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自愚乐

油腻日常

油腻中年大叔乔布斯

一周翻完540页56万字的《史蒂夫·乔布斯传》。

我不是苹果粉,没有用过任何苹果的产品,在我看来,这就是一个素食、偏执、一周洗一次澡不注重个人卫生、爱哭、坏脾气情绪化大叔的打怪升级创业故事。我相信他也撸串(某种形式的佛珠),因为他是佛教徒。而关于死去……谁不会死去呢?所以,其实这也是一个油腻中年大叔。 继续阅读

【轮回】肆:希望之春或是失望之冬

“根据我们6个月前制定的计划,现在你已达成第二阶段目标成果和预期收入。下一步怎么做,还是得你自己来做决定。我们只能力求制定的计划切实可行,并考虑到最好和最差的结果,但不能代替你为你自己、孩子和家庭的未来做任何决定,也不能代替你完成任何工作。你的生活,得靠你自己才能改变。要改变生活,得先改变思维。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或许对你来说都是,也都不是。”周三(8月15日)晚上,花卷和权权都睡了后,在客厅的家庭会议上,我对卷卷的大姨说。 继续阅读

贵圈真乱:龙泉寺主持学诚的倒掉

中国佛教协会第九届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北京召开。1500多字的会议决议中,主要两点:

1、会议接受学诚辞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常务理事、理事,由演觉副会长临时主持中国佛教协会工作;

2、在佛教界广泛开展规范庄严的升挂国旗活动。

之前对龙泉寺主持释学诚的违建、巨额资金去向不明和性侵的95页《重大情况汇报》,这就坐实了。据相关人士透露,8月13日释学诚已被送回福州,在一个小院“了却残生 ”。而因他红极一时的龙泉寺已经关闭,不少僧侣也都离开了。

我克制住了物欲,但内心仍然不够平和,这一刻实在是想说一句“贵圈真乱”。

佛教不是“法”外之地。僧侣受比世间法律更为严厉的戒律的约束。一位僧人守不了戒律,就与普通人无异,都得接受世间法律和道德的约束。中国佛教协会会长、龙泉寺主持释学诚,作为僧众和佛教界的领袖人物尚且如此,佛教内现状也就不堪设想了,否则中国佛教协会第九届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决议中,也不会要求“坚决纠正信仰淡化、戒律松弛、追名逐利、放逸懈怠、追求奢华等不良风气”了。

一脸正儿八经的,多半衣冠禽兽;满嘴男盗女娼的,心地也不纯良。我这个佛教徒,现在还能相信谁? 继续阅读

一年中最好的季节

前院的黄瓜天天熟,两三天不摘下来吃掉就变黄老,只能摘去堆肥。

夏天,坐在后院咬着新鲜摘下嘣脆的黄瓜晒太阳看云,美事一件。贵州的云,也只有在夏天才会这么好看和立体,积雨云就是雕塑者的作品,在天蓝桌面上变幻让我想起古斯塔夫·多雷(Gustave Dore 1832—1883)在但丁《神曲》和塞万提斯《堂吉诃德》里,那些雄奇壮观的版画插图。

贵州的夏天,阳光灿烂,雨水充盈,是一年中最好的季节。 继续阅读

善恶浮沉真假界,尘缘散尽不分明

前天,微信朋友圈流传一份北京龙泉寺的释贤启、释贤佳两位僧人,向佛教界举报龙泉寺一存在违章建设,10年间违规建1.37万平米建筑;二是巨额资金去向不明;三是中国佛教协会会长、龙泉寺住持涉嫌性侵女弟子的“重大情况汇报”。今天全网就只剩下一篇学诚法师新浪博客上的声明,该篇博客还关闭了评论功能。 继续阅读

佛教徒的旋转飞机

今天农历六月十九,观世音菩萨成道日。

昨天早上8:10左右,抵达离家30公里的西普陀寺时,寺院上方阳光穿透云层照射下来,我相信这是一个好兆头,而心里也同时在说“wo~好美的丁达尔现象”。

原本9点的皈依法会,延迟到9:15开始。此次法会不到一个小时结束,有70余人皈依。至此,从第一次接触佛法的25年后,我终于皈依佛、法、僧三宝,成为一名佛教徒。然而皈依后,我并没有什么欢喜。可能是我对法会的期待高了点,而现实一向总是不尽如人意: 继续阅读

蠢蠢乡闲

乡闲

今天周六,早上一家人进城,买菜,这是我们每周一次在现实中刷“存在感”。如果家里的土地再多一点,就可以多种些菜,就连这每周一次的“存在感”也可以不必去刷。

太座大人曾对我说:“如果你哪天再从手机里删掉微信,就真的隐居了。如果再多读点书,就说不定能成个‘隐士’”。

“年少该好好读书时贪玩,也没去接受系统的学习,怪不得别人。现在农不农、商不商,看书不过以助饭后谈资聊以自救的免费玩家至多是个乡闲——乡下认得几个字的闲人,是爆不出‘隐士’这种付费VIP玩家装备的”我说。

