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张楚君

成功不必在我

上两周的校委会,张楚君老师都没有参加。上周一校委会前她告诉我,作为小学二年级主班老师,专业和专注很重要,重心要放在每天的课程设计和实施上,以及要专心进行长期的观察和陪伴学生,所以决定退出校委会。我能理解她的决定。我也认为老师好好上课、上好课才是幸福学堂的福气和核心竞争力。

今天全部老师和中学生去了前进学校参观。校园建筑比之前照片里的感觉还要好,只是路况不好。颜群宇校长说6月底路就修好。期待!不过那时修好路,9月新学期的招生工作也会有所耽误。无论如何,做好自己该做的,也把能做的做好,成功不必在我,我必功不唐捐。

我5月开始上中学部的基础经济学课。这缘于四、五年级的数学老师李蓉蓉4月结束就要离开;上周校委会,颜群宇校长说想让廖玉碧老师来代李蓉蓉的数学课,我建议还是数学老师来教数学最好。但高中科学(数学、物理、化学等学科综合)毛道江老师课时已满,如果初中数学黄文欣老师来接四、五年级,她现在的基础经济学就要么停掉,要么找人来接。于是我说基础经济学既然开了就不能停。如果黄文欣老师愿意接李蓉蓉老师的课,我就斗胆接下黄文欣老师的基础经济学。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备胎,偶放狂言必不成真。好了,一个唾沫一个钉,说出来的话就得认。

玛尼石/二政府/修车

玛尼石

早上从背包往外掏电脑时,摸到一块大概5年前得到的玛尼石,就随手放到桌面一排旅行指南上。

燃了两个指节长短的会安芽庄线沉香,张楚君老师出门路过,说:“这小房间好有寺庙的感觉。”

“啊?是吗?可是这里没有佛像,没有经书,只有电脑和文具”,我说。

“你在,就有了。”她笑着说。

善哉善哉!


二政府

今天要把狠麻烦的乐施会项目财务票据和资料准备好。项目设计时长6个月,总额不到3万的小项目,都12个月了还没拨尾款,学堂的项目活动成果远超项目预期,但是“打酱油的钱不能买醋”项目官员如是说。

我说:“我没用打酱油的钱买醋,是用买1斤酱油的钱买来10斤酱油”。

“那没有事先向项目主管申请,所以现在会有问题。这是程序” 项目官员说。

NGO还是那么的二政府啊!

下午准备玩乐施会的资料,写完说明,精疲力竭,也错过了给小学部烘焙课拍照。


修车

半个月前,颜校长借我的车开去四季花园,回来笑说:“你开的是飞机啊?声音大得好像后面一直有辆摩托车在追着。”

今天限号,车停在太座那里,她请同事开去检查,结果右后轮轴承坏了。花了510元修好,胎噪明显减小,终于安静了。

自救之路

不想成为《死亡诗社》里“生活在平静的绝望中”的大多数人,于是跟着卷卷从一年级开始学我丢掉20多年的英语,学新的运动项目、看以前从未涉足领域的书……幸福学堂张楚君老师说:“教育,是一个生命陪伴生命的过程。”我觉得除了陪伴,教育也是让自己和孩子每天在愉悦健康的体验中自救和(再次)茁壮成长的过程。

嗯,我觉得我还是可以再抢救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