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中文课

文科辍学生的敬畏之心

怀忐忑之心,给高中生上了一个月的中文课。

开始上两首柳永词,现在《滕王阁序》已讲了有两个星期。今天在课上我对学生说,我们手上两个版本的《古文观止译注》都可以丢到垃圾桶去。我们没用任何一个版本的教材,否则,也要丢到垃圾桶里去。

可以丢到垃圾桶去的两个版本《古文观止译注》,是北京大学出版社阴法鲁版和上海古籍出版社吴楚材/吴调侯版。

为什么可以丢掉,以今天讲的的“披绣闼……声断衡阳之浦”一段随手一例:

课本“舸舰弥津,青雀黄龙之舳”,译注版为“舸舰迷津,青雀黄龙之舳”,一句的两个版本。然而,课本注释是“舸,船。弥,满。津,渡口。青雀黄龙之舳,船头作鸟头形、龙头形。舳,船。” 译注版译文为“迷通弥,舸舰塞满渡口,许多是雕上了青雀黄龙花纹的大船。”不管是课本还是译注,这样的译文和没译没什么区别。

“舸”,课本注释是船,那“舰”是什么?译注直接没译注。舸舰,指巨舰。

“青雀黄龙”,课本注释是“鸟头形、龙头形”,译注是“青雀黄龙花纹”,也是没译注。

我对学生说,《礼记·曲礼上》“则载青旌”汉郑玄注:“青,青雀,水鸟。”又指青鸟,神话传说中西王母所使之神鸟。我认为,青雀此处应指后者。黄龙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神兽。按照古籍记载,黄帝及大禹可能都是黄龙的化身。《史记·天官书》言:“轩辕黄龙体”。《山海经·海内经》郭注引《启筮》云“鲧死三岁不腐,剖之以吴刀,化为黄龙”。所以我认为“青雀黄龙”在这里应是借船上的雕花图案指船主身份都为贵胄,以对应上一段中“都督阎公之雅望,棨戟遥临;宇文新州之懿范,襜帷暂驻。十旬休假,胜友如云;千里逢迎,高朋满座”句。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我怀着忐忑之心,觉得还是把课本丢进垃圾桶吧。这也是我一段课文需要两天时间备课的原因。而八九年级的中文课,实在是万万不敢接了。这就算是我这文科辍学生的敬畏之心罢。

凡善怕者,必身有所正,言有所规,行有所止,偶有逾矩,亦不出大格。——明·方孝孺

我正在努力去成为一名“善怕者”。

中文课:人文素养赋予人血肉和灵魂

高中的中文课,两名新生基础不太好,我想我得慢慢来,先从提起他们的学习兴趣开始。然而,我并没有多少教学经验,并且中文基础也不怎么样。我对自己负责的中文课的态度就是——只要选材是好的,大家一起学习,不论所获多少,也会有所裨益。

每节课前一天,我都会将次日的课程的内容提前发给校长颜群宇审阅,给中学部负责人黄文欣老师报备。昨天校长在看到课程内容后,得知今天的课是上午第一节,而我选择在学堂的青龙茶馆上课,于是他决定来听听。

今天的课第一部分是王尔德的(Oscar Wilde)《Silentium Amoris》,BGM选的是王若琳翻唱的梅艳芳1991年《亲密爱人》专辑中同名主打歌曲。学生分组对中英文进行了多次朗读,我让他们慢一点,再慢一点,不要去刻意读清楚每一个字,不要公立学校学生通常会去拖长声音的“唱读”,而是要释放自己的情绪。在我鼓励他们慢一点再来一次的时候,熊猫老师路过,就在旁边椅子上坐了下来,一起听他们慢一点,再慢一点,或许她会将今天中文课选的内容放到她的“熊猫FM·幸福诗会”里。然后借王尔德“Women are meant to be loved,not to be understood.”这句话我最喜欢的翻译——女人是用来爱的,不是用来理解的——来告诉他们,人文知识和课程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在实际生活中解决问题远没有理工知识实用,但正是人文让生活变得更有温度和厚度;理工知识就像人体的骨骼,人文素养是人体的血肉和灵魂,是使一个人成为“人”的部分,否则只是一具行尸走肉。

第二部分,还是继续《滕王阁序》,BGM选的是马常胜的《秋水斜阳》。这篇古文是高三必修篇目,对他们来说难度比较大,所以拖了两节课仍然没有明显的进度。这个周末我对他们提出了新的要求,希望周一能有明显的推动。不过颜校长似乎比我还着急,他用课程的最后10分钟,表达了对学生的期望,其实也表露了他对教学进度的担忧,其间还有食堂负责人娟姐和行政小亢老师来找他汇报工作和签字。我安慰校长说,慢慢来,会比较快。

今天除了高中的中文课,八年级到高中的游学课,我也是在茶馆上的。大家坐在一起聊点什么,可能也会有对这个话题感兴趣的路人随时加入进来,我喜欢这样的宽松、舒适的学习氛围——谁说课堂只能是在教室的?

