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新”情】贵州90后侗族音乐人浮砂

2010年又是新的一年,作为本博又不劳而获老了一岁的迎新第一弹,“新”这一字可谓寓意丰富,有新年的意思,也有本博客推荐和介绍一位贵州侗族90新鲜人的意思;“情”嘛,不要想歪了,就是动态、来龙去脉了。每次看到优秀的年轻人,我那已经布满鱼尾纹的心尖尖就会再抽搐几下,深感时间和机会就象放风筝,越到后面自己手里的线也越少,剩余的时间和机会也会来越少;想退出江湖时才发现,自己就不曾江湖过,杯具。想起毛主席说的那句话:“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

本日志字数有点多,资料都来自本报最最最高层的黔山毛豆“社长”,在线“毒家砖访” 浮砂获得,可以说是相当内幕,正适合元旦假期和假期后慢慢看。言归正传,来说说今天介绍的这位贵州侗族新鲜音乐人——浮砂。浮砂,贵州人,侗族,90年生人。因叔叔酷爱音乐,从小受其熏陶。2004年其14岁时,巧得机会与美国友人合作乐曲一首,便幸有机会做所爱之音乐。其后便有与朋友Marisol Borris(智利)玩味音乐的经历,并于2006年与其合作发表首张EP《SHARED THOUGHTS》(思维共享)。现正进行侗族以及贵州各民族音乐收集以及整理,再创作,把音乐当作是生活的一部分。下面是他的音乐历程(旁白:这一90年生人,彻底打破了黔山毛豆对80、90代都是小屁孩的偏见、歪见以及其他见):

2005:《DEW》(WITH KE'EL 美国)(地区:海外)
2006:《SHARED THOUGHTS》(WITH MARYSOL BARRIOS智利)“SHEEPS”(智利发表)(地区:海外)
2007:做客贵州音乐广播电台《音乐面对面》节目(地区:贵州贵阳)
2008:《黔•山魂 Remix》智利圣地亚哥音乐广播节目播放(地区:海外)
《山恸 Remix》哥伦比亚某电台播放(地区:海外)
Undone:《阴阳》(地区:海外)
LIVE(演出):
2008.11.21
白羽长沙FREEDOM HOUSE CLUB LIVE专场暖场(已结束)(地区:湖南长沙)
2008.12.09
周云蓬南方走唱长沙站暖场秀(WITH佛曰/笛子哥)(地区:湖南长沙)
2008.12.14
Justice Yeldham+麻沸散+核桃室暖场秀(WITH 佛曰)(地区:湖南长沙)(已结束)
2009.03.20:日韩10暖场秀@Freedom House(已结束)
2009.5.30:与颜峻@FREEDOM HOUSE 专场(已结束)
2009.09.13:2009中国青岛凤凰岛-金沙滩音乐节(地区:山东青岛)(已结束)
2009.10.17:五条人巡演长沙站嘉宾演出(已结束)
2009.12:《通俗歌曲》杂志专访
2010.01:《黔首报》毒家砖访(这个应该有)
了解和试听浮砂的音乐,可用头猛砸此处

----------分隔线-------

我以不同的方式表达着自己的内心
——小记实验音乐人浮砂

文:陈郁《通俗歌曲》 | 图片提供:浮砂

九月十三号的深夜,作为黄岛金沙滩音乐节一个远道的观众,我被一个好朋友——“麻沸散”的张众舒拉住,问我看了“浮砂”的演出,感觉如何?我说虽然在这样的舞台上,他的演出稍显单薄,但我还是挺喜欢。这样,众舒也就顺理成章的给我介绍了坐在身边的这个瘦小的青年。

黄昏时分,这个青年披挂着黑色的麻布,赤足登台,夕阳的余晖给他浑身周遭点染上金色的光晕,和之前在海滩上遇到的那个表情恬淡的大孩子和现在这个言谈拘谨的小伙子都不一样的是,浮砂在台上目光幽深,神态庄严,有人把他误认为黄教喇嘛或少数民族祭司其实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论是他的人声即兴(低语、呜咽、极具穿透力的尖利高音)、侗语歌咏(有侗族大歌的片段展现也有其民族经典故事的随机表现)、还是器乐演奏(在木吉他琴弦上的拨撩点击,在桶鼓上的非常规连击),都不难体味到一种来自于本能的神秘力量和山野间的自然气息,仿佛僧侣、巫师同时栖身于一具肉身,浮砂进入了物我两忘的极端状态,而我们获得了振颤的瞬间,虽然这和宗教无关,但这又分明是被凸出的心理净化的宗教感。

