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肆:希望之春或是失望之冬

“根据我们6个月前制定的计划,现在你已达成第二阶段目标成果和预期收入。下一步怎么做,还是得你自己来做决定。我们只能力求制定的计划切实可行,并考虑到最好和最差的结果,但不能代替你为你自己、孩子和家庭的未来做任何决定,也不能代替你完成任何工作。你的生活,得靠你自己才能改变。要改变生活,得先改变思维。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或许对你来说都是,也都不是。”周三(8月15日)晚上,花卷和权权都睡了后,在客厅的家庭会议上,我对卷卷的大姨说。

大姨3月从东莞来到贵阳,我和太座为她制定了一个计划。这个计划的目标,是在未来12~15个月实现大姨一个人的月收入在1万元左右,以支撑她的孩子就读私立学校的费用,并实现家庭收入的增加。(见《【轮回】叁:别墅里那些懒惰的有钱人》)

大姨20几年来,在广东从电子厂到服装厂,一直在“拉”(流水线)上做普工,从来都是服从别人的安排,未曾尝试过去安排什么。她被训练成流水线上的一台机器,而不是一个“人”。这次到贵阳来,她之前20年的工作经验对她的改行几乎没有任何帮助,她甚至不会乘公交,一切从头开始。(见《【轮回】壹:尝试打破》)

6个月前,我和卷卷妈妈制定的计划,第一步是帮助大姨在3个月内实现月收入从0回复到之前在工厂的水平。在经过3个月的家政培训和实践后,大姨在家政公司月收入3700元,计划第一步达成。

计划第二步,再3个月的时间,实现月收入5000元。太座广发广告,将大姨每周一天的休息日也安排了亲友的家政保洁“私活”,于是两个月提前达成计划第二步。

现在,虽然连续两个月达成了5000元/月以上的收入目标,但这是靠大姨身体的透支作为支撑,从长期来看既不稳定也不可持续。一旦身体累垮,一切归零,所有努力付诸东流。

计划进展到这一步,也就到了所谓的“玻璃天花板”——似乎还有很多机会,但工作时间都排满了,不管再怎么努力,收入不可能再获得增加。

不改变思维模式和工作模式,绝大多数人将止步于此。“如果止步于此,大姨这次到贵阳就毫无意义” 8月3日晚上的家庭会议上我说,“一位保洁公司雇员,几乎不可能做到既让身体得到适度休息,收入水平又能继续提升。每天的工作时间不可能增加,但如果能增加单位时间的收入呢?把公司赚的那部分钱也自己赚了。”

“你的意思是辞职自己干?”太座问我。

“这样,一周7天才是自己的时间,每一单才是自己的生意。”

“那要是大姨升职呢?她们组长要辞职,到时这个位置空出来肯定要有人补上。”

“一般大家都会认为升职意味着收入的增加。但家政是‘劳动密集型’工作,将自己的‘计件’工作时间用在初级‘管理’上,这既超出了大姨的能力,也损失了收益——客户做一单就有一单的收入,‘管理’却不是按天计费,并要耗费大量非工作时间协助公司进行本片区人员工作安排。”

“那辞职后固定收入马上就减少3700元,如果没有新的业务,怎么办?”

“辞职后固定收入马上会减少,并且需要3个月的时间,收入才能回复到现水平,但获得了更多的自主性。这3个月就是计划的第三阶段——做‘填空题’——用客户数量填满工作时间。”

“然后呢?”

“然后是第四阶段——做‘选择题’——6个月后正是这个行业的旺季,如果第三阶段准备工作做得充分,也做足铺垫,在第四阶段就能慢慢用优质客户替换掉性价比低的客户,不增加工作时间但收入增加,并可大致确定下一年的业务状况和收入水平。”

“听起来不错。”

“但这只是计划。能否达成计划目标,除了需要有人协助大姨做好售前、售后的客户服务,还要帮她完成每周的时间管理。最终能否达成计划,关键在大姨的工作是否足够专业。”

大姨坐在沙发上,一直不发一言。

“姐,你有没有信心?”太座问。

“嗯……我考虑考虑。”大姨说。

期间,太座和大姨她两姐妹又单独聊过几次,我没参与。

周三,大姨和太座告诉我,大姨已经辞职了,“要自己干!”。于是,就有了晚上家庭会议上,开头我那段话。

今天,大姨一个人的家政公司——蓁家政,推出了第一版本的广告。“蓁”,来自《诗经·周南·桃夭》:“桃之夭夭,其叶蓁蓁”。蓁蓁,茂盛貌;“蓁”也与“真”同音,即认认真真做好家政。

这会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

*狄更斯《双城记》


【轮回】系列

【轮回】叁:别墅里那些懒惰的有钱人
【轮回】贰:性格与际遇
【轮回】壹:尝试打破

【轮回】肆:希望之春或是失望之冬》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