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西瓜村】曙光小学(贰)

上午的课程马上就要结束,大学生志愿者在给夏令营大班的同学做最后的讲解。几天后,这间教室会有一场观影活动,届时将放映几部经志愿者们精心挑选的电影。

每日三餐都是志愿者们轮流做,一般女孩子负责做饭炒菜,男孩子就只能洗菜剥蒜在厨房里打下手。平时不常做家务并且年龄也不算大,所以就算是已经大二的女孩子,要做出八个人的饭菜来也是不容易的。

来自唐山的志愿者在掰玉米,今天午餐除了土豆、凉拌西红柿、豆腐白菜汤外,主菜就是这青椒肉沫炒玉米。由于玉米太嫩,掰了好一会还有两个完整玉米没“完工”,里面的“大厨”已经开始催了。学校里没有冰箱,每一顿都要算好饭菜的分量全部吃完,否则就会坏掉浪费。前一天午饭前,这位唐山志愿者问我“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我说是你的生日吗?他说是唐山地震纪念日,于是我连连道歉。

另两位志愿者利用这午饭前的空余时间,在简陋的办公室里准备下午音乐课要教给大家的歌。

午饭前,志愿者里的“体育部长”在办公室角落和小朋友们下中国象棋。

女生寝室是一间教室。他们笑说这寝室是多功能的,又是寝室,又是饭厅,又是会议室。午饭时,不断有大一些的男孩子从窗外走过,用手指笃笃的敲着窗上的毛玻璃。午饭后志愿者们准备午休了,她们的床是由许多张课桌拼起来的。

空荡荡的小班教室里,一名智力有些问题的小朋友独自一人在教室里。她很希望参加到大家的活动里去,但总是被排斥。之前在女生寝室的黑板上,她用粉笔歪歪扭扭的写着“爸爸是一只大鸟,吗吗是一棵大树,我是一只小鸟间”。

Tags: 西瓜村 曙光小学 志愿者

分类:行摄画报 | 固定链接 | 评论: 3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362

【西瓜村】曙光小学(壹)

从7月23号起,“阳光志愿者之家”有八名贵州大学的大学生志愿者在西瓜村曙光小学,开展了一期免费的促进流动儿童少年沟通交流的夏令营,吸引了超过60名西瓜村里的少年儿童参加,志愿者们将他们分成大小两个班级。曙光小学全名为“贵阳市云岩区流动儿童少年曙光小学”,由三栋两层居民楼房共同组成,学校的“操场”也有三个——三个居民楼前的院坝,因此在曙光小学别说开全校运动会,就是让全校学生在一起做课间操也不可能。由于三个操场大小用途不一,我们暂且称这个为“大树操场”。

中午,志愿者们在午休,小班的两个女孩在大树操场玩一种类似游乐场“旋转木马”的游戏。力气大的女孩紧紧抓住小一点的女孩的手,然后一转圈小女孩就双脚离地转起来,她们玩得很开心。照片左边的通道通向另一个有两个没有篮筐的篮球架的操场,我们可以称那个操场为“篮球场”;右边的台阶向前左转下楼即到第三个操场,那里有一个水泥滑梯,我们可以称那个操场为“游乐场”。

这里就是曙光小学三个操场之一的“游乐场”,围墙外面是果园和菜地。

滑下来,冲上去,再滑下来,再冲上去,两个小朋友在这个水泥滑梯玩得很开心。与山下的孩子比起来,他们的快乐成本非常低。

下午是体育课,这里就是篮球场了,参加夏令营的所有孩子都在这里集合,然后大班的孩子会在男志愿者的带领下打篮球,这个操场上有两个没有篮筐的篮球架;小班的孩子由女志愿者带到大树操场跳健美操。后来因为大班的有人也想学健美操,小班的也有想玩篮球的,于是志愿者们决定不按大小班,只按篮球和健美操来分。对面山头上那一栋楼是另一个民办中学,而再远处山下隐约高楼大厦就是贵阳市区。

志愿者在教健美操的踏步准备活动,一名调皮的小男孩子从镜头前跑过。

白发苍苍的老校工利用假期的时间在给门窗刷油漆。墙上挂的是东晋陶渊明的“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