这个侗族青年本名向旭,侗族是一个文化多元化的民族,大多数分布在贵州其次是广西,湖南三省交界处。按照地理位置,侗族划分为两个区域,一个是南侗、一个是北侗,被熟悉的侗族鼓楼、花桥和哥特式祠堂分属前者和后者最有特色的建筑标志;多声部民歌和山歌是南侗和北侗民族音乐上的典型代表。相对南部侗族而言,北部侗族汉化得比较深。浮砂属于北侗,这个名字本身也就能说明问题,因为这来自于莫文蔚,不过这也仅仅是他喜欢的唯一的流行歌手,真正影响到他的音乐类型,还是民族音乐,这种影响并且一直在沿着一个方向延伸着,用他的话说就是“我想这种影响是不会间断的,永远不会”。不可避免的是,摇滚乐也对他产生过影响,但这种影响的表现更象是一个跳板,把他引领进更为广阔的音乐领域。

2004年,对于浮砂来说是一个关键的节点。这一年,他听到The Cranberries,为之疯狂,迷恋之余还建立了中国歌迷网站,当时他不过14岁。也正是The Cranberries乐队,后来为他结交到最好也是最重要的朋友之一,智利女士Marisol Barrios,他们是在“小红莓美国论坛”里结识并莫逆,“(我们)仿如亲人,去年她还特意到中国来看我,也是我们唯一一次见面。我很想她!”。有一天在MSN上,她告诉他“我做了一个东西想让你听听”,他听了后很感兴趣就主动的告诉她“我想给你做Remix”,后来一首接一首的作品记录着电子氛围和人声实验在网络上往来着,最后成形为一张叫作《Shared Thoughts》的EP唱片,在经过网络发表之后,MarisolBarrios在智利出版了小部分实体唱片。在这前的一年他得了心脏病,又引发了众多的并发症和后遗症,17岁以前的那几年,浮砂记忆里更多的是父母带着他漫长的四处求医的经历。生性敏感而早慧的浮砂,虽然早早休学,但也给了他更多的时间用于自学自己感兴趣的事物。无数的往事和经验也说明,病痛时常会在身体上绽放出奇异的创造之花,浮砂无疑在无意间证明着这一切。

当时间到了2007年的时候,病情相对稳定的他来到湖南省艺术职业学院学习声乐专业。尽管他在认为乐器方面,自己的敏感度不高, 学过一阵子钢琴也不了了之,“奇怪的是我还是很喜欢玩各种乐器,基本上都是自己摸索,不过还是非常希望有一个自己的键盘”,当然这种状况也和他的经济条件有关系,慢慢的在因陋就简间,他通过人声和简单的打击乐器,再利用软件制作电子音效和拼贴采样予以背景氛围补充,形成了自己的演出模式。

2008年,在长沙的演出场所“Freedom House”,浮砂完成了他的第一次正式演出,他邀请了两位朋友助阵,通过人声和其他各种发声体在现场做一些即兴的互动表演,事后反响热烈,而他激动的原因只是“这是我第一次实现了和大家面对面分享交流音乐的愿望”。在获得最初的声誉之后,浮砂出现在更多的演出交流活动中,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和跨国组合“Rice屎Corpse”还有声音艺术家颜峻的合作,“给Rice屎Corpse担任嘉宾的时候,我运用了简单的器材比如对收音机的现场利用以及人声的配合等,做了类似噪音的实验性音乐,以及纯人声的即兴配合等等。在他们演出结束以后一同玩了几十分钟的即兴,很好玩,一种很刺激的体验;颜峻在我眼中是一个很自然,对待音乐和演出都很严谨的人,我们合作前他没有给我任何提示和要求,我也不能完全地理解他所想表达的东西,只能凭自己当时的感觉来做出反应,有时我觉得这个时候该有这样的声音就这样做了”,当然他也给别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就读的学院院长、指导老师,以及他的众多老师、朋友都给予过他无私的帮助,在为通州的异托邦群体“NOJIJI”南下巡演暖场后,其中的成员刘思远在策划金沙滩音乐节的时候就想到了浮砂,并最终促成了他的这次北上之行。

