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自愚乐

经行道

连续工作20天后,终于迎来休息日。

有一段时间没早起无所事事在花园散步了。经常走的是绕着一尊仿北齐佛立像的转经小道,两圈半一公里,夏天栀子花香、秋天桂花香、冬天梅花香,满眼深深浅浅的绿。

上午,去贵开路,参加这个点的第一次贵州佛学会(藏传佛教)线下共修。共修结束,我退出了共修群,删除了组长的微信。这是我第二次努力尝试参加共修的失败。作为一组的老师,组长和辅导员,除了发心,也要略通佛理才好,照本宣科读标准答案,也是八万四千法门之一,不是唯一。20年了,我还得继续独自学习,直至时机的到来。

离开共修点,去师大五之堂书店,取这两个月陆续付款订购的十几本书。周末,没遇见我的男神和女神。

实在想念鹿冲关路上,曾吃了十多年的那两家面馆。在公交上,随着一站一站目的地渐近,口水分泌也愈行愈浓。没忍住,吃完这家湖南面,出门右转,又口服另一家一碗鸡丝面,到晚上8点都不知道饿,正好省出时间备课。

周一语文课准备了《天空是慢的,它在变蓝的时候更慢》一诗,我想对各位同学表达的是,每个人、每件事物,都有自己的节奏。有时候,慢慢来反而会比较快。

《礼记·学记》,是任飞老师正在上的八年级语文内容。放在这里,我想和大家一起分享的是“教学相长”和“学学半”,即便老师,也是学生,人非生而知之,皆学而知之。感谢大家这段时间愿意听我的分享,以及与我的交流。

虽然我不怎么喜欢冯唐,但选他《三十二大》这本书里的一篇《大钱》,我想表达的是一种金钱观——多少钱才够用?钱怎么花?

最后的期末文章作业,素材是唐朝张说的《钱草本》;既是历史、古文阅读理解,也和《大钱》一起,不但是与基础经济学这门课跨学科的作业,还是关于金钱观、财富观。

基础经济学的课,除了一周交易分析,还就是价格、价值和智猪博弈理论。

25号是这个学期中文和基础经济学最后一节课。中文课准备了“旅行”的专题。我们每个人来到这世上,都是独自旅行,即使有人相伴,终究各奔东西。

读书是一件非常个人的事

往西公益“囊萤照书”项目,已拿到的几十篇学生作文和读书笔记,波及到的书,我绝大部分都看过,运气不错。因此,原以为在1个月内要完成的几十万字阅读量,早分散在过去乱翻的书中。曾经翻过的书,看过的每一个字,都在。

看了这几十篇高中生的文字,就像一个人写的——空洞的用词堆砌、莫名其妙的感慨、没来由的“为中华崛起而读书”流以及种种被“震撼了一生”,如此一样的套路,我似乎看到他们背后站着同一个语文老师。这么多的老师教育出来的这么多学生,竟然像是一个老师教出来的一个学生,这样教育下,没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出来的只是流水线生产的标准“产品”,这个产品可以是这个社会的任何一个零件——有用的和备用的,合格产品和残次品,就是没有“人”,没有“自己”。

他们的年龄都远比我年轻,但每一个都比我老气横秋。如果有机会,我只想和他们说,不要轻易为了谁读书。读书是一件非常个人的事,如果一定要为了谁而读书,那就为自己和父母;一生虽然很短,但也足够我们去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因此等有了自己的人生时,再去决定要不要被谁震撼自己一生也不迟。

或许,这也就是往西公益“囊萤照书”项目之所以存在的原因?!

