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记】从未存在过的海盗共和国

美国人科林·伍达德(Colin Woodard)的《海盗共和国:骷髅旗飘扬、民主之火燃起的海盜黄金年代》一书认为“反抗暴君、撼动初创大英帝国基业的海上叛变、被迫陷入停顿的跨大西洋贸易,以及点燃日后美国革命的民主观点……海盗共和国是这一切叛逆的中心,那里是威权时代的一个自由区。”

我向来不惮于质疑权威。我认为从“国家”的定义来看,书中所描绘的“海盗共和国”,其实从来就没有真实存在过。因为一个国家是由国土、人民(民族)和政府三个要素组成的。“海盗共和国”是否具备或曾经具备了这三个要素?

国土

位于加勒比海的“海盗共和国”,在从1715年至1725年这为期仅十年的“海盗黄金年代”里,不论是本杰明·霍尼戈和他的两位“弟子”——“黑山姆”山谬·贝勒米、“黑胡子”爱德华·蒂奇,还有查尔斯·范恩这海盗们的四大领袖,还是喜欢奇装异服的“印花布杰克”约翰·拉克姆、恶名昭彰的奥利维·拉其布、戴假发的保斯格雷福·威廉姆斯和女海盗安妮·伯尼等重要的海盗,他们从来就没有拥有能够行使独立权、平等权、自保权和管辖权的一片领土。牙买加不是,维京群岛不是,拿骚也不是,即便霍尼戈在1716年6月武装了拿骚,他也知道“英格兰、法国或西班牙只需要派三四艘军舰到拿骚,他们就玩完了。”于是一个月后,海盗们重新在伊斯帕尼奥拉岛会合,随后,霍尼戈因为拒绝劫掠英格兰舰船而被船员罢黜,只带着二十六名忠诚的部下“在羞辱中回到巴哈马”。

海是公海。如果说海盗船就是海盗的国土,那海盗领袖们都没有固定的“国土”。海盗船队的舰只数量从一艘到数艘根据需要时多时少,他们总是不断虏获,然后放走空船或干脆一把火把船“烧到吃水线以下”;需要新的就去抢,甚至旗舰也并不是固定的。例如:1716年11月,“黑山姆”山谬·贝勒米率领以“玛丽安”号为旗舰的海盗船队,拿下了有二十六门炮的英国全帆战舰“苏丹娜”号,并将其作为新的旗舰;三个月后的1717年2月,“黑山姆”海盗船队攻下武装商船“维达”号后将其作为新的旗舰,而原来的“新”旗舰“苏丹娜”号在卸下所有的货物和大炮后,交给了原“维达”号船长普林斯开走。

人民(民族)

“海盗共和国”拥有特定的“人民”——海盗领袖和他们数量庞大的,来自不同国家和大陆的追随者群体。
“海盗共和国的消息传遍整个西半球。心中不满的人们持续从其他殖民地拥入拿骚,而且不全是水手。因为在牙买加,巴巴多斯、南卡罗莱纳、弗吉尼亚等大农场经济体里,小农夫难有容身之处。”这里在海盗的统治下“成为许多逃跑奴隶与自由混血儿的庇护所,许多人移居至此,加入海盗或加入支持他们的商人、农夫和店主行列。这个流氓国家的存在,撼动了周遭的奴隶社会。”

1716年,“黑山姆”山谬·贝勒米的“玛丽安”号上的“九十名船员由英格兰人、爱尔兰人、苏格兰人、威尔士人、西班牙人、荷兰人、瑞典人以及非洲裔黑人组成。大部分人二十五岁左右或三十出头,他们是自愿成为海盗的前水手与私掠者。”

除了农夫和奴隶,大量水手也自愿加入海盗的原因是什么?