在谈及当天的演出时,针对宗教感的提法,他表达了不同的意见“可能是因为我演出时很少对作品进行阐述,而这样形式的表演在国内又不多见,事实上目前我所展示的音乐和宗教是没有什么关系的。听众自己的联想,那是他们的事,也很正常……以后也许能看到真正有宗教感的浮砂的演出”。关于他的民族背景,他说“侗族音乐在我的创作和演出都占有一部分,但只是一部分而已。也有许多元素虽不是完整地把侗族音乐搬过来,但也多少受到它的影响,那可以算是一种变形吧。它呈现出来的形式很多样啊,比如人声,器乐等,还有一种民族精神,需要大家自己去体会吧,未来希望考研研究民族音乐,因为无论什么民族的朋友都该懂得尊重和接受本民族的文化,有机会和条件的应该去学习和传承,发展它。原生文化是所有艺术的“母体”,我们不能将“她”遗忘!这也是我做民族音乐的主要原因。

这个面带病容的青年,一边忙着利用假期进行侗族苗族、布依族等民族音乐收集和学习,一边想着去实现指教的愿望,他不善言辞,对于自己的创作,“我用不同的方式表达着自己的内心”他说。

Tags: 贵州 侗族 浮砂 音乐

分类:见黔眼开 | 固定链接 | 评论: 5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0982

【神州无处不办证】陆

贵阳市喷水池,三面翻广告牌下的办证广告。

Tags: 神州无处不办证 办证

分类:行摄画报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297

【毒家】“抄袭门”终结版:键盘与智力

今天是2009年的最后一天,来个终结版,该收尾的收尾,没收尾的也就掐了算了,免得烂尾。主要是看到这篇这篇的回复评论有点多,三、四十楼,在我这巴掌大的地方,也算是难得。还有就是一则评论都好几百字,别人敲那么多字也是要费些气力的,有必要做个回应。在评论后面跟,一个一个回太分散,所以,集中到这篇日志,标题仍旧是“键盘与智力”。

我不是执法者,也不是审判者,当然无权判定谁对谁错。在这日志开篇就是“这两个‘双胞胎’网站,到底是谁抄袭了谁?”这个疑问,结尾是个建议,通篇有明确敲出过谁抄袭了谁吗?没有嘛。我并非知情人,打了几通电话后也没能得出什么结论,谁抄袭谁或者两者是否都是从其他地方抄袭的,完全是你自己的判断和猜测,那可与我的键盘没有关系。

说到脸红,这不得不提到“水滴1”这个ID。网上也要讲文明的,就算骂人也要不带脏字嘛,要不人家会说你没文化没素质,要被人说是“粪青”的。不过,这还不是替你脸红的主要原因,而是你的“你到底是不是计算机行业的哦,连软件行业工作流程都不晓得,有几个公司在从0开始原创作品?真替你脸红”这句话。是的,真替你脸红!原来你眼中的软件行业就是这样?有个故事不知道你有没看过,就是苏东坡与佛印系列故事中的“佛与牛粪”这一则,如果没看过的话,这个你真的可以看。

“你别管”这个ID很侃侃。关于你提出的“做为业余摄影和网络写手,我是否知晓网页设计的每个细节?”这个问题,又有一句俗话可以用来回答,那就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如果一个网页“设计”出来以后,竟然与另一个就象是“双胞胎”,从中国现有网页数来看,这个几率比买彩票中500万还难啊。这只是在说事,客观存在的事,别人的动机对我而言并不重要。说事是怎么个说法,相信你从我试图在了解事情到底是什么样的进程中就看出来了,存在的、大家都可见的事我们可以说;可能的、推测的、没证据的,那就不能随便说。俗话说得好,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再借用你的原话“这样相当于是未经证实的绯闻”,而至于象你所说的“幕后是个团队”,说这话你得慎重了,现在全国都在打黑除恶哦。你的所有评论就象你说的那样,“既然不知情就臆断么???”

最后,新年快乐!

Tags: 毒家 抄袭门 键盘 智力

分类:自愚自乐 | 固定链接 | 评论: 3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525

【神州无处不办证】伍

2009年12月29日,贵阳市沙河街一建筑工地外墙上的办证广告。

Tags: 神州无处不办证 办证

分类:行摄画报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8017

【背篼上的城市】别人的生活

两名背篼在贵阳市人民广场毛主席《满江红》诗词墙前,看着每天早上都在这里跳舞早锻炼的城里人。或许他们想弄明白,大家都生活在同一座城市,都在同样的光辉照耀下,都同样是天天早起的人儿,为什么生活会有那么大的不同。想起不久前有人问我,为什么总拍背篼。其实,这里面有个秘密一直都没公开过,这秘密就是——其实,我也是一名背篼。

