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基础经济学

经行道

连续工作20天后,终于迎来休息日。

有一段时间没早起无所事事在花园散步了。经常走的是绕着一尊仿北齐佛立像的转经小道,两圈半一公里,夏天栀子花香、秋天桂花香、冬天梅花香,满眼深深浅浅的绿。

上午,去贵开路,参加这个点的第一次贵州佛学会(藏传佛教)线下共修。共修结束,我退出了共修群,删除了组长的微信。这是我第二次努力尝试参加共修的失败。作为一组的老师,组长和辅导员,除了发心,也要略通佛理才好,照本宣科读标准答案,也是八万四千法门之一,不是唯一。20年了,我还得继续独自学习,直至时机的到来。

离开共修点,去师大五之堂书店,取这两个月陆续付款订购的十几本书。周末,没遇见我的男神和女神。

实在想念鹿冲关路上,曾吃了十多年的那两家面馆。在公交上,随着一站一站目的地渐近,口水分泌也愈行愈浓。没忍住,吃完这家湖南面,出门右转,又口服另一家一碗鸡丝面,到晚上8点都不知道饿,正好省出时间备课。

周一语文课准备了《天空是慢的,它在变蓝的时候更慢》一诗,我想对各位同学表达的是,每个人、每件事物,都有自己的节奏。有时候,慢慢来反而会比较快。

《礼记·学记》,是任飞老师正在上的八年级语文内容。放在这里,我想和大家一起分享的是“教学相长”和“学学半”,即便老师,也是学生,人非生而知之,皆学而知之。感谢大家这段时间愿意听我的分享,以及与我的交流。

虽然我不怎么喜欢冯唐,但选他《三十二大》这本书里的一篇《大钱》,我想表达的是一种金钱观——多少钱才够用?钱怎么花?

最后的期末文章作业,素材是唐朝张说的《钱草本》;既是历史、古文阅读理解,也和《大钱》一起,不但是与基础经济学这门课跨学科的作业,还是关于金钱观、财富观。

基础经济学的课,除了一周交易分析,还就是价格、价值和智猪博弈理论。

25号是这个学期中文和基础经济学最后一节课。中文课准备了“旅行”的专题。我们每个人来到这世上,都是独自旅行,即使有人相伴,终究各奔东西。

前进·幸福学堂 | 我的第一堂“基础经济学”课

五月起,我就开始上初、高中的基础经济学。原来这门课是在周三和周五,黄文欣老师把上课时间做了调整,全部集中在了周一,“这样豆哥周五就能够抽得出身去给学堂的重要活动拍照了”黄老师说。考虑得好周到。

周一的课,给同学们介绍了下面的新课程内容,周二开始实施了。

前进·幸福学堂 | 基础经济学课
模拟实操课

有钱能买到“幸福”吗?

钱不是万能的,没钱是万万不能的。这句话似乎隐含着钱不能购买“幸福”之意。但一切数据都显示,经济状况与幸福程度、健康状况[经常以预期寿命(life expectancy)来度量]和受教育程度呈现正相关。

我们每个人都渴望成长和幸福。在内心深处,我们都希望改变一些事情,使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但我们的教育体制只告诉我们例如“1991年中国加入亚太经合组织、2008年的金融危机给全球金融系统和全球经济造成了堪比大萧条式的冲击、2018年中美贸易冲突”这样的知识点,并没有告诉我们应该怎样做才能实现梦想。每个人都有权利去实现自己的财富梦想。“有两条通向幸福的道路:降低要求或者增加财富……聪明的人,会同时给自己创造两条路。”——富兰克林

学期始(课程始),每位“基础经济学”课程学生拥有3000 — 10000幸福元来自学堂的 “风险投资”,可用于在课程内模拟交易(买入卖出)。期末学生个人剩余资产将转入下学期,直至亏损初期资产的70%即作投资账户清零、重启。

风险投资的金额分为10000、5000、3000三个级别,学生获得多少取决于学生对财务的响应程度——越渴望获得财富者,启动资金越多;迟迟不响应课程需求者,启动资金越少。

交易行情,以上海黄金交易所Au99.99为对应行情。

交易日为除节假日外的周一至周五(12:30 — 13:00),每个交易日12:30,“基础经济学”课程教师在课程微信群中公布当日行情(交易价格),学生自行决定是否交易及买入、赎回,每学期交易次数不得低于1次。

交易费用(费率按照《流动性风险管理规定》制定,只是对持有的时间要求减少了一半):
持有时间=<5天,买入费用0,赎回费用1.50%
持有时间5天<=持有<10天,买入费用0,赎回费用0.025%
持有时间=>10天,买入费用0,赎回费用0

该项目期末结果即为课程期末考评结果。考评分为五个等级
徒:资产净值<=启动基金总额
伙计:资产增加3%以内
掌柜:资产增值3% — 5%者
大掌柜:资产增值5% — 10%以上者
陶朱公:资产增值10%以上者

