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中最好的季节

前院的黄瓜天天熟,两三天不摘下来吃掉就变黄老,只能摘去堆肥。

夏天,坐在后院咬着新鲜摘下嘣脆的黄瓜晒太阳看云,美事一件。贵州的云,也只有在夏天才会这么好看和立体,积雨云就是雕塑者的作品,在天蓝桌面上变幻让我想起古斯塔夫·多雷(Gustave Dore 1832—1883)在但丁《神曲》和塞万提斯《堂吉诃德》里,那些雄奇壮观的版画插图。

贵州的夏天,阳光灿烂,雨水充盈,是一年中最好的季节。

鼻炎、咽炎没好,又咳嗽了。吃了两天家里各种剩下的咳嗽药,无一有效。早上去观复堂找吴书锐医生看病,在一段1公里的路上,太阳像一条洋辣子虫爬过后脖子,却有稀稀落落的雨落在头上,不多的路人都打着伞。周围没有树叶和楼房,我抬头看,没云的天空下着雨。

和吴书锐医生约了周五上午到医缓堂复诊。回到家告诉太座说,医生也再次说了我的体质不能吃鸡蛋、牛奶,会导致肠胃不适或拉肚子。“那你就要吃肉了,我会让你吃肉的,你要在冬季到来前,让你的身体做好准备”,太座大人说。

贵州的其他季节,尤其是冬季,云和雾常常是弥漫而来,潜潜浸入,不知不觉间已被包裹其中,呼吸间吸入雾气和呼出自己的气息,人和雾融为一体,或者说被吞噬。从“雾隐”这个词,所以才让我感觉神秘而奇幻。如果没有浓雾,整日的毛毛细雨根根如针,带着寒气刺穿厚厚的衣裤从毛孔钻入肌肤,深入骨髓,冷得骨头也僵硬。所以曾有从东北来的也说贵阳的冬天,比东北还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