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佛教

贵圈真乱:龙泉寺主持学诚的倒掉

中国佛教协会第九届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北京召开。1500多字的会议决议中,主要两点:

1、会议接受学诚辞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常务理事、理事,由演觉副会长临时主持中国佛教协会工作;

2、在佛教界广泛开展规范庄严的升挂国旗活动。

之前对龙泉寺主持释学诚的违建、巨额资金去向不明和性侵的95页《重大情况汇报》,这就坐实了。据相关人士透露,8月13日释学诚已被送回福州,在一个小院“了却残生 ”。而因他红极一时的龙泉寺已经关闭,不少僧侣也都离开了。

我克制住了物欲,但内心仍然不够平和,这一刻实在是想说一句“贵圈真乱”。

佛教不是“法”外之地。僧侣受比世间法律更为严厉的戒律的约束。一位僧人守不了戒律,就与普通人无异,都得接受世间法律和道德的约束。中国佛教协会会长、龙泉寺主持释学诚,作为僧众和佛教界的领袖人物尚且如此,佛教内现状也就不堪设想了,否则中国佛教协会第九届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决议中,也不会要求“坚决纠正信仰淡化、戒律松弛、追名逐利、放逸懈怠、追求奢华等不良风气”了。

一脸正儿八经的,多半衣冠禽兽;满嘴男盗女娼的,心地也不纯良。我这个佛教徒,现在还能相信谁? 继续阅读

【读书笔记】幸福源自内心的安宁

时隔两年,再翻希阿荣博堪布的《寂静之道》,依然有新收获。一段一段微博式的文字,也是这本书比较好翻的原因之一。

书中说,法王如意宝曾劝导弟子念诵阿弥陀佛圣号一百万遍(藏文)或六百万遍(汉文),就有可能往生极乐世界。现在我只完成276万遍阿弥陀佛圣号和47万遍六字真言。完成50万遍六字真言后,就要继续念诵阿弥陀佛圣号,至六百万遍完满,才能不慌不忙面对每一天。因为明天和死亡,不知道哪个会更先到来,而幸福源自内心的安宁。 继续阅读

当我说我是佛教徒时

在我看过的关于西藏的书里,索甲仁波切《西藏生死书》、《格萨尔王传》、河口慧海《100年前西藏独行记》、邢肃芝(洛桑珍珠)《雪域求法记:一个汉人喇嘛的口述史》,以及艺人陈坤的《突然就走到了西藏》,从信徒的视角看到一个虔诚、祥和,充满信仰力量,满天神佛的西藏;

透过陈庆英/陈立健《活佛转世:缘起•发展•历史定制》、班钦索南查巴《新红史》、根敦群培《白史》、第二世敦珠法王《藏密佛教史》和尕藏加《密宗:藏传佛教神秘文化》,看到一个手术灯下历史线索如血管、肌肉一样条条理理的西藏; 继续阅读

善恶浮沉真假界,尘缘散尽不分明

前天,微信朋友圈流传一份北京龙泉寺的释贤启、释贤佳两位僧人,向佛教界举报龙泉寺一存在违章建设,10年间违规建1.37万平米建筑;二是巨额资金去向不明;三是中国佛教协会会长、龙泉寺住持涉嫌性侵女弟子的“重大情况汇报”。今天全网就只剩下一篇学诚法师新浪博客上的声明,该篇博客还关闭了评论功能。 继续阅读

佛教徒的旋转飞机

今天农历六月十九,观世音菩萨成道日。

昨天早上8:10左右,抵达离家30公里的西普陀寺时,寺院上方阳光穿透云层照射下来,我相信这是一个好兆头,而心里也同时在说“wo~好美的丁达尔现象”。

原本9点的皈依法会,延迟到9:15开始。此次法会不到一个小时结束,有70余人皈依。至此,从第一次接触佛法的25年后,我终于皈依佛、法、僧三宝,成为一名佛教徒。然而皈依后,我并没有什么欢喜。可能是我对法会的期待高了点,而现实一向总是不尽如人意: 继续阅读

八万四千法门

我相信,外部世界的改变,一定始于内心的变化。但要改掉自己的习性和价值观,实在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我没有尝试过拯救世界,但我经常尝试拯救自己,很多时候无从下手。这就像我学习佛教知识、读佛经超过20年,但由于没有皈依,至今仍不算是一名佛教徒,我也不敢说我是有信仰的。

