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尺宅

【乱翻书】纪实中国系列的审美疲劳

从道格·桑德斯《落脚城市:最终的人口大迁徙与世界未来》,到比尔·波特的《空谷幽兰》和《禅的行囊》;从野岛刚的《两个故宫的离合》、比尔·波利的《少林很忙》,再到是中文名为何伟的彼得•海斯勒(Peter Hessler) 的《江城》、《寻路中国:从乡村到工厂的自驾之旅》和他太太张彤禾的《打工女孩:从乡村到城市的变动中国》,昨天一天看完《奇石:来自东西方的报道》,终于我对外国人的纪实中国系列,审美疲劳了。然而这个系列的书在我的书架上,只占到了一个小小角落。感受到我身后围绕着我的,沿着两面墙直达屋顶的书架上,那些买来还没来得及看的书,实在是两分满足、三分焦虑和五分幸福。

4年前,我没有书房,只在通风采光都不好的卧室阳台上有个书柜。实在是太想买的书,就放进收藏夹,等打折半价时入手,一本一本看得慢而细。

这4年,我有了一间自己的书房“尺宅”,于是饥渴得到了容纳的洞窟,一年买书近百本,常常是收到一批只翻了一两本,就又已收到下一批,如此下来,书架的空白渐渐被填满。

今天收到四月买的第二批书,现在书架上的书,粗粗扫一眼,竟然差不多有1/5买来还没来得及看。“双十一”前不再买书了。

藏书印和书房

2018年藏书印“尺宅”到了。2014年的藏书印是“何事惊慌”,2016年的是“慎独”,都是对应自己当时的状态。至于“尺宅”这两个字刻得如何,实在无法分辨,或许就像大人看小学生写的字种种不对,但写字的人不能自知还感觉不错吧?!如有缘分得名家作品,幸甚。可遇,不求。

下午在1803和黄文欣老师聊到看书,她说她看得慢,要勾勾画画做笔记,不像我看书很快。我说我是不求甚解,翻完就忘了,只是在哪里涉及到书中某个点时会记得在哪本书里看到过,内容大概如此如此这般这般而已。并且这翻书快也是小学时练就的。那时家里没什么藏书,最多的是毛选和马恩列,又味同嚼蜡;在一个深山厂矿也找不到什么课外书看,子弟学校图书室的书都翻了几遍,书页上的污垢和折痕让一本书的厚度成为其原本的两倍。偶得一本没看过的书,放学就飞跑回家赶紧在老妈下班到家前看完后藏到床下、铁炉子的灰箱里或者煤棚里,第二天上学再偷偷带去还。如果被发现偷看课外书,就会换来一顿呵斥甚至“笋子炒肉”。

我这四十年,该看书时,没书看;有机会看书时,没好书。现在终于有了一间自己读书的房间,一年翻几十本书,是在恶补早年欠下的帐。

文人、大家的书房都有什么斋什么堂的雅号,我的书房因为我的粗俗,不敢当这样的雅号,不如也就叫“尺宅”了。

书和印

昨天4月23日,“世界读书日”,当当网满200减100,买了5本折后价101元。

在淘宝刻了一枚藏书印,“尺宅”二字,以作记号。

忘了带钱,微信里也只有5毛2,掏尽钱包里的所有钱交了停车费后,身无分文。好久都没有这么通透了。

1616年4月23日,文艺复兴时期的著名人物:英国的威廉·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和西班牙的塞万提斯(Miguel de Cervantes Saavedra),在同一天离世。这是给幸福学堂做的三张纪念海报。

学堂改名

幸福学堂被前进学校并购,成为了“前进·幸福学堂”,我觉得这个新校名有一种奋起在伦敦十九环外的中式田园风,希望明年能挺近到十八环。野!

更名的公众号推送,推了就删了,因为我犯的错误低级而严重——把“启事”错为“启示”。重大错误总是发生在推送后。在“尺宅”,我一个人羞愧到额头汗汲汲。

尺宅即江湖

今天惊蛰,也是幸福学堂新学期开学上课第一天。早上出门前和卷卷一起温习了《诗经·桃夭···》。

1803的桌上,我放了一个小人书大小,市集用的透明立架,里面夹了两张纸,一张上的字是“静坐常思己过”,另一张是“尺宅即江湖”。

这个内阳台,小小也就放得下一张桌子,但我觉得也要像乾隆的“快雪堂”、梁启超的“饮冰室”和丰子恺的“缘缘堂”,有一个像样的名字。

取“尺宅即江湖”的“尺宅”两字最合适不过。因为——

一、尺宅指颜面
眉、眼、口、鼻所在处。《黄庭内景经·脾部》:“主调百谷五味香,辟却虚羸无病伤,外应尺宅气色芳。” 《黄庭内景经·琼室》:“寸田尺宅可治生。”梁丘子注:“尺宅,面也。”宋·陆游 《学道》诗:“精神生尺宅,虚白集中扃。”

二、尺宅指并不宽敞的居所,如这小小内阳台。宋·苏轼 《赠王仲素寺丞》诗:“尺宅足自庇,寸田有余畦。”