今天是大班一名女孩子的十五岁生日,下午的课结束后,她和朋友们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三个小蛋糕及几瓶可乐,邀请志愿者老师一起来庆祝,很快生日庆祝就演变成了快乐而疯狂的蛋糕可乐大战。

Tags: 西瓜村 曙光小学 志愿者

分类:行摄画报 | 固定链接 | 评论: 5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561

【西瓜村】篮球和铅笔

之前说过有八名大学生志愿者在西瓜村曙光小学支教,而这两天都在那里给流动儿童和志愿者拍照。第一天离开时有志愿者说起希望我通过网络帮曙光小学募集些上体育课的器材用具什么的,当时答应第二天给他们带个新篮球。

第二天买了一个篮球和二十支铅笔,作为小小心意,下午的美术课就正好用上了,但还是买少了几支,因为开始说只是作为奖品,不是每个小朋友人手一支。关于曙光小学,关于志愿者的支教,后面会有图文。这里主要是记录下篮球和铅笔是用“一支铅笔”的款买的,共70元,有图有真相。

Tags: 西瓜村 志愿者 一支铅笔

分类:一点声音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177

【西瓜村】摩的

这个暑假,“阳光志愿者之家”有八名贵州大学的大学生志愿者在西瓜村曙光小学①支教,于是最近两天我在那里拍些照片。在NGO和志愿者中,贵阳市东郊的西瓜村有很高的知名度——不是因为那里出产西瓜,西瓜村不种西瓜;是因为村里有外来暂住人口约7000余人(官方统计),以及数量众多生活艰苦的流动儿童和少年,是典型的城中村。

从山下东山公园到山上曙光小学没有公交,只能乘照片中那样的掰的②,每客一元。上午在“栖霞胜景”牌坊处刚上车,身后接着就有一村里干部摸样的男人上来,在车里和司机聊天说他刚在市里开了两天会回来,通知已经下了,政府要投入一千警力大力取缔载客黑摩的,抓到就扣车从重处罚,绝不留情,这掰的最多就再跑个把月了。我问要是全部取缔了,那以后上西瓜村怎么走?干部摸样男子说,掰的取缔了换面的嘛,政府有办法的。司机抽一口烟象是在问该男子又象是自言自语:只能跑个把月了。

因为曙光小学比较远,一半的路程后车上就只剩我一人,在嘈杂颠簸晃荡的后车厢通过一扇小窗与司机大声嚷着闲扯。司机30多岁,姓张,来自织金,在东山到西瓜村这一片有一百多人在跑掰的,竞争也比较激烈。买一辆新三轮车全部证照办下来得九千多元,但因为这一片道路狭窄且路况不好车辆磨损大,基本上跑一年后想转卖也没人要了。生意好时一天上上下下能跑出两百多元,但一般只跑得出一百多。车辆磨损每天二十多元,油钱每天三十多元,再加上食宿等等费用,一天跑不到一百元以上就几乎没什么钱赚。不过跑摩的还是比做活路要轻松点。张师傅又问我现在的取缔会不会是一直都不能再跑车,我怎么知道呢?只能含糊答可能过几个月就松点了吧?

2009年7月4日《贵阳晚报》:贵阳两个月内集中治理“黑摩的”;2008年9月《贵州都市报》:明年,让摩的彻底退出街头;2008年1月《贵州都市报》:“摩的”城市交通中的顽疾……这是多么强悍的城市精英话语。全市就不说了,仅仅西瓜村一片三轮摩托司机就百余人,那就是百余个家庭几百个孩子,全市就有一两万人(甚至更多)靠摩的为生,不让跑摩的别人做什么呢?吃什么呢?怎么生活呢?食饭大过天啊!借用长沙刁民陈洪的博客里日志《摩托千古》里的一句话——我打算在家门口的台阶上做一个框架,装上玻璃将摩托车放入其中,再写上一副对联“权贵车无阻,民贱路难行”横批“摩托千古”。以怀念我们“工人皆急”曾经有车的日子。