雨霖铃

高中的中文课,不采用固定教材,所以我得自编教材。

自编的教材,延续上学期的风格,以传统篇目为主,辅以少量的现代和国外诗歌。

今天中文课准备的内容是小野洋子的《愿望篇》、本地歌手尧十三在2011年的“老歌”《瞎子》和柳永词《雨霖铃》、《望海潮》。《瞎子》的歌词,其实是贵州织金方言版的《雨霖铃》。

课上,两名高一新生似乎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也没有兴趣爱好,就是标准的公立学校的学生那样,努力听老师的话,老师安排什么就做什么,害怕犯错而踟蹰不前、举棋不定,眼神空洞。

我问他们《雨霖铃》“执手相看泪眼”的“看”是什么字、怎么读,他们面面相觑,一个说不知道,一个犹豫说:“这应该是‘看’吧?!”这不是我想看到的,说:“请大声而肯定的告诉我这是什么字。就算错了也没什么。”其中一个怯怯说是“看”字,我说是的,它就是个“看”字,一个在小学一年级就学会的字,只不过在这里读第一声。

我期望高中学生能有自己的主张和认知,也就是他要有自己判断的能力和勇气,而这个判断没有对错。例如对一首诗词的理解和感悟,你的就是你的,我们要的是人与人的交流,而不是教科书上的标准答案。那样的标准答案或许对考试是有意义的,但对人生来说,我不知道它的意义何在——毕竟,考试不是生活的全部,人生的终极目标也不应该是一场考试。

这导致原计划一节课的内容要拉长到两节课才能完成(也或许我对进度过于乐观),不过这也是好事——我没有布置标准的、每个人都一样的作业,而是让他们自己决定。我告诉他们,这是他们的课堂,不是我的,他们完全可以决定上课的方式,但学生不能没有作业。于是他们各自决定了自己的中文作业:

A、小野洋子是谁?

B、背诵并翻译今天课程内容柳永词《雨霖铃》;

C、完成下一节课的柳永词《望海潮》的备课。也就是下一节高中的中文课,是这位新同学来上(当然我也会备课做准备)。

我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慢慢帮助他们恢复一点自信,脱离现在的被动学习,转为探究性的主动学习。

下课铃声响起,我说:“你们知道吗?今天的柳永词《雨霖铃》在课本里应该是高二下的必修篇目,然而我看你们高一上也学得不错啊!”

中文课、游学以及教养

上个学期,我的周工作时长超过了70小时,还兼任初、高中的基础经济学和高中的中文课程,身心俱疲。

这个学期开学前,新来的美国校长Tre Ranier调整了大家的工作内容,我负责自媒体、平面设计、重要活动拍摄、NGO项目合作和一点游学设计工作,将工作时长理论上控制在了40小时。

然而工作就像街拍,下一个转角总会让你措手不及。

8月30是周四,开学典礼前一天。黄文欣老师在闲聊中说,她在课表的最新版本里看到,高中的中文教师是我。

Tre Ranier负责课程的设计和课表的制定,他却没有告诉我这个学期我需要上课,而下周一(明天、9月3日)高中就开始这个学期的第一节中文课了。

在这个时间节点,我决定把他们游学需要掌握的知识点放到这个课程里。这些知识点包括了历史、地理、古文、诗词等多个学科的内容。也是因为他们的目标不是参加国内的高考,所以我才有这样的调整空间。

关于游学,从半个月前我就与Tre Ranier有一些分歧。

我一个人必须要在9月15日前完成初、高中游学行程、知识点分解和跨学科课程准备工作;10月1日前,必须要完成从学前班到5年级的游学行程、知识点分解和跨学科课程准备工作,否则10月15日全校将无法开始最长持续一周的国内和省内的游学。这个游学季是学校的特色教学内容之一。新生对游学充满了好奇和期待,老生关心这个学期要去哪里和为了这次旅行需要储备哪些知识,几乎所有学生和家长从学期开始,都非常期待游学季的到来。而Tre Ranier他每周只给了我0.5小时的游学工作时间,这意味着我完成这些工作内容至少需要两年。

8月25日,他已通过我小学游学黔东南西江千户苗寨踩点的预算,27日(周一)却又突然提出:

1、要求我将每天的餐费预算从100降到50,否则他就不在我的预算上签字。

我表示理解他的想法,但不接受他的态度,这不是在沟通,我认为这是在胁迫我;并且这个预算他已通过,为什么又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在旅行和旅游景点,50元的餐费意味着我一日三餐只能吃粉面炒饭,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合适的要求(50元/天这个预算甚至低于贵州NGO乡村工作的餐费补贴)。

2、他要求我踩点就要带队。

我告诉他这个要求超出了我的工作范围,因为我的工作内容是游学规划和线路设计;在他给我制订的工作安排中,也没有这项内容。并且从小学到初中有多条线路,如果要求我带队,我带哪一队?

3、他说我踩点又不带队,还要一位老师一起(该游学线路班级的班副老师),是在浪费钱。

我告诉他,如果觉得我的工作方法有问题,我们可以沟通,但我不接受未经了解就随意判断的态度。
我的每次回答,都会惹得他翻白眼。

然后他站起来,撕了我的费用申请表,扬长而去。“我想,或许他的教养只适用于他觉得职位与他相当的人”,当Tre Ranier的上司、执行校长颜群宇向我了解这次事件时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