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幸福学堂

花卷的科学展

今天幸福学堂小学部六周教学成果“科学展”,花卷带了邻居子然妹妹一起去。

一年级三名学生,两个男生耘赫做了海洋动物模型,本和做了森林动物模型,花卷年级比他们小,就做主持人。

看她当着几十名学生家长的面主持,一点也不紧张,还得了“最佳展示奖”(虽然每个学生都有奖),我觉得就应该是这样的。小树妈妈说,花卷这个学期成长好多。

幸福学堂小学部校歌3.0版《幸福一天》

今天周五,中午1点1803全体例会,熊猫老师在会上播放了小学部校歌,收获好多赞,颜群宇校长提了点建议就一次过,不NG,然后大家说“再来一遍!”全体对着歌词一起就唱起来。

这个小学部校歌《幸福一天》3.0版,是根据会上建议,略作修改版本。晚上熊猫老师发到全体微信群里,无异议,算是定稿了。下周熊猫老师就要开始教小学生们唱,还要在期末汇演上表演。

幸福一天

曲:ハンバート ハンバート
词:黔山毛豆
唱:熊猫老师

清早起 我穿衣把脸洗
背上书包 到幸福学堂去
上学路 小鸟和我一起
清风吹来好惬意

昨夜里 哗哗好大的雨
青蛙先生 扑通跳进小溪
林中路 阳光撒满草地
彩虹藏在露珠里

叽叽 喳喳 呱呱 呱呱
瓢虫弟弟 蜗牛爸爸

快来听 幸福电台有新故事啦
快出发吧 哎呀呀 我要迟到啦

书包里 有我好多秘密
幸福食堂 还有美味咖喱
每学期 我们都游学去
看世界多么美丽

学堂里 老师都有法力
数学英语 语文科学体育
每一天 我们都有惊喜
大家幸福在一起

哎呀 爸爸 哎呀 妈妈
可不可以 晚点回家

我们的 寻宝游戏才刚开始呀
校长说啦 小孩子 开心最重要啊

夕阳下 我们挥手明天再见
这重复又不重复的幸福一天

幸福学堂校歌2.0版《幸福一天》

昨天把校歌的歌词发给熊猫老师,今早她一到1803就和我讨论细节。根据她的建议,我对词做了修改,又加写了一段替换原本重复的第一段,她最后两句收尾,词就算完成了。跟着音乐唱几遍,我们都狠满意。今晚她会做出来,明天再全校员工大会上播放,听听大家的意见和建议。

太座大人看了歌词,说不适合初、高中生。我说这个是学前班到三年级的,四、五年级、六 — 九年级和高中都有各自的版本。“那还有好大的工作量”,她说。

幸福一天
(暂名)

曲:ハンバート ハンバート
词:黔山毛豆
流派:民谣

清早起 我穿衣把脸洗
背上书包 就去幸福学堂
上学路 小鸟和我一起
清风吹来好惬意

昨夜里 哗哗好大的雨
青蛙先生 扑通跳进小溪
林中路 阳光撒满草地
彩虹藏在露珠里

叽叽 喳喳 呱呱 呱呱
瓢虫弟弟 蜗牛爸爸

快来听 熊猫老师有新故事啦
快出发吧 哎呀呀 我要迟到啦

书包里 有我好多秘密
幸福食堂 娟姐美味咖喱
每学期 我们都游学去
看世界多么美丽

学堂里 老师都有法力
数学英语 语文科学体育
每一天 我们都有惊喜
大家幸福在一起

哎呀 爸爸 哎呀 妈妈
可不可以 晚点回家

我们的 寻宝游戏才刚开始呀
颜校长说 小孩子 开心最重要啊

夕阳下 我们挥手明天再见
这重复又不重复的幸福一天

游学设计:丝绸之路、CHINA、中国茶和美国独立战争

幸福学堂下学期校内游学,中学部确定是江西(庐山、景德镇、婺源和三清山)了。5月21日,中学部本学期的福建三城(福州、泉州、厦门)游学开始之时,也是我江西踩点出发之日。

之所以是江西,源于我整个游学框架的设计中,原计划上学期的游学目的地——敦煌,对应了西域之路(清光绪三年的1877年,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在《中国——亲身旅行和据此所作研究的成果》第一卷中,首次提出了“丝绸之路”的概念并在地图上进行了标注。这一术语后来被广泛采纳,所以在此之前,并无“丝绸之路”一说)。

