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冰雅专栏】青春结

【何冰雅专栏】

青春结
文/何冰雅&ZPF 图/MUMU

何冰雅,九零代不靠谱好女纸。

我是何。
喜欢天空,大海,喜欢细腻的文字与蓝色。
喜欢阳光,花朵,喜欢事物美好生长的模样。
喜欢盛夏流淌的光影,冬日繁华的雪。
向往自由。
我知道,终有一日我会属于远方。
我看着高考随着时间奔跑,一路带过呼啸的风声。
也许,我们都是一群与时光追逐的孩子,
在一场漫长的旅途中,
相遇,错开
铭记,或遗忘。
普希金说,那些逝去了的都将变成亲切的怀念。
而你我们的未来,将在温暖中抵达。

09.2.17 冬末春初,有繁密而厚重的雨

现在是上午九点,我从炎热中醒来,从书柜里拿出这高中毕业的留言薄,写在扉页的字句早以泛黄。你用黑色水笔爬满的暗格藏在扉页后头,绵长如一条河流。

问自己一个傻问题,青春是什么?

是席慕容笔下太仓促的诗么?是歌里唱的你不老的容颜么?是我们丢失在岁月里的无知么?

又一个年头过去了,那时写在字里的情感早已变得模糊。我停下来仔细回想青春的模样,只剩下满目的疮痍。我最终存活于日复一日的生活之中,丢失了青春。

——何。2010.8.8

------------

已经是春末夏初了,所谓的萌动的季节早已结束。站在末端,回首,没有太过具体的快乐或是感伤,觉得迷茫,仅仅只是迷茫。

时光对于我而言,似乎是最不重要的东西。高考倒计时紧锣密鼓地更换着,我趴在课桌上睡觉的姿势,打着电筒看小说的动作也随之变化着。如果说高一的虚度是因为无知,我真不知此时的荒废是否源于无望。

打小学就认识了,一同玩过一次,但你早已忘了。可是高中的接触还是你主动拉开序幕的,东拉西扯,用美好的睡眠时间谈无光紧要的事,无关紧要的人。在这些闲聊里失去了不仅仅是原本应该平整些的皮肤,还有心中某些原本坚守的东西。当然,也得到一些。

你早已不是那个伤心就坐到角落里抽泣,要我在一旁为你准备好一沓纸的爱哭的人了吧;也不是那个兴起就拉着我跷课,醉了愣让我背你的疯子一样的女孩了吧。大概就是“时光改变我们,告别了单纯”,慢慢长大认识到亲情的重要,理解“责任”的含义。

你似乎是个能力很强的女人,能轻易地完成对别人而言极度困难的腾飞动作,并且不畏风雨的打击,一直都能飞得那么高,让人无法企及。因此觉得怪异,这样的你,究竟为什么要羡慕我,而觉得自己不如我?这样无用的感情用事的我。

在朋友这个问题上,我有很多疑惑,偶尔也会思考,但始终没有什么结果。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真心把我当朋友,也不知道我究竟把哪些人放在心里。时不时的恐慌,觉得自己孤独得太过纯粹,回顾时又觉得安全感实在匮乏得可怜。

你把我当好朋友的呵,特地为我在留言本上存了这么重要的位置。当别人对我好,我总是会想,我该怎样回报。可是对于这样一份感情,似乎不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几行字就能报答的。有时会觉得朋友的好是种负担,想逃;可不久又觉得朋友的冷淡是种压力,胡思乱想着长久的躲避。总是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干什么,和别人说了什么,究竟想做什么。脑袋中恍然仍是盘古开天地前的一片混沌。

第三次市联考,虽不是最后的失败,却让我不禁想到滑铁卢。或许不仅仅源于长久以来的粗心、焦虑,也来自我对友情、背叛的坚决态度。这次失败机缘巧合地让我看到了自己的偏执,狭隘。不禁想你对我,又忍耐了多少?

已经是23:10,明天再继续吧。

——ZPF。09.5.13夜

------------

不得不提到爱情,她对于我们的影响都不算小。分析题目,不断写着:要用全面的观点看待问题,要看到矛盾的主次两方面……,可在分析一些事时,总不免片面的咒骂,学而不能致用的体现。

你曾说,在停止感情问题的讨论后,我们之间的话少了很多。是不是有点可悲啊?那么在沉默时,你都在想些什么呢?

