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明威的口感

一阵风来,花瓣就在书房的窗里从上飘到下,有李花的、桃花的,还有樱花的,就像飘雪玩具里的雪花被搅动起来后缓缓在浓稠的春光里滑下来,沉到地上。

学生的作业已陆续发到邮箱,午饭后距离晚上8点的收作业截止时间还有半天时间。把洗好的衣服鞋袜裤衩叉到后院,抓一本书,坐在台阶上,一起晒太阳。太座和女儿在外面骑单车,笑声被风吹得树枝上、路面上,洒得到处都是。

短篇小说集《乞力马扎罗的雪》,十六篇海明威,我只喜欢《祖国对你说了什么》。其实也算不上喜欢,就是在十几篇里,总还算有一篇看完觉得有点收获,其他十五篇,《乞力马扎罗的雪》名气太响,但不觉得如何,总觉得很久以前就看过,其他的就是拉拉杂杂啰啰嗦嗦,基本上看完就不记得是在写什么。觉得海明威大名如雷贯耳,在这个难得的春光下读,是不是再换一本试试。换了本《太阳照常升起》,看到36页正好第四章结束,困得不行,眯了一觉后插回架上。《永别了,武器》我可能要积蓄很久的勇气才会把它抽出来看一看了。这个“很久”要多久,我也不知道。上一次看《老人与海》起码是十年以前,还要更早。

之前看《老人与海》,也没觉出教科书式的那种好来。上个月福克纳的《熊》,也没觉得有惊艳。赫尔曼·麦尔维尔的《白鲸》就在《熊》旁边,54万字,比《熊》和《老人与海》加起来还要再厚出一半。哪天,看哪天太阳好再说。

每次读一本书,接触一位作者,都是一次“知性冒险”。有可能对味,有可能反胃,有可能乏味。但不论“口感”如何,总要试过才知道。以前不太确定喜不喜欢海明威,因为看到的都是说他写的东西如何好,现在确定是不喜欢,可能是文化差异、阅读偏好或者是翻译问题。会不会国外(欧美)作家的书会越来越不想看?算了,今天晚上枕边书还是选烂俗的《笑林广记》好了。大俗有时候大雅。

海明威的口感》上有2条评论

  1. 林三

    我常以为,在学校里看教科书和在家里读别人的作品是不同的,至少目的不同。
    在羡慕你的恬静生活时,我总对自己说,我要慢慢的靠齐,我要在书本中知性冒险,与作者交流。
    疫情影响很大,生活诸多不便呢,过来看看,祝好!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