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自愚乐

冬藏

月前,征求高中生们晨读内容时,一位家人亦是佛教徒的学生提出读《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其他学生不知道这本经书,但又没有其他的提议,就定下了读佛经。同时,我也把这个学期他们学过的所有需要诵读的古诗词,集中做了一份晨读的读本,打印出来给学生人手一份。

这两年,学堂的晨读,学生们读过《古兰经》、《圣经》,还有《道德经》,这学期还学过《心经》,所以晨读佛经对大家来说也不是多么奇特的一件事,但在贵阳市,这样的晨读恐怕也独此一家了。

《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我选的是金陵刻经处,繁体竖排宣纸线装木刻民国二十六年版。请购时,店家说部分经书(包扩《楞严经》、《地藏经》、《净土四经》等等)不允许流通,而且列入禁售书单的经书不断增加,所以经书库存大多就一两本,于是只好改选了库存较多的同版《金刚经》。

“要不哪天还是把你书房一些经书藏起来吧?”太座大人有天对我说。

“往哪里藏?藏在哪里都没用,掘地三尺也会被发掘出来”,我说:“再说,每一本都是从合法公共流通渠道获得,为什么要藏呢?” 继续阅读

学人家抵制奢侈品?你这个月的花呗还了吗?

“当个人是一个孤立的个体时,他有着自己鲜明的个性化特征,而当这个人融入了群体后,他的所有个性都会被这个群体所淹没,他的思想立刻就会被群体的思想所取代……个体一到群体中,智商就严重降低,为了获得认同,个体愿意抛弃是非,用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人备感安全的归属感。”

在敲下这篇日志前,我又爬上书架最高一层,抽出法国人古斯塔夫·勒庞的《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翻了一遍。

如果不是朋友圈,我可能此生都不会知道D&G这个意大利奢侈品集团,现在我还知道了它的中文名是“杜嘉班纳”,但仍然不知道这个品牌都有什么产品。引起这次对其抵制的视频,我没有看过,网上也已找不到,所以到底国人受到了何种侮辱,不得而知。但国人的应激反应,与之前抵制韩国乐天、日本PAP、巴黎世家(或是巴黎春天?)一致,我相信这不过是又一次“群体性”临时兴起的群娱,或许随着这个周末的过去就过去了。 继续阅读

乔治·华盛顿的中国梦

月初,贵阳市乌当区新天社区服务中心和物业,更换了小区告示栏的宣传内容。新的内容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换成了“中国梦·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乍一看,挺好。再一看,就发现里面的微妙。

告示栏里“中国梦·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内容,左边是“雷锋精神的传承”,右边“诚信·一诺千金”大部分篇幅,是“美国总统华盛顿的故事”,就是小学课本里《华盛顿与樱桃树》的这篇课文。

美利坚合众国首位总统、“美国之父”乔治·华盛顿,在两百多年前的1799年12月14日就已离世。但今天他的头像和故事,同雷锋的头像和雷锋精神一起,一左一右出现在“中国梦”和“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宣传内容里,我在想,这是在暗示什么吗?怎么看,都像是下的一盘大棋啊,有没有? 继续阅读

常识

上周三,往西公益“囊萤照书”项目提前取消了今天榕江县一所中学的读书活动,我得到一个完整的周末休息,否则我的咽炎老毛病又要发作,说不出话来。

一个人在书房看电影、听音乐、喝茶,我实在是想有几天时间就自己一个人,一句话也不需要说,除了自己,一个人也不需要见。我又需要再好好看看自己的心性变成什么样了,是的,“观”,就是又见,见自己,上周的课上才说过这个字。

“观”,在“皂办处”外,我念念不忘要创建的另一系列手工物品。 继续阅读

尺宅书店

中午12点,太座大人到书房来,问我午餐想吃点什么。看到堆在书桌上的书,问起昨天去五之堂的事,说既然这样,那今天就再去淘些你喜欢的书。花卷一听,欢呼起来:“耶!去书店咯”,然后突然说:“爸爸,我们也开书店吧,就在楼下”。一家三口,风风火火就这么临时起意,乘79路公交进城了。

