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熊猫FM

【熊猫FM】新番轻剧透:剑客邹之风云再起

从昨天开始,和熊猫老师讨论她的喜马拉雅电台新一期节目。两个备选成语,我们选了“刻舟求剑”,选好后我就忘了另一个是什么。

经过改编的“刻舟求剑”,不再是我们从小知道的那个干瘪剧情,而是一个关于剑客、江湖和人生的故事——

武者谓之江湖,文人谓之社会。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任何人都可以自己凭借对万事万物关系的理解,在江湖上行走,避开刀风和剑雨。

剑客邹小二,原本不叫小二。他有一把剑,一把名为“一把剑”的剑。

喜马拉雅电台【熊猫FM】4月8号第二更:剑客邹之风云再起,敬请期待。

熊猫FM开播!

熊猫老师的喜马拉雅频道昨晚开播,第一季成语故事的第一期是《亡羊补牢》。

早上卷卷打开喜马拉雅APP,看到熊猫FM的首更,咧嘴边跳边笑着喊:“爸爸!爸爸!你看!你看!熊猫老师的故事来啦!啊哈哈哈……我要听,我马上要听!好不好?”然后从故事开始到结束,完全听呆了,嘴都忘了合上。

晚饭后,在花园小操场,照例和太座羽毛球男女对砍。一阵风来,樱花簌簌落,花卷提着上期末表演《三打白骨精》的竹篮,在粉色的花瓣雨里开心旋转,篮子里的蓝牙音箱,一直在播放熊猫FM的节目。

原本对熊猫FM的预期,是觉得能达到“凯叔讲故事”、“熊爸爸的十万个为什么”的一半就不错。因为别人是一个团队在制作节目。燃鹅,第一期就是一个礼花弹,用张辉老师的话说——比那些收费节目还要棒——从故事改编到音乐编曲,从片尾曲到自己演唱的“每周一歌”,一人分饰多角,是我在喜马拉雅听到的最好的故事频道,没有之一!熊猫老师,也是一个人活成了一支队伍啊

能够和这么优秀的老师成为同事,我狠荣幸。熊猫老师未来也定会取得非凡的成就。

认识的第一具肉身播客/项目结题

播客

幸福学堂的熊猫老师在喜马拉雅注册了ID,准备开始她“熊猫老师的戏剧课”的专辑。卷卷成为了熊猫FM的第一个喜马拉雅粉丝,给老师留言说:“我是你的第一个粉丝,我看好你哟!”

“爸爸,你知道吗?熊猫老师是我认识的第一个广播嘞!是活的嘞!我好开心。”花卷的表情就像她看到新买的小金鱼。

“嗯,熊猫老师确实是我们认识的第一具播客的肉身。”我说。


项目结题

下午1点开始,大雨滂沱。从学堂出发,去找妇女儿童促进会的李青老师,完成乐施会项目的最后结题和结款。给李青老师带了一个手工皂礼盒,谢谢她这一年的帮助和关照。

终于,这事算是结束了。不想再与乐施会有合作,至少我个人不想,因为项目细节要求和财务报账要求有些——嗯,不合适的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