期末奖励
“大掌柜”等级学生,将获得刻有学生姓名的幸福学堂纯银币一枚作为奖励,并由校长颁发证书;
“陶朱公”等级的学生,将获得刻有学生姓名的幸福学堂纯金币一枚作为奖励,并由校长颁发证书;

幸福志:黎明

黎明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的名字叫黎明。(2018年6月2日启用一句话小传)

下为旧版小传:

前愤青、伪文青、互联网从业者、创业总是失败者、前攻城狮、前自由撰稿人、摄影师、前杂志主编和前独立Blogger。现为摆脱后工业时代职业束缚的斜杠多重职业者,以及常常一个人活成一支队伍的中年生活幸存者——

2017年2月 — 幸福学堂摄影师、自媒体编辑;

2017年5月 — 幸福学堂摄影师、自媒体编辑,学堂游学设计工作;

2017年11月 — 幸福学堂摄影师、自媒体编辑、学堂游学设计、学生社会企业项目“幸福里”负责人;

2018年5月7日 — 幸福学堂摄影师、自媒体编辑、学堂游学设计、学生社会企业项目“幸福里”负责人,同时任初、高中“基础经济学”教师;

2018年5月14日 — 幸福学堂摄影师、自媒体编辑、学堂游学设计、学生社会企业项目“幸福里”负责人,同时任初、高中“基础经济学”教师和高中语言艺术(中文)教师;


幸福志
心之所向 身之所往

幸福学堂是一所怎样的创新教育机构?创办人都是谁?他们都有着什么样的个人经历?他们都有什么样的志向, 在践行怎样的教育理念?

《幸福志》系列,不是摄影棚里的“美颜”职业照和精致修饰的个人简介,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满篇云里雾里金光闪闪的成绩榜。

《孟子》里说“志、气之帅也。”

我们说,“志”,就是心之所向,身之所往。

《幸福志》,幸福学堂教师自己写作的个人小传,鲜活而真实。

人们泛称为命运的事情

上午第一次参加初中的基础经济学课,为五月接手做准备。

黄文欣老师很好的将该门课程组织成读书会的形式,这样每个学生都能参与进来。这个学期初高中读的都是[德]博多·舍费尔的书,初中是《小狗钱钱》,高中是《小狗钱钱2》。如果我在中学时能读到这样培养财商的书,人生肯定会与现在不同 — 特别是拥有金钱的数量 — 这或许就是命运吧?!

经济学除了书本学习,最好再来点实操就更好。实操方案已经报颜群宇校长审阅通过,本周再完善下就可以在5月实施。今天的课上,我问初中生有谁非常期望自己变得有钱,只有一半的学生举手。于是下节课我就会告诉他们,上节课上举手的同学,从5月开始每人将获得1万元的“风险投资”,这就是幸福学堂“基础经济学”的实操课开始。当然,没举手的同学也会有,但可能会只是5000,也可能要承担一点课程上的公共事务才能获得同等金额的风投。

晚上网购了两枚银币,准备作为5月基础经济学课程道具,一枚日本昭和三十二年丹凤银币,一枚丝绸之路上出土银币残币;金币没买,太贵。


今天加入了邹瑞西老师的英语班,本周开课。班里四名“学生”都是学堂的老师:中学科学教师毛道江、中学物候学老师杨鸿雁、办公室主任杜娟老师和我,只有我是0基础。离开学校18年了,现在又从头开始学习英文,早知道年轻时好好读书了。

五年级的姊一同学教我鬼步舞,学了三个步,慢慢来,每天练习,总会学会。

看到一句话 — 人们泛称为命运的事情,通常都是自己做出来的蠢事!据说是叔本华说的,是不是谁说的不重要,意思对了就行。

成功不必在我

上两周的校委会,张楚君老师都没有参加。上周一校委会前她告诉我,作为小学二年级主班老师,专业和专注很重要,重心要放在每天的课程设计和实施上,以及要专心进行长期的观察和陪伴学生,所以决定退出校委会。我能理解她的决定。我也认为老师好好上课、上好课才是幸福学堂的福气和核心竞争力。

今天全部老师和中学生去了前进学校参观。校园建筑比之前照片里的感觉还要好,只是路况不好。颜群宇校长说6月底路就修好。期待!不过那时修好路,9月新学期的招生工作也会有所耽误。无论如何,做好自己该做的,也把能做的做好,成功不必在我,我必功不唐捐。

我5月开始上中学部的基础经济学课。这缘于四、五年级的数学老师李蓉蓉4月结束就要离开;上周校委会,颜群宇校长说想让廖玉碧老师来代李蓉蓉的数学课,我建议还是数学老师来教数学最好。但高中科学(数学、物理、化学等学科综合)毛道江老师课时已满,如果初中数学黄文欣老师来接四、五年级,她现在的基础经济学就要么停掉,要么找人来接。于是我说基础经济学既然开了就不能停。如果黄文欣老师愿意接李蓉蓉老师的课,我就斗胆接下黄文欣老师的基础经济学。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备胎,偶放狂言必不成真。好了,一个唾沫一个钉,说出来的话就得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