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咬住了“老班”的喉咙,“老班”用前爪撕扯开了“狮子”的肚子,肠子全都掉了出来。这时候布恩冲了上去,纵身一跃骑在“老班”的身上,随着刀的起落,“老班”像一棵树似的身上挂着一人一狗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起床开始看威廉·福克纳的《熊》。早餐后,家里几乎“弹尽粮绝”,一家三口去新添寨超市买菜。太座戴上一次性手套和口罩,独自进超市。我和女儿在车上等,又摸出《熊》继续看了一个小时,太座结账推着购物车出来,买了三大购物袋足够我们吃10天的蔬菜和肉。午饭后继续,但老实说,看到人、狗、熊最后决斗那小一千字不够精彩的高潮时,我才不再打瞌睡了。然后,同样作为旧时蛮荒生活的一个幻影、一个缩影与神化的典型,山姆也死了。所以,我什么都没有错过。

这本威廉·福克纳的《熊》,是人民文学出版社2016年1月1版1印小藏本,所以我才能把它放进外套口袋随身带。12.3万字,《一次猎熊》《大黑傻子》《熊》《三角洲之秋》四章,忘了是在哪里买的。《熊》的旁边,还有一本福克纳的《喧哗与骚动》。福克纳,哦,又是福克纳,关于我的阅读品味,还是先换一个作者再说吧。

》上有2条评论

    1. 黔山毛豆 文章作者

      如果可以,我还想储备一个月的物资。一直就想远离人群,长期以来我与社会的直接接触也就是一周去一次超市。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