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说我是佛教徒时

在我看过的关于西藏的书里,索甲仁波切《西藏生死书》、《格萨尔王传》、河口慧海《100年前西藏独行记》、邢肃芝(洛桑珍珠)《雪域求法记:一个汉人喇嘛的口述史》,以及艺人陈坤的《突然就走到了西藏》,从信徒的视角看到一个虔诚、祥和,充满信仰力量,满天神佛的西藏;

透过陈庆英/陈立健《活佛转世:缘起•发展•历史定制》、班钦索南查巴《新红史》、根敦群培《白史》、第二世敦珠法王《藏密佛教史》和尕藏加《密宗:藏传佛教神秘文化》,看到一个手术灯下历史线索如血管、肌肉一样条条理理的西藏;

蔡志纯/黄颢的《藏传佛教中的活佛转世》,能看到这是一本极尽意识形态之能的党员干部学习材料,书里那些人名、地名、事件和时间确实都是西藏,但是你看不出这些信息和西藏、藏传佛教、活佛、藏民到底有什么关系,充斥的都是“作者从事实出发,用科学分析的方法,根据我国有关宗教政策,力图用唯物主义观点来叙述活佛转世”的一幅批判的傲慢嘴脸;

朗顿·班觉《绿松石》、陈渠珍《艽野尘梦》、次仁罗布《放生羊》和《祭语风中》写出西藏近百年间历史变迁中的个人的视角,时光滚滚洪流中,一己实为草芥,让我们活着的时候去珍惜这肉体,心灵满怀慈悲的去爱众生。

热振活佛对权力、财富的强烈欲望和一夫多妻的不伦、噶多活佛的刺杀行为、堪布们的权力之争、喇嘛僧众“战争领袖”赞年活佛领导的暴乱,以及不仅好色、抽鸦片、嗜酒,还才华卓著的“西藏革命党”人喇嘛更敦群培……金钱、政治、权力、暗杀、性、武装冲突……僧俗不能免深陷其中。今天翻完的780页厚厚一本美国人类学博士梅·戈尔斯坦(Melvyn C.Goldstein)的《喇嘛王国的覆灭(1913-1951)》,展现了一个没有中国血统的美国人眼中的西藏。

或许,在汉传佛教,我们也需要一些多样的视角。例如似乎已快被遗忘的北京龙泉寺释贤启、释贤佳两位僧人,向佛教界举报龙泉寺一存在违章建设;二是巨额资金去向不明;三是中国佛教协会会长、龙泉寺住持释学诚涉嫌性侵女弟子的“重大情况汇报”,会就此不了了之吗?还是会最终调查结果显示举报不实?我想,最终调查结果应该会是避重就轻的部分基本属实——巨额资金用于修建了违章建筑,考虑到已是既成事实且未造成重大危害,责令补办手续且下不为例;性侵一说,是由于师徒不同的修为程度和对修行方法的种种不同理解而导致的误会,所以举报不存在实与不实之说吧?!然而这并不能给出任何真相。真相,往往是没有真相。

作为一名皈依了佛、法、僧三宝的佛教徒,我想在找到我真正可依止的“僧宝”之前,还是先依止自性三宝,静待缘分。

当我说我是佛教徒时

李察·贡布里(Richard Gombrich)

当我说我是佛教徒时
不是说我比别人更纯洁善良
而是我有太多无明烦恼需要去除
我需要佛陀的智慧

当我说我是佛教徒时
不是说我比别人更具足智慧
而是我被太多的傲慢包裹
我需要用谦卑来体味更浩瀚的世界

当我说我是佛教徒时
并不是因为我比别人好或坏
而是我了解到众生的平等无二

当我说我是佛教徒时
因为我只能爱自己所爱的人
而佛陀却能爱自己所恨的人
并使他们具足智慧与慈悲
所以我选择学佛

当我说我是佛教徒时
不是为了从此求财得财
而是为了了断自己对一切欲望的执着

当我说我是佛教徒时
不是为了人生一帆风顺
而是为了坦然接受无常
在任何残酷的境遇下
从容如君王

当我说我是佛教徒时
不是说以爱的发心
绑架他人
而是为了用周到的智慧
在随顺众生中自利利他

当我说我是佛教徒时
并不是因为我要逃避人世、追求虚无
而是深知日常生活处处是道场
活在当下就是在修行

当我说我是佛教徒时
我的生命并非从此不再遭遇挫折
但是有了佛法相伴
挫折会转化成助我成长的因缘

当我说我是佛教徒时
我心中充满无尽的感恩
单单想到今生有缘生而为人
且具备修行的能力
又有机会遇善知识、得以听闻佛法
就深心感动因缘不可思议

当我说我是佛教徒时
并不是因为外在有一个神
而是我发现了我本具的自心本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