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周白白

林中漫步:超级女生+奔跑吧兄弟

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万岁!

路线是个纲,纲举目张!

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

百万人民百万兵,万里江山万里营。

正在翻新的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建筑上,刷着鲜红的标语。

即将迎来幸福学堂四月游学季,我随堂主颜和美白老师周白白往返三天(3月27—29日),到铜仁市万山国家矿山公园和梵净山踩点。一进入铜仁市万山国家矿山公园所在的万山汞矿,这些建筑和口号、标语,让我好像跳进大熊书桌抽屉里的时空穿梭机重回《寻枪》、《我11》、《孔雀》、《闯入者》那样环境里的童年生活。

实地踩点后,我们将原游学计划里万山的行程由三天缩短为一天半,重点放在矿产和历史方向,插入一点点社会调查和口述历史的元素。堂主颜原本计划安排学生们在景区内露营,但得不到景区许可,于是退而求其次想在酒店草坪上露营(我和美白老师都觉得,在酒店草坪上露营是个为露营而露营的主意),还好最终放弃。

第一晚入住景区内酒店,一夜无梦。

第二天经朱砂工业园,在江口县德旺乡梵净山流下小溪旁的农家乐午餐后,抵达梵净山印江县境内的护国禅寺山口。原计划寺宿,但寺内一圈观察下来,还是决定另寻落脚点。堂主颜觉得这体量庞大的寺院却人迹寥寥,就像是《西游记》里的小雷音寺。我觉得让人奇怪的是,目测可以容纳上百僧人的寺院,大雄宝殿前却找不到一盏可供香客燃香的灯。最后落脚在农家,并将原游学计划中梵净山行程由一天增加为两天半,重点放在自然体验。

山中农家虽只是些土豆、野菜,但也一灯昏黄,四近飘香。

第二天,主人家早起给我们做早餐和准备步行上梵净山的路餐——人手一个鸡蛋、红薯和土豆。我在院子里,老梨树正在开花,看柴鸡鸣破晓,天光初亮。

早餐后,我们三人向梵净山金顶出发。

因为修路,电瓶车只能从山门处送至景区内两公里处,区区两公里,我们觉得干脆步行算了,头天听山门处工作人员说“上山的路虽不太好走,但也就两三公里”,总共也才五公里而已嘛。堂主颜从山门处跑步上山,咻唿间消失在上山路的第二个转弯。

在我和几天前脚扭伤但仍坚持同行的,拄着一根竹杖的美白老师通过传说中的“两公里”处时,堂主颜已抵达开始登山的台阶处。当我们汗如浆出、气喘吁吁步行6公里盘山路抵达登山处坐看云起时,傻眼了——山路长6.5公里——那谁,说好的两三公里呢?而此时,距离我们从山门出发已两小时,堂主颜已跑步抵达金顶。

平时,平地,6.5公里也就个把小时。于是步行两小时后,我们感觉应该快到了吧?!接到堂主颜电话,问到滴水崖没,才知道两小时不过走了4公里而已。还好沿途的风景冲淡了我们的焦虑,一尺宽的小路在山脊上起伏,蒸腾的云雾,两个蹒跚的步行者,就像是在《林中漫步》,我们脚下似乎就是那条阿帕拉齐亚步道。

当我们在路上与四只野鸡和一只像鹦鹉一样的卡其色鸟擦脚而过,听到了好几次滴水声后,真正的滴水崖出现在眼前。崖顶插入云雾中,崖上滴下的水就像来自仙家。在崖下遇到此行上山路上唯一的路人。

转过滴水崖就是承恩寺。

终于,距从山门处出发5小时后,在山顶承恩寺里遇见等待我们多时的堂主颜。

这一路,我觉得可能登了一趟假山,倒像是参加了一个结合了超级女生+奔跑吧兄弟的真人秀节目户外拍摄——美白老师拖着伤脚竟然顽强地走完近15公里的山路,而堂主颜两小时跑步冲顶。