田家少闲月

最近两天精神状态不好。昨天晚饭后打球回来,靠在沙发上看书,竟然困着。

从5月20号出发江西游学调研到今天,已连续工作18天,还要再工作两天才到周末。

3号前就已收到往西公益“囊萤照书”项目发来的榕江县第一中学、惠水民中(濛江校区)和盘州二中三所中学共78份学生读书心得,由于忙招生说明会一直没看。今天一打开,学生自选书籍的读书心得全是照片,不是文档,还有几十份纸质的正在来的路上。头有点大。往西公益的负责人希望直接与学堂合作,不想再转至孔学堂(颜群宇校长曾这样说过),担心那样会增加沟通成本和项目时间。问过颜校长后,答应就学堂来完成。学堂中学语文现在就只有任飞老师和我这个打酱油的,把项目资料发给任老师征得他同意后,拖进群。

问往西公益负责人要书单,希望明天会得到。得到书单,我和任老师要照单买书,自己先全部看一遍,否则别人读书的心得,如果我们没有看过那本书,怎么判断?所以这个工作量,除了学生的心得估计6 — 7万字,加上必读书,我们俩每人一个月内的阅读量要在50 — 100万字,我觉得不太可能完成。颈椎病、肩周炎和腱鞘炎要一起作。

下午到家,太座摘一把院子里的棒豆,和半个小瓜煮了一锅素瓜豆,清香软滑,胜过除洋芋外的若干美味。

前后院子的栀子花开了,有本地小栀子,也有从四川带回来的大栀子。摘回来,将一两朵的花蒂浸一盏清水,客厅、床头、茶桌、书房各处一盏,它自顾自香好几天。

21:00,花卷在床上看了几页书就睡熟。路灯照进院子,一人多高的豆架和百合的影子投在走廊上,影影幢幢。

今日芒种,仲夏的开始。白居易《观刈麦》有“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句。即便夏已深,但气温仍然就是15℃ — 25℃之间,阳光和雨水都丰沛。

有花香,有美食,有雨水,有阳光,有书看,万物生长,我喜欢贵阳的这个季节。

草蛇灰线

十几年前,看到过一张清朝贵阳老照片,油榨街一溜的白石头牌坊,像一条龙骨架。后来一个也没留下。

十年前,有天听说那附近居民小区里还藏了一座,就去找。窜小区钻巷子找,找到了。被周围的房子和违章建筑遮了个严实。拍照,和牌坊边红砖房街坊聊天,附近多是租住的外来人口,50米外的路口就没人知道这有一座牌坊,就那么藏在路边。回来写了篇日志放在博客里,这事对我来说就算完了。

昨天贵阳电视台《百姓关注》报道,那一片在拆,这块一直都在的牌坊就突然出现。节目里,一位市民说看到黔山毛豆的博客写过这牌坊,然后他们一些文物爱好者参与进来,这牌坊就成为了文保单位。这个消息是微信好友发来截图,我去搜索到的。我家没电视,我们也不看电视。

过去十年的日志都没了,也忘了当时怎么写的。草蛇灰线,伏脉千里,时间才是最好的作者。

幸福志:张楚君

张楚君
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学硕士、幸福学堂小学全科教师

喜欢学习,爱好思考。大学期间游历于沪港台之间,忘情于美国迪斯尼之内,在生活的细节之处思考如何成为更幸福的人。不断行走,不断开启更多解读生活的方式。师从两岸不同心理老师,感受到”教育,是生命陪伴生命”的真谛。希望活出好的生命,更真诚的陪伴他人的成长,并为此一直努力着。

张楚君于2017年8月至2018年5月在幸福学堂任职


幸福志
心之所向 身之所往

幸福学堂是一所怎样的创新教育机构?创办人都是谁?他们都有着什么样的个人经历?他们都有什么样的志向, 在践行怎样的教育理念?