每天早晚,在书房抄经的大多数时间里,都强迫自己不要去想任何事,只专注在眼前的一笔一划中。即便如此,各种念头仍然涌出,一念未平,一念又起,念念相续,绵绵不绝,温和而坚定,缓慢而排山倒海。对我的修行来说,心性的龙头在早些年修建时就已经坏掉,我的世界里早已水漫及胸。这时候只是想去学习怎么游泳是没用的。因为如果不先把龙头修好,新的念头和烦恼在不断涌出,水性再好也有力竭的时候。 继续阅读

想和自己谈谈

几天都在雨,微信里看到贵州几个地方洪水漫过街道。

清早雨停,“进城”到新添寨的宾隆买菜。返回刚进门,又开始零星细细雨,像针,然后很快更加细密如古龙书中“南湖双剑”之子周世明的暴雨梨花针,从高处刺穿这潮湿的空气,密密插进土里。草地上长出好多小蘑菇。

卷卷哥哥张黎钧的高考分数0:00查询到了,546分。昨晚他来电和我闲聊了几句,说想学中医或文学,问问我的看法。我建议中医为上,音乐次之,文学为下,因为:

做学问,“最重要的是要具有自由的意志和独立的精神……不能先存马列主义的见解”(陈寅恪《对科学院的答复》)如果没有出国的打算,文学、学问,无非充实自己又徒增烦恼,不肯屈膝就只能一生清贫,家人受累。所以,可以作为一个兴趣爱好。

继续音乐之路,如果潜心其中深研多年,或许能有所成。为匠也好,为师也罢,养家糊口自陶陶然,与文学也相得益彰。

世间除生死,无大事。如果学医,生死事大。若能济世,不论世事多变,解除身心病痛总是功德一件,可换得家境小康;从文学和音乐处,自我身心皆能得到滋养,也累积福、智二资粮。不过无论何种选择,后面的路都得自己走,没有人能帮得了。

他说,过两天找我详聊。

两个星期了,我还在等庐山东林寺的消息。

6月12日提交的“彼岸行夏令营”申请,今天还在“待审核”状态。夏令营时间为8月3日至9日,食宿在寺中,录取480人。希望我能够有幸入营。

我最喜欢阿巴斯的诗:至今多年/我都似/稻叶的刃/悬在四季间

从第一次偶然接触佛教到现在,已有20多年,我仍像稻叶的刃,不够温厚包容。

2015年从西藏回来,就更加想找个机会闭关。哪怕只是一天的方便止语关。

我想找个机会,和自己好好谈谈。

贵州佛学会

再次报名加入藏传佛教索达吉堪布的贵州佛学会。

之前加入过,在参加过一次小石城线下共修活动后就退出了。那个共修点的负责人让我感觉不好,她几乎只在她想向你传教时才出现,然后不管你说什么,她都温柔而坚定并且不在乎你在说什么,对!突然想到一个仪器,就像是复读机,只重复她想告诉你和要你接受的,完全不考虑你在想什么、说什么。我知道这样说是不对的,但她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的。然后还在贵州佛学会一些共修者的朋友圈看到,似乎贵阳的佛学会争权夺利不团结让索达吉堪布有些失望。

这次换了158的手机号报名学经班,周三晚上7:30在市中心的河滨公园某酒店新生见面会,这个时间和地点我没有办法参加,期望能遇到一个对我来说合适的时间和地点。

【读书笔记】梁思成《中国建筑艺术》

之前尝试去翻梁思成的《中国建筑史》,看不懂,于是就觉枯燥,啃了3个月后放弃。

后来在“大家小书”系列看到梁思成的《中国建筑艺术》,薄薄一册220页,想来应该更通俗易懂,于是入手,于是,还是吃力,只选择翻完《中国的佛教建筑》一章。另外还有一点额外收获,书中文章多完成于1949年 — 1966年间,总有一些那个时代的政治、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印记。

现在,梁思成的《中国建筑史》和《中国建筑艺术》与高冬梅高姐送的“中国民居五书”、《建筑模式语言》在书柜一角自成气候傲娇。

【读书笔记】从一个活佛到许多活佛

作者为蔡志纯和黄颢的《藏传佛教中的活佛转世》,与这本陈庆英和陈立健的《活佛转世——缘起•发展•历史定制》,两本书虽然都是关于藏传佛教中的活佛转世的缘起、发展分析,但前者极尽意识形态之能,我称其为“党员干部关于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的学习材料本”;而后者呈现了活佛转世不仅涉及藏传佛教,同时也牵涉到藏族社会的各个方面,更对活佛转世从13世纪在西藏出现后八百多年的发展作了较系统的梳理,我认为这个是“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的社会本”。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