①曙光小学全名为“贵阳市云岩区流动儿童少年曙光小学”。

②“掰的”是贵州话指载客三轮摩托车(见《贵阳话——普通话对照释义》),bai字本应为“足”旁,但不论是五笔还是拼音都打不出那字,只好以现在这个代替。

推荐阅读:长沙刁民陈洪的博客、《重庆:一个摩的司机的日记》、《摩的日志

Tags: 西瓜村 摩的 曙光小学 贵阳 摩托车

分类:自愚自乐 | 固定链接 | 评论: 5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930

【街头】7月28日

黑马电信大楼前街头

Tags: 街头

分类:行摄画报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778

报童张

在喷水池KFC刚咬了一口午餐,一胖小女孩就走到桌前,左手抱几十份报纸右手在屁股上磨蹭嘴里普通话嘟囔“卖份报纸吧”,我摇头说不看报后她就向楼下走去。吃完午餐看见她坐在KFC进门的楼梯口台阶上,几十份报纸码在身后百无聊赖。借口买份都市报就和她聊了一会儿。

她叫张X,住在大营坡,今年十四岁,在农民工学校上8年级,跟着爸妈从毕节到贵阳已经五年,是家里的老四,上面三个姐姐都在上海工作。说到“上海”两个字时她又再重复了一次,表情露出点自豪。爸爸当背篼,妈妈卖报纸,她也会在周末和假期卖报纸。她说也很想到外面去工作,我说起码要读完9年级才可以哦,最好读完高中,那样在外面更好找工作(我只想她多读些书,别说读高中了,现在大学生也找不到工作)。

我问一天可以卖多少份报纸,她说今天下雨,才卖了六十几份。平时都在这里(KFC)和“老凯里酸汤鱼”,生意好时一天能卖两百多份。在这里上楼(KFC)卖报会被叫下来,但在“老凯里酸汤鱼”那边就不会被赶出来,因为她姐姐原来卖报纸时认识老板,后来她也认识了。

我问卖一天报纸能赚多少钱,她说卖一份报纸老板得一毛五,如果是《新报》,老板一份得五毛,但她们卖报纸只能拿一天十元的工钱。不过报纸卖得多可以有奖励。她有点得意说在六月份就拿过两次奖励——每次在工钱外再多得十元钱;一次是卖了两百份多一点的报纸和四十份《新报》,一次是卖了两百六十几份报纸。不过在她们二十几名报童里,还有人卖得更多的。

我问她平时是否都和妈妈一起,她说不是。妈妈在其他地方卖报纸,但最近几天都在家。因为23号那天下大雨,她和妈妈踩到脏水脚就痛,妈妈在家休息,让她多卖些报纸好买药擦。前两天花两元钱买了药膏,你看现在都好很多了。她边说边把右脚伸出来给我看。她的右脚肿胀成褚红色,皮肤表层已经脱落。

我问明天中午你是不是还在吱点?她说不晓得。我说如果明天我也是吱哈来,你也在吱点勒话记到喊我卖报纸哈。她说好嘛。今天出门我没带相机。

注:凡是“报纸”一般都指《贵州都市报》和《贵阳晚报》

Tags: 报童 背篼 报纸

分类:见黔眼开 | 固定链接 | 评论: 5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546

【周礼】第十一季

【礼物】
《女巫 — 扁担山社区奇特文化探索》
作者:韦兴儒
页数:158
装帧:平装
出版社:贵州人民出版社

“扁担山的女巫,并不象历代典籍、各类辞书、文学作品、电影电视中人们常件的女巫,装神弄鬼,张牙舞爪,胡说八道那样令人憎恶。她们都是很平常的人,很平常的劳动者。唯一与众有别的是,她们在成巫之初似乎都要大病一场,病中经常喃喃自语,唱些令人莫名其妙的歌,说些令人莫名其妙的话。经过布摩指点,确定为仙巫附体后,给她们设个神坛,从此,他们随时为别人测卜家境、命运,为别人禳解凶邪与疾病。她们在行巫前,先举行仪式,进入迷幻状态,“超脱”于自我后,才“代表”神灵去行使使命。”

【获得方法】
获得礼物的方法仍然不变,“数量有限,先到先得”。谁是第一位成功在文后留言者,谁就获得礼物——就这么简单(最后如果送不出去——我相信肯定送得出去的)。文后留言(占位置),并请将联系信息和收货地址发送到chiyouh@126.com,以文后留言先后顺序获得礼物。

【费用】
没有费用。黔山毛豆将使用自己“一支铅笔”的公共资金来承担购买礼物和快递的费用,因此礼物获得者将不用承担任何费用。

【反馈】
在这个活动中,反馈是唯一的要求,因为使用了黔山毛豆所承诺的公共资金,因此不论是参与者还是关注者都有同等的知情权,这是透明和公开的。反馈也很简单,只需收到礼物后,在您自己的博客或空间里确认您收到了即可——当然欢迎对礼物作出评价并对活动提出建议、期望、要求、或任何您想告诉我的将被公开的任何内容。参与活动即视为接受本要约,非常感谢!

