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春纳投名状

春日烂漫,最是樱花缭乱。

后日即清明,为仲春与暮春之交。

暮春二字,最为残酷。春色将阑,莺声渐老,红英落尽青梅小。此中意难平,此处应有酒。

年少时曾仗酒街头,现 “不畏张弓拔刀,唯畏白堕春醪。”一饮即醉,醉的不是酒,是对过往无知放浪的羞愧。白堕、春缪,这两种酒的别称,也美得实在不像话,有意思的是,这两个词都出自佛典《洛阳伽蓝记·法云寺》①。而佛诞,也恰在此时。

南北朝是我国佛教寺庙建筑,由一塔为中心的布局结构向以佛殿为中心过渡的重要阶段。抚军司马杨衒之成书于东魏武定五年(547年)的《洛阳伽蓝记》,虽是一本集地理、佛教、文学于一身的历史和人物故事类笔记,“然其书虽以记伽蓝为名,实是记录北魏之史迹”,故又被称为“拓拔之別史”。后世将《洛阳伽蓝记》与郦道元的《水经注》、颜之推的《颜氏家训》并称为中国北朝时期的三部杰作。由方文山作词,周杰伦作曲的《烟花易冷》(又名《伽蓝雨》),故事或也源于《洛阳伽蓝记·正觉寺》②。

昨日与诸君会,均感除了自己,已再无可失,于是决定背水一战。龚文雯老师说,三年后写回忆录,要把今日记下。及至归家,口服晚饭毕,我在微群里说:“今日大家都算是纳了投名状,下一步就是去抢钱、抢粮、抢地盘了。”颜校长说:“合伙上梁山。”此处应有酒。

借陆游《暮春》,以应当下情状。

暮春
南宋·陆游
数间茅屋镜湖滨,万卷藏书不救贫。
燕去燕来还过日,花开花落即经春。
开编喜见平生友,照水惊非曩岁人。
自笑灭胡心尚在,凭高慷慨欲忘身。


①《洛阳伽蓝记·法云寺》
河东人刘白堕善能酿酒。季夏六月,时暑赫晞,以甓贮酒,暴于日中,经一旬,其酒不动。饮之香美,醉而经月不醒。京师朝贲多出郡登藩,远相饷馈,踪于千里。以其远至,号曰鹤觞,亦名骑驴酒。永熙年中,南青州刺史毛鸿宾斋酒之藩,路逢贼盗,饮之即醉,皆被擒获,因此复名擒奸酒。游侠语曰:“不畏张弓拔刀,唯畏白堕春醪。”

②《洛阳伽蓝记·正觉寺》
肃在江南之日,聘谢氏女为妻,及至京师,复尚公主。谢作五言诗以赠之,其诗曰:“本为箔上蚕,今作机上丝。得络逐胜去,颇忆缠绵时。”公主代肃答谢云:“针是贯线物,目中恒任丝。得帛缝新去,何能纳故时。”肃甚有愧谢之色,遂造正觉寺以憩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