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陆:一封没有回音的信

我一直想去系统学习人类学或社会学,在我的书房,这类书也有几十本,数量仅次于宗教和摄影类。从这些书里,我似乎看到一种看这个世界的不同角度,然而由于缺乏方法和训练,所以我无法看得真切。

我持续进行这个系列的记录,是因为通过这样一个家庭,几乎可以看到每一个为中国近40年经济飞速发展贡献巨大的进城务工者、他们的家庭和子女——第一代留守儿童的迷茫、挣扎,以及为了改变生存状况所付出的努力和结果,哪怕这个结果可能是什么改变都没有发生,也就是没有结果。

一周六天,甚至七天,早上7点乘第一班79路公交出门,晚上8点做完一天的保洁工作回到家,吃完晚饭就已是9点,这是大姨一天的工作时间。

周二(9月11日),晚饭后在收拾工具的大姨,和卷卷妈聊到她的长子洪(见【轮回】壹:尝试打破)现在已离开广州去到重庆。卷卷妈希望洪能到贵阳,这样大姨一家不至于四口人分三地,他也能和妈妈、弟弟在一起,以后谈恋爱结婚一家人互相有个照应,于是她们与洪通过微信通话;然而洪在电话里说大姨的现状就是因为多生了一个孩子(指他的弟弟权权),他不可能为了父母和弟弟作出牺牲。当卷卷妈听到洪说以后不想谈恋爱,更不想结婚时,问洪是不是性取向有问题,这导致洪立刻掐掉了通话。

经过一晚上的考虑,卷卷妈在周三(9月12日)早上写了这封信。中午,她微信问要不要让洪国庆来贵阳一趟,我说:“关于你姐一家的任何决定,我都不能再提供任何建议了,因为我无法承担这个责任。我不能让我的全部家庭成员和我的生活,统统投入到别人的生活中去,我有我的家庭和生活,我也有我必须要去面对和解决的问题。”晚上,她通过微信把信发给了洪。直到今天,没有再收到洪任何回音。


给洪的一封信

反思前一晚你妈妈给你打电话,我问你性取向是不是有问题这件事,后来我也想了很多。

在此我向你道歉,问及你的取向问题,你想不想谈恋爱,结婚,生子,是一个非常个人的隐私,我不能来干预指指点点,告诉你要谈恋爱,结婚,生子来承担“一个人”的责任才是正确的,这是我的问题。

要求你来贵阳这件事,我得详细点说明。

之前建议你妈妈来贵阳我们是有打算的,在沿海城市打工20年有余,她经历的就是每个月工资到手3-4000元,父母管不了,你和权权都是由留守儿童长大,从情感上,生活上,学习上没有带来任何帮助,此中的辛酸我想你应该最有发言权。一个这样的循环其实你也能看得见,未来你会跟你妈妈一样在一个公司上班,每个月固定的收入,以后如果结婚,对象也是一个跟你一样的孩子,两个人无法支持你们的孩子在城市里生活,上学,为了工作又将你们的孩子送回你的父母身边当起留守儿童,循环着一代又一代。

今年我们建议你妈妈来贵阳,开始是做保姆,但她眼里看不见事做不好工作,也见不得雇主的脸色,后来想出来保洁。比起保姆她每天要早出晚归,去别人家里打扫卫生,还要按地址找到客户家里,这对她来说很难,在沿海城市20年竟然不会坐公交车,更不会安排最近的路线坐什么车,跟客户的沟通接近为零,工作顺不顺心你可想而知。后来又想去权权上学的学校去帮厨,但机会没来,只有自己从保洁公司出来自己单干。通过我们大家努力保洁的单子是有,但自己跟客户沟通不到位,老自以为是,经常接到投诉,由此她也经常说不想干了,她有两个儿子,要想改变命运留在城市不要回农村,她除了努力学习,提高水平,做得比别人努力之外,别无他法。

权权在家里上学,班上孩子多,学习无人顾及,成绩一落千丈,顶着家里所有人反对,硬着头皮让他来上高价的私立学校。唯一的愿望,只是想改变现状,孩子有出息了才有出路。如果她现在带着权权回四川,那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

