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边历书

我的枕边书,除了常年不变的佛经和常看常换的手边书,元旦过后新增了一本历书——《国博日历》——中国国家博物馆的第一款日历产品。

《国博日历》每年从中国国家博物馆140万余件藏品中选365件,按年代顺序一天一页介绍一件,一册在手几乎就是一部缩微的文物中国史。

2020年《国博日历》定价99元,一过元旦就跌价一半,打时间差以49元入手。每天五分钟一页了解一点历史和文物知识,长年下来也是能积累不少没用的冷知识。

历书,不论是历史的厚度还是人文情怀的温度,国博的远远比不上故宫的。故宫博物院的《故宫日历》从1932年首版到今年已88年,虽然中间有好些年头没有发行,也远比2019年才推出的《国博日历》要悠久得多,2010年《故宫日历》“复活”前的每一本旧《故宫日历》都是文物了,所以我想集齐《故宫日历》的想法一闪而过就放弃了。但《国博日历》我可以从出版的第一年开始收藏。今天以定价二折淘到了八成新2019年的,以后每年元旦后买一本《国博日历》应该会成为我们家的“传统”。读书读历书,又是读书一个新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