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佛经

冬藏

月前,征求高中生们晨读内容时,一位家人亦是佛教徒的学生提出读《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其他学生不知道这本经书,但又没有其他的提议,就定下了读佛经。同时,我也把这个学期他们学过的所有需要诵读的古诗词,集中做了一份晨读的读本,打印出来给学生人手一份。

这两年,学堂的晨读,学生们读过《古兰经》、《圣经》,还有《道德经》,这学期还学过《心经》,所以晨读佛经对大家来说也不是多么奇特的一件事,但在贵阳市,这样的晨读恐怕也独此一家了。

《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我选的是金陵刻经处,繁体竖排宣纸线装木刻民国二十六年版。请购时,店家说部分经书(包扩《楞严经》、《地藏经》、《净土四经》等等)不允许流通,而且列入禁售书单的经书不断增加,所以经书库存大多就一两本,于是只好改选了库存较多的同版《金刚经》。

“要不哪天还是把你书房一些经书藏起来吧?”太座大人有天对我说。

“往哪里藏?藏在哪里都没用,掘地三尺也会被发掘出来”,我说:“再说,每一本都是从合法公共流通渠道获得,为什么要藏呢?” 继续阅读

【备课手记】《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越觉悟,越觉得没有什么可以觉悟

九月,我在日志里曾说“八九年级的中文课,实在是万万不敢接了。这就算是我这文科辍学生的敬畏之心罢。”然而,在十月底,我还是成了从八年级到高中的中文老师,那时我认为,我的教师体验生涯已达人生巅峰。

人生就像街头摄影,只要你不停下来,就永远不知道下一个街道转角会有什么在等着你——或许是一生中的最佳照片——这个月,我还成为了高中的主班老师。

这一切,只是源于我想做一名幸福学堂图书馆的图书管理员。 继续阅读

丛生的念头

昨天开始,要早晚在书房完成抄写佛经15分钟的功课,时间一到抄到哪里就在哪里放下。在淘宝买了24本楷书《心经》抄经本字帖,抄完这两本《大悲咒》,就长期抄写《心经》。

每日心中念头丛生,念念相续,需要一个学习处理念头的方法,念头越来越少,才能专一,事半功倍。一念生即是烦恼,一念转即是菩提;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即般若生;一念相应一念生,念念相应念念生,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回响的也只会是专一的念头,而不是瞬间生灭如杂草般杂念。

后花园里,蔷薇花开了,那棵三十多年的老桔树也开花了,密密匝匝,就像丛生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