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邮局の爱

幸福学堂的戏剧/音乐老师——熊猫老师邹佳伶,在小学部开设了“幸福邮局”。她想鼓励小朋友们给老师和同学写信。每个星期,一位小学生作为“幸福邮递员”,要负责将这些信送给收件人。

卷卷上周收到的第一封信,是一位同学写给她和另一位同学的。信里说:“我们不要吵架了,我们都是好朋友。”

卷卷写出的第一封信,只一句写得歪歪扭扭的话,没有标点符号,还很长。是写给小西老师的。信里说,她很爱爸爸妈妈,所以她喜欢黏着小西老师。

第一次读到这封“信”,我没让卷卷重写得规整一些,也没有让她添加标点符号。最终,也忍住了没问为什么爱爸爸妈妈就喜欢黏着老师。这是她迄今为止,写得字数最多、最长的一句话。她在用自己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我不需要去做什么,慢慢来,慢慢来,怎么使用标点是很容易学会的,怎么真实、坦诚表达自己,才是最可贵。

有老师说,小西老师收到学生们的信,感动得差点哭了。老师和学生,成为互相生命中的同伴,而不是“我教你学”、“我说你听”,这就是教育吧?!

昨天放学时,卷卷给我看她新写的一封信,是给一位男同学的。她在信里说:“XX,我爱你!你爱我吗?”

晚饭后一家人打球、散步回来,卷卷拿出本子准备继续写信。

“我想和你分享一下,我认为的’爱’,可以吗?”我跪在小桌子旁,这样她就可以和我平视说话。

“好啊!爸爸,你说吧!”她扭头看着我。

“一般呢,我们不会轻易对别人说’我爱你‘,因为这意味着责任和承诺。”

“为什么’爱‘就要有承诺和责任呢?”

“因为当我们对一个人说’我爱你‘的时候,意味着我希望一直和你在一起,甚至成为一家人;我们要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互相帮助、互相陪伴和互相鼓励,一起面对各种困难,甚至是一辈子。就像爸爸妈妈爱你,我们一辈子在一起一样。所以,如果没有做好这样的准备,是不可以随意说出这句话的。”

“哦~那我可以对其他人说喜欢他们吗?”她问。

“当然可以!对你喜欢的,你完全可以,就像你们不喜欢别人的某些不好的行为时,会告诉别人’我不喜欢你这样’。”

“爸爸,我爱你!”她抱着我的脖子说。一下子,我感觉自己也活到容易落泪的年岁了。

睡觉前,卷卷把她的日记放在我手边,里面只有歪歪扭扭一句话——今天我好开心!

从额头到指尖

暂时还没有

比你们更美好的

幸福邮局の爱》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