三、尺宅指人情世故
武者谓之江湖,文者谓之社会;守门员我,熙熙所见,攘攘往来,见人喜怒哀乐,经我最不擅长的人情世故,马一浮诗里有一句“尺宅即江湖”。

今日起,博客也更名为“尺宅即江湖”。

关于我和这个博客

这个博客,原名“黔首报”,始建于2005,唾沫星子如月季花般四溅反刍流逝青春存续12年后,停更在2017。

更名为“尺宅即江湖”复更于2018,而之前的博客内容只恢复了不到1%,正如一切死亡都有冗长的回声,人生终究也不过是死路一条。

以前年轻各种装,现在只关心钱、粮食和蔬菜,努力做一个幸福的人——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而我的名字叫黎明——一枚前愤青、伪文青、互联网从业者、创业总是失败者、前攻城狮、前自由撰稿人、摄影师、前杂志主编和前独立Blogger;现为摆脱后工业时代职业束缚的斜杠多重职业者,以及常常一个人活成一支队伍的中年生活幸存者——我把天空和大地打扫干干净净,归还给一个陌不相识的人。


关于“尺宅”

一、尺宅指颜面
眉、眼、口、鼻所在处。《黄庭内景经·脾部》:“主调百谷五味香,辟却虚羸无病伤,外应尺宅气色芳。” 《黄庭内景经·琼室》:“寸田尺宅可治生。”梁丘子注:“尺宅,面也。”宋·陆游 《学道》诗:“精神生尺宅,虚白集中扃。”

二、尺宅指并不宽敞的居所。宋·苏轼 《赠王仲素寺丞》诗:“尺宅足自庇,寸田有余畦。”2018年4月27日,我的书房也更名为“尺宅”;

三、尺宅指人情世故
武者谓之江湖,文者谓之社会;熙熙所见,攘攘往来,见人喜怒哀乐,经我最不擅长的人情世故,马一浮诗里有一句“尺宅即江湖”。


部分往事

2018年- 完成幸福学堂第一首校歌——小学部校歌《幸福一天》的填词
2017年- “皂办处”与雀鸟苗寨联合制作的“雀鸟有礼”手工皂,亮相四川成都的“国际慢食全球大会”;雀鸟村民并在“全国农民合作组织论坛”上做了“皂办处”和雀鸟村“合作开发分享获益”的分享。
2016年- “皂办处”系列手工皂作为文创设计作品,受主办方邀请参展2016中国(贵州)国际民族民间文化旅游产品博览会
2015年- 创办手工皂工坊“皂办处”
2015年- “言之”第7期-博物馆奇妙夜——黔山毛豆:每个人的博物馆
2013年-《各种未来·走向荒野的哲学》自闭的NGO——黔山毛豆访谈
2012年-《黔中早报》2011年度网络人物提名奖:黔山毛豆
2011年-《贵阳日报》文《非职业公益人士”黔山毛豆》
2011年-新报:黔山毛豆《我是独立撰稿人》
2011年-黔中早报:《黔山毛豆是一个传奇》
2011年-南方都市报:《瑶寨里的“公平贸易”》
2011年-新报及《文化广角》杂志:《黔山毛豆,宣传贵州的独行侠》
2011年-《爱 – 欲》——在贵州民族大学作公益与慈善的TEDx演讲
2011年-贵阳日报:《“草根”也很“牛”》
2011年-《贵阳文史》杂志文《贵州NGO新闻小组调查报告》
2011年-《贵阳文史》杂志黔山毛豆访谈《让乡村发出自己的声音》
2010年-《博客天下》杂志11月号“讲述一座城市的故事”推荐黔首报;
2010年-贵州民族报《黔山毛豆:我用自己的方式记录贵州》;
2009年-获“2009贵州体育摄影奖”;
2009年-海峡卫视、台湾东森电视台联合制作人文旅行外景节目“萍水相逢”之《黔山毛豆的贵阳私家地理》;
2009年-《新报》文《黔山毛豆说“黔途”》介绍黔山毛豆;
2009年-《当代贵州》杂志《贵州42座博物馆,待我们一一探寻》介绍黔山毛豆;
2009年-《贵州商报》文《贵阳网民自办民间音乐节》报道黔山毛豆和“贵州本土方言说唱七日谈”;
2008年-《贵阳日报》刊登专访黔山毛豆文章《贵阳一位民间草根的“文化长征”》;
2008年-贵州电视台公共频道《百姓生活》人物专访“一粒行走的毛豆”;
2008年-《贵阳晚报》文《博客写贵州 出世界“名堂”》报道黔山毛豆;
2008年-黔山毛豆获“德国之声2008国际博客大赛”之“最佳中文博客”提名;
2008年-贵州电视台二频道“百姓关注”栏目播出“’毛豆’看贵州 黔山有好水”节目介绍黔山毛豆和网站;
2008年-《贵阳晚报》有文《贵阳网民网上自办“贵州电影周”》报道黔山毛豆和黔首报的“贵州电影周”;
2008年-由福建海峡卫视与台湾东森电视台联合制作的人文旅行外景节目“萍水相逢”专访黔山毛豆;
2008年-《西部开发报-都市星期五》刊登文章,报道黔山毛豆;
2007年-黔山毛豆发起“黔程似锦”博客征文大赛;
2006年-黔山毛豆发起贵州第一届博客聚会;
2005年-黔山毛豆开通独立原创博客“黔首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