药啊!?” 她看到中药柜抽屉门上写的蒲公英和山药时,瞪着满眼的惊奇对我说。她前几天和妈妈挖了一些蒲公英给爷爷奶奶吃,昨天我们还吃了山药炖鸡。我说是啊,我们生活里很多食物都是药材,但如果不经过中医的调配,这些药材的作用就没有那么明显。

“爸爸,给我们看病的这位医生就是一位藏在我们普通人身边的神仙”,她肯定地说。

“为什么呢?”

“因为他安静又温柔。”花卷说。

花卷的科学展

今天幸福学堂小学部六周教学成果“科学展”,花卷带了邻居子然妹妹一起去。

一年级三名学生,两个男生耘赫做了海洋动物模型,本和做了森林动物模型,花卷年级比他们小,就做主持人。

看她当着几十名学生家长的面主持,一点也不紧张,还得了“最佳展示奖”(虽然每个学生都有奖),我觉得就应该是这样的。小树妈妈说,花卷这个学期成长好多。

男朋友/女朋友

上学路上,“爸爸,我好想念我第一个男朋友”花卷说。

“你第一个……男朋友是谁呢?”我的心情好难用文字来形容。

“我第一个男朋友你认识的啊,就是冉冉弟弟。但是他回北京我们就分手了。”我的心情,已经无法用文字来形容了。

“不过我的女朋友还和我在一起的。”花卷又说。

“女朋友?”我问(我已经不想关注心情了)。

“对啊,爸爸你也认识她的,就是子然妹妹。”花卷说。

“哦,那叫闺蜜,不是女朋友啦。”

苍天,为什么每天要这样对我?

死不是什么都没有了

早上散步,花卷将一朵花放到佛像脚前,合什三拜后对我说:“昨晚梦到爸爸死了,从梦里哭醒来。我不要爸爸死。”

我们一起坐在草地上,“可是,人生就是死路一条,每个人都会死的。”我说。

“如果爸爸死了我就再也看不到爸爸了”,她抱着我的脖子撒娇。

“你看,两个星期前,桃花灿烂,现在桃花不见了,小桃子出现了。等桃子成熟掉到土里腐烂,被桃树吸收,明年春天桃花又会再开。那你说今年的桃花死了吗?每个人就像这朵花,花谢了,只是花的样子变成了桃子,等桃子腐烂了,就又成为另外的样子,所以我们每个人都会死,但死不是什么都没有了,只是成为另外的样子。这就是轮回。”我说。

玉帝的儿子

回家路上花卷说:“爸爸,今天社会科学课我们学到了一个叫’玉帝的儿子’的故事。”

“这是个什么故事?”我问。

花卷:“就是玉帝有个儿子,整天在人间说真话,天天对别人说他是玉帝的儿子。一天有个愚蠢的国王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就让玉帝的儿子的第五个徒弟用一个毒苹果毒死了他。”

“啊!这个玉帝的儿子太可怜了,他叫什么名字啊?”我问。

花卷说:“他叫耶稣。”

我说:“挖哦,这……这真是个不错的故事。”

“对吧!我可没说错哦~”花卷说。

车轮上的雷神:人文与科学

上学路上,在后座读英文单词的花卷突然对我说:“爸爸,你一直都在骗我!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灰太猫,更没有雷神雷公公。哼!”

“谁告诉你的?”我平静地问,因为我知道她迟早会像其他很多小朋友一样,觉得这不过是一个大人骗小孩晚上要乖乖睡觉、要把碗里的饭吃干净、要有礼貌等等的说辞。

“我们老师说的。天上根本就没有雷神雷公公。闪电和打雷是因为天上两朵带不同电的云撞在一起发出的火光和声音。哼!”她撅起小嘴生气。

“从科学的角度来看,老师说的是对的,但我知道世界上的每件事每个人从不同的角度去看都有不同的发现,并且很可能每个人都是对的。因为,真的是有雷神的存在。”我说。

“哼!你还在狡辩!如果真的有雷神,那他能不能到幸福学堂给我们说说他是怎么制造雷声和闪电的?”花卷说完头转向窗外,不准备理我了。

我:“请到雷神去学堂……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哦!”

