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幸福学堂

【幸福·文学院】学者的得意和挑战

清明假期后,我将只负责六年级及以上年级中文课的古文部分,诗词、现代文和写作将分别由熊猫、谢静静和任飞等三位中文老师负责。这是上周我们中文教学组两次讨论后报颜群宇校长通过,决定4月8日开始试行的中文教学调整。

这样的调整,源于围绕语文课本略作展开,以考试和考得高分为目标的学习,以课本为大纲的教学,在大多数学校是其教学准绳甚至是最高目标;然而在我看来,有的文章,我上学时就在学,现在的学生也还在学,几十年来世界都已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而几十年来教材上的却仍是同样的东西,甚至短短二十四个字的一首并不怎么样的现代诗,教案对其却有上千字的“标准”解读,这样的过度解读和现在医疗的过度治疗一样,要命。

作为一名幸福学堂的中文教师,他的教学不止要涵盖初高中语文教材,还要在其之外和之上都有广泛涉猎,在现代文、文言文、诗词和写作方面都有一定造诣,而这样的中文老师,我觉得可遇不可求。所以,四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与其被动去寻寻觅觅,不如我们各自发挥自己的爱好和擅长,尽自己最大限度去应对和解决一个领域的问题 。

如此大胆的尝试,或许也只有在幸福学堂才能得以在教学中实践而不只是“纸上谈兵”。于是,六年级及以上的中文课,在4月8日开始,就会迎来一系列的变化——

从“中文教学组”到“幸福文学院”

这周起,之前因为各自面对不同年级、不同教材内容,相互间联系并不紧密的中文教学组老师,现在组成了“幸福文学院”;之前在中文教学领域横向发展“雨露均沾”式各自作战的四位中文老师,现在自己负责的领域开始包含但不限于教材的纵向深入教学,这不但覆盖面更丰富,内容也更深入“中文”本身,回到学习本身——人的一生就是在不断的学习中成长,通过这不断的积累最终每个人都成其为自己,就像自然中的桃、李、杏,松、竹、梅……而不是考试要考什么就学什么,所有人最好都长成同一种树,否则没办法判断你是一棵50分的树还是95分的树。

从一科一位老师到一科多位老师

学生的中文课,不再是一个班级只面对一位教师。仅中文这一科,每个班级每周就有四位老师,分别讲授古文、诗词、现代文和写作。四位老师,四种不同的教学方法和思维模式,四个“中文”领域的精彩纷呈,四个进入“中文”领域的大门,不再“自古华山一条道,登临犹比上天难”,而是八万四千法门,门门是好门。这同时也对师生们相互间的陪伴、跟随和自我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从课本的教学单元到主题教学

中文的学习,不再局限在语文课本的各个单元顺序,而是将教材打散,在与实际结合的一个个每周教学主题中重组;“幸福文学院”每一位教师都要负责一定数量的教学主题策划,重组后的主题,将教材篇目纳入其中,并增补新内容,这样不但实现了“包含但不限于”的目标,也实现了整个中学部的中文更加有体系——春天里,从六年级到九年级,同一个“春”的主题,完全不同深度和风格的古今中外、诗词歌赋、听说读写的学习和训练,这,才是春天该有的烂漫;每周一个主题,全学年超过30个的主题与教材十余个单元比较,这,才是一名幸福学堂中文老师的得意和挑战。

“三近斋”读书会的完整阅读

“三近斋”是我给幸福学堂其中一个中文教室的斋号。斋号中的“三近”出自《中庸·二十章》中“好学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知斯三者,则知所以修身;知所以修身,则知所以治人;知所以治人,则知所以治天下国家矣”。每个学期的中文阅读,都将围绕教学主题选择两三本书,师生通过“三近斋读书会”共同完整阅读,并完成读书笔记和读后感。之所以要强调“完整阅读”,是因为很久以来,从小学到高中的语文课本里,都是单篇的文章,有的文章即便选自名著,也是没头没尾,学生的中文学习完全是碎片化。智力的核心是思维力,思维是阅读的核心与主体,贯穿阅读过程的始终。“思维的发展与提升”是中文核心素养的重要内容,整本书阅读是开拓思维极为重要的条件和方法。

