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还是像花儿那么漂亮

小时候,从家到山顶上的学校,要从一座果园山脚下过。上果园山的道路宽阔平坦而蜿蜒。山上有无数果树,但最多的是桃和梨,一到春天就是漫山绒绒的粉红桃花和雪白梨花。后来写作文,一提到桃李芬芳或桃李满天下什么的,就会想起一个人背把锄头,走到哪里就种到哪里的桃树和李树,就会想果园山上的树可能也是这个人栽的。山顶有一个保证家属区供水的蓄水池和一个电视差转台。当时看到被花儿簇拥的差转台的铁塔天线,像极了宣传画里到了公元2000年,祖国强大了,太空到处飞的都是我们的卫星,天空上东一个西一个都是我们打上去的火箭,汽车不用轮子,直接喷气式。

每年,学校都有班级都到果园山春游。每次春游都会有一个“搜山”的固定节目。老师会先在树洞里、树根石块下、树杈上放上小纸条,找到的小盆友就可以到老师那里领到纸条上面所写的奖品,一般是橡皮、铅笔、作业本之类的。在当时的社会主义初初级阶段,物资缺乏,每发现一张小纸片的心情都不啻于现在买彩票中500万(好像我买彩票中过奖似的)。当时最牛逼的铅笔是“中华”牌的,“车笔刀”一卷就是一条漂亮的花边。

有时放学,几位小盆友会相约到果园山上爬树玩。那时的男娃女娃都野,爬上树枝春天摇落满树花,夏天偷摘还没成熟的果子和吃野果,秋天在落叶里面打滚,简直就是无法无天。有时候几个小盆友像停在电线上的麻雀骑一排在树上,吸溜一下已经快淌进嘴里的鼻涕,觉得遥远的公元2000年一旦到来,定是一个新天地,不,连宇宙都会换一个新的,大家一定会过上更加幸福的社会主义新生活。只要回家晚了不挨打,交作业时不挨骂,迟到了不会被罚站在教室外面还抱着一块煤炭看云雾从对面山上像瀑布一样流淌下来,都这么幸福了,等到了公元2000年,大家会幸福成什么样呢?挖哦……

这个春节回去,站在果园山下,怎么这山这么小呢?就是一个小山包嘛,果树也就三五十棵,那条曾经宽阔平坦而蜿蜒的上山道路其实也就是一条一车道的土路。回忆在这小山包上的童年,母上大人说:“不见高山,不显平川,只有见过更高的山,才会知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我觉得这话也对,也不对。

在距离果园山不远的地方,偶遇了当年我喜欢的女班长,我们还交换了电话号码,我们都好嗨森。当年她是班上的学霸NO.1,我是NO.2,她还是那么漂亮,都快30年了,我还是没敢告诉她当年我好喜欢她,觉得就算是果园山上全部的花儿加起来,也没有她一朵好看。

过去的,都是美好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