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一个国家的崛起,是以文明的力量来崛起的;看一个城市的文明的程度,要看这个城市怎样对待所谓的盲流民工。——龙应台
苹果园儿童助养工作坊儿童助养计划

几年来的辛勤努力,贵州的民间公益机构“苹果园儿童助养工作坊”在帮助孤儿、单亲、病残、劳动力不建全、多子女低收入家庭抚养孩子;培养贵州民间公益力量,让志愿者在公益活动的过程中得到训练;促进不同阶层的交流,为更高层次的对农民工子女的服务,如教育、卫生保健、心理辅导,以及针对农民工的援助的进入,提供方便或支持等方面取得了让人瞩目的成绩。仅仅是帮助孤儿、单亲、病残、劳动力不建全、多子女低收入家庭抚养孩子的“助养计划”,“贵州苹果园助养工作坊”现在同时助养的儿童已达540余名,得到助养的儿童主要分布于贵阳、毕节、威宁和惠水,他们每月都会得到80元人民币用于粮食、衣服、日用品及住宿等用途。

现在,“苹果园儿童助养工作坊”参加了由南方报业传媒集团主办的“幸福中国”公益项目榜2010年度公益20强评选,“幸福中国”公益项目榜以2010年度以在不同领域的年度内卓越的公益项目为参评对象,以网络评选、专家推荐、实地调查和独立审计并终评的方式进行调研评分,最终评出2010年度公益项目。民间的机构更需要得到来自民间的支持,吃粉要加软哨,看日志要点广告,欢迎点击横幅了解更多“苹果园儿童助养工作坊”,并期待您能加入“助养计划”!

延伸阅读【贵州NGO新闻小组】贵州苹果园助养工作坊儿童助养计划

(贵州NGO新闻小组 黔山毛豆 发自贵州贵阳)

Tags: 苹果园儿童助养工作坊 贵州 NGO 新闻小组

分类:一点声音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466

关于公益的常识 — 贵州NGO爆出的两“门”事件后的思考
作者:白胖并快乐着 | 原文链接http://www.gaodongmei.com/?p=540

1:红艳谷因为姐妹俩回到家开始正常的生活读书以后,我们的更新就少了。我和他们的联系就是每个月给杨红杨艳的爸爸电话,让他来拿生活费,然后问问姐妹俩的情况。虽然我弱弱的觉得这样是不够的,但是,因为没有想到其他更好的关注办法,就且先这样。祝福姐妹俩健康的成长就好。我想大家的心思也一样。SO ,共祝福。

2:这篇文章的起因是这样的。前几天电话红艳的爸爸来拿本月的生活费,他在老家还没有回来,今天他给我电话说回来,问我在不在办公室,我说在,还有老罗他们都在,就是红艳工作小组的罗世鸿和汪跃云都在,让他来。他在电话里就给我说“我来的时候,给你们砍几兜白菜过来?我当然快速的拒绝。同时脑子里想到他家种的几块田的白菜。这是我脑子里经常想到的一个场景,这是他家赖以生存的白菜,红艳的爸爸妈妈就是靠这几块租赁的田地种疏菜维持他们的生计,红艳姐妹在去北京医治的时候,红艳的爸爸也是要很快的回来种地,说家里的白菜没有人管,我当时候暗暗的想,那几颗白菜真的可以养活他们吗?因为……比较艰难,所以他们的生活才这样的艰难。几个月以后,杨艳和她的妈妈回来,我们去他们家的时候,看到红艳妈妈满脸喜色的到山上去给我们瓣包谷来煮给我们吃。我能看得到她脸上的喜色,这种喜色是她回到自己熟悉的境地里的一种状态(对不起,我用文学的语言来描述了一下),我想红艳的妈妈是喜欢这样的状态的,因为这是她的生活。就如同这以前,我写红艳姐妹的博客,我想,我更喜欢红艳姐妹流着鼻涕的在田间奔跑,也不愿意他们受这么大的苦,虽然有这么多的人帮助。毕竟,这是苦事。(且不再纠缠我能想到的更深层面的事)。看到红艳妈妈脸上的喜色,我好感动(当然,我没有表现出来)我觉得特别的好。因为他们回复到他们的日常生活了。我相信,以我这近一年看到她们的爸爸妈妈的努力,他们的日子会慢慢的好起来。上帝保佑。

