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没有比这更荒诞的事情了

周六(6月29日)早上,去到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惠水县的惠水民族中学,完成了“囊萤照书”项目最后一站的分享交流。在各自分享自己的读书环节,轮到一位任教十年的小学语文老师志愿者,她说自己没有什么好分享的,因为很久没有看书。她让我想起美国传奇教师马文·柯林斯(Marva Collins)的那句话——让一群除了教科书之外,再不会读别的书的人来当老师,再没有比这更荒诞的事情了。

今天,终于全部完成学堂毕业典礼暨期末汇演的一套共九种包括邀请函、节目单和宣传海报的设计;新的自媒体编辑已到岗,在闭关开始前,我要完成手上这部分工作的移交。

晚饭后,用太座大人新做的金盏花皂冲完凉,每根汗毛都四仰八叉浪在初夏晚风中。篱笆外,各种爷爷奶奶,冒着穿过灌木丛让凉鞋里敞口尼龙丝光短袜脱丝的风险,成功将自己挂上最偏僻的杨梅枝,在叶间流连晃荡十好几分钟也只找到三五粒杨梅,以填塞口腔和欲望的空白后,我知道,梅雨季节结束了。终于。

再没有比这更荒诞的事情了》上有4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