【下期预告】
《乌蒙圣火 — 彝族火崇拜文化含意》
火塘是彝族人家中最神圣的地方。妇女要分娩的时候,必须把火塘烧的旺旺的,等孩子生下来之后,抱到火塘边去洗澡,一方面把娃儿身上的污秽洗干净,同时也让火烤他幼稚的肌肤,照他的全身,这样使自家的火塘神从此认识他、庇护她、保佑他。如果婴儿在火塘边洗澡时死了,既不必伤心也不用难过,因为这是命中注定,凡是不能接受火塘神的威力和庇护的人,就是活下来也成不了气候。

Tags: 周礼 女巫 扁担山 韦兴儒

分类:一点声音 | 固定链接 | 评论: 7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441

她们

一个城市就是一座博物馆,只是这个博物馆不再是我们理解上的那些诸如艺术博物馆、历史博物馆和科学博物馆之类的收藏和展示没有生命的珍品奇物并向公众开放的单一功能建筑,这个博物馆的建筑部分是由城市里所有建筑来共同组成,而不论是旅人、过客、外来谋生者、城市居民还是城市管理者,所有的人和构成他们生活中的所有事和物,都是这个博物馆的活生生的共同组成部分,人们在这里互相以新奇、包容、赞赏、漠视、嫉妒、羡慕、贪婪、欺骗、虚伪、歧视……等等等等不同的角度和眼光在观察着对方,每个人既是观者,又是被观者,既是“展品”又是观“展”者,同时又共同组成了一个在外来者看来的“被观者”的“展品”系列。每个人的生活由此而变得不再单一,他(她)的生活不仅仅只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眼中的表演,私密的公开和公开的私密在这里面犬牙交错。

《榴莲飘飘》里的阿燕,赵铁林纪实摄影“漂泊在都市边缘的女孩”里的阿V,让我想起也曾接触过的这样的一帮女孩子。想了两天要不要敲出来,包括仅仅随口说起一小段,就引得听者唏唏嘘嘘,最后还是敲一点出来罢,就象传说中的“放蛊”之人,若长时间不将“蛊”放出来,最终自己会被“蛊”所啮,虽然有可能会有一些争议,甚而是唾弃,但现实,它就在那里,很多时候,一个人在他人看来会有很多种可能性,但都不明白为何独独选择了那一种被认为最不应该选择的,有谁能冷漠旁观不带个人观点和“有色眼镜”,把一件事的发生仅单作一件事看?不只一个人问过我为什么拍的全是社会下层,我说那是因为你们自以为身在上层。

【她们】
她们的“头儿”W五十上下,是这一群人里唯一的男性,精瘦,吸烟很厉害,几乎是一支接一支,右手中指和食指被熏到焦黄,每次在猛烈的咳嗽后都会一口浓痰射向墙角。W和这十几名女孩子一起住在由酒店提供给他们的,有半间教室那么大的一个房间里。于是房间三面沿墙一溜的大铺,除了偶尔逛逛街,女孩子们的空闲时光大多都愿意也只能呆在这个大通铺上。

她们之间互相叫昵称,从不叫对方姓氏,从说话口音可以听出有差不多一半的女孩子来自其他省份,而其余的应该来自省内各地。年龄最大的也不过二十五六,最小的还不满二十。之所以能住在酒店里而不用出去租房,是因为能就近为客人提供服务,因此她们相对外面的要安全些,不会常常被“烂仔”欺负;而与站街或发廊的比起来,收入也要高一些。

【小Z】
喜欢穿白色连衣裙的小Z有些胖,说话的声音比较大,和姐妹们在一起还是比较开心,有说有笑。她说这一次出来有半年多了,3岁的儿子和前夫的父母一起住在H省的乡下,上次回去儿子都快不认识她了。因为常被老公打,并且公公婆婆也不喜欢她,在生下孩子没几个月就离婚了。当时也不知道去哪里,身上没有钱,不知道怎样才能活下去,于是就干了这一行。