3:在电话里和杨红杨艳的爸爸推来推去了一下,我就同意了,让他带几颗白菜来。
一下是几只关于此事的推特:

@gaodongmei :杨红杨艳的爸爸电话来拿本月的生活费,他说要砍几兜白菜过来,我可耻的就同意了。他说很好吃。@luohanguo 说,你应该坚决的不要。他们将是我的污点证人

@:luohanguo:但为了避免杨爸爸使用暴力表达感激之情,我不吭气了RT @gaodongmei: 杨红杨艳的爸爸电话来拿本月的生活费,他说要砍几兜白菜过来,我可耻的就同意了。他说很好吃。@luohanguo 说,你应该坚决的不要。他们将是我的污点证人

@gaodongmei: 忍不住的表扬了一下自己,去给红艳姐妹取钱的十分钟,就决定把我和@luohanguo,@danmuzhiyu讨论的关于NGO的自律的伦理道德写成一篇文章发在红艳谷上,反正事无不可对人言,什么都可以谈,再说,红艳谷很久没有更新了。话说回来,我不懂伦理呢,只可以说点点常识,且都只是点点

几条在推特上说的话。

事关公共的事务,应该都是可以公开透明探讨的。如果做公益,不能公开透明的讨论,这事还怎么做呢?
事实上,就为此,同时在一起办公的罗世鸿,汪跃云,还有我,我们现场就开始讨论了。而之所以讨论这件事,是因为正好,有人也在质疑贵州NGO的一些事件。

如下依然是关于贵州NGO的一些公益事件的推特。

RT @sw407: 毛豆哥的回应很给力,也是帮助意气风发做积极澄清,不然官方调调更惹人嫌RT @luohanguo: 《贵阳市“意气风发红十字会”黑幕》一文之数点个人疑@chiyouh,@Danmuzhiyu
RT @Danmuzhiyu: 【黑幕门】意气风发“黑幕”,谁是“肇事者”? http://www.qtwm.com/article.asp?id=2425

@:有可能涉嫌侵吞公益项目款的贵州和力社会发展研究所网页其实上面什么都没有。

跪求 RT @chiyouh: 不告诉你 RT @luohanguo: 求实名 RT @washearg: 据说贵州某ngo会计失踪已经半年,没有账目,只有一大堆票据,去审计的人看到之后疯了

自律也需外力。一个民间自媒体对一家民间组织的不懈追问,请关心民间组织自律及公开的朋友关注 @chiyouh 和他创办的黔首报

@gaodongmei: 最近贵州的NGO老冒丑闻出来,这是为什么?

在所有的事没有澄清或公开透明以前,任何人都有质疑的权利,当事人也有责任和义务为质疑的人解释清楚,其实,做公益,最大的透明就是财务公开。

我一直认为红艳谷事件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大家的齐心协力,还有是因为财务公开的原因。我很难想像如果财务不公开不透明,这件事怎样做下去,怎么可能给姐妹俩筹到那么多的钱

我这样写,当然不只是我在管钱的原因,而是,我想这是一种常识,专款专用的基本要求,这点都不需要上升打破伦理道德这样高的层面,就是做人做事的常识。他甚至不需要人说得更多。

当然,现实境地里的公益也许有些没有做到这一点,@luohanguo @danmuzhiyu我们现场就讨论NGO的自律,还有伦理。

@luohanguo 说:伦理就是一些公共事务的基本底线,其实,我对伦理这样的词汇并没有了解得更多,我更愿意从常识的角度来讲事。说到常识还真没有什么可讲的了。

4:红艳爸爸来办公室是提了俩塑料袋的白菜,可惜不是最好吃的青口白,就是一般的白菜,但是,怎么可能吃那么多的白菜呢,会坏的,我把它分给了我们办公室的妈妈的,她们都知道是红艳姐妹的爸爸送来的菜,拿到菜很开心。就算不是青口白这个品种的白菜,依然是好白菜。

查看更多...

