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日常便是道

周三,我的中文课,教室里,来听课的中小学老师和学生人数一样多。课后,没有老师给我任何反馈。

今天下午出了点难得的小太阳,一家四口进城去逛也贤书局,购得新旧书五本。店里书籍只能算是上了架,书籍插架比较乱,哲学类里有历史的,历史架上有文学的,估计还要两个月才能整理完成。然而受场地所限,上架的也只是店里书籍的三分之一。

花卷的一本《姜二嫚的诗》,是书局的“局座”秋蚂蚱大人强烈推荐的,他希望将来能在店里卖花卷的诗集,“到时候我要在最醒目的位置摆满你的诗集”,但花卷似乎不为所动。小孩子。

吴钩的《宋:现代的拂晓时辰》,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二零一五年九月一版,二〇一九年五月八印,会员价八折购入。豆瓣上对这本书的评价随便翻看几条,不是一星就是五星,看了再评价。

《宋史研究论丛》第八辑,河北大学出版社二〇〇七年十二月一版一印,六折旧书,会员五折购入。翻看了目录和几页内容,如《宋蒙(元)战争中的蒙方招降政策》《元朝政府对民间手工艺的管理》《论宋代提点刑狱司的治安及军事职能》,大感兴趣,可惜是没头没尾的第八辑,想慢慢凑齐估计难度很大,因为印数才一千。这一本关于宋朝的各种研究,都透出学者的严谨;吴钩的《宋:现代的拂晓时辰》关于宋朝的各种研究,似乎是在趣说。

中华书局,繁体竖排,元朝脱脱等修撰的《宋史》第三十九册,从列传二百二十到四百七十七,由于是一套书中的零册,没有版权页,没有单册定价。封面有油渍,前几页有圆珠笔批注,目测应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版。书店旧书定价十元,会员价八元八角购入。

卲琦《书屋小记》,浙江大学出版社二〇一三年十月一版一印,定价十五元,会员价十二元购入。闲书一本,买来混眼睛。内里一张明信片大小的书签,印旧式竖排红线信笺上毛笔繁体字书一句:“理论思考与创作实践落为行动也就是写写画画而已倘若日常便是道那么感情也就有了落脚点了”。

与太座闲聊,如果我们小户人家有这几百万册书,真是梦里笑也笑醒哭也哭醒——丈夫拥书万卷,何假南面百城;这千万资金积压在书上,我恐怕是活不出来了。

倘若日常便是道》上有5条评论

    1. 尺宅叟 文章作者

      所以我经常淘旧书,预算不超支,也能多买几本想看的书。还是一个字——穷!有钱人不买书,穷人买不起书,似乎一直如此,所以愿意不顾一切买书、读书的,才可能跳出人生的死循环——要么活成自己,要么活得啥也不是。

      回复
  1. 夜未央

    请教下,你买这么多书里面有多少能重复看第二遍,我年买书差不多仅有你的五分之一,但基本上都只能读一遍,然后就变成了“藏书”。两年后部分看过的书内容都不记得了,但又不想再翻,因为已经“读过了”,感觉这是巨大的浪费。

    回复
    1. 尺宅叟 文章作者

      什么时候能第二次翻,不确定。例如这个学期讲《六祖坛经》,上一次仔细读是在二十几年前。但就算忘了,读过的书也还在,时机成熟,它就会再次冒出来,哈哈哈……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