弥勒之眼

和幸福学堂颜群宇校长、周白白老师游学踩点梵净山。

在弥勒道场梵净山脚的小河里捞到的石头,上面有一只天然的眼睛。此刻坐在护国寺附近农家院里,喝着农家自制的绿茶,看一只野鸡三步起飞滑入林中。晚上就住在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里的农家。

【田野手帐】第五季(四)老司机的新问题

对我来说,当老师和创业有一个及其相似的感受——这一分钟你张开双臂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拥抱你,下一分钟你就感觉整个世界都抛弃了你。

今天(2017年3月16日)是这学期第一堂“社会实践和社区服务”课的实践——对我和这门课程来说,都是。

天和路灯,一个都没亮。焦虑的我站在院子里,凭着黎明的依稀天光,给应该还在睡梦中的美白老师周白白发了条微信——美白老师,一想到外出的安全问题,我就担心并开始后悔每周四下午开什么社会实践课。

差不多一个小时后,美白老师回复:放轻松,没得问题嘞!你不放心的话,这几周我都和你去嘛。

从字里行间,我能感受到美白老师定是洗漱淡妆完毕,面带微微笑回复后,长叹一口气,心里说:好吧!今天去带带这个上路还生涩的老司机。

午饭后13:30,美白老师、廖佳蕴老师、志愿者刘亚微老师和我,带着中学部第一组学生和家长一行10人分了小组结伴出发。转了两趟公交后,开始了城中村2公里的步行。

一路无话。

15:00前抵达宏宇学校,李连考校长和李允洁、邢海梅副校长都在等着我们。寒暄过后,在宏宇学校只有一个篮球场大小的、唯一的操场上,我将小伙伴们分成两组,并告诉他们,遇到任何问题,在这个操场上都能找到我,然后她们各自分工做访谈和拍照就开始了今天课程要完成的任务——宏宇学校教学硬件设施情况调查。

在此之前,因中学部三组学生都有不同的调查课程,我曾多次要求各组长组织大家讨论调查实施细节。“或许之前的学校或家长在将一个重要任务交给你们时,都会左叮咛右嘱咐再三交待必须要遵守什么、应该怎样做等等条条框框。但我相信你们自己知道该怎么做,所以,如果对任务有任何问题或不清楚的地方,你们知道在哪里能找到我。否则,我将视为大家都会讨论清楚任务目标和行动细节”我说。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

他们总是有太多借口,以及没有借口,就是没有讨论,不想讨论,不知道怎么讨论,不知道讨论什么。最后在宏宇学校,第一组都已经开始调查了,我还是不知道他们到底有没有讨论过关于这次任务,我这老师当得,真是……

半小时后,有一位学生因身体不适,刘亚微老师提前送他和家长先行离开;另两组小伙伴也陆续回到操场。我分别询问了他们的调查情况。他们调查了教室和桌椅数量、有食堂和学生洗浴间、食堂生熟食分开、有学生宿舍、图书室藏书很多。还算不错吗?还算不错吧!

于是我提出了问题:

关于教室:教室数量有了,有几个正在使用、几个未使用?面积是否达到相关标准?新桌椅什么材质、何时启用的?旧桌椅什么材质、用了多久?

关于图书室:我们通常衡量一个图书室的规模会说到它的藏书数量,那宏宇学校图书室“藏书很多”是多少?书籍都有哪几类?哪些书最受欢迎、借阅率最高?

关于食堂:食堂能同时容纳多少师生就餐?每个学生的餐标是多少?

关于学生宿舍:有多少学生住校?他们为什么选择住校?男生多少?女生多少?分别是几年级?他们多长时间换一次床单被套?

关于学生洗浴间:什么时间开放?能同时容纳多少学生洗浴?学生平均几天洗一次澡?

然后补充问题:学校的公共卫生设施,除了洗浴间,有几个厕所?蹲便还是坐便?如果都有,那分别有多少?采用什么方式冲水?

