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熊猫老师

幸福学堂小学部校歌3.0版《幸福一天》

今天周五,中午1点1803全体例会,熊猫老师在会上播放了小学部校歌,收获好多赞,颜群宇校长提了点建议就一次过,不NG,然后大家说“再来一遍!”全体对着歌词一起就唱起来。

这个小学部校歌《幸福一天》3.0版,是根据会上建议,略作修改版本。晚上熊猫老师发到全体微信群里,无异议,算是定稿了。下周熊猫老师就要开始教小学生们唱,还要在期末汇演上表演。

幸福一天

曲:ハンバート ハンバート
词:黔山毛豆
唱:熊猫老师

清早起 我穿衣把脸洗
背上书包 到幸福学堂去
上学路 小鸟和我一起
清风吹来好惬意

昨夜里 哗哗好大的雨
青蛙先生 扑通跳进小溪
林中路 阳光撒满草地
彩虹藏在露珠里

叽叽 喳喳 呱呱 呱呱
瓢虫弟弟 蜗牛爸爸

快来听 幸福电台有新故事啦
快出发吧 哎呀呀 我要迟到啦

书包里 有我好多秘密
幸福食堂 还有美味咖喱
每学期 我们都游学去
看世界多么美丽

学堂里 老师都有法力
数学英语 语文科学体育
每一天 我们都有惊喜
大家幸福在一起

哎呀 爸爸 哎呀 妈妈
可不可以 晚点回家

我们的 寻宝游戏才刚开始呀
校长说啦 小孩子 开心最重要啊

夕阳下 我们挥手明天再见
这重复又不重复的幸福一天

幸福学堂校歌2.0版《幸福一天》

昨天把校歌的歌词发给熊猫老师,今早她一到1803就和我讨论细节。根据她的建议,我对词做了修改,又加写了一段替换原本重复的第一段,她最后两句收尾,词就算完成了。跟着音乐唱几遍,我们都狠满意。今晚她会做出来,明天再全校员工大会上播放,听听大家的意见和建议。

太座大人看了歌词,说不适合初、高中生。我说这个是学前班到三年级的,四、五年级、六 — 九年级和高中都有各自的版本。“那还有好大的工作量”,她说。

幸福一天
(暂名)

曲:ハンバート ハンバート
词:黔山毛豆
流派:民谣

清早起 我穿衣把脸洗
背上书包 就去幸福学堂
上学路 小鸟和我一起
清风吹来好惬意

昨夜里 哗哗好大的雨
青蛙先生 扑通跳进小溪
林中路 阳光撒满草地
彩虹藏在露珠里

叽叽 喳喳 呱呱 呱呱
瓢虫弟弟 蜗牛爸爸

快来听 熊猫老师有新故事啦
快出发吧 哎呀呀 我要迟到啦

书包里 有我好多秘密
幸福食堂 娟姐美味咖喱
每学期 我们都游学去
看世界多么美丽

学堂里 老师都有法力
数学英语 语文科学体育
每一天 我们都有惊喜
大家幸福在一起

哎呀 爸爸 哎呀 妈妈
可不可以 晚点回家

我们的 寻宝游戏才刚开始呀
颜校长说 小孩子 开心最重要啊

夕阳下 我们挥手明天再见
这重复又不重复的幸福一天

填词处女作:幸福学堂校歌《林中小路》

3月20日,熊猫老师说,好想幸福学堂有一首校歌,就像《ハンバート ハンバート》这样让人感到清新愉悦的。“要不毛豆哥给这曲填个词?”她说。

“我一个老头,做不来填词这么文艺的事,还是找中学语文教学组的罗融老师更靠谱。”我说。

“凡事总有第一次嘛。试试呗?!”她说。

嗯,凡事都有第一次,我就试试以6岁半的女儿花卷学堂一天为线索,填词。

在那周的全校员工例会上,熊猫老师把校歌和填词的事一说、曲一放,全体赞同,然后……好像就没有然后了……然后就好像只有我和熊猫老师还惦记着这事。

今天上午把花卷送去学堂后,回来监督停车场入户施工。午饭前在书房完成了人生的填词处女作——幸福学堂校歌《林中小路》。此刻,觉得自己与金曲奖最佳作词人之间,只差一个方文山的距离。

林中小路(暂名)

曲:ハンバート ハンバート
词:黔山毛豆
流派:民谣

清早起 我穿衣把脸洗
背上书包 就去幸福学堂
上学路 小鸟和我一起
清风吹来好惬意

昨夜里 哗哗好大的雨
青蛙先生 扑通跳进小溪
林中路 阳光穿过树叶
叮叮当当撒满地

叽叽 喳喳 呱呱(gu) 呱呱(gua)
瓢虫弟弟 蜗牛爸爸
快来听 熊猫老师有新故事啦
明天再见 哎呀呀 我要迟到啦

清早起 我穿衣把脸洗
背上书包 就去幸福学堂
上学路 小鸟和我一起
清风吹来好惬

学堂里 老师都有法力
数学英语 语文科学体育
每一天 我们都有惊喜
大家幸福在一起

哎呀 哎呀 爸爸 妈妈
可不可以 晚点回家
我们的 寻宝游戏才刚开始呀
颜校长说 小孩子 开心最重要

烘焙课 来尝我们做的饼干吧
幸福食堂 太美味 娟姐的咖喱


图为当代新闻摄影大师尤金·史密斯(1918-1978)作品《走向天堂花园》

【熊猫FM】新番轻剧透:剑客邹之风云再起

从昨天开始,和熊猫老师讨论她的喜马拉雅电台新一期节目。两个备选成语,我们选了“刻舟求剑”,选好后我就忘了另一个是什么。

经过改编的“刻舟求剑”,不再是我们从小知道的那个干瘪剧情,而是一个关于剑客、江湖和人生的故事——

武者谓之江湖,文人谓之社会。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任何人都可以自己凭借对万事万物关系的理解,在江湖上行走,避开刀风和剑雨。

剑客邹小二,原本不叫小二。他有一把剑,一把名为“一把剑”的剑。

喜马拉雅电台【熊猫FM】4月8号第二更:剑客邹之风云再起,敬请期待。

熊猫FM开播!

