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基础经济学

人们泛称为命运的事情

上午第一次参加初中的基础经济学课,为五月接手做准备。

黄文欣老师很好的将该门课程组织成读书会的形式,这样每个学生都能参与进来。这个学期初高中读的都是[德]博多·舍费尔的书,初中是《小狗钱钱》,高中是《小狗钱钱2》。如果我在中学时能读到这样培养财商的书,人生肯定会与现在不同 — 特别是拥有金钱的数量 — 这或许就是命运吧?!

经济学除了书本学习,最好再来点实操就更好。实操方案已经报颜群宇校长审阅通过,本周再完善下就可以在5月实施。今天的课上,我问初中生有谁非常期望自己变得有钱,只有一半的学生举手。于是下节课我就会告诉他们,上节课上举手的同学,从5月开始每人将获得1万元的“风险投资”,这就是幸福学堂“基础经济学”的实操课开始。当然,没举手的同学也会有,但可能会只是5000,也可能要承担一点课程上的公共事务才能获得同等金额的风投。

晚上网购了两枚银币,准备作为5月基础经济学课程道具,一枚日本昭和三十二年丹凤银币,一枚丝绸之路上出土银币残币;金币没买,太贵。


今天加入了邹瑞西老师的英语班,本周开课。班里四名“学生”都是学堂的老师:中学科学教师毛道江、中学物候学老师杨鸿雁、办公室主任杜娟老师和我,只有我是0基础。离开学校18年了,现在又从头开始学习英文,早知道年轻时好好读书了。

五年级的姊一同学教我鬼步舞,学了三个步,慢慢来,每天练习,总会学会。

看到一句话 — 人们泛称为命运的事情,通常都是自己做出来的蠢事!据说是叔本华说的,是不是谁说的不重要,意思对了就行。

成功不必在我

上两周的校委会,张楚君老师都没有参加。上周一校委会前她告诉我,作为小学二年级主班老师,专业和专注很重要,重心要放在每天的课程设计和实施上,以及要专心进行长期的观察和陪伴学生,所以决定退出校委会。我能理解她的决定。我也认为老师好好上课、上好课才是幸福学堂的福气和核心竞争力。

今天全部老师和中学生去了前进学校参观。校园建筑比之前照片里的感觉还要好,只是路况不好。颜群宇校长说6月底路就修好。期待!不过那时修好路,9月新学期的招生工作也会有所耽误。无论如何,做好自己该做的,也把能做的做好,成功不必在我,我必功不唐捐。

我5月开始上中学部的基础经济学课。这缘于四、五年级的数学老师李蓉蓉4月结束就要离开;上周校委会,颜群宇校长说想让廖玉碧老师来代李蓉蓉的数学课,我建议还是数学老师来教数学最好。但高中科学(数学、物理、化学等学科综合)毛道江老师课时已满,如果初中数学黄文欣老师来接四、五年级,她现在的基础经济学就要么停掉,要么找人来接。于是我说基础经济学既然开了就不能停。如果黄文欣老师愿意接李蓉蓉老师的课,我就斗胆接下黄文欣老师的基础经济学。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备胎,偶放狂言必不成真。好了,一个唾沫一个钉,说出来的话就得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