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中文课

文科辍学生的敬畏之心

怀忐忑之心,给高中生上了一个月的中文课。

开始上两首柳永词,现在《滕王阁序》已讲了有两个星期。今天在课上我对学生说,我们手上两个版本的《古文观止译注》都可以丢到垃圾桶去。我们没用任何一个版本的教材,否则,也要丢到垃圾桶里去。

可以丢到垃圾桶去的两个版本《古文观止译注》,是北京大学出版社阴法鲁版和上海古籍出版社吴楚材/吴调侯版。

为什么可以丢掉,以今天讲的的“披绣闼……声断衡阳之浦”一段随手一例: 继续阅读

中文课:人文素养赋予人血肉和灵魂

高中的中文课,两名新生基础不太好,我想我得慢慢来,先从提起他们的学习兴趣开始。然而,我并没有多少教学经验,并且中文基础也不怎么样。我对自己负责的中文课的态度就是——只要选材是好的,大家一起学习,不论所获多少,也会有所裨益。

每节课前一天,我都会将次日的课程的内容提前发给校长颜群宇审阅,给中学部负责人黄文欣老师报备。昨天校长在看到课程内容后,得知今天的课是上午第一节,而我选择在学堂的青龙茶馆上课,于是他决定来听听。 继续阅读

雨霖铃

高中的中文课,不采用固定教材,所以我得自编教材。

自编的教材,延续上学期的风格,以传统篇目为主,辅以少量的现代和国外诗歌。

今天中文课准备的内容是小野洋子的《愿望篇》、本地歌手尧十三在2011年的“老歌”《瞎子》和柳永词《雨霖铃》、《望海潮》。《瞎子》的歌词,其实是贵州织金方言版的《雨霖铃》。

课上,两名高一新生似乎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也没有兴趣爱好,就是标准的公立学校的学生那样,努力听老师的话,老师安排什么就做什么,害怕犯错而踟蹰不前、举棋不定,眼神空洞。 继续阅读

中文课、游学以及教养

上个学期,我的周工作时长超过了70小时,还兼任初、高中的基础经济学和高中的中文课程,身心俱疲。

这个学期开学前,新来的美国校长Tre Ranier调整了大家的工作内容,我负责自媒体、平面设计、重要活动拍摄、NGO项目合作和一点游学设计工作,将工作时长理论上控制在了40小时。

然而工作就像街拍,下一个转角总会让你措手不及。

8月30是周四,开学典礼前一天。黄文欣老师在闲聊中说,她在课表的最新版本里看到,高中的中文教师是我。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