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冯梦龙

回见《三遂平妖传》

可能每个人都总有那么一些书,从小就听说,到老没读过,例如《徐霞客游记》《东方见闻录》(即《马可波罗游记》)《大唐西域记》之类。

《三国演义》《水浒传》小时候看连环画、繁体横排的书,后来看连续剧和各种改编电影,知道罗贯中还有一部《三遂平妖传》,按说应是极容易找到的,但奇怪就是从来没见过,更没看过。不过据说小时候看过的动画片《天书奇谈》是根据这小说改编的。现在有电子书,但不太能接受电子阅读,想看的书又太多,遇不到就想不起来。

上周,有朋友抢到一张二十四书香书店满一百减九十的一折购书券,但觉得专程跑一趟往返公交两小时到书店就为了一百元购书券,太不值当,就把券送给我们了。欢喜。当天下午就去书店淘书。淘到贵州教育出版社二零零零年版陈平原选编《点石斋画报选》,定价二十六元,店里标价三十元;纸张已黄旧了的百花文艺出版社一九八五年二月一版一印吕熊《女仙外史》上下册,定价五元,店里标价四十元;金城出版社二零一一年四月一版一印吴曾祺的《涵芬楼文谈》,定价二十八元。加起来书价没凑到券值,用不了券,得再寻一本便宜的好书才行。

再到旧书区,想用《点石斋画报选》换之前发现的那本一九五六年人民文学出版社繁体竖排硬皮精装《鲁迅小说集》。上上下下爬在书架上十分钟也没找到,想来应该是被别人入手了,好可惜。淘书常常如此。想找一本书时总也找不到,不找时又总在眼前晃。失望。准备去收银台随便拿一本凑单,回头往架上的旧书扫一眼,上面一层一本旧书,咖啡色书脊上烫金的书名只勉强看得见“三”“妖”“传”三个字。凭直觉就是它了!抬手抽出来一看,果然,《三遂平妖传》。这本是硬面本,北京大学出版社一九八三年一版,一九八五年六月一印。看得仔细,不是冯梦龙增改的四十回本,是据明万历年间二十回刻本,“这个本子是现今所见《平妖传》得最早刻本”“重见罗氏原著面貌。定价两元五角,店里标价十五元,虽然三十多年旧书,纸张黄脆还有污渍水渍,但还是值了。买。

昨晚枕边书看完,怀疑这真的是罗贯中写的?回目造语生硬,故事松散,人物交代不清,东扯西拉完全没有《三国》《水浒》那种笔力才力。说回目造语生硬,对仗不工,举几处为例,像第四回“胡咏儿剪草为马,胡咏儿撒豆成兵”,第十一回“弹子和尚摄善王钱,杜七圣法术剁孩儿”。说是《三遂平妖传》,主角却不是三遂,有趣。而且三遂竟然不是一个人,是三个名字里面有遂字的人。这三人,出场草率又突然,在全篇接近最末的第十八回才由多目神提到“逢三遂,破贝州”的谶语;第十九回“三遂”同时出现,诸葛遂智破了地煞七十二术;马遂一拳打落王则门牙,让他念不得咒,随即被斩;李遂挖地道攻入贝州城,活捉王则、胡永儿夫妇。《三遂平妖传》的“三遂”,每个人占有的篇幅不过寥寥几句。没看过冯梦龙的增改版,从二十回本增改到四十回,想来故事和人物应比原本的更丰满。

虽说这个据明万历年间二十回刻本的《三遂平妖传》原著并不出彩,但这本重印本附录部分有诸本原序、冯补本和王本对照、史事记载、书目记载和冯补本第四十回辑录等六附录整整50页,不但值回书价,对我了解和学习版本大有帮助,是一本好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