在师大吃了久违的肠旺面。一进到五之堂书店,就在楼梯上遇到几年没见肉身膨胀了的项林,在特价区,正在和“贵州人公益行动网络”负责人王吉勇聊天的高姐回头说:“豆哥又来啦!”还偶遇神交久未谋面的老ID,一起聊到几个熟悉的名字,说在同一座城市但几年都见不上的人能在五之堂偶遇,全赖高姐的打折活动,笑谈亦心酸,说搬家时喊一声,大家都来帮忙。

在书店呆到下午四点,花卷也找到几本喜欢的旧书,又买了二十几本,这两天买书的小票清单,拉开来近1米长了。 继续阅读

如果城里没有了五之堂书店

早上在去龙里中学的高速上,看到微信朋友圈里高冬梅高姐发的五之堂图书清仓消息,图片黑底白字,感觉不好。

在龙里中学,作为往西公益“囊萤照书”读书活动的合作方——幸福学堂的代表,我对上学期同学们读书笔记和作文的品选结果做了个说明,并分享了一点读书心得,回答了高中同学们的几个问题。这个中学是往西公益超过十年的合作伙伴,他们希望我的分享“还是要收一收尺度”,虽然大家知道我说的都是实话。 继续阅读

喜欢小品胜过文章

素养

我们于日用必需的东西以外,必须还有一点无用的游戏与享乐,生活才觉得有意思。我们看夕阳,看秋河,看花,听雨,闻香,喝不求解渴的酒,吃不求饱的点心,都是生活上必要的——虽然是无用的装点,而且是愈精炼愈好。

读了上面这段吃货周作人话,觉出人间烟火气,愈发欢喜。双十一我买了三百多块钱的书,但还是忍不住再买了周作人的闲适小品自编集《雨天的书》——既然终此一生好书读不完,不如喜欢就翻翻,和翻翻喜欢的。 继续阅读

尊重、出家、高铁错

尊重是相互的

11月3日,周六。早起进城买菜。

称重时,排在我后面的一位老奶奶大步跨上前,对我晃晃手里的两根白萝卜说:“我先称重吧。”

我问为什么。

“因为我只有两根萝卜,而你有一购物车的菜需要称”,她说。

“不!”我果断拒绝。

尊重是相互的,但总有人希望得到别人的尊重,却不尊重别人。 继续阅读

以观音菩萨之名聚

今天农历九月十九,观世音菩萨出家纪念日。我忘了。可见我距离成为一名合格的佛教徒,还有好长的路。

早上进城买菜,回来在花园里散步到十一点。因为客户要来取定制的一批手工蜂蜜皂,太座没时间准备午饭,进家门太座正问午饭吃炒饭还是面条时,收到卷卷奶奶的微信说,今天九月十九,小区里的寺庙(古佛寺)有斋饭,我这才想起。

十一点半到古佛寺,大门没开,门边墙上挂着一块“老年活动中心”的簇新金属牌子。绕了一圈,从厨房后门进去,我们一家三口交了15元餐费,拿了餐盒在院子里等开餐。想到大殿也是唯一的佛殿去上香,却发现不管是门口的弥勒、韦陀还是大殿里的诸佛菩萨,统统都不见了,墙上全是围棋、军棋、快乐老年生活的宣传画。大殿进深变浅,院子变窄,仔细看才发现诸佛菩萨是被一堵堵墙严严实实封了起来。 继续阅读

【轮回】玖:归途列车

两天后的早上9:40,洪乘坐的列车抵达贵阳老火车站,然后他会转车在贵阳北站接上他的弟弟权,回去四川省南充市营山县骆市镇崆峒村。为了能够当天往返,洪选了这趟K1033在4日凌晨2:40从四川达州上车。

他们的妈妈决定继续一个人留在贵阳。她9月份的收入仍然保持在7千以上。除了他们妈妈的收入状况还在我们之前的计划中,其他的,应该都结束了。

离开的原因,用权权的话说是:“适应不了城市的生活”,在等待离开的这两天,他完全表现出了卸下重负的轻松和愉悦。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