Tags: 贵州 NGO 公益 红艳谷 意气风发红十字会 黑幕

分类:一点声音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269

3席待 — 邀您参加白兴大寨项目评述

说起贵州乡土文化社“民族手工艺发展与生计改善”项目,可能很多朋友都觉得陌生,但如果说到“五一绕家文化体验游”、“白兴大寨”主题书签、《这就是白兴》小册子和“白兴 — 瑶族(绕家)文化展”,相信大家就知道是与白兴大寨有关了。

从2009年4月,贵州乡土文化社在贵州省黔东南麻江县龙山乡河坝村的瑶族(绕家人)白兴大寨,开展“民族手工艺发展与生计改善”项目以来,到现在已经20个月了。在这20个月的时间里,绕家人的民族手工艺得到了怎样的发展?他们通过发展传统民族手工艺,生计得到了多大的改善?贵州乡土文化社在白兴大寨的下一步工作重点是什么?在这20个月里文化社的工作遇到了什么困难、取得了什么成绩、有些什么迷惑以及犯了什么错误?是的,除了成绩,我们还从每一个所犯的错误当中得到了宝贵的经验……

12月3日,星期五,贵州乡土文化社在白兴大寨开展的“民族手工艺发展与生计改善”项目,将进行第一期项目结束评述。除了合作伙伴、同事和领域内的专家外,我们希望从自己这里让公益活动能够更加的公开、更加的透明,也希望能得到更多朋友的关注和支持,因此非常希望此次项目评述还能邀请到3位其他领域的朋友一起来参与。

【时间】:2010年12月3日9:30 — 16:30(含午餐)

【地点】: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公园路8-26号都市名园0905

【名额】:3人(2+1)

【组成】:在3位朋友中,我们希望其中2人不论您来自何工作领域,只要您曾经参加过我们的任何一次或多次白兴大寨相关的活动,您都可以报名参加此次项目评述。而另1位朋友,不论您是否曾经参加过我们的任何一次活动,或者您只是对这个项目感兴趣,或许您对这个项目还有一些质疑,或许您有一些相关经验想与我们分享等等,不论是出于怎样的关注,我们都非常期待!

【参与方式】:填写表格(格式见文后样例)请寄至邮箱gziicd@126.com;由于名额有限,我们将按照收到报名表的先后顺序确认参加者。

【联系人】:黔山毛豆

【联系电话】:0851 — 5871744

【交流/资讯QQ群】:57197341

特别提醒:我们只接受邮件报名一种方式。本活动不接受代他人报名,因此每个邮件地址只接受一人报名!

【附】报名表格
真实姓名:
现居住地:
工作领域/职业:
联系方式:(电话、邮箱必填方便第一时间联系)

Tags: 白兴 贵州乡土文化社 绕家

分类:一点声音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686

【摄影师资助计划】大四 — 小羽

摄影师资助计划】 | 摄影师:顾雯

小羽,公务员考试准备中。小羽把报考地点定在家和男朋友所在城市之间。毕业后回家工作一直是她的愿望,但交往3年的男朋友却去了外省工作,小羽不得不折中选择。
“虽然没有别的县发达,但是去他那里却比较近也比较方便。”

Tags: 摄影师资助计划 大四

分类:行摄画报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888

【摄影师资助计划】大四 — 小艳

摄影师资助计划】 | 摄影师:顾雯

小艳,公务员考试准备中。小艳比别的考公务员的同学看起来更努力,中午一点的楼道里只有她一个去自习的身影。她把这个努力归结于家里让她“中途变道”的决定。

“别的同学要么一开始就准备考研,要么一开始就准备公务员,就我中途从考研转公务员了,不努力怎么行啊。”

Tags: 摄影师资助计划 大四

分类:行摄画报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846

【摄影师资助计划】大四 — 阿潘

摄影师资助计划】 | 摄影师:顾雯

阿潘,大学四年没落下一次体育节。阿潘最终以一枚男子100米银牌为自己大学体育生涯划上句号。

“我一开始没准备参加这次体育节,是他们给我报的名我才知道的。”

“我给TCL投了简历也得到了回复,希望能够面试成功吧。”

Tags: 摄影师资助计划 大四

分类:行摄画报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885

【摄影师资助计划】大四 — 阿龙

摄影师资助计划】 | 摄影师:顾雯

阿龙,快递点揽件工作中。阿龙可以算是大学里的兼职达人,家教、快递、培训招生都同时在做。“像我们数学专业的一般都是去当教师,我也在看招聘呢。不过现在先在这里做着,这个快递点就是我和几个同学包下的。”

Tags: 摄影师资助计划 大四

分类:行摄画报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969

行动起来吧,一直以来关注和支持意气风发红十字会的2000多志愿者,只要收集到足够多的证据交给公安机关,就可以将意气风发红十字会“黑幕”事件肇事者绳之以法,还意气风发红十字会一个清白,你们还在围观神马?