熊猫老师的喜马拉雅频道昨晚开播,第一季成语故事的第一期是《亡羊补牢》。

早上卷卷打开喜马拉雅APP,看到熊猫FM的首更,咧嘴边跳边笑着喊:“爸爸!爸爸!你看!你看!熊猫老师的故事来啦!啊哈哈哈……我要听,我马上要听!好不好?”然后从故事开始到结束,完全听呆了,嘴都忘了合上。

晚饭后,在花园小操场,照例和太座羽毛球男女对砍。一阵风来,樱花簌簌落,花卷提着上期末表演《三打白骨精》的竹篮,在粉色的花瓣雨里开心旋转,篮子里的蓝牙音箱,一直在播放熊猫FM的节目。

原本对熊猫FM的预期,是觉得能达到“凯叔讲故事”、“熊爸爸的十万个为什么”的一半就不错。因为别人是一个团队在制作节目。燃鹅,第一期就是一个礼花弹,用张辉老师的话说——比那些收费节目还要棒——从故事改编到音乐编曲,从片尾曲到自己演唱的“每周一歌”,一人分饰多角,是我在喜马拉雅听到的最好的故事频道,没有之一!熊猫老师,也是一个人活成了一支队伍啊

能够和这么优秀的老师成为同事,我狠荣幸。熊猫老师未来也定会取得非凡的成就。

认识的第一具肉身播客/项目结题

播客

幸福学堂的熊猫老师在喜马拉雅注册了ID,准备开始她“熊猫老师的戏剧课”的专辑。卷卷成为了熊猫FM的第一个喜马拉雅粉丝,给老师留言说:“我是你的第一个粉丝,我看好你哟!”

“爸爸,你知道吗?熊猫老师是我认识的第一个广播嘞!是活的嘞!我好开心。”花卷的表情就像她看到新买的小金鱼。

“嗯,熊猫老师确实是我们认识的第一具播客的肉身。”我说。


项目结题

下午1点开始,大雨滂沱。从学堂出发,去找妇女儿童促进会的李青老师,完成乐施会项目的最后结题和结款。给李青老师带了一个手工皂礼盒,谢谢她这一年的帮助和关照。

终于,这事算是结束了。不想再与乐施会有合作,至少我个人不想,因为项目细节要求和财务报账要求有些——嗯,不合适的矫情。

我们要有校歌了/影响了别人的人生

我们要有校歌了

下午,熊猫老师来1803说,好想学堂有一首校歌,就像《ハンバート ハンバート》这样的清新愉悦。她把歌发给我听。虽然不懂日语唱的是什么,但第一次听罩上耳机,音乐响起,闭眼就看到有个小孩子欢快走在上学的小路上,阳光从路旁树叶缝里稀稀疏疏洒下来。

“要不毛豆哥给这曲填个词?”小邹老师说。我从来没有写过歌词,心里没底。最后我们俩商量说如果学堂大家老师都来填词,尤其是中文老师,选取适合的一人一句,那实在是很好;还可请学堂中学历史教师张辉博士写一篇“幸福赋”,这样清新和严肃的都有了。

我们俩觉得,如果在期末汇演上,由校领导层和理事会成员朗诵《幸福赋》,学堂老师、家长和高年级学生为小学生伴奏演唱校歌,好温馨,画面好美。

从下午开始,就在循环六字真言和《ハンバート ハンバート》;晚上小邹老师在微信上发来填词格式,睡前想到一句歌词——吃三碗,娟姨的咖喱饭。

感觉写歌词,就像写俳句。

我觉得学堂的这首歌就可以叫《幸福小路》。


影响了别人的人生

23:08,幸福学堂的中学教师群里,徐弢博士(高中英文老师)对我说:“豆哥,今天还有人和我说你影响了ta的人生。”以我早几年的德性,估计不会带给别人什么好的影响,应该导致了一些错误影响,甚至可能是人生的一场灾难。不胜惶恐,请弢哥转告了我的歉意。

填词格式
a段:(起)
xxx xxxxxx
xxxx xxxxxx
xxx xxxxxx
xxxxxxx

xxx xxxxxx
xxxx xxxxxx
xxx xxxxxx
xxxxxxx

b段:(过度)
xx xx xx xx
xxxx xxxx

c段:(副歌/高潮)
Xxx xxxxxxxx
Xxxx xxx xxxxx
第二段格式一样~歌词要有一些变化~

看门人

这个学期,我从1603七八位老师挤在一起的那间小办公室,搬到1803教师进门的内阳台。一起搬来的,还有戏剧老师(熊猫老师)邹佳伶,我们共用一张木条桌。

条桌就在教室门边,半起身伸手就能摸到门把手。熊猫老师常在小学部2楼,于是我成为1803的“看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