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出家、高铁错

尊重是相互的

11月3日,周六。早起进城买菜。

称重时,排在我后面的一位老奶奶大步跨上前,对我晃晃手里的两根白萝卜说:“我先称重吧。”

我问为什么。

“因为我只有两根萝卜,而你有一购物车的菜需要称”,她说。

“不!”我果断拒绝。

尊重是相互的,但总有人希望得到别人的尊重,却不尊重别人。

曲线

太座大人每天起床第一件事,站到电子秤上:“唉呀!怎么又重了0.1公斤嘛!”这就像我每天看行情。

她希望体重曲线平稳向下,我期望行情平稳向上。

出家

“等花卷成家了,我就可以出家了。”周末晚饭后散步时我说。

“那怎么行?!我怎么办?我不同意!”太座大人说。

“我不要爸爸出家,我要陪着爸爸,和爸爸一起旅行。”花卷说。

高铁错

11月4日,周日。五点早起,出发去盘州参加公益读书活动。八点在高铁上,看见早晨阳光照进山和谷,郁郁一层金色薄雾。高铁到安顺,广播里说“这里是瀑布之乡,有黄果树瀑布……还有屯堡(广播里将这个字读为堡垒的堡,而其实应是发pu第三声,音普)”

尊重、出家、高铁错》上有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