Tags: 背篼上的城市 背篼 贵阳

分类:行摄画报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887

【街头】仍旧制造许多废片

最近几月仍旧流连街头,仍旧制造许多废片,但浪费快门的心态不在状态,老实说,我不太喜欢现在这样,拍照的乐趣被大打了折扣,而不是原来那样,平和的去发现街头的乐趣。

Tags: 街头

分类:行摄画报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672

【黔山微览】我叫李多喜

李多喜,1986年出生于贵州安顺,现今是贵州财经学院商务学院法学系大二学生,在校担任贵州财经学院大学生联合会行知助学社社长、贵州财经学院双截棍联盟主席、贵州大学科技学院双截棍总教练。曾在2008年香港武术节荣获双截棍双人组合铜牌,全国双截棍比赛单人金奖。大学毕业后希望自己能“当一个执法的人,因为只有执法才会公正”。

“黔”是地之名,“山”是地之形。微,隐行也。——《说文》;微,小也。——《广雅•释诂二》;刍荛之微。——刘开《问说》;览,观也。——《说文》。

人物、趣事、短论、杂记、随笔,寥寥数百字,“黔山微览”,普通贵州人的故事。联系黔山毛豆,说出你的故事。

他或她,或是获奖无数的奖门人,或是默默无闻的民间脊梁,或是火花、藏报者,或是野广告杀手,或是职场生存达人,或是“为什么啄木鸟从不会感到头痛”、“屎克郎为什么挑食”等传统和特殊领域研究爱好者、专家,或想宣传产品的企业主,或是邻家小妹,或是家乡的三表哥,有撇有捺,有小有大,有高有低,有婚有嫁,是“有七尺之骸、手足之异,戴发含齿,倚而食者。”——《列子 - 黄帝第二》

Tags: 黔山微览 李多喜 双截棍

分类:见黔眼开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753

不小心得了个摄影奖

订阅了本报和时不时喜欢翻翻本报的读者一定还记得,在上个月,也就是2009年11月,本报倾巢而出,社长黔山毛豆携带了几乎所有的报道器材,抓瞬间、抢镜头,发扬“有困难要上,没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的顽强拼搏战斗精神,和“把赛场当作街头来扫”的摄影工作方针,从在遵义举办的“2009全国山地运动会”赛场发回了大量的一线报道,并在传统媒体上取得了不错的发稿量(详情请猛击此处)。

现在这个天气非常不稳定,时晴时雨的年底,在小生我的好运热线连续不在服务区30多天后,终于有信号了,而且一有信号就是满格的——得奖了。低调,要低调!

得的这个奖是“2009贵州体育摄影奖”。虽然这个奖对很多人来说没什么大不了,但对小生我而言却有着极其特殊的意义。首先,这是开始拍照以来,从在家里和房前屋后拍拍花花草草,发展到扫街,日均消耗快门数100以上,累计产出没十万也有五万张废片后,得到的第一个摄影奖。第二,这是我第一次独自拍摄全国性的体育赛事,完全没有这方面经验。如果非得说有什么技巧的话,就完全是把赛场当街头扫。第三,现在,我应该算是自由摄影师了吧?!

各位摄影前辈、老师和奖门人,请您在看到这篇日志后多多包容,虽然这不是什么重大的奖项,但任何人都有第一次嘛,何况是靠扫街和在书店蹭书蹭出来的一个奖?各位喜欢拍照的大朋友、小朋友、老朋友、男朋友、女朋友,我们没钱上摄影课程,没钱买摄影器材,没钱买摄影书籍,都没关系。摄影书籍、画报可以去书店和图书馆蹭着看;器材嘛,只要用好手里的武器,汉阳造偶尔总能打下点什么来。我们什么都要和别人比,就是器材不和别人比——因为没得比,哦野!

从这篇日志就可看出,对这个奖,看着那个红彤彤的证书,我有点不在状态心不在焉。是的,老实说,从拿到证书那一刻到现在,我就高兴了不到五分钟。因为这样的事不可能改变我的生活,明天该干嘛还得干嘛,该扫街还是得去扫街,这不过是个小插曲,记录下来就行了。

Tags: 摄影 体育摄影 2009贵州体育摄影奖

分类:黔途网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7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113

贵阳创意斑马线,何去何从?

