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夏天就是一片花红菜青瓜儿胖

昨天的雪,下到中午才停,微信微博满满都是各种刷屏雪,各位看官都有点分不清楚是不是自己手机在下雪。今天“雨水”,柳暖花春二月天,乍暖还是要还寒。

下午参观贵州乡土文化社的新办公室。如果朴素的乡土文化社里有奢侈品,那就是整个办公区域了。有多奢侈?在贵州大学(北区)侧,上世纪70年代复式楼,复式啊。屋后的菜园大到无以复加,无以复加,简直就是红果果地炫耀——在贵阳有片差不多篮球场那么大的园子,种菜、种花,农家肥浇灌的,到夏天就是一片花红菜青瓜儿黄;据说还有一个用于室外交流、喝茶和活动的院子。有那么大的园子,竟然又还有院子,敲到这里,我觉得实在是太过分了。

蛙总说“那个笔记本北京的人喜欢得不行,要全收。”

文化社的社长大人说,这些手工瑶绣笔记本蛙总原本准备访欧时送给外国盆友,结果在办公室就被抢光了。

如果莫松和胜文看到这个消息,应该也会很嗨森。想起两年前,大家一起去批发市场和淘宝上选本子、封面材料、胶水,挑选白兴瑶寨的瑶绣,然后周末就一起在办公室做手工。

这两年在贵州乡土文化社的继续推动下,白兴瑶寨的大妈们据说已经可以自己制作这些本子了。哦野!只是网店还是好像无人打理,应该是到乡村的工作已经耗费了他们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下午聊到一些事情,想起胡适的两句话,意思大概知道,就是想不起原话,我看书从来是雨刮器一样,抹过后寸草不生毫无记忆。回来找到原话:

“自由是针对外面束缚而言的,独立是你们自己的事,给你们自由而不独立,仍是奴隶。独立就是不盲从,不受欺骗,不依赖门户,不依赖别人,这才是独立的精神。”

“天下没有白费的努力,成功不必在我,而功力必不唐捐。”

离开时,社长大人从菜地里割了一大抱新鲜欲滴的榕江传统品种的青菜给我。到家,家人说下次去记得要点种子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