有小伙伴说有的情况如果找不到学校老师是无法得知的,我笑着说你们知道老师办公室在哪里;有小伙伴说我怎么知道食堂可以同时容纳多少师生就餐呢?我说有个比较容易的办法就是去数凳子;有小伙伴说住校学生的问题有的要问学生才行,可是我们遇不到他们。我说不急,他们很快就要下课,大家抓紧时间做访谈。

于是,第二次补充调查开始了。

我开始觉得,不管是小伙伴们还是大伙伴老师们,真的需要常常换换环境和试试不同的方法,否则你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做出什么来。平时课堂上“非暴力不合作”的小伙伴,在调查当中相当友好、亲和、积极主动;平时非常内向的小伙伴,跟着外向的小伙伴一起跑上跑下、拍照、记录,和陌生人沟通,也是狠勇敢的。他们真的狠认真和努力。

第二次补充调查回来,非常棒!数据准确了很多。我从清晨在院子里的焦虑中,终于释放了出来。于是在操场上,我向大家解释了为什么要这样对大家提出这些要求:

首先,我们要对我们调查结果的真实性负责。因为不准确的数据可能会给被调查对象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甚至是伤害。同时,很有可能会有个人或社会团体,根据我们公开发布的报告来了解宏宇学校的大体情况,甚至有可能会将我们的报告作为对宏宇学校和学生捐赠何种物资、提供何种援助的依据之一。这是我们做了这个调查后,必须要承担的社会责任。这就是这学期开学大家讨论出来的六原则之一的“责任”。

第二,我们必须为阅读报告者提供更为准确的信息。这些信息中,硬数据是非常重要的部分。硬数据——那些易于收集的无可争辩的事实,这是最需要收集的理想数据。这些硬数据必须准确而详尽,不能是很多、很小、大概等含混不清的表述。例如根据大家的调查,在图书室X册藏书里,共有X种图书,分别为X册。其中儿童科幻读物共有X册,占总藏书量的X%,现在这类图书90%约X册已被翻烂。这组数据至少可以说明,小朋友更喜欢阅读这类图书。如再有图书捐赠时,宏宇学校和捐赠者就都知道多选一些什么图书,而不一定非得是国学、数学或其他。

第三,我们怎么证明报告和数据的真实性?除了最终的报告文本,我们还应有详尽的,包括访谈对象姓名、性别、年龄、身份(职业)、联系方式等资料可供追溯;“有图有真相”,图片除了可以补充报告中提及的重要信息和场景,还有“在场证据”的作用,这也是新闻、纪实摄影本身所具有的重要作用。除此而外,我们还有“过程日志”,什么时间、与谁,从哪里出发、乘坐什么交通工具抵达何处,开始怎样的任务,也就是各位的调查“流水账”,这样似乎枯燥无味的记录也要力求详尽,并可能在将来某时发挥重要作用。所以,我们的每一份报告,都应该由报告文本、调查照片和过程日志三部分组成。

此时,正好宏宇学校各年级又下课了,小伙伴们开始了今天最后的补充调查。

16::30,我去向校长告别后,我们一行7人离开宏宇学校,李允洁副校长和我们一起边走边聊,一直送我们到公交站。

转了两趟公交,又累又饿的小伙伴们终于在天已麻麻黑的18:30回到学堂。

搭上回家的末班公交,收到幸福学堂副堂主姜伯尼发来的关爱语音,长舒一口气,终于是“平安去,平安回了,野!”给低调而娇羞的自己默默点了一个赞。然后突然惊出一身汗——我到底有没有给小伙伴们布置作业?他们作业会遇到什么问题?会按时交作业吗?交上来的作业会是什么样……我想一个人静静。

晚上,我分别给美白老师、廖佳蕴老师、志愿者刘亚微老师发微信,说“如果今天您不在现场,如果没有您的一路关照,我想我是不可能完成今天的课程的。谢谢您!”

Ps:这样枯燥乏味的田野手帐,可能在将来某时发挥重要作用吗?谁知道呢!至少对我是重要的。我这样的老司机遇到的“新问题”,对经验丰富的教师来说可能都已是“青春记忆”了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