“营养”的均衡

中文体系的调整,不挤占其他科目的课时,不占用学生的课外时间,不增加课时量,不增加学生作业量——营养的均衡不在每一种营养都大量摄取,而在多样选择、合理搭配、比例适当和满足需要。

“生而知之者”是圣人,在我读过的有限几本史书里没有遇到过,现实中也没有见过,此生可能也无缘见到。学而知之者,佛陀也是。不论在校园里的身份是老师还是学生,我们都还在求知的路上,所以,我认为,不论师生,不论年龄和职业,我们都是学者——“我知道我无知”的终身学习者。

【幸福新语】幸福学堂戊戌年记忆碎片

己亥年正月初二,晴,空气质量良,西南风4-5级。

一年过去,新学期也就要到来。

早起备课,翻到上学期记录下来的学堂里师生的一些趣事。这些趣事的记录,是我在中文课上,给中学生布置的仿《世说新语》写作而作的样例。现在看来,一个学期的校园生活就那么历历在目。我会持续这个“幸福新语”的记录,多年以后,这些记忆的碎片就会像天上的星星一样,闪闪发光。

中学篇

【 幸福新语·一 】 “以前活得简单,现在想活得简单”,这是Angelina中文期末考试作文里的一句话。

【 幸福新语·二 】 八年级及以上的中文课,毛豆老师的自选教材都是繁体字。一天上胡适的《略谈人生观》,“毛豆老师,其实你还可以用繁体字板书的”,Yvonne说。“好!好!好得狠!”毛豆老师说。

【 幸福新语·三 】 Stan Lee 离世的那个周一,Grace的周记本上前一天写着一句话——世人都是会凋谢的花啊!

【 幸福新语·四 】 江西游学归来的第一节游学课上,“如果有同学不交作业会面临什么后果?” 毛豆老师问。让他去食堂做一周的义工吧!Vicent和Tom说。后来,他们俩在食堂做了一周的义工。

【 幸福新语·五 】 九年级的Tony凶了Angelina,于是毛豆老师让十年级的Simon去背他们改编自王尔德的班训第一条“Girl are meant to be loved,not to be understood”给Tony听。“那第二条是什么?”Tony问。“请参照第一条”Simon说。

小学篇

【 幸福新语·六 】 午餐后的中学生们,踩着操场上的阳光练习冬至游园会开场节目——舞龙。雨辰站在毛豆老师旁边看了一会儿,指着龙珠问:“毛豆老师,他们为什么要追着一根棒棒糖跑呢?”

【 幸福新语·七 】 子乐在学前班时常常忘记写作业,但现在上一年级就不一样了。下课,小朋友们都出去玩,他一个人还在教室写作业。Sunny老师说:“走啊!去玩吧!”子乐倔强地说:“不!我要学习!只有学习好我才有选择的权利,我也才能够得到自由”。

【 幸福新语·八 】 龚老师的女儿悠悠也是她班上的学生。有一天悠悠回到家,对外婆说:“今天老师表扬我啦!”外婆问是哪位老师表扬了我的乖孙女啊?“龚老师呀!” 悠悠开心说。

【 幸福新语·九 】 元宝的折纸皮卡丘被踩扁了,他觉得皮卡丘肯定是死了,于是把它埋葬在校园里的桂花树下。下午,他带着两位同学在皮卡丘“坟”前土里插了一块饼干,当做“墓碑”,三个小朋友就跪在地上对着一块饼干磕头。

【 幸福新语·十 】 海海很苦恼,边挠头边说:“熊猫老师,如果我要完成体验盲人过马路的作业,我就要一直练习,一直练习,练习到没有时间写作业,没有时间弹钢琴,没有时间吃饭,也赶不上校车。我还要不要练习啊?熊猫老师!你等等我啊!我还没有说完啊!熊猫老师……”熊猫老师已经落荒而逃了。

【 幸福新语·十一 】 阳光下午,隆隆趴在杨梅树上,一副很惬意的样子。“隆哥,来!你快下来!”毛豆老师在下面张开双臂仰头叫他。“卷卷爸,你怎么叫,也没有用,我,是不会下来的,因为只有在这上面,我才能看到远方”,他在树上晃荡着两腿说。

