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my queens!

5:30起床,手机开机收到短消息,一个不在通讯录里的贵阳手机号在0:20拨打过我的电话。

花卷游学在外住宿,对客栈的床上用品过敏了?半夜醒来发现在陌生环境于是哭闹了?也不对,如果是花卷,那应该是电话手表或者詹老师、小西老师的号码才对。终于还是不放心,回拨过去,是刘灿老师。果然昨晚花卷出了点小状况,不过和花卷同屋的刘灿老师找到小西老师就很快解决了。

小西老师瘦瘦小小,但她的真诚、爱心和责任心赋予了她很大的能量,不管是对小朋友、中学生还是我们和家长,她往人中一站,瞬间就会高大起来,挥斥方遒,指挥若定,这时我总在心里说:“yes,my queen!”

第一眼见到刘灿老师,觉得眼前这个刚从美国回来的小女生虽然简历上实习活动丰富,但其实并没有做好迎接一份正式工作的心理准备,也就是通常说的没有进入职业状态。果然,一周后她就告诉我说她觉得自己不行,无法完成工作内容,建议我们去找专业的人来做。“你就是我们找到的专业人士”我对她说,“燃烧你的小宇宙,释放你的查克拉,遇到问题我们随时沟通,有的时候不逼自己一把你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厉害!”

偶尔和刘灿老师会聊起我们都认识的国际新闻摄影比赛(华赛)金奖获得者郭铁流,“铁流哥就像天上的星星,而我是在地上看星星的孩子”我说。铁流哥曾指点过我拍照,而刘灿老师在美国与铁流哥的儿子读同一所学校,于是她就开始叫我“师傅”了。或许是我给她的时间太少、压力太大,为了及时完成学堂的宣传片,她晚上工作到很晚,凌晨4点就又起床继续,然后早上到学堂再问我和熊猫老师对片子的修改建议。每当她认真在本子上记下我们的每个其实并不太靠谱的想法,每当她问我:“师傅,你看我这样拍行不行”的时候,我心里其实都在说,“yes,my queen!灿哥!”

龚文雯老师、小西老师、詹婷老师、楚君老师、欣姐、熊猫老师和灿哥,我曾经计划就此开始我的“退休生活”,是你们让我感受到为一件事奋斗的激情,并帮助我重新找回工作状态,从你们身上我学到好多。

努力的女孩子,最美了。

我们社会的未来,仰赖于现今的青年。如果年轻人对于世界充满了好奇,并对教育及和平有热忱,那么我们的进步,就会有坚实的基础。

Yes,my queens!

(我和熊猫老师的故事太多,需要连载才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