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电话手表

花卷银行

花卷想买电话手表,太座让她通过做家务、帮助别人和好好学习获得印章来兑换现金,一枚印章一元钱。今早我和她清点了她的存款,发现印章+现金还是不够,于是通过向太座“抵押贷款”的方式买了自己选好的手表,并把钱款封存进“花卷银行”(一个我小时候用来存放连环画的小木箱)交给太座。

下午,花卷用黄文欣老师送的绣花绷子绷住一块红布,绣了一个太座说是气球我说是桃心花卷说是雨滴或蜘蛛侠眼睛都可以的图案,说:“老爸,你出色了嘞!”

“啊?我哪里出色了?”我问。

花卷说:“有了我这幅作品,你就好富有了,赶快去收好哈!”

“好!我会把它放到书房锁起来。”我说。

关于电话手表,妈妈的好办法

昨天早上和花卷上学,刚走出幸福家园小区门卫室,就看见花卷的同班同学本和跑过来,亮出左手腕上的电话手表,欣喜地说:“卷卷,看!我的新电话手表!这个是防水的哦!”这让花卷受到了一万点暴击,差点就要哭出来。从这一刻起,她的心情就不美好了,抱着我说,爸爸我还是想买电话手表。我没有明确表态,让她回家和妈妈商量。

关于电话手表,从上个学期到最近,我们有过几次讨论。我让她说出需要电话手表的重要理由,她认真想了后说,想我时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离开学堂到外面时可以联系爸爸妈妈和其他小朋友都有这三个理由。

我说:“卷卷在学堂的时间,爸爸也都在学堂,我们可以随时见面,并且上课时间是不允许使用电话手表的,所以第一个理由不成立;你外出时,一定有不止一位老师带着大家,要联系爸爸妈妈可以请老师联系,所以第二个理由也不成立;第三个理由更不成立,因为我们不能因为别人有什么我们就要有什么,每个人要有自己的生活和价值观,并作出适合自己的判断和选择,所以,你购买电话手表的理由并不充分。”被拒绝后她当然哭了,我没有妥协,也没有去安慰她,她要学会自己面对和接受。

然而这一次,面对来自本和无意的“暴击”,让她终于忍不住再次提出了想要一块电话手表的心愿。我心里已同意,因为她23日就要第一次离开我们,跟随同学和老师游学去镇远古城两天半,电话手表在这个时候确实需要。但我觉得不应该就这样买,于是才说我们一起回家和妈妈商量。

后来一上午,整个小学部去消防队参观体验,她都不怎么开心,也不和大家一起去体验各种消防员装备。

放学回家,央求妈妈仍然没有得到获准,于是抱着妈妈哭。这时妈妈说:“我们可以像学堂一样,用集印章的方式。集满多少枚印章就能够买电话手表。”

“好野!”脸上还挂着泪珠的花卷欢呼,“妈妈,那一枚印章相当于一块钱怎么样?”她问。

妈妈说好啊,但是每个印章要有妈妈的签字才能生效。

于是花卷找出一个大本子来集印章,因为电话手表可不是几块钱就能买到。昨天晚饭后她帮妈妈收桌子,得到了一枚印章;今天早上认真练习古筝和帮妈妈包饺子,又各得到一枚印章。这真是一个好办法。我也会买下一个粉色的电话手表,在花卷游学前两天给她一个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