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自愚乐

【轮回】玖:归途列车

两天后的早上9:40,洪乘坐的列车抵达贵阳老火车站,然后他会转车在贵阳北站接上他的弟弟权,回去四川省南充市营山县骆市镇崆峒村。为了能够当天往返,洪选了这趟K1033在4日凌晨2:40从四川达州上车。

他们的妈妈决定继续一个人留在贵阳。她9月份的收入仍然保持在7千以上。除了他们妈妈的收入状况还在我们之前的计划中,其他的,应该都结束了。

离开的原因,用权权的话说是:“适应不了城市的生活”,在等待离开的这两天,他完全表现出了卸下重负的轻松和愉悦。 继续阅读

【轮回】捌:Nobody Gets Out Alive

昨夜,大姨和卷卷妈聊到0:30,临睡前我给大姨推荐了电影《当幸福来敲门》。

或许她会看吧?!

到底回不回四川老家,大姨说权权已经交了这学期的学费,先不回;但又说其实是权权想回去。

“那你怎么想?”卷卷妈问。

大姨说:“权权要回去嘞。”

“你一个几十岁的成年人,不对自己和子女的未来做出判断和努力,竟然去听一个心智不成熟、没学识、没见识的11岁娃娃的,你觉得这是一个负责任的家长应该做的判断吗?你来就告诉你这是一条不归路,你要抱着不管怎样都不回头的决心,未来才有可能改变。现在遇到一点挫折你不是挑起担子负起责任,而是马上把责任推到娃娃身上就逃避要往回跑,那权权这个学期在不在这边上学都没什么意义,因为短短一个学期对他的人生来说,几乎改变不了什么。” 继续阅读

【轮回】柒:你怎样看世界,就得到怎样的世界

你的想法就是你的生活

客户投诉越来越多,大姨的客户越来越少,从订单爆仓到没有订单,短短一个多月,迅速归于沉寂。

这源于卷卷妈制定的家政工作标准,和根据客户的投诉进行的工作内容改进要求,大姨都没有做到,或不愿意去做,因为她觉得是“这些客户太挑剔、太过分了,我不管怎么做也没有办法达到他们的要求”。

“真的是客户的要求太过分?我们讨论出来的那些工作改进的方法有没有都去试过?”卷卷妈问。

“我认为那些方法也不可能有用,我不行,我做不到,太累了。”大姨说。

“如果你的想法是对的,你也不会过现在的生活;你的想法也都是对的,所以这就是你的生活。”在经过近1个小时的争论后,卷卷妈说。 继续阅读

【轮回】陆:一封没有回音的信

我一直想去系统学习人类学或社会学,在我的书房,这类书也有几十本,数量仅次于宗教和摄影类。从这些书里,我似乎看到一种看这个世界的不同角度,然而由于缺乏方法和训练,所以我无法看得真切。

我持续进行这个系列的记录,是因为通过这样一个家庭,几乎可以看到每一个为中国近40年经济飞速发展贡献巨大的进城务工者、他们的家庭和子女——第一代留守儿童的迷茫、挣扎,以及为了改变生存状况所付出的努力和结果,哪怕这个结果可能是什么改变都没有发生,也就是没有结果。 继续阅读

【轮回】伍:边界

我从来没有一个月得到这么多钱过

我在8月18日的《【轮回】肆:希望之春或是失望之冬》中,记录了大姨决定从家政公司辞职出来自己干。

8月31日,8月的最后一天,卷卷妈妈帮大姨统计了当月的收入,共7309元。因为辞职前在家政公司做了四天,没有拿到薪水;辞职后有两天没有接到订单,除掉休息时间,7309元其实只是三周的收入。而原预计辞职后需要3个月的时间,收入才能回复到辞职前5000/月水平,从第4个月收入才会提升。现在是提前三个月达成了计划的第三阶段。

卷卷妈妈扣掉746.35元服务费后,大姨得到6562.65元。“我从来没有一个月得到这么多钱过。”大姨说。

为什么突然会提出要收取服务费?