花卷:“啊?!真的吗?你这次可不能再骗我。哼!算了,我已经不相信你了。”

我:“请雷神到学堂,在科学展上你们的老师就可以做到,那并不难。爸爸想告诉你的是,雷神是什么样的,否则就算老师把雷神请到学堂,你也不认识。”

花卷:“好吧!那你说吧!”

我:“你觉得有四个轮子的东西都是车吗?”

花卷:“呃……不一定,摩托车两个轮子也是车,我还看到有三个轮子的车,你看前面的公交车还有6个轮子。”

我:“那如果轮子和方向盘这两样东西放在一起,就是车吗?”

花卷:“那肯定不是。”

我:“那车可以没有方向盘和轮子吗?”

花卷:“不能。”

我:“一辆车是由包括轮子和方向盘在内的很多部分在一起组成的,所以我们说一辆车包含了很多东西,但我们通常所说的’车’就也指的是每个部分。就像《华严金狮子章》里说,师子眼耳支节,一一毛处,各有金狮子,一一毛处师子,同时顿入一毛中。一一毛中,皆有无边师子;又复一一毛,带此无边师子,还入一毛中。”

花卷:“不懂!”

我:“闪电和雷声就像轮子和方向盘,它们不是雷神,但和风、云、空气、水汽等等自然界的各种元素一起组成了雷神,就像轮子、车门、方向盘等很多部分组成了这辆车。”

花卷:“哦!明白了。那我们的车是这个样子的,雷神是什么样子的呢?是男生还是女生?”

我:“你这个问题,我可以用《金刚经》里’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这句回答你。”

花卷:“哎呀!还是不懂!爸爸你好好说话嘛!”

我:“呃……好的。有一只小蚂蚁被风吹到了一片干燥的土地上,它不停走啊走啊走了三天,还是没有看到世界的边缘,它觉得自己可能走不出去了;一个盲人摸到了一把软软的大扇子,别人告诉他那是大象,于是这位盲人认为大象就是一把软软的大扇子。其实,小蚂蚁不过是被风吹到了大象的背上,盲人摸到的只是大象的耳朵。我们就像这只蚂蚁和这个盲人,雷神就像这个大象,闪电和雷声,可能也只是雷神的耳朵和皮肤。所以,你觉得雷神是什么样子?”

花卷:“哦~我觉得雷神可能是闪电的样子,也是云的样子,还可能就是风吹树的样子。”

小神仙

早上听《西游记》,花卷问:“爸爸,为什么古时候有神仙,现在没有了?”

我:“现在也有神仙啊!只是他们变成普通人的模样,和我们生活在一起。”

花卷:“那我要怎样才能知道身边有没有神仙呢?”

我:“你要仔细观察,因为神仙会表现出和普通人不一样的品质。”

花卷:“神仙会表现出什么品质?”

我:“他们微笑、不生气、有礼貌、乐于助人、勇敢、谦让和关心别人而不总是只想到自己。”

花卷:“哦~那我觉得噜噜、恩念和小美很可能就是小神仙。”

我:“为什么呢?”

花卷:“因为噜噜踢球砸到我的头,我哭了,他给我道歉,有礼貌;我生病了恩念很关心我,而且她还很勇敢;小美让别人先盛饭添菜,主动向别人问好,谦让又有礼貌。”

我:“可能我们身边还有更多的神仙……”

花卷:“爸爸,星期一开始,我要仔细观察,找到更多藏在幸福学堂里的神仙。”


域名qtwm.com还在备案中,网站调试中。荒废10年什么都已看不懂的二把刀攻城狮一直无法正常安装WordPress,再次上路24小时测试n+1次终于解决问题——看到这个页面,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论鼠标手的炼成。

尼采是哪个班的?

天蒙蒙亮出门赶头班公交去考试。

出门前花卷问:“豆哥这么早要去哪里?”

我说去考试。

睡眼朦胧的她问:“为什么你还要考试?”

我说,尼采说“不能听命于自己者,就要受命于他人”,而我总想试试能否听命于己。

“尼采是幸福学堂哪个班的?”花卷问。

情书

放学回家路上,花卷:“爸爸,我长大了不想结婚,我给你买新车继续接我哦。”

我:“你要自己学开车,你长大了爸爸也老了。”

花卷:“唉~那到时候我还是找个男朋友给我开车吧。”

然后等我和她妈妈晚上练瑜伽回来,看到她在草稿纸上给男同学写的小情书,还让我帮她检查下有没有错字。

我心好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