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王维

袖手人

客厅书架上的近千本书,女儿已经读过了六百多本。上午把女儿读过或我短时间内不会用到的大概三百本书,搬到了楼下书房,换了一百多本上来。

床头的一百多本书,少量年代久远的拿去了书房,大多数都上了客厅的书架。床头只留了五六本闲书。

二〇二二年的新年愿望是今年只读一本书,《王维诗全集》。不可能实现的才是愿望,可能实现的那叫目标。

家里的书是真正这辈子不睡觉也读不完了。今后买书就只三个原则:非作者签名钤印不买;非立志必须读完者不买;非也闲书局所售不买。穷人穷时穷读书,“天下关心事,山中袖手看。”“凭栏一片风云意,来做神州袖手人。”正好借江湜和陈三立两副对联一用。

上周末,向曙光老师讨了两只小楷毛笔和一册文徵明书嵇康的《琴赋》。到手发现对新手来说,《琴赋》不可攀。“这个年龄才来写字,又是小楷,很难见成绩啊。”曙光老师不无担忧。我说不是为了写出什么,只是写给孩子看,“从游”嘛,就像读书,大人每天都读,家里到处是书,慢慢孩子就养成阅读的习惯了。从元旦开始,每日写古诗词小楷数页,女儿日日跟随,甚悦。

熊猫老师约春节假期见个面,说要再写个剧本。我不想写。想用那时间带娃、看书、写字。用太座的话说就是,我不需要再通过这个证明什么。

【备课手记】“诗佛”王维—我是不一样的烟火

在诗人中,我是音乐最好的;

在音乐界,我是画画最棒的;

在美术圈,我的诗是最牛的;

整个大唐文艺圈,我是最佛系的;

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我就是“诗佛”王维。

上面是下周高中的中文课导语。

每周中文课,我会围绕一个主题从多个我能想到的角度,以尽可能多的姿势切入,无论刀法如何花哨,力求“有趣”、“方法”和“知识”这三刀要清楚。

先从美国诗人简·赫斯菲尔德(Jane Hirshfield,1953—) 的诗《我只要少许》下刀,通过她的禅修引出“四无量心”;通过《维摩诘所说经》中,维摩诘对四无量心“慈悲喜舍”的解释,引出课程内容—字摩诘,号摩诘居士,被称为“诗佛”的王维、龚琳娜的《渭城曲》,和从小学到高中语文课本里王维的诗,温故新知。王维与李白同年生,两人却不相往来,被称为语文课本中“最熟悉的陌生人”,从而又复习了上周课程内容“李太白的朋友圈—唐朝的诗人和诗” 。

我这枚边学边做的中文老师,备课手记,记思路,记不足,记惭愧,人之患在好为人师。

王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