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课、游学以及教养

上个学期,我的周工作时长超过了70小时,还兼任初、高中的基础经济学和高中的中文课程,身心俱疲。

这个学期开学前,新来的美国校长Tre Ranier调整了大家的工作内容,我负责自媒体、平面设计、重要活动拍摄、NGO项目合作和一点游学设计工作,将工作时长理论上控制在了40小时。

然而工作就像街拍,下一个转角总会让你措手不及。

8月30是周四,开学典礼前一天。黄文欣老师在闲聊中说,她在课表的最新版本里看到,高中的中文教师是我。

Tre Ranier负责课程的设计和课表的制定,他却没有告诉我这个学期我需要上课,而下周一(明天、9月3日)高中就开始这个学期的第一节中文课了。

在这个时间节点,我决定把他们游学需要掌握的知识点放到这个课程里。这些知识点包括了历史、地理、古文、诗词等多个学科的内容。也是因为他们的目标不是参加国内的高考,所以我才有这样的调整空间。

关于游学,从半个月前我就与Tre Ranier有一些分歧。

我一个人必须要在9月15日前完成初、高中游学行程、知识点分解和跨学科课程准备工作;10月1日前,必须要完成从学前班到5年级的游学行程、知识点分解和跨学科课程准备工作,否则10月15日全校将无法开始最长持续一周的国内和省内的游学。这个游学季是学校的特色教学内容之一。新生对游学充满了好奇和期待,老生关心这个学期要去哪里和为了这次旅行需要储备哪些知识,几乎所有学生和家长从学期开始,都非常期待游学季的到来。而Tre Ranier他每周只给了我0.5小时的游学工作时间,这意味着我完成这些工作内容至少需要两年。

8月25日,他已通过我小学游学黔东南西江千户苗寨踩点的预算,27日(周一)却又突然提出:

1、要求我将每天的餐费预算从100降到50,否则他就不在我的预算上签字。

我表示理解他的想法,但不接受他的态度,这不是在沟通,我认为这是在胁迫我;并且这个预算他已通过,为什么又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在旅行和旅游景点,50元的餐费意味着我一日三餐只能吃粉面炒饭,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合适的要求(50元/天这个预算甚至低于贵州NGO乡村工作的餐费补贴)。

2、他要求我踩点就要带队。

我告诉他这个要求超出了我的工作范围,因为我的工作内容是游学规划和线路设计;在他给我制订的工作安排中,也没有这项内容。并且从小学到初中有多条线路,如果要求我带队,我带哪一队?

3、他说我踩点又不带队,还要一位老师一起(该游学线路班级的班副老师),是在浪费钱。

我告诉他,如果觉得我的工作方法有问题,我们可以沟通,但我不接受未经了解就随意判断的态度。
我的每次回答,都会惹得他翻白眼。

然后他站起来,撕了我的费用申请表,扬长而去。“我想,或许他的教养只适用于他觉得职位与他相当的人”,当Tre Ranier的上司、执行校长颜群宇向我了解这次事件时我说。

中文课、游学以及教养》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