【小T】
因为是十几个女孩子里年龄最大的,她们都叫她T姐。当初离婚后独自一人在异乡举目无亲找了几个月都没找到工作,反到认识了几个这一行的老乡姐妹。也许是因为年龄稍大一点,也比较懂得体谅人,小T的人缘不错。在一刚毕业的大学生向她表白几次后,两人搬到了一起,那一段大概有三个月很少见到她,但每次碰到,她脸上都是微笑的。一天小T在与大学生一起租住的屋里割腕,血流了一地淌到门外才被发现。后来她说她花光了自己的积蓄在大学生家乡盖了小楼房,买了一对戒指,还给他买了新西服、新手机、电脑,只等着新房盖好就结婚。但男方父母以断绝关系极力阻止家中独子的这桩婚事,在大学生离去时,小T无法承受这又一次的打击。

【小C】
不满二十的小C是那种典型的邻家小妹,扎着马尾辫,腼腆文静,轻声细语,牙齿白白的,腿修长而匀称,象大一新生。因为在乡下父母要她嫁给自己不喜欢的,老实巴交只会种地的农夫,想到山坡上贫瘠土地一年辛苦的收成只能刚好够解决温饱,就跑了出来。自从身无分文的小C那晚被W从街头“拣”回来,她觉得这样的日子也很好,有那么多姐姐关照她,还可以用自己挣的钱买新衣服,请大家吃零食、唱卡拉OK……但有时候客人“签单”就让她没有钱收,因为那些客人是W甚至酒店都不敢和不会去得罪的,而“签单”就意味着不会也不可能去收到钱,这时候只能自认倒霉。

在小Z说起对儿子的思念时,在看到坐在我对面小T苍白的脸和包扎在手腕上的医用纱布时,我仍是心底冷漠的旁观者。拍背篼、拍报童、拍街头流浪者、拍城市拾荒人,但小C让我不能将镜头对准她们。

Tags: 博物馆 摄影

分类:自愚自乐 | 固定链接 | 评论: 13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756

“周礼”活动反馈

出于之前的调整,也有线下说部分礼物只送给外省朋友而不送本省朋友,是对贵州人的歧视,于是“周礼”活动从第九期开始取消了相关限制,只提出一个唯一的要求——反馈——收到礼物时反馈一下,我的理由是“不论是参与者还是关注者都有同等的知情权,这是透明和公开的。”

第十期礼物获得者是河北保定的“又见云烟”,因为他没有博客也不玩空间,所以是在黔首报的“留言簿”里作的反馈,谢谢!

第九期礼物获得者是河南三门峡市某县的“伊呀”,发了快递后又被退回来说到不了那里,然后又转的邮局,因此现在还没有收到反馈,看来还得等几天,希望她不会忘了反馈;

第八期礼物获得者是四川成都的大宝。大宝是“一个典型的单车旅行运动的推广者”,不但游记写得棒,照片更是赞,他专门在博客里写了一篇日志作为对礼物的反馈(点此查看),谢谢!

Tags: 周礼 反馈

分类:一点声音 | 固定链接 | 评论: 3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250

【展览】走进贵州 — 贾平西画展/茶话会

展览:走进贵州 — 贾平西画展

时间:2009年7月25 – 7月30

地点:贵阳美术馆三楼

费用:免费

主办:贵阳美术馆、贵阳市南明区文联

承办:卓信地产、广嘉地产、东山书苑、百雅轩版画院

贾平西(1937.12—),山东蓬莱人,1964年毕业于鲁迅美学院中国画系花鸟专业,中国一级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笔画学会会员,黑龙江省花鸟画研究会主席,黑龙江省美术家协会终身画家。

-------
“走进贵州 — 贾平西访谈茶话会”

时间:2009年7月31日19:00

地点:贵阳东山书苑(贵阳市云岩区东山路71号)
 

电话:13595102226/13678509546

注:茶话会请柬可在画展入口签到处获得。

Tags: 展览 贾平西 贵阳美术馆

分类:见黔眼开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138

 绻绻手工、手工冷制皂、手工皂、天然蜂蜡润唇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