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因为杜拉斯

据说,哥伦比亚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法国马塞尔·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和爱尔兰“意识流”詹姆斯·乔伊斯的《尤利西斯》,是三部同样难读的小说。

终于,我还是入手了萧乾、文洁若合译的《尤利西斯》,一本据说起个床都要写上十几二十页的小说。还有美国赫尔曼·麦尔维尔的《白鲸》。

入手《尤利西斯》,是因为从昨晚十点半到现在,翻完了西尔薇娅·毕奇的《莎士比亚书店》。这本25万字的书里,起码有十万字在写书店与乔伊斯从认识到熟识和《尤利西斯》的印刷、出版,另外15万字是海明威、菲茨杰拉德、纪德、拉尔博、瓦乐希、安太尔……

昨晚十点半开始看《莎士比亚书店》,是因为我以为能支撑到入睡的法国短篇小说家让·保尔·迪迪耶洛朗的《6点27分的朗读者》,竟然提前看完了,于是不得不穿着睡衣极不情愿的离开温暖的被子,冲到书房换书。

《6点27分的朗读者》是昨天晚上八点半开始看的。这部6.5万字的小说,说了一个“毁书巨兽”机器操作员和一个超市公厕清洁员,一对城市里的平凡男女因阅读和写作而偶遇的爱情故事。简单到像日复一日的普通日子那么真实,所以阅读顺畅,一气不停歇两小时的轻阅读“顺滑”看完。但我昨晚备完课后,开始看的是杜拉斯的《厚颜无耻的人》。是的,这一切,都是因为玛格丽特·杜拉斯。

春风文艺出版社2000年版,王士元译的《厚颜无耻的人》,半小时,我就只看了20页。其间看不明白而返回来重读了两次,一次是在第10页。不太明白到底是翻译的问题还是这就是作者所谓的“写作风格”。读不下去,插回架上,旁边还有《抵挡太平洋的堤坝》,随她去吧,反正是没心情再碰杜拉斯了。

在此之前,备课间隙翻完了王强的《读书毁了我》,所以我必须得再找一本书来补白。《百年孤独》好多年以前看过,基本上全忘了,所以哪天半夜醒来睡不着,应该会再从书架上抽出来翻一遍。

都是因为杜拉斯》上有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