有时候情绪低落,就在教学楼的楼层间奔走,下楼下至一半,停顿半分钟又往回走,往返于楼层之间,却什么也不做。或许你会觉得怪异,为什么我老是突然来到,坐着不说话或是自言自语几句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原本是有什么事,有什么要说的吧,可是往往找不到那种感觉,说什么都不合时宜,只能闷在心里,任其腐败。
对于你的事,我有时的态度是漠然的。一声不吭的听着,不去仔细想,不知道那时的你在想些什么。只是偶尔会问自己,我们的坚持,执着究竟是为了什么?是否是有价值的。经济学说,价值是凝聚在商品中无差别的人类劳动。那么如果我们曾经认为有价值的事物,能够像商品一样,用于交换,得到更为实际的金钱。那不由我们意志而升值贬值的纸张,是否也是一种慰籍。

至少我是这么想的,边写边嘲笑自己。

史铁生对人生,哲学的探讨让我很是喜欢:

很可能,生和死都不过取决于观察,取决于观察的远与近。当一颗距离我们数十万光年的星星实际早已熄灭,它却在我们的视野里度着它的青春时光。

你希望我能和你去一个城市读大学。美好的愿望,也仅限于愿望。面对着现实,看着它的模样,总觉得自己太过无力,无用,而别人永远走在我前面。当我们之间的距离随着各自的加速度不同而越拉越大时,以那么慢的速度在空气中前行的音波最终到达时,说话的一方当时的心情早已变化了吧。那么我们该已怎样的方式消除距离的隔阂,让声音及时的传入彼此的耳中?

写东西,我并不称其为“写作”,此二字似乎太庄重,而我不配。在你写好东西给大家看时,我迷茫地看着你的背影,想,写作之于你,意味着什么。对于它,我们的态度是不同的吧。我时常在头脑中和自己对话,构建着流畅而美丽的文字结构。可是我不能,没有能力将它们记在纸上。我想我缺乏表达情感的方式,言语,文字都不能。我不能恰到好处地驾驭它们,而你可以,所以仅仅为此你也应该觉得很幸福吧,可以完全的表达是种很大的幸福。

我想我希望自己能成为环境保护工作者,面对“涨溺”的“渭水”哽咽,跪在日益扩大的沙漠上哭泣。那时的你,是否已经正在拍摄落日的景象,正在草蔓纠缠的野外奔跑。我想只要你愿意,这些都是你能做到的。而我,除了悲哀绝望的哭泣外,我并不能拯救谁的心灵。

同学生日,给了我两支徐福记的棒棒糖,青苹果和酸奶味。我都不能品尝。牙齿疼是个老毛病了,爱吃能吃青苹果的时光已经过去了,是否我们青苹果般的年华也已经不再了。

不禁想起三毛的小诗:

记得当年年纪小
你爱谈天我爱笑
有一天坐在榕树下
风在树梢鸟在叫
不知不觉睡着了
梦里花落知多少

梦里落去的花,会化作春泥更护花吧。那么也就不那么可惜了。一直喜欢三毛,她的诗,她的文章,喜欢她流浪的气质。希望自己也能如此,至少心中保有一支拥有如此特质的花朵,不要在生活的摸爬滚打中让其无可奈何的凋零。于你,我也是这么希望的。

不知怎么的,就写了这么多,真的是好多,多到我忘了自己究竟说过什么。最后的最后只余祝福,祝福你未来能够幸福,能够让你发自内心微笑的幸福。

爱你,并真诚默念,为你祝福着。

——ZPF。09.5.14

------------

再次想起那么段话:

不要用自己的错误惩罚别人,不要用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

某个瞬间冒出极其强烈的强烈的厌恶感,想不听,不看,不理,不睬。想在高考之后从曾经的这一群人里消失,仅仅保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给他们寄淘到的好东西,写的诗和小卡片,拍下的影像。而这些人必也是会喜爱这样一些小东西的人。这样的人,你,我,都是一样的。

如果无法原谅一个人就把他省略掉。

如果不喜欢一个人,也可以如此。

我们便是如此自我的人吧。然而你的悲伤,那片暗不见底的深海,你说你没有,没有拯救别人心灵的能力。那么我呢?我可曾给它射入过一丝光亮,在那些积聚而成的深蓝浅蓝的海水里可曾折射出幸福?

写字之于我的意义同样无法简单的具体概述,它曾是我的记忆,曾是另一个自己。而今,它是我繁重课业里一点喘息,如一艘船,偶尔泊居的海港。至于以后?我想以后会用笔名写煽情的小说,来折射我们焦躁的情感,以安镇我的灵魂。彼时,亦是在一个虚拟的名字下,在曾经相识的他人眼中,诉说他们似曾相识的故事了吧。
而在那样一个名字下,我又是谁。

在距离上终会被隔开的我们吗?终会被隔开吗?当我呼喊你,当你听到我的声音时,泪水早已在心中风干,脆弱与渴望被守望的心已经不再了吗?