《幸福志》系列,不是摄影棚里的“美颜”职业照和精致修饰的个人简介,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满篇云里雾里金光闪闪的成绩榜。

《孟子》里说“志、气之帅也。”

我们说,“志”,就是心之所向,身之所往。

《幸福志》,幸福学堂教师自己写作的个人小传,鲜活而真实。

书和印

昨天4月23日,“世界读书日”,当当网满200减100,买了5本折后价101元。

在淘宝刻了一枚藏书印,“尺宅”二字,以作记号。

忘了带钱,微信里也只有5毛2,掏尽钱包里的所有钱交了停车费后,身无分文。好久都没有这么通透了。

1616年4月23日,文艺复兴时期的著名人物:英国的威廉·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和西班牙的塞万提斯(Miguel de Cervantes Saavedra),在同一天离世。这是给幸福学堂做的三张纪念海报。

贵州佛学会

再次报名加入藏传佛教索达吉堪布的贵州佛学会。

之前加入过,在参加过一次小石城线下共修活动后就退出了。那个共修点的负责人让我感觉不好,她几乎只在她想向你传教时才出现,然后不管你说什么,她都温柔而坚定并且不在乎你在说什么,对!突然想到一个仪器,就像是复读机,只重复她想告诉你和要你接受的,完全不考虑你在想什么、说什么。我知道这样说是不对的,但她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的。然后还在贵州佛学会一些共修者的朋友圈看到,似乎贵阳的佛学会争权夺利不团结让索达吉堪布有些失望。

这次换了158的手机号报名学经班,周三晚上7:30在市中心的河滨公园某酒店新生见面会,这个时间和地点我没有办法参加,期望能遇到一个对我来说合适的时间和地点。

轮回(贰)

冯之前因为无法适应家政工作,主要是她的第一位雇主(我们的邻居),家里有一个才满月的婴儿,日夜哭闹,她很疲劳,所以说不想做月嫂育婴,就想做家政。

于是她的妹妹专门带她去了一个家政公司A考察,准备以新人身份进公司,在公司里接受培训、实操两个月,掌握家政技能后就出来自己做。但考察回来后,冯觉得实际到手不到2K的工资太低,又累,客户有可能在其他区太远又不认识路等等原因,不想做。我说这不是个工资多少的问题,是学习的机会,别人学习要交钱,这样学习还有钱拿,多好。她还是不去。冯和她妹妹商量后还是决定就近去乌当区新添寨一处家政公司B接受政府补贴的免费培训。

两人去B公司考察,该公司只有育婴师和月嫂培训,没有家政培训,不想去了。我又说,反正是免费培训,拿个育婴师的培训证书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强。

昨天冯去公司C接受免费培训,下午回来说,交了1600元参加中级月嫂培训。晚上她妹妹告诉我说,她想去做月嫂,因为在公司C培训人员说每个客户家只做1个月,而且钱也多,有五六千。

“开始不想做月嫂和育婴,才决定做家政;现在才去培训一天,怎么又变卦了呢?”我说。

一个人的性格,往往决定了一生的际遇。从别人身上我看到了自己。

丛生的念头

昨天开始,要早晚在书房完成抄写佛经15分钟的功课,时间一到抄到哪里就在哪里放下。在淘宝买了24本楷书《心经》抄经本字帖,抄完这两本《大悲咒》,就长期抄写《心经》。

每日心中念头丛生,念念相续,需要一个学习处理念头的方法,念头越来越少,才能专一,事半功倍。一念生即是烦恼,一念转即是菩提;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即般若生;一念相应一念生,念念相应念念生,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回响的也只会是专一的念头,而不是瞬间生灭如杂草般杂念。

后花园里,蔷薇花开了,那棵三十多年的老桔树也开花了,密密匝匝,就像丛生的念头。

轮回(壹)

过去近20年,卷卷的大姨她们夫妻俩一直在沿海打工。

3月,卷卷的大姨冯从东莞辞工来到我们家。她的到来,是因小她六岁的妹妹,也就是卷卷妈,希望能帮助她有所改变,从而不让下一代再重复父辈农村 — 城市 — 农村这一个年轻外出打拼,老了从哪来回哪去的死循环“轮回”。

大姨冯20几岁时在父母安排下结了婚,婚后不久就到沿海打工。 20几年来,从电子厂到服装厂,几乎一直在“拉”(流水线)上做普工,连拉长都没有当过。从来都是服从别人的安排,未曾尝试过去安排什么。