1275年,经过四年的旅行,威尼斯人马可·波罗跟随父亲、叔叔,沿陆上丝绸之路途经敦煌,终于来到元帝国并成为忽必烈之臣。

1292年,在中国居住了17年的马可·波罗一家三人,奉忽必烈之命送阔阔真公主由泉州(本学期游学目的地之一)出航,往伊儿汗国成婚。忽必烈答应他们,在完成使命后,可以转路回国。当时“海上丝绸之路”起点的泉州,已是与埃及的亚历山大港齐名的“东方第一大港”。 而由于景德镇瓷器出口成为主要货物,因此海上丝绸之路又被称作“海上陶瓷之路”。

1298年,回到威尼斯的马可·波罗在与热那亚的战争中被俘,在狱中诞生了《马可·波罗游记》;这本书在欧洲的广泛流传,激起了欧洲人对东方文明和财富的倾慕与贪婪,人类文明进程中最重要的历史之一 — 大航海时代(又被称作地理大发现)开启。

随着大航海时代的到来,瓷器和中国茶成为世界商品。1689年,东印度公司从厦门首次将中国的茶叶运回英国,此后英国名媛淑女们腰间都藏有一把镀金嵌玉的小钥匙,用来开启特制的茶叶箱;而能够用中国茶和精美的中国瓷器招待宾客,成为当时的英国人财富和身份的象征,China也成为“中国”和“瓷器”的英文译名。

1773年,在美国革命之父之一的塞缪尔·亚当斯(约翰·亚当斯的堂兄)和约翰·汉考克领导下,60名“自由之子”成员,将东印度公司三船主要为中国福建武夷红茶的茶叶倾入波士顿湾,以此反抗“日不落帝国”英国国会授权东印度公司在北美殖民地销售茶叶的《茶税法》,也由此拉开了北美独立战争序幕。

1776年7月4日,大陆会议在费城正式通过由托马斯·杰斐逊起草,并由其它13个殖民地代表签署,大陆会议主席约翰·汉考克签字生效的,美国最重要立国文书之一的《独立宣言》,7月4日也成为美国的“独立日”。

“人人生而平等……” 天赋人权说是《独立宣言》中最有力量的句子,但它的起草者们同时也加入到了对印第安人的大屠杀当中。乔治·华盛顿说:“在所有印第安人居留地被有效摧毁前不要听取任何和平的建议。”

从美国第一任总统华盛顿开始,亚当斯、杰斐逊、林肯,一直持续到第二十三任总统哈利森,美国伟大的总统们,在一个世纪里发起了1000多次不同规模的军事行动,到1890年代基本上完成了灭绝印第安人的“作战任务”,超过1000万印第安人被屠杀。

每一个游学目的地在我的设计中,它都是世界的中心;每一个事件都不是孤立的存在,而是与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都发生着联系;每一次游学,都是一次涉及历史、地理、科学、博物学、文学、戏剧、音乐等等跨学科课程。

为准备每一次游学,我都要翻看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字的书籍、资料,看一些电影,听一些相关的音乐,实在是一个既享受,又痛苦的过程。享受是因为我能够发现自己的知识盲点,了解更广阔的世界;痛苦是资料很多,时间不多,要吸收消化还要产出,战战兢兢唯恐有错误知识传递给学生。

成功不必在我

上两周的校委会,张楚君老师都没有参加。上周一校委会前她告诉我,作为小学二年级主班老师,专业和专注很重要,重心要放在每天的课程设计和实施上,以及要专心进行长期的观察和陪伴学生,所以决定退出校委会。我能理解她的决定。我也认为老师好好上课、上好课才是幸福学堂的福气和核心竞争力。

今天全部老师和中学生去了前进学校参观。校园建筑比之前照片里的感觉还要好,只是路况不好。颜群宇校长说6月底路就修好。期待!不过那时修好路,9月新学期的招生工作也会有所耽误。无论如何,做好自己该做的,也把能做的做好,成功不必在我,我必功不唐捐。

我5月开始上中学部的基础经济学课。这缘于四、五年级的数学老师李蓉蓉4月结束就要离开;上周校委会,颜群宇校长说想让廖玉碧老师来代李蓉蓉的数学课,我建议还是数学老师来教数学最好。但高中科学(数学、物理、化学等学科综合)毛道江老师课时已满,如果初中数学黄文欣老师来接四、五年级,她现在的基础经济学就要么停掉,要么找人来接。于是我说基础经济学既然开了就不能停。如果黄文欣老师愿意接李蓉蓉老师的课,我就斗胆接下黄文欣老师的基础经济学。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备胎,偶放狂言必不成真。好了,一个唾沫一个钉,说出来的话就得认。

