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令

昨天翻完《三生三世@1963》,2013年版,15万字,书名封面俱狗血。台湾的杨照、香港的马家辉、大陆的胡洪侠,两岸三地,三个1963年生人,在博客里以22个日常词汇为主题的写作合集,三种不同的蜉蝣人生。也或者是三种角度的个人史对应的一段家国史。

上周在二十四书香书店看到这本书,翻看了一两页,觉得有趣,于是入手。当时还差点一并入手这三人的另两本书名一样狗血的《对照记@1963》和《我们仨@1963》,要买就买齐嘛。不过在收银台前临门一脚忍了。现在觉得,那两本还好没买。三个老男人的家长里短絮絮叨叨,看看就好,看多了也就是饭后睡前消遣,然后叹一口气,那段历史,谁不是那样啊。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8年8月版黄裳作品精选从书,一套四本中的《秦淮拾梦》和《往事如烟》,书店没有,在当当网上有。《书海沧桑》和《掌上烟云》在书店买到了,就想把另两本也收来凑齐,最好再顺一本还是黄裳的《惊鸿集》。但只因“余日以买书为事,几无日不得书”,现案头床头待读之书堆积,无奈太座已下禁书令。

胡洪侠的《非日记:2002年前后的书情书色》上下两册,还在书架上,先翻再说。快过年了,买书这事,春节特价时再办胜算较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