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女儿的诗

日复一日的日常,就算是当下正在发生的重大变化,也会让人日渐麻木,而抵抗这种麻木,于我唯有记录。

我会尝试将刚刚过去的“何事惊慌”系列写成一部小说。我现在还不会写小说。也从来没有写过小说。这没有关系,人总是会时不时的突然做一些,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比如,写诗。

女儿每周的两次日记,我接受她用写诗的方式来完成。上周,她在河边的野贤书局买了一本《孩子们的诗》,读完后,在书勒口上看到同系列还有《爸爸们的诗》《妈妈们的诗》两本,希望买回来一家人读。两天前,一家人读完这一系列的三本,女儿看到内里留有几页空白页,用于写“给孩子的诗”。

“爸爸,你会写诗吗?”女儿晚上睡觉洗漱前问我。

“没写过。但想来应该不会太难。如果想写的话,像这书里的诗,我一天或许可以写十首八首的。”

“那你写来看看!”

“好啊!”

无题

女儿戴着手套
整理她的
诗集
她是担心
诗句沾湿了手
还是担心
手汗
让诗句
受潮

灵感

如果
你没有
灵感
那就不要写诗
女儿说
如果
你没有灵感
那就要
多写
多写
就有了
诗和灵感
我说

投稿

我要投稿
就把这些诗
可是爸爸
万一
你被退稿了
怎么办
女儿问
那又怎样
我说
退稿
是对一位
诗人
最好的
回报

逃亡

肥皂弹到了
洗手池后面
爸爸
它是不想和你去
流浪
所以
逃亡

我在书里空白页,写下四首,我认为的“诗”。在女儿睡觉前。

给女儿的诗》上有2条评论

  1. wys

    感觉父母对子女的影响无可替代,看来我也得改变些什么了,除了每天带着孩子敲键盘之外。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