11月24日,小生在敲《<贵阳市“意气风发红十字会”黑幕>一文之数点个人疑》时,在百度和Google搜索《贵阳市“意气风发红十字会”黑幕》一文,均有大量搜索结果。今天再搜索一下,不仅网易、搜狐有“黑幕”一文,甚至百度贴吧的“红十字会吧”里也有“黑幕”全文。在搜索引擎里仅仅只是搜索“意气风发红十字会”(以下简称“意气风发”),搜索结果的第一页竟然都有关于意气风发“黑幕”的大量文章,这已经对意气风发红十字会名誉构成严重侵害,甚至引发“网络上大多不明真相的网友”(意气风发语)对红十字会的不满和质疑,并给其他民间机构带来了极其不良的负面影响。

但一直以来,意气风发始终没有对“黑幕”一文做出有力而直接的回应,《【黑幕门】意气风发“黑幕”,谁是“肇事者”?》文中的关键问题也没有得到意气风发的明确回应。小生胡乱分析,从9月网上出现意气风发“黑幕”一文到现在已近两月,在这段时间里意气风发没有针对关键问题的明确回应,这也是导致该事件得到社会广泛关注的原因之一吧?!在《【黑幕门】意气风发“黑幕”,谁是“肇事者”?》文中,小生认为“黑幕”一文在网络上被如此“疯狂”转载,其实也是转载者们对此事件的关注和对事件真相的渴求——包括小生我。我想或许对一家有资金和物资来源于公众捐赠的公益组织来说,他们习惯了接受匿名的捐赠,目前还没有应对如此的匿名质疑的经验。但是这事也不能一直这样拖延下去啊,现在已经引起社会对意气风发的广泛质疑和不信任,由于事实真相一直没有展现出来,在网易论坛里有网友甚至问意气风发:“打着爱心的旗号做这些事~请问你们晚上睡得着么?”、“其实你们最关心的无非就是账目的问题,我确实没证据,我有证据,我早举报你们”,甚至有个别极端愤怒的网友表示以后不再进行任何慈善和公益的捐赠。当然,意气风发也积极采取过一些措施,比如要求网站将“黑幕”一文及相关网友的评论删除,但因不符合网站操作规程,还是有些网站没有删除,但我们还是能看到意气风发在积极的挽回事态上所作出的努力的。

我想,或许是意气风对利用网络和大众媒体在危机公关方面的准备还不够充分,并且也立不了案,所以事到如今仍然处于非常被动的局面。严培文在《<贵阳市“意气风发红十字会”黑幕>一文之数点个人疑》文后留言说“目前公安机关对于此类案件也表示暂时无法立案,只能由我们采取自诉的方式直接起诉,可是取证对于我们这样一个组织来说几乎是没有可能的,这个需要公安机关的技术支持。”同时“意气风发2000多志愿者也一直在支持和关注机构的发展,几千双眼睛时时刻刻在监督着意气风发的每一个活动和项目,同时我们也非常欢迎各界的监督和支持”。我想,取证对于一家机构的数名工作人员来说,那的确是相当的,非常的困难的,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那意气风发2000多志愿者是否可以一起来帮助意气风发呢?一起发布就自己知道的部分和也有质疑的部分,一起来帮助身陷“黑幕门”的意气风发澄清,争取早日从“黑幕”中解脱,以还意气风发的清白呢?

意气风发2000多志愿者,行动起来吧!只要收集了足够多的证据,只要《<贵阳市“意气风发红十字会”黑幕>一文之数点个人疑》和《【黑幕门】意气风发“黑幕”,谁是“肇事者”?》两文中的疑点一一得到澄清,只要大家追究到底,定能将肇事者绳之以法,并还受害者一个清白。行动起来吧,关心、支持和深爱着意气风红十字会的志愿者和社会人士们!

