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腻的中年大叔要冥想

我怀着与大家分享的心,完成了周一的高中部中文课。

在讲解为纪念汶川地震十周年而选的李冼洲诗《窗》时,读到“种出家和家人,种出爱和爱人”句,想到深埋在废墟中的孩子们,想到至今仍旧是“失踪”的人们,而至今没有人受到问责时,曾一度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而不得不离开教室。

下周学生们就要去福建游学,在福州,他们有一处很小但很重要的停留学习点,就是林觉民、冰心故居。本周中文课,和大家分享了被誉为20世纪最美情书的,林徽因的叔叔林觉民写给妻子陈意映的诀别信《与妻书》。唉~我觉得这封信就是我的泪腺,一被触碰到就悲伤不能自已,还好在课堂上努力忍住了。

在课程尾声,我征求大家对这门课的建议,小伙伴们都希望取消临帖环节,但他们提出的两个替换方案支持者各占一半,于是各派代表剪刀石头布定下冥想和一周个人分享交替进行。下次课,不再临帖,以冥想开课。

课程结束时,我向大家道歉,说或许是年龄的原因,竟变得越来越感性,也或许根本与年龄无关,这就是中年油腻大叔的状态吧?!



作者:李冼洲

黑暗允许开出一方光明
我在光明上,播种完整的春天

种出家和家人,种出爱和爱人
种出雨、花朵和柔情

我的爱不多,刚好够爱一生
我的忧郁不多,刚好送送黄昏

星空可阅,流水可游,偶有闲暇
我在屋檐下数着风声

此处鸟啼,彼处蛙鸣
我接受了雷鸣,也接受了凋零

手握一草之青,大漠可过
眼含一笑,琵琶声声,吹灭了寒暑

我烛光的今生,伤而有感,甜而有梦
在梦的边缘,钟声一次次苏醒

我有一田可耕,一屋可居
百里群山,我要一峰,刚好止住骄傲

满山花开我要一簇,刚好偶尔沉醉
乡音不多,只要一声,母亲唇边的乳名

我不能关上黑暗,因为我
不能关上光明

油腻的中年大叔要冥想》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