此生不会再见

时间的车轮终将从我们身上碾轧过去,直到我们都血肉模糊灰飞烟灭……

2009年7月,我第一次在博客里敲下还勉强能记起的她们。

她们住左手靠里较大那间,右手较小那间住的是酒店的会计和仓管,我住中间。因为除了两身换洗衣物和一卷铺笼盖帐外,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所以我几乎从不用关门。

每天下班无事可做躺在床上,都能看见或听到她们从我门前叽叽喳喳走过,每周生意好时,我也会受邀到她们房间一起吃宵夜,大多是一些烧烤蔬菜和鱼、肉。和右隔壁的两位在走道里下象棋,她们路过会指指点点说“黎经理,如果你能连赢三盘杀他们个片甲不留,晚上就请你吃宵夜,哈哈哈……”老W路过,他会给每个人递上一支烟,然后说:“黎经理,这样走不得行嘛”,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一番。

老W五十上下,是我左手房间里唯一的男性,面色黑里泛黄,精瘦,黑色西服从来都不穿上而是披着,趿一双黑皮鞋,吸烟很厉害,一支接一支,右手中指和食指被熏到焦黄,每次在猛烈的咳嗽后都会“破”的一口浓痰射向墙角。老W和十几名女孩子的房间有半间教室那么大,三面沿墙一溜的木板大通铺,转角最宽大一块是老W的。除了偶尔逛逛街,女孩子们的空闲时光大多都愿意也只能呆在这个大通铺上。

她们之间互相叫昵称,从不叫对方姓氏,从说话口音可以听出有差不多一半的女孩子来自其他省份,而其余的应该来自省内各地。年龄最大的二十五六,最小的不满二十。之所以能住在酒店里而不用出去租房,是因为能就近为客人提供性服务,并且有老W“罩着”也不会常常被“烂仔”欺负;而与站街或发廊的比起来,收入也要高一些。

我值夜班时,她们从客人的房间工作出来,偶尔也会在凌晨无人的消防通道里,和我闲聊一点自己的事,说话的声音被压低在楼道里嗡嗡回响。

喜欢穿白色连衣裙的小Z身材丰满,说话的声音比较大,每次见她和姐妹们在一起都有说有笑。她说这一次出来有六个多月,3岁的儿子和前夫的父母一起住在H省的乡下,上次回去儿子都快不认识她了。因为常被老公打,并且公公婆婆也不喜欢她,在生下孩子没几个月就离婚了。当时也不知道去哪里,身上没有钱,不知道怎样才能活下去,于是就做了这个。

因为是十几个女孩子里年龄最大的,她们都叫她T姐。当初离婚后独自一人在异乡举目无亲找了几个月都没找到适合的工作,到是认识了几个这一行的老乡姐妹。也许是因为年龄稍大一点,也比较懂得体谅人,小T的人缘不错。在一刚毕业来酒店实习的大学生向她表白几次后,两人住到了一起。有一段时间很少见到她再出来工作,但每次碰到,她脸上都是幸福满溢的微笑的。一天小T在与大学生一起租住的小屋里割了腕,血流一地淌出门外才被人发现破门救回来。后来她说她用自己的积蓄在大学生家乡为未来的公婆盖了小楼房,买了一对结婚戒指,还给他买了新西服、新手机、电脑,只等着新房盖好就结婚。但男方父母以断绝关系极力阻止家中独子的这桩婚事,在大学生离去时,小T无法承受这又一次的打击。

十六七岁的小C是那种典型的邻家小妹,扎着马尾辫,腼腆文静,轻声细语,牙齿白白的,腿修长而匀称,要是在大学校园里,完全就是一清清纯纯大一新生模样。因为在乡下家里欠了一些钱,父母要她嫁给一个年纪可以当他叔伯的男人,就跑了出来。自从身无分文的小C那晚被老W从街头“拣”回来,她觉得这样的日子也很好,有那么多姐姐关照她,还可以用自己挣的钱买新衣服,请大家吃零食、唱卡拉OK……但有时候有公务人员借着酒醉“签单”,那些人老W或酒店都不会去得罪,而“签单”就意味着收不到钱,这时候只能自认倒霉。

当小Z说起对儿子的思念,小C笑笑的给我说后来凡是比较难缠的客人姐姐们都替她去,小T面色苍白坐在我面前台阶上低垂着包扎着医用纱布的手腕时,我不知道该对她们说什么,只是就站在那里听。那个时间里,她们和每一个母亲,每一个渴望爱和被爱的女孩一样。她们给我说这些,是因为互相都知道,我们终是真正的陌路人,可能很快就此生不会再见。

