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诗经

常识

上周三,往西公益“囊萤照书”项目提前取消了今天榕江县一所中学的读书活动,我得到一个完整的周末休息,否则我的咽炎老毛病又要发作,说不出话来。

一个人在书房看电影、听音乐、喝茶,我实在是想有几天时间就自己一个人,一句话也不需要说,除了自己,一个人也不需要见。我又需要再好好看看自己的心性变成什么样了,是的,“观”,就是又见,见自己,上周的课上才说过这个字。

“观”,在“皂办处”外,我念念不忘要创建的另一系列手工物品。 继续阅读

尺宅即江湖

今天惊蛰,也是幸福学堂新学期开学上课第一天。早上出门前和卷卷一起温习了《诗经·桃夭》。

1803的桌上,我放了一个小人书大小,市集用的透明立架,里面夹了两张纸,一张上的字是“静坐常思己过”,另一张是“尺宅即江湖”。

这个内阳台,小小也就放得下一张桌子,但我觉得也要像乾隆的“快雪堂”、梁启超的“饮冰室”和丰子恺的“缘缘堂”,有一个像样的名字。

取“尺宅即江湖”的“尺宅”两字最合适不过。因为——

一、尺宅指颜面
眉、眼、口、鼻所在处。《黄庭内景经·脾部》:“主调百谷五味香,辟却虚羸无病伤,外应尺宅气色芳。” 《黄庭内景经·琼室》:“寸田尺宅可治生。”梁丘子注:“尺宅,面也。”宋·陆游 《学道》诗:“精神生尺宅,虚白集中扃。”

二、尺宅指并不宽敞的居所,如这小小内阳台。宋·苏轼 《赠王仲素寺丞》诗:“尺宅足自庇,寸田有余畦。”

三、尺宅指人情世故
武者谓之江湖,文者谓之社会;守门员我,熙熙所见,攘攘往来,见人喜怒哀乐,经我最不擅长的人情世故,马一浮诗里有一句“尺宅即江湖”。

今日起,博客也更名为“尺宅即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