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学诚法师

贵圈真乱:龙泉寺主持学诚的倒掉

中国佛教协会第九届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北京召开。1500多字的会议决议中,主要两点:

1、会议接受学诚辞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常务理事、理事,由演觉副会长临时主持中国佛教协会工作;

2、在佛教界广泛开展规范庄严的升挂国旗活动。

之前对龙泉寺主持释学诚的违建、巨额资金去向不明和性侵的95页《重大情况汇报》,这就坐实了。据相关人士透露,8月13日释学诚已被送回福州,在一个小院“了却残生 ”。而因他红极一时的龙泉寺已经关闭,不少僧侣也都离开了。

我克制住了物欲,但内心仍然不够平和,这一刻实在是想说一句“贵圈真乱”。

佛教不是“法”外之地。僧侣受比世间法律更为严厉的戒律的约束。一位僧人守不了戒律,就与普通人无异,都得接受世间法律和道德的约束。中国佛教协会会长、龙泉寺主持释学诚,作为僧众和佛教界的领袖人物尚且如此,佛教内现状也就不堪设想了,否则中国佛教协会第九届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决议中,也不会要求“坚决纠正信仰淡化、戒律松弛、追名逐利、放逸懈怠、追求奢华等不良风气”了。

一脸正儿八经的,多半衣冠禽兽;满嘴男盗女娼的,心地也不纯良。我这个佛教徒,现在还能相信谁? 继续阅读

当我说我是佛教徒时

在我看过的关于西藏的书里,索甲仁波切《西藏生死书》、《格萨尔王传》、河口慧海《100年前西藏独行记》、邢肃芝(洛桑珍珠)《雪域求法记:一个汉人喇嘛的口述史》,以及艺人陈坤的《突然就走到了西藏》,从信徒的视角看到一个虔诚、祥和,充满信仰力量,满天神佛的西藏;

透过陈庆英/陈立健《活佛转世:缘起•发展•历史定制》、班钦索南查巴《新红史》、根敦群培《白史》、第二世敦珠法王《藏密佛教史》和尕藏加《密宗:藏传佛教神秘文化》,看到一个手术灯下历史线索如血管、肌肉一样条条理理的西藏; 继续阅读

善恶浮沉真假界,尘缘散尽不分明

前天,微信朋友圈流传一份北京龙泉寺的释贤启、释贤佳两位僧人,向佛教界举报龙泉寺一存在违章建设,10年间违规建1.37万平米建筑;二是巨额资金去向不明;三是中国佛教协会会长、龙泉寺住持涉嫌性侵女弟子的“重大情况汇报”。今天全网就只剩下一篇学诚法师新浪博客上的声明,该篇博客还关闭了评论功能。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