“在英格兰的社会阶层中,水手甚至比农场劳工的社会地位还低。”而船舱里充满恶臭、呕吐物、恐惧和各种疾病,“许多人都痛苦地死去。”同时,船长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许多船长的残暴骇人听闻。“一趟航程下来,有四成船员死掉都是很平常的……即使是撑完服务期的水手,也很少能够拿到应得的工资。”所以当船只在海上被海盗掳掠后,往往会有船上的水手自愿加入海盗。

成为海盗,不但重获自由,而且还有分赃公平、政治自由的海盗法则保障每个海盗的利益,这完全就是一幅与之前“比地狱还惨的水手生活”完全不同的平等主义,甚至就是天堂的景象。

政府

“海盗共和国”没有国土和政府,但却有“人民”和其“人民”(海盗们)的英雄“海盗王”(pirate king)亨利·埃弗里定下的海盗法则。

埃弗里成就功业时,开创“海盗黄金年代”的黑山姆、黑胡子和范恩还是孩子;正是他的冒险,启发并鼓舞了海盗黄金时代。

埃弗里不得不成为一名海盗时,“他们一共有八十五人,除了一名船医,其他人都是自愿的。”埃弗里召开全船大会,他们定出一个未来公平分赃的办法:在大部分的私掠船上,一般船员可以分得一份,船长可以分得六份至十四份,而海盗船长只能多拿一份,他的副手则多拿半份。他们会以民主的方式作出重大决定,唯一的例外是战斗时刻,战斗时船长拥有绝对的命令权。大家都同意这个办法,并推举埃弗里为船长,并投票将自己的船重新命名为“幻想”号。从这个时候开始,一直到“黄金时代”的加勒比海盗们,一直沿用埃弗里的海盗法则。

“黄金时代”的加勒比海盗们会选出自己的船长。“如果船员信任他的领袖,满意他的表现,会追随他到天涯海角。相反,他们会在眨眼间就罢免他。”海盗在战斗时赋予船长绝对的权力,但其他多数事务都是在船员大会上以民主方式决定的,包括要去哪里、要攻击什么、要留下还是释放囚犯,以及如何处罚同伴的违规行为。此外,船员靠着选出其他的船上长官进一步确保自己的权利:他们会选出船需长,这个人必须让食物、战利品和任务都能公平地分配。

本杰明·霍尼戈是经全体船员大会推举为的船长;黑山姆经船员的同意才能接掌“苏丹娜”号;因为拒绝船员进攻法国护卫舰,并且依据“船长在战斗、追逐和逃生时”有绝对的权力的海盗法则,船员们不得不遵守范恩的决定,但这也让范恩付出了惨痛代价——隔天脱离危险后,“印花布杰克”召开船员大会,自信地以投票挑战范恩的领导权,最终范恩遭到罢免“被冠上懦夫之名,指挥权被剥夺,带着耻辱的印记被赶出船员的队伍。”

海盗共和国的另一种可能

“每一个牙买加人都知道,巴哈马群岛是完美的加勒比海盗基地。这个拥有七百座小岛的群岛西侧靠近佛罗里达海峡,也就是南美、墨西哥、大安地列斯群岛(包括西属古巴、英属牙买加以及法国新殖民地伊斯帕尼奥拉岛),是每一艘前往欧洲的船只的航道……海盗可以躲在迷宫般的岛屿,利用上百个少有人知道的下锚处,取得饮水与新鲜水果,并在那里清理和修复船只,还可以安全分赃……更重要的是,巴哈马并没有政府,从1703年7月的法西侵略后就再没有了。”

所以,此时,海盗领袖霍尼戈哪怕在一些从未被殖民的无人岛屿——而不是英国殖民地拿骚——宣示占领并建立政权、宣布独立,依托海盗法则这脆弱的民主制度,通过这条连接几个大陆的贸易航道开展“合法”的国际贸易而不是一味烧杀抢掠,他们的舰队甚至有可能是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海上武装力量,一个世纪后的拉丁美洲独立战争或许能帮这群“充满浪漫气息的恶棍”建立出一个“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真正“海盗共和国”也未可知。然而,历史没有“如果”。

【读书记】从未存在过的海盗共和国》上有4条评论

  1. clatterrr

    听说有有几个美国人在自己家建立了“星空共和国”,人民就是自己的朋友,“国土”就是自己的公寓,“政府”就是自己…还画了国旗,建了网站哈哈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