【 幸福新语·十二 】 小企鹅在喝芒果汁,松子舔舔嘴也想喝,跑去青龙茶馆要来一个杯子。“这个是给我治病的维生素,因为我感冒了”,小企鹅说。“好巧,我刚才正好也感冒了”,松子说。于是他们分享了一杯芒果汁。

【 幸福新语·十三 】 小白摔倒在走道上,子乐跑过去扶起她,关切地问:“小白,痛不痛?”并给她掸干净衣裤。Sunny老师正好路过,蹲下来对子乐说:“子乐,每天站着给你们上课,我的脚,也好痛啊!”子乐回头淡淡说:“老师,你就不要来凑热闹了嘛”。

【 幸福新语·十四 】 楷楷挖完鼻孔,顺手将鼻屎抹在了迎面走来的熊猫老师裤子上。熊猫老师有点生气,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楷楷说:“因为我爱你,但是我不知道要怎样才能接近你,所以我只好这样了,熊猫老师!”于是熊猫老师就蹦蹦跳跳回办公室了。

2018的一粒种子

冬天的早晨去学堂,通常天还没亮。在前后无车又没有路灯的绕城高速上,远处高楼的零星微弱灯光漂浮在半空中,就像海洋深暗处的磷火,让黎明前的黑暗变得更加浓稠。

车里除了我每天固定不变的音乐和后座花卷的故事,只有发动机的嗡嗡声。有时我会想,或许是在某天,因为我换了一条车道进入高速,所以误入了另一个平行空间,而那另一个我,正在另一个空间驾车行驶在这同一条高速上,过着我的生活,去见原本我要见的人,去解决原本是我要去解决的问题。

或许,那个我也是这么想的。

天气预报说,明天(12月29日)会有大降温和暴雪。一早收到校长转来的区教育局明天停课的通知,这么说,今天就是2018年最后一天课了。

这个学期,我分别担任六至十年级的中文课、游学课和常识课教师。在课堂上,我说:“我并不认可所谓教师是园丁、蜡烛,强调自我牺牲自我奉献的说法。我们不应该把某一个职业的基准要求拔高到道德的制高点。教师的职业身份也并不代表他手里天然就握着打开真理大门的钥匙,否则,就是道德绑架,就是不切实际地要求一个人拥有神的能力。同时每个人的人生中,唯一可以不劳而获的年龄的数值也并不代表能够匹配同等的见识和判断力。所以,任何职业都应该回归其本身——在教室里,我们就是同学——共同学习者。所谓的‘常识”,其实不过是年满18岁之前沉积在我们思维中的各种偏见——这话据说是爱因斯坦说的。而我的课最大的用处,可能就是用来颠覆通常所谓的“常识”和三观的。”

这个学期,我也作为某公益机构的一员,代表学堂到省内几个县级重点中学去上过几次公开课。在公开课上,我也是这么说的。

在学堂内、外的课堂上,都有学生问,是否可以邀请他的父母和其他老师来听我的课,我表示欢迎,“不过恐怕他们听到一半就会拖着你们愤然离去”,我说。事实也是如此。在一次外校的公开课后,一位老师认为我不应该给学生们说这些,因为:“他们现在只需要面对一件事,那就是学习”,她说。

“难道,只是去背得那几本课本上的文章、公式并熟练应用才叫学习?学习时间管理、学习项目管理,学习怎样和他人相处、学习如何完成一次一个人的旅行或者怎样操作一台机器,去学习怎样做一名老师、父母……难道人的一生不都是在学习吗?”我问那位老师,但她可能觉得受到冒犯,不再理我。

“我认为,学堂和其他学校比较,最大的不同不是课程内容,不是班级人数,更不是收费,而是给予每位师生的更多的独立和包容。经济独立是一个人形式上的独立,思想独立才是一个人本质的独立;只有包容和接纳更多的不同,才能拥有更多的自由”,我在2018年最后一天课的最后一节课上,对六至十年级所有的同学说。我认为,我能够成为他们的老师,正是学堂“独立和包容”的最好体现。