对于你,我们的打算是你能来贵阳,你喜欢广州或重庆,但你现在的家庭更需要你来贵阳,在这里你妈妈每个月的收入7-8000元,你的弟弟目前在学校比较适应,如果觉得这个学校学费太贵,可以换一个相对费用少一点的学校,你找到工作后,可以按揭买房,就凭你们家三口人赚钱,还房贷,结婚,生孩子,在城市里生活下去,都不是不可能。

要说让你放弃喜欢广州或重庆来贵阳,你做出了牺牲的确很不应该。因为你从小便没有受到过如此待遇,父母不会因为你让他们牺牲什么,因为你生病坐几千公里的火车请假回去看你,因为你喜欢什么他们就给你买,为什么?因为这些代价太大,因为家里穷无法承担。你都没有看到父母如此对你,现在为何又要求你来做出牺牲。你说你的妈妈不应该再生这个弟弟,我觉得你只是在说气话,从你给妈妈买的手机来看,你并不是没有责任心没有孝心的孩子,只是做为我们同在的这一个原生家庭来说,有时候就会觉得生于长于这样的家庭让人觉得没有希望,甚至是绝望,家里不会给你的工作生活带来帮助,因为他们自顾不暇,自身难保,更不要说给你提供帮助。此时你便放弃了,不想未来之事,不想结婚,生孩子,更不想去承担那些更多更大的家庭责任。这些都不能怪你,一个孩子的成长没有家长陪伴和正确引导,你未见一个完整美满的家庭氛围,又如何去相信自己的未来会幸福美满呢?还不如就此放弃,因为放弃是最简单的。

父母给我们的影响我觉得是有限的,也许就在20年,在这之后我们只能靠自己,去给自己建立一套认知系统,如何面对工作,生活,何为正确,何为错误。父母带我们来到世界上,是好是坏我们无法选择,如果你已经超越他们,父母也会为你骄傲,但也需要感谢他们,肩负应尽责任。

一个家庭从循环里跳出来,情况变好不是无缘无故一夜暴富,那是需要一家人齐心协力互相成就,我常对你妈妈说,你这一辈子如果能经过自己的努力,让你的两个孩子从农村走到城市,再留在城市生活,他们的下一代更下一代脱离农村,今生她就功德圆满了。就目前来看,你来贵阳工作生活,你的妈妈和弟弟一起朝着一个目标努力,是最快捷的办法,而你是至关重要的那一位,我想权权也会因为有这样的哥哥而自豪。


【轮回】系列

伍:边界
肆:希望之春或是失望之冬
叁:别墅里那些懒惰的有钱人
贰:性格与际遇
壹:尝试打破

【轮回】陆:一封没有回音的信》上有4条评论

  1. Viki

    关心这乱吧,同样为人子女,甚是理解;当然很多事情家庭给予建议即可,不可强求;说到这里自己父亲一直像Brother一样,感觉甚是有共同语言,一起打麻将,一起KTV,一起抽烟,哈哈。自己也打算要个小孩了,我一定也会像父亲一样融入到自己小可爱的世界里。

    回复
  2. 子渔

    家人与朋友,关心、建议和帮助皆无不可,但建议只是建议,不能苛求。
    我想作为洪来讲,感觉被你们安排本就不爽,后面的缄默不过是借题发挥了……

    每个人的成长环境和心路历程各异,所谓的原生定然会有负面的情绪影响三观,而且从人的属性上来讲正负其实也不好分得那么清楚,不是谁都有理想把人生活出一部哲学。同样作为农村人,类似的经历,很多时候我反而会觉得自私一点才显得这个人真实。至于个人会不会成功?能不能开悟?这肯定需要时间成长、物质储蓄和知识累积,这个过程不能被省略……

    我就活得很中庸!因为我会觉得所谓的正与负,悟与不悟本来就不对头,都是假定说的人要比听的人一定正确或者高出那么一点点。既然不对等,那么求全责备其实或多或少都有些无厘头。

    关于人生的建议,我现在的个人的理解是:我若没问你就别说,听不听在我!换了别人,反之亦然……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