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爸爸富爸爸

从学堂回到家,晚饭前,花卷自己在写作业,太座做饭我喝茶,看瓜豆上架,院墙满蔷薇,红的、粉的、紫的;晚饭后花卷和小朋友自顾自玩,我和太座打打球,坐在树下闲聊一天遇到的人遇到的事,这是我每天最放松的片刻。

晚上,龚文雯老师(幸福学堂小学部负责人和学前班主班教师)在微信上说:“今天三个小男生跑到办公室门口,元宝拿着外面拔的一朵小黄花说’龚老师,可以给我一张纸么?’我问干嘛用,他说要给花卷写信,于是我给了他一张卡片。我问他为什么要给花卷写信呢,他说’因为我喜欢花卷’。王子乐看到了卡片,也要一张给花卷写信,说’因为花卷是我的爱人’。罗明哲也要了一张,说’因为我是花卷的粉丝’。”看到花卷和大家相处愉快,我们都很放心和愉快。

想起周日,和花卷在院子里晒着太阳背《声律启蒙》,她突然问我:“爸爸,我们家是不是很富?”

“哦?为什么会这么说呢?”我问。

“因为我们家又有土,又可以种菜,真的好幸福哦。”花卷说。

其实,我和太座大人私底下说过,如果以钱的多寡来衡量财富的话,我们家可能是这个小区里最穷的人家。

花卷的粉丝,应该叫“卷粉”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