今天下午,随着校车的离开,我2018年的工作也告一段落,元旦假期提前一天开启。

站在空空的教室,回想刚开学时学生的模样,这一个学期他们真的是变化好多。同时他们就像土壤、雨露和营养,浇灌了我这株41年的老藤,让我重焕发生机,再次开始继续成长。在幸福学堂的教室里,我才是他们的学生,其实是每个年轻人用自己的生命来陪伴和成就了我,而我真正能给他们的,只有他们脑袋里的那一粒种子,这实在是少得可怜。

幸福基金与助学拍卖

幸福基金

我是幸福学堂“幸福基金”的发起人和管理者。

此前,幸福基金的资金来源主要是“幸福里”中学生个性化学习项目商业实践收益。

2018年9月学堂搬到现校区后,新开设的青龙镖局里,学生镖师通过向师生提供公共服务和开设茶馆、钱庄也获得了一点收益。

从2019年起,幸福基金除了延续之前用于社区公益和公共性活动支持,还将承担奖学金学生就读的所有费用。

冬至游园会

2018年12月21日,将是幸福学堂每年的传统活动——冬至游园会——举办的日子。

今年的冬至游园会,除了延续往年捏泥人、糖画、草编等手工艺人的传统项目,舞龙、跳房子、相声、套圈等传统娱乐项目和饺子、汤圆、烤豆腐、炸洋芋、棉花糖、糖葫芦等美食项目,还新增了助学拍卖会和跳蚤市场。

幸福·助学拍卖会

这首届“幸福·助学拍卖会”,老师、学生和家长将捐赠拍卖品参加拍卖。拍卖所得将汇入“幸福基金奖学金”,以资助更多的优秀贫困学生能够顺利完成在幸福学堂学业。

我捐赠的拍卖品,是我珍藏的黄色绫绢封面,檀皮宣纸内页,四眼线装,包角、印书根的《唐·柳公权书金刚经》。希望拍卖顺利。

拍品名称:《唐·柳公权书金刚经》
书籍尺寸:185*290
封面材质:黄色绫绢
内页材质:檀皮宣纸
装订方式:四眼线装,包角、印书根
包装方式:一函一册
拍卖起价:500元
每次举牌加价:50元

柳公权(778年-865年),字诚悬,唐朝中期著名书法家、诗人。柳公权的书法以楷书著称,自创独树一帜的“柳体”,以骨力劲健见长。柳公权与颜真卿齐名,后世有“颜筋柳骨”的美誉,又与欧阳询、颜真卿、赵孟頫并称“楷书四大家”。

“幸福里”社会企业项目一周年

“幸福里”社会企业项目,是皂办处幸福学堂合作,为学堂中学生开设的个性化项目课程。我皂办处的创始人之一和幸福学堂的工作人员的双重身份,使我成为了项目的负责人。

下周,这批由参加“幸福里”项目的学生们开发和制作的松木“幸福”礼盒(四块手工皂+紫草膏+润唇膏+学堂校徽),就要亮相在北京召开的“中国创新教育交流会”。这次亮相,对我来说,也正好是项目一周年的收官。 继续阅读

幸福邮局の爱

幸福学堂的戏剧/音乐老师——熊猫老师邹佳伶,在小学部开设了“幸福邮局”。她想鼓励小朋友们给老师和同学写信。每个星期,一位小学生作为“幸福邮递员”,要负责将这些信送给收件人。

卷卷上周收到的第一封信,是一位同学写给她和另一位同学的。信里说:“我们不要吵架了,我们都是好朋友。”

卷卷写出的第一封信,只一句写得歪歪扭扭的话,没有标点符号,还很长。是写给小西老师的。信里说,她很爱爸爸妈妈,所以她喜欢黏着小西老师。

第一次读到这封“信”,我没让卷卷重写得规整一些,也没有让她添加标点符号。最终,也忍住了没问为什么爱爸爸妈妈就喜欢黏着老师。这是她迄今为止,写得字数最多、最长的一句话。她在用自己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我不需要去做什么,慢慢来,慢慢来,怎么使用标点是很容易学会的,怎么真实、坦诚表达自己,才是最可贵。

有老师说,小西老师收到学生们的信,感动得差点哭了。老师和学生,成为互相生命中的同伴,而不是“我教你学”、“我说你听”,这就是教育吧?!