这是因为在8月下旬发生了三件事。 继续阅读

往事成追忆

博客时代的结束

4天前的21日,网易博客挂出公告,称在运行12年后,将于今年11月30日关闭。我认为这也标志一个时代——人人博客时代的结束。

今年是我博客第13年。一阵风过,总会掉下些什么,现在写博客的我们,或许就是这阵风从树上拽下来的最后几片叶子,在风中打着旋,掉在地上,也是早晚,最佳的谢幕,是成为个人遗产的一部分。

还好,我现在敲的博客,既不是自媒体的泛媒体属性,也不再是人人出版草根发声的公共话语权的争夺属性,这就只是某个孩子的爸爸、女人的丈夫、父母的儿子的网络记事本,一个人的微观历史。 继续阅读

油腻日常

油腻中年大叔乔布斯

一周翻完540页56万字的《史蒂夫·乔布斯传》。

我不是苹果粉,没有用过任何苹果的产品,在我看来,这就是一个素食、偏执、一周洗一次澡不注重个人卫生、爱哭、坏脾气情绪化大叔的打怪升级创业故事。我相信他也撸串(某种形式的佛珠),因为他是佛教徒。而关于死去……谁不会死去呢?所以,其实这也是一个油腻中年大叔。 继续阅读

【轮回】肆:希望之春或是失望之冬

“根据我们6个月前制定的计划,现在你已达成第二阶段目标成果和预期收入。下一步怎么做,还是得你自己来做决定。我们只能力求制定的计划切实可行,并考虑到最好和最差的结果,但不能代替你为你自己、孩子和家庭的未来做任何决定,也不能代替你完成任何工作。你的生活,得靠你自己才能改变。要改变生活,得先改变思维。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或许对你来说都是,也都不是。”周三(8月15日)晚上,花卷和权权都睡了后,在客厅的家庭会议上,我对卷卷的大姨说。 继续阅读

贵圈真乱:龙泉寺主持学诚的倒掉

中国佛教协会第九届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北京召开。1500多字的会议决议中,主要两点:

1、会议接受学诚辞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常务理事、理事,由演觉副会长临时主持中国佛教协会工作;

2、在佛教界广泛开展规范庄严的升挂国旗活动。

之前对龙泉寺主持释学诚的违建、巨额资金去向不明和性侵的95页《重大情况汇报》,这就坐实了。据相关人士透露,8月13日释学诚已被送回福州,在一个小院“了却残生 ”。而因他红极一时的龙泉寺已经关闭,不少僧侣也都离开了。

我克制住了物欲,但内心仍然不够平和,这一刻实在是想说一句“贵圈真乱”。

佛教不是“法”外之地。僧侣受比世间法律更为严厉的戒律的约束。一位僧人守不了戒律,就与普通人无异,都得接受世间法律和道德的约束。中国佛教协会会长、龙泉寺主持释学诚,作为僧众和佛教界的领袖人物尚且如此,佛教内现状也就不堪设想了,否则中国佛教协会第九届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决议中,也不会要求“坚决纠正信仰淡化、戒律松弛、追名逐利、放逸懈怠、追求奢华等不良风气”了。

一脸正儿八经的,多半衣冠禽兽;满嘴男盗女娼的,心地也不纯良。我这个佛教徒,现在还能相信谁? 继续阅读

一年中最好的季节

前院的黄瓜天天熟,两三天不摘下来吃掉就变黄老,只能摘去堆肥。

夏天,坐在后院咬着新鲜摘下嘣脆的黄瓜晒太阳看云,美事一件。贵州的云,也只有在夏天才会这么好看和立体,积雨云就是雕塑者的作品,在天蓝桌面上变幻让我想起古斯塔夫·多雷(Gustave Dore 1832—1883)在但丁《神曲》和塞万提斯《堂吉诃德》里,那些雄奇壮观的版画插图。

贵州的夏天,阳光灿烂,雨水充盈,是一年中最好的季节。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