2009年12月26日,行人从贵阳市富水路小十字铺设的筑城首条创意斑马线上走过。这条斑马线于今年9月24日铺设完成,三个多月来,得到了本地媒体不少的正面报道和褒奖。并且就在不久前,贵阳市领导们亲自手持“协勤”小黄旗,在这条斑马线旁劝阻乱穿马路的行人,呼吁市民遵守交通规则。然而,虽然《贵阳日报》曾经拿出一个专版评论这条创意斑马线,但这“不和谐”的声音转瞬就被铺天盖地的赞扬声所掩盖和淹没,这条不符合国家有关标准的斑马线,也还是没能引起有关部门正视。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和《道路交通标志和标线》国家标准中,对于斑马线有着明确的规定,即应为“白色平行粗实线”,长度、宽度、间距等都有统一要求,该标准为强制性标志。显然,像贵阳这样的创意斑马线与上述国家标准是不符合的。

小生我在这条斑马线旁随机与等红绿灯的几位行人闲聊了几句,了解了一下大家们怎样看待这条斑马线与通行状况得到改善间的联系的。

程阿姨说:“这条斑马线当然好啊,又宽大又醒目,旁边还有交通协管员,通行比以前安全和方便好多哦。”

旁边另一位阿姨马上接着说:“交通协管只是喊哈行人,经常连行人都喊不到,更管不到车辆,要是没有红绿灯,这个路口的交通还不是啊么乱?!”

天天要经过这里接送孙子的马老先生认为,该路口人车得到有序通行“起主要作用的还是红绿灯,斑马线只是对司机起到个提醒的作用。”

在该斑马线旁工作的交通协勤大姐也认为,该路口交通状况得到改善,最大的作用还是红绿灯,因为“交通协勤只能尽量维护和提醒行人交通安全,按人行绿灯指示穿行马路,而车辆的通行指示是红绿灯控制。”

在附近上班的华小姐认为“这条斑马线其象征意义大过实际意义”,因为“这条斑马线之所以能在闹市发挥如此大的人车分别通行的效果,并不是因为斑马线变得有创意了,不一样了,而更多是因为设置了红绿灯和交通协管员,最主要还是红绿灯。”

作为著名的文化古城西安市,在出现了两条文化韵味浓厚,创意独特的秦腔戏曲脸谱和关中皮影斑马线两个月后,因为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和设置不符合相关法律,有关部门又将其撤除。那在洛阳的“牡丹花斑马线”,成都的“爱情斑马线”、浙江台州的“乐谱斑马线”等国内各地形形色色的个性化斑马线之后,贵阳的彩色爱心斑马线又将何去何从?

黔山毛豆闲得嘴疼补充一问:一个红绿灯就能解决的事,干嘛折腾这么大动静?

Tags: 贵阳 创意斑马线

分类:自愚自乐 | 固定链接 | 评论: 5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075

君子巷中藏“君子”

君子巷,这条距离老东门古城墙不远,隐藏在贵阳市文昌北路的一条不起眼的小巷子,里面却藏着一位已一百九十余岁高龄的真正“君子”——君子亭。

12月22日,小生我跟着住在君子巷附近的叶老先生,找到了这已有一百九十年历史的君子亭。据叶老先生说,君子亭原来为长方形建筑,占地大约有50平方米,有石柱八根支撑亭顶。他在这附近已经居住了五十多年,这半个多世纪以来,亭不存,仅留下八根柱子现在镶嵌在民居的墙壁里。

据文史资料载:李宗昉《黔记》云:“省城外东南近城垣,新建君子亭,为阳明也。”乾隆《贵州通志》称:“旧有君子亭,今废。”清嘉庆十九年(1814年),巡抚许兆椿将亭修复,并题一联云:“傍郭临池,坐揽烟波迟素月;浮香送馥,人来殿阁扇熏风。”君子亭前有池塘数亩,种有莲花。虽然解放后莲池被填平建了厂房,但现在那一带仍然沿用了“莲花坡”这一地名。

据罗文彬《香草园日记》记载,清光绪元年(1875年)农历四月,缅甸国进大象,经过贵阳赴京,象宿于君子亭,倾城人士往观。

清光绪十二年(1886年),贵阳人赵以炯考中状元,李端棻在京城撰联“游钓记芳踪,重看莲沼波清,君子高风同仰止;秀灵钟间气,为报杏林春满,状元及第正归来。”寄筑,刻于亭柱。记者所拍照片右侧石柱上所刻的,就是这位“贵阳十大文化名人”之一,贵阳一中的创始人、北京大学的首倡者的李端棻,当时所撰联的“游钓记芳踪,重看莲沼波清,君子高风同仰止”一句。

照片说明:
图右:刻有“游钓记芳踪,重看莲沼波清,君子高风同仰止”一句的君子亭石柱;
图左:历史资料照片中的东门和城墙外傍郭临池的君子亭;

Tags: 君子巷 君子亭 贵阳

分类:黔城往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034

 绻绻手工、手工冷制皂、手工皂、天然蜂蜡润唇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