昨天放学时,卷卷给我看她新写的一封信,是给一位男同学的。她在信里说:“XX,我爱你!你爱我吗?”

晚饭后一家人打球、散步回来,卷卷拿出本子准备继续写信。

“我想和你分享一下,我认为的’爱’,可以吗?”我跪在小桌子旁,这样她就可以和我平视说话。

“好啊!爸爸,你说吧!”她扭头看着我。

“一般呢,我们不会轻易对别人说’我爱你‘,因为这意味着责任和承诺。”

“为什么’爱‘就要有承诺和责任呢?”

“因为当我们对一个人说’我爱你‘的时候,意味着我希望一直和你在一起,甚至成为一家人;我们要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互相帮助、互相陪伴和互相鼓励,一起面对各种困难,甚至是一辈子。就像爸爸妈妈爱你,我们一辈子在一起一样。所以,如果没有做好这样的准备,是不可以随意说出这句话的。”

“哦~那我可以对其他人说喜欢他们吗?”她问。

“当然可以!对你喜欢的,你完全可以,就像你们不喜欢别人的某些不好的行为时,会告诉别人’我不喜欢你这样’。”

“爸爸,我爱你!”她抱着我的脖子说。一下子,我感觉自己也活到容易落泪的年岁了。

睡觉前,卷卷把她的日记放在我手边,里面只有歪歪扭扭一句话——今天我好开心!

从额头到指尖

暂时还没有

比你们更美好的

招生说明会、繁体字和小传

1、幸福学堂在前进学校新校区第一个招生说明会,全体老师和中学生一起圆满完成。这个“圆满”不是毫无瑕疵,不是虚假繁荣,是所有人都努力做到最好,交通、大环境和校舍现状,这些属于不可抗力,改变不在一朝一夕。到场50个左右家庭,现场缴学费的12个,下周十几个开放日试读,达成预期。大家累坏,开心。

2、卷卷洗澡出来,看到我在电脑上做的学堂每周家长通讯,一个字一个字读出来。我就又在白板上写了几个字,她也读、写出了对应简体字。“我没有教过你繁体字,你怎么认识的?”我问。“我看见就认识了呀!”她说。从明天开始,我们一起学繁体字。

3、昨天在学堂公众号,推送了新版教师小传。我把小传改为一句话——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的名字叫黎明。要用一段时间。前半句来自顾城《一代人》,原诗就两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dav

幸福志·杨茂丽

杨茂丽
幸福学堂小学全科教师

我是身高168厘米的“强壮”女汉子,贵州省正安县大山深处的工科女。规规矩矩的按照老师的好学生的标准到高中毕业,懵懵懂懂的选择大学专业。大学中偶然的支教让我接触到留守学生,毕业到村小支教一年,家访使我更加了解到学生为了什么而学习。健康和快乐的陪伴,我可以选择有兴趣、有动力的学习,会使自己的人生轨迹更加有意义。我是柔弱的小草,成长经历使我变得独立。

(杨茂丽2018年3月加入幸福学堂)

幸福学堂大事记&幸福志

【幸福学堂大事记】

2018年6月3日,幸福学堂新校区首场招生说明会在前进学校举办;

2018年6月1日,学堂小学部宣传片在儿童节发布;

2018年4月,谷雨日,幸福学堂推出由学堂教师填词的小学部校歌《幸福一天》;

2018年4月,中学部师生到四川成都,参加好奇、先锋和明睿等学校的极限飞盘校际赛,取得两胜一负的成绩;

2018年3月,中学的“地理”并入包含了地理、生物、风物和博物等内容的跨学科大课“物候学”;

2018年3月,春分日,“幸福学堂”更名为“前进·幸福学堂”,与创建已26年的前进学校开始联合办学之路,李强任校长,颜群宇任执行校长;

2018年3月,香港民生书院师生来访幸福学堂;

2018年3月,幸福学堂特色课——熊猫FM开播;