5个月后,我右边房间的会计邻居好像是因为经济方面的问题,辞职了;和他一个房间的仓管也在物资盘点中被发现中餐厨房食材和客房布草账实有若干不符后失踪。后来只有我和老W偶尔在走道里下两盘。再3个月后,我也离开了。

每天我们的生活,激流涌来,激流涌去,曾经生活的点点滴滴,已被时光的河流带走,从而在刹那以后就已成为“历史”,而其中的主体——“我们”——也从当下的“自己”剥离而成为“他者”。刹那以后,我们都在以他者的眼光看自己。刹那就已是过去,刹那就是整个人生,在生活的河流里,那些关于自己的过去转瞬间即已不再属于“自己”而成为“他们的历史”。

武者谓之江湖,文人谓之社会,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就是社会。任何人都可以自己凭借对万事万物关系的理解,在江湖上行走,避开刀风和剑雨。假如能记住自己从前因为狂妄吃过的亏,就会变得和气;假如见过高山仰止和芸芸众生,就会变得谦卑。

后来,我有幸以“准志愿者”的身份参与到一个博物馆的前期工作中,并能够有足够多的机会在一个口述史的项目中学习。我相信“人的一生总要解决三大关系,人与人的关系,人与物的关系,人与内心的关系”,在我看来博物馆就是“见自己——人与人”和“见天地——人与物”的地方,而口述史则更是我要以谦卑之心“见众生——人与内心”的大事,也是对“人”这一普通的社会基本成分的认可,是一切社会创造与社会发现的根本性力量。

一个社会、一个城市,就是一座座博物馆,只是这个博物馆不再是我们理解上的那些诸如艺术博物馆、历史博物馆和科学博物馆之类的收藏和展示没有生命的珍品奇物并向公众开放的单一功能建筑。这个博物馆的建筑部分是由城市里所有建筑来共同组成,而不论是旅人过客、外来谋生者、城市居民还是城市管理者,所有的人和构成他们生活中的所有事和物,都是这个博物馆的活生生的共同组成部分,人们在这里互相以新奇、包容、赞赏、漠视、嫉妒、羡慕、贪婪、欺骗、虚伪、歧视……等等等等不同的角度和眼光在观察着对方,每个人既是观者,又是被观者,既是“展品”又是观“展”者,同时又共同组成了一个在外来者看来的“被观者”的“展品”系列。每个人的生活由此而变得不再单一,他(她)的生活不仅仅只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眼中的表演,私密的公开和公开的私密在这里面犬牙交错。

现在,我和女儿成为幸福学堂的一员,我在这里工作,她在这里上学。重启这个博客,在于我要记录下我的历史——把历史还原于个体,并把个体展开于日常生活,从而把不可复现的历史记忆和宏大逻辑深植于日常生活和生命经验之中;那些被忽略的,隐没在历史的背面和角落的人们,在重重阴影中他们的日常活动远较个别的、传奇的历史事件更具本质意义,正是他们从过去塑造了现在。那些发生于前台,被历史剧的灯光照亮的引人注目的人和事,不过是漂浮在时间河流水面上的泡沫。

消防演员

一进家,花卷就对太座大人说:“妈妈,你不知道,今天我们幸福学堂的小学生玩消防演员嘞!警察先演,我们再演,然后警察点了很狂的火,我们就一喷,满地就是雪,哈哈哈”花卷开心的说“太好玩了,我还想玩一次”。

认识的第一具肉身播客/项目结题

播客

幸福学堂的熊猫老师在喜马拉雅注册了ID,准备开始她“熊猫老师的戏剧课”的专辑。卷卷成为了熊猫FM的第一个喜马拉雅粉丝,给老师留言说:“我是你的第一个粉丝,我看好你哟!”

“爸爸,你知道吗?熊猫老师是我认识的第一个广播嘞!是活的嘞!我好开心。”花卷的表情就像她看到新买的小金鱼。

“嗯,熊猫老师确实是我们认识的第一具播客的肉身。”我说。


项目结题

下午1点开始,大雨滂沱。从学堂出发,去找妇女儿童促进会的李青老师,完成乐施会项目的最后结题和结款。给李青老师带了一个手工皂礼盒,谢谢她这一年的帮助和关照。

终于,这事算是结束了。不想再与乐施会有合作,至少我个人不想,因为项目细节要求和财务报账要求有些——嗯,不合适的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