会一瞬间便沧海桑田吗?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虽不是这个意思,但也想借以表达:哪怕时光再远,有些人,一直都在,这里。

——何。09.5.16

------------

我知道我矫情了,而且是极度的。

我在QQ说说上问你怎么又做梦了?我这几日也不好,因夜里这场雨,我忽然想起故乡,你说你从未出走过,其实那未尝不好,那些个无休无止的梦境何时是个头呢。

昨天夜里我奇迹的失眠到了4点,想起高考那年的前一天我也是失眠,并不紧张,可怎么也睡不着,便开始有些紧张了。后来结果出来的时候,我们草草过了二本,却是当真是为你开心的。你总说你对自己的未来报以无望,我想那就是命运最好的回答。

脖子上的玉追随我快15年了,绳索换了一次又一次,虽然信奉佛,但长久以来,我是顶不信命的。只是不知道后来为什么,忽然就信了,信她给了我们生活的脉络,例如最开始的与最终要抵达的。

但是,依旧也相信是要靠自己的,他们并不冲突,命运她就像我们的骨骼,然后我们将之填以血肉,补以华服。

我不知道为什么今年我能保持对高考这样的关注度,要知道去年的时候我连作文题目是什么都不知道。或许我也知道过,但我忘了。我的记忆力不好。小学初中暂且不提,高中乃至到大学之后发生过的事,我都记不清。或者,我压根不曾废什么脑子去记住。我只知道哪些人曾出现在我的生命里,然后模糊地记得与之的一点二点场景。

这样破记性的人是否会活得快乐些。

我害怕我最终会忘记一些人,尽管他们都不曾逗留于我生命中过久,可是。对于所有的人,我都不曾后悔过。
生命也最是经不起后悔。

最近迷恋上几首歌,一首便是《又不是这样就能不孤独》,空间说明里化用了这个,说:又不是怎样就能不孤独。我忽然想,如果你在我身边或许会好些。

你总是比我乖巧懂事些,心灵手巧,存了钱给伯父买相机,而我一直这么自私着,用大把大把的钱挥霍青春,如果我还拥有的话,我想我还拥有她。

近来我格外想回到家里去。

其实,每个人都会怀念故乡,与时光。

梦这样的事,又能说些什么呢。但愿梦境能不过多影响你的睡眠,你梦见的是年华美好的脸。

——何。11.6.7

------------

写在后记,以及专栏首发:

和豆哥认识,拜了半入门的摄影,乃至在黔首报上开专栏都是很巧合的事。可是人生总是充满很多巧合,阿甘正传说烂了的一句台词是,人生就像是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是什么味道。谁也不知道明天会是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我明天能否醒来。

提起死亡是件格外消极的事物。也许我还足够年轻,所以才这样轻易的提及关乎生命的。直到现在脑子里时常冒出来的句子仍是这个,“没准哪天就死了。”

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一篇文章,摘抄了高中留言簿上我和小岁的几篇类似对答的留言,以及后来补上的一小段。小岁是我高中的朋友,虽然比我小,却能给我很满的安全感。

现代人,太多安全感的奴隶。我承认我是其中之一。

但更多的时候安全感是自己给自己的。是吧?

之所以选这篇作为专栏的首发文章,只想铭记一些友谊,以及青春的容颜。或许会有人感慨,看,青春多好,至少,还有这么多时间说这样多的矫情的话。

这样就是了。一如更多的时候,文字在我看来,无论犀利、压抑、晦涩、矫作、悲伤、诙谐、幽默,在我看来都是那样的,不真实的美好。

可无论如何,我都还没有抛弃文字,暂时也没被抛弃。是顶庆幸的一件事了。

最后,希望你们都能在某日回望时,看见年华美好的脸。

雅。2011-11-16晚。



[本日志由 黔山毛豆 于 2012-04-09 12:14 AM 更新]
上一篇: 【谢耳朵专栏】杂志社就是疯人院
下一篇: 【百人贵阳,百味人生】贰拾伍:段炳强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何冰雅 专栏
相关日志: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900
何维谙[2011-11-20 01:04 PM | | | 114.138.82.114 | del | 回复回复]
板凳
==。确实有点长。木办法。可能偏私人了。小孩子絮絮叨叨~~~我只是将真实流露过的再次誊抄了下来。
你是何,方妖孽[2011-11-20 12:56 AM | | | 117.136.5.205 | del | 回复回复]
沙发
你写得也忒长了  
我都没得读下去的欲望。。
我告诉你吧,青春就是写在你眼角的痕迹。
你脸上全是你岁月的痕迹,这些都是青春。。。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邮 箱: 邮件地址支持Gravatar头像,邮箱地址不会公开.
网 址: 输入网址便于回访.
内 容: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 字 | UBB代码 开启 | [img]标签 关闭

 绻绻手工、手工冷制皂、手工皂、天然蜂蜡润唇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