2018年3月,小学部负责人姜悦溪离开幸福学堂;

2018年2月,副校长姜伯尼离开幸福学堂;

2017年8月,幸福学堂邀请国际文凭组织IB认证老师——张砾文博士,对学堂老师以及部分农民工子弟学校教师进行培训;

2017年3月,幸福学堂邀请国际文凭组织IB认证老师对教师团队进行培训;

2016年9月,幸福学堂小学部招生,开始全日制小学教学;

2016年8月,幸福学堂团队核心成员分别在美国和中国苏州参加IB培训;

2016年3月,姜伯尼、姜悦溪夫妇从美国回归,分别担任副校长和小学部负责人,幸福学堂开始高中全日制教学;

2015年3月,在走访国内外多家学校后,颜群宇创办全日制幸福学堂,并任首任校长;

2014年5月,贵州学海无涯教育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更名为贵州幸福学堂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姜伯尼去往美国;贵州幸福学堂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作为主流教育的补充,开始开展寒暑假培训班和海外游学;

2012年12月,姜伯尼成立贵州学海无涯教育咨询有限责任公司,以自然教育和课外教育为主,希望成为主流教育的补充;


【关于幸福学堂】

幸福学堂(http://www.xingfuxuetang.com/)是一家创办于2012年的创新教育机构。

作为一家全日制国际化私塾,福学堂的办学层次涵盖幼儿园、小学和初中。教学体系基于国家基础教育发展的指针,充分借鉴优秀的国际教育实践(Best Practices),旨在提供连续统一的国际化教育,培养“根植传统、胸怀世界、身心强健”的青少年,毕业学生具备进入国外、国内知名大学的能力。

在学校教育之外,幸福学堂的综合发展教育项目还有:寒暑假境内外游学、寒暑假营地教育项目、周末在地短期营地教育项目、高中及大学留学咨询项目。

幸福学堂的发展愿景是成为一所孩子喜欢读书和快乐成长的学校。在未来3 ~ 5年,幸福学堂贯通幼儿园、小学和中学,定位小微型学校,学生总人数预计为200 ~ 500人。

【学堂宗旨】

根植传统、胸怀世界、身心强健


【幸福志】
幸福学堂师资

校办公室

| 颜群宇  |

中学部

| 张辉 | 杨鸿雁 | 毛道江 | 廖玉碧 | 黄文欣 | 任飞 |

小学部

| 龚文雯 | 邹瑞西邹佳伶 | 詹婷 | 宋兴 | 杨茂丽 | 颜玉宇 | 张沥亢 |

国际部

| Tassia Kespers | Pamela Steig | Nathan Browne |

传媒/行政

| 黎明 | 杜娟 |

【老友记】

| 姜伯尼 | 姜悦溪 | 孙菱羲 | 杨福江 | 刘青 | 李蓉蓉 | 罗融 |

| 张楚君 | 林亚君艾冰 | Elijah Dove | Magda | 刘灿 | 徐弢 |


幸福志:黎明

黎明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的名字叫黎明。(2018年6月2日启用一句话小传)

下为旧版小传:

前愤青、伪文青、互联网从业者、创业总是失败者、前攻城狮、前自由撰稿人、摄影师、前杂志主编和前独立Blogger。现为摆脱后工业时代职业束缚的斜杠多重职业者,以及常常一个人活成一支队伍的中年生活幸存者——

2017年2月至今,担任幸福学堂摄影师、自媒体编辑、游学设计、学生社会企业项目“幸福里”负责人、六年级及以上游学课教师、八年级及以上中文教师,并短暂任教初、高中“基础经济学”教师和七年级“常识”课教师


幸福志
心之所向 身之所往

幸福学堂是一所怎样的创新教育机构?创办人都是谁?他们都有着什么样的个人经历?他们都有什么样的志向, 在践行怎样的教育理念?

《幸福志》系列,不是摄影棚里的“美颜”职业照和精致修饰的个人简介,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满篇云里雾里金光闪闪的成绩榜。

《孟子》里说“志、气之帅也。”

我们说,“志”,就是心之所向,身之所往。

《幸福志》,幸福学堂教师自己写作的个人小传,鲜活而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