不出门

买菜回到家,花卷说看不懂《聊斋志异》这套“小花书”(连环画)里的《蟋蟀》(促织)这个故事,让我读给她听。嗓子不舒服,只读了一半,她只好恹恹上楼自己去看,我继续在书房敲键盘,查资料,制作新学期幸福学堂中学部的江西游学行程。原计划,此时我应该在黔东南的朗德苗寨或高增侗寨,进行幸福学堂小学部新学期的游学踩点工作。此刻还坐在书房里,全赖上周末,莫名发作的鼻炎和并发的咽炎。

周一医缓堂程怀蛟医生休息,预约了周二早上9点的就诊。拿到当天的第一个“病”号,一向气定神闲的程医生开了方子,我回来口服汤药就有些轻度腹泻。微信问程医生是否药效如此,得到继续服药的答复,于是,拉肚子的人出不了门。

自己心里都没点数么

昨晚,被拉进初中同学群。30年没有联系的人,一下子都出现,群里一天上千条未读信息,在各种中老年流量动画闪屏里,插播召集新一轮同学会的信息。

挨个看每个人的朋友圈和自拍,乡村照相馆的大妈写真、挺着像怀孕七八个月的肚子的谢顶大叔、县城里的老板、在高尔夫球场自拍的“成功人士”、口红抹得像大嘴猴一样热烈奔放的美容院店长、“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的鸡汤大妈、人到中年升职无望的花白头发基层公务员大伯……哪有什么风雨彩虹,回头看,一切早在30年前就都是命中已注定,每个人今天都成为了他(她)当年会(要)成为的人,而我,依旧在蠢蠢前行并与当年父母给我预设的目标渐行渐远。

我从来不参加同学聚会。分别越久的,越不参加。好不容易才分开——人人都口服了岁月手里这把满是激素和添加剂,唯独不含保鲜剂的饲料这么多年,自己什么样,心里都没点数么?

八万四千法门

我相信,外部世界的改变,一定始于内心的变化。但要改掉自己的习性和价值观,实在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我没有尝试过拯救世界,但我经常尝试拯救自己,很多时候无从下手。这就像我学习佛教知识、读佛经超过20年,但由于没有皈依,至今仍不算是一名佛教徒,我也不敢说我是有信仰的。

每天早晚,在书房抄经的大多数时间里,都强迫自己不要去想任何事,只专注在眼前的一笔一划中。即便如此,各种念头仍然涌出,一念未平,一念又起,念念相续,绵绵不绝,温和而坚定,缓慢而排山倒海。对我的修行来说,心性的龙头在早些年修建时就已经坏掉,我的世界里早已水漫及胸。这时候只是想去学习怎么游泳是没用的。因为如果不先把龙头修好,新的念头和烦恼在不断涌出,水性再好也有力竭的时候。 继续阅读

【囊萤照书】有错字的优秀文章

“我在为谁读书呢?是为了一直辛勤劳动,养育我的父母,还是为了讲台上辛勤的“园丁”而读呢?读书的目的只是为了完成老师的作业还是父母的一句‘你要好好读书,将来好考个大学’?不!我,在为自己读书,我要改变自己的命运,我想要去看看,而不是只能想想看!” (何琴《我,在为谁读书》)

“往西公益”在十几年的助学实践中发现,在应试教育下的许多贫困学生,在寒窗苦读时也正在远离阅读。为了鼓励他们阅读,开拓他们的视野,在2017年秋季学期,“往西公益”成立了“囊萤照书”项目,在受助学生中通过赠送书籍和读后感征集来鼓励阅读。

这期的“囊萤照书”项目,我和任飞老师是评审者,负责初评。

这一周,我们集中读了来自贵州的盘州、惠水、龙里和榕江四个县五所中学136篇“往西公益”受助高中生读后感(或作文),有的文章看了数遍,并按“已阅”、“鼓励”、“佳作”和“优秀”四个级别,全部完成评选。

我和任飞老师从136篇文章里,共评出7篇佳作和2篇优秀文章。上面这篇《我,在为谁读书》,是我评出的优秀文章,作者是贵州省龙里县某中学高一年级何琴。

关于“得奖”文章,首先得没有错别字(甚至这个要求对一名高中生来说都显得过低)。但是,这篇文章里有错别字,还错得明显。从出的错来看,问题应该出在小学的语文基础上。

从小家长和老师就会强调,一手好字会使文章增辉,如果是在考试,或许还能得到额外的“印象”加分。但是这篇纸质手写文章的字……不够好看。

有错别字,字写得又不够好,能从130余份文章中脱颖而出获得“优秀”,那是因为作者在文章里展现了丰富的语言、修辞和文学积累?没有。这篇文章的语言和修辞平谈无奇,更谈不上什么文学积累。

那是因为作者是我的亲戚?朋友?也不是。我不认识作者。

我在认真读过多次后,最终将这篇文章选为“优秀”级别,就是因为作者在文章里好好说话,说人话。当她(他)的同学们以炙热的灵魂和不屈的意志维护中国革命的成果不被窃取的神圣使命、在揭露人性的丑恶、在抨击万恶的资本家对无产者的剥削和迫害、在感悟人生时,作为一个贫困学生,用平实的语言,真实讲述自己和家人,表达自己,而不是用自己的笔代替家长、老师的“表达自己”。在这篇文章的最后,我觉得她(他)至少在写下这篇文章那一刻,活得明白。

至于错字,改了就好;字写得不好?没关系,一生很短,一生很长,只要不放弃,慢慢总能练好;最重要的是,跟随自己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