每个厂都是一个封闭的社区,具有同样背景和从事相同工作的女工们常年在一起,所以就算是去到了沿海发达城市这么多年,与年轻时离开家时相比,她除了容貌,思维方式几乎没有太大变化。

来到我们家后,先去小区里一户与我们熟识邻居做家政。但因不懂生活规划,不懂安排主家饮食,以及早年的乡村生活和常年在工厂女工宿舍的生活习惯,导致她完全无法适应现在的生活和工作方式,于是第一份跨行业新工作才干了半个月。

现在她妹妹在鼓励她接受家政培训,真正开始学习掌握一门技能,而不是像在流水线上固定的工位重复同一个动作,并通过掌握这技能开始学习改变自己,融入不同的生活,从而给家庭和未来带来跳出“轮回”的可能。

现在,我们每月给她2千元酬劳,并送她去培训,让她就把家里当做练习场,学习怎么做好一名家政。

懒而好赌,会一点装修手艺,曾帮我们监督完成现在住所的装修。当初与大姨冯一起离家外出打工,除了吃不了苦种不了地,顺应时代外出谋生,更主要是因其好赌欠下赌债须偿还。

外出打工因不勤奋又不懂节俭,一年下来所剩无几,几万元的赌债竟十年才还清。现在姨夫蒋回到四川省营山县骆市镇崆峒村,准备用这些年打工攒下来的十几万建新房,想着一家人回去种地、儿子结婚住。每天大姨冯与他视频电话后就给我们说,你姐夫每天的时间就在打麻将。

“如果用掉所有的积蓄在村里把这个新房建了,你们回去种不了地、村里没有工作机会,孩子年少就看过外面的世界更不可能回到村里,一无所有的你们还是要离开,那修这幢新房是为了什么?”我问冯,她不回答。不知道是不想回答还是从来没有想过以后的生活。

冯和蒋有二子,长子洪23岁,次子权。洪初中毕业就外出打工,两年后擅自用冯交给他保管的打工收入,去广州蓝天技工学校机电工程读书,现在是第二年,再实习一年后拿到中技文凭。

关于实习,似乎只有广州地铁和某冰箱厂两个地方可去。去哪里,以后如何就业,今天我们有过讨论,认为地铁公司最好。然而冯说洪有红绿色盲,在洪进厂无法区分红绿指示灯而导致分拣产品混乱时才发现的,并认为是小时候看多了电视导致,且不以为意,她说:“洪多注意下就能分清。”

我告诉她,色盲是遗传,有红绿色盲就无法从事一些行业和工种,例如地铁公司就要求不能是色盲;而冰箱厂,他能做的岗位应该也不多。不过换一个角度看,这也是一件好事 — 他能比其他人更早知道自己适合或只能做什么。

权在四川省营山县骆市镇上小学4年级,一个班80个学生。这样的班级和教室,我能想到的场景,老师就像一位饲养员走进一个满地鸡崽的养鸡场大棚。

想起一句话 — 如果你认为教育很昂贵,请试一试无知的代价吧。据说是富兰克林说的。


大多数人认为“轮回”这个词隐含某种“东西”在轮回,它从一生旅行到另一生。但在佛教里,我们不相信有一个独立和不变的实体,譬如说灵魂或自我在肉体死后还存在。我们相信,让生命和生命之间相联系的,并不是一个实体,而是终极最细微层面的意识。不要对自己期望太高,也不要期望你的帮助会在别人身上产生神奇的效果或“拯救”他,否则你必然会失望。人们是以自己的方式过活,怎么活就怎么死。没有哪一种布施意义大过帮助一个人好好地死。
——《西藏生死书》

我有我的“轮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轮回。如果冯最终能坚持下去,我的这个记录或许就会持续下去。多年后回头看,这就是一部小民身上的历史,时代发展微观史。所以,今天是这“轮回”系列的第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