感召令延伸阅读

【黑幕门】意气风发“黑幕”,谁是“肇事者”?
《贵阳市“意气风发红十字会”黑幕》一文之数点个人疑

Tags: 意气风发红十字会 黑幕 志愿者

分类:一点声音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573

【摄影师资助计划】大四 — 小云和正男

摄影师资助计划】 | 摄影师:顾雯

小云,正男,考研准备中。小云和正男为了午夜12点后的灯光,在学校附近的旅馆租了一间小房。房间里塞满了两个人的生活必需品,一张大床占了屋子的大部分空间,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保暖设备、煮面的必需品一应俱全,为的就是让复习顺利进行。

“正男一般累了就倒下睡会儿,起来接着自习。我挺爱分神的,有时候我很羡慕正男,她可以每一分钟都认认真真地把书看进去。”

Tags: 摄影师资助计划 大四

分类:行摄画报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065

再次特别温馨馨的提示:以下文字又还是仅代表黔山毛豆个人观点!

别人好奇也就是害死猫而已,小生的这个好奇怕是要害死自己,作为一个鸭梨,我表示感到自己仍然狠大。在今天延续昨天的《<贵阳市“意气风发红十字会”黑幕>一文之数点个人疑》之后,准备去楼下的资源回收中心称几斤废铁粑送到百花山请人帮打一顶隐形头盔安放在帽子里,再打一副象黄蓉妹子贴身软猬甲一样的护心镜穿到毛衣里,行走江湖,安全第一!

追不追究,谁说了算?

贵州意气风发红十字会(以下简称“意气风发”)在昨天的回应中表示“我们已经决定不想就此事件做任何的追究,原因也非常简单,第一对于网络上大多不明真相的网友的转载我们没有能力一一做出回应,也无法追究,其二目前公安机关对于此类案件也表示暂时无法立案,只能由我们采取自诉的方式直接起诉,可是取证对于我们这样一个组织来说几乎是没有可能的,这个需要公安机关的技术支持。”

但是这事随着“意气风发”的“郑重声明”、申请立案、网络传播的发展,已经不是说“意气风发”追不追究的问题,而是事实到底是怎样的问题。也就是说,不是谁匿名质疑说是造谣他就是造谣,也不是谁说不是造谣就不是造谣,得用事实来证明。不论是匿名者还是“意气风发”,都不能说追究或不追究就算了,因为“意气风发”有资金和物资来源于公众捐赠,就有义务披露信息和接受公众监督。如果没有强有力的事实和证据证明自己,那又怎么就能去说别人是“造谣”呢?而对于我这样“网络上大多不明真相的网友”之一员,我又怎么知道到底匿名者说的是事实还是“造谣”呢?“黑幕”一文在网络上被如此“疯狂”转载,其实也是转载者们对此事件的关注和对事件真相的渴求——包括小生我。并且在“黑幕”一文中“有爱心的人士,希望你们下次捐赠时候直接捐给国家正规机构,有能力或者时间的的话把捐赠的物资或者钱亲手交到那些弱势群体手上吧。不要在捐给这种私人组织的机构了。”的内容,“意气风发”在回应中也说到“相信大家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推动草根NGO的自律和健康发展”,但此事件实际上已经对其他民间机构造成了一定程度的不良影响,都想知道事实到底是怎样的。事实到底是怎样的呢?

是什么样的“指导关系”?

“黑幕”一文中说“财政方面的是都是他们两口子自己在操作”,“意气风发”昨天的回应是严培文、张媛媛“两人根本就是分属两个机构,虽然在同一办公地点办公,但是工作关系属于指导关系。”

“意气风发”的这个回应个人认为只回复了关于对财务质疑的一半,问题的另一半还是没有直接、明确的回应,即关键的“意气风发”的负责人是谁?会计是谁?出纳是谁?分属两个机构,怎么存在工作上的“指导关系”?既然存在工作上的“指导关系”,是否涉及财务方面?

谁是肇事者?

在《关于匿名人士在网络散布发表所谓“贵阳市“意气风发红十字会”黑幕 ”的郑重声明》中有“一位自称是贵州意气风发红十字会离职员工的人员在国内一些网站发表所谓的贵阳市“意气风发红十字会”黑幕的恶意造摇诽谤帖子”的内容。“造谣”一词的释义是:为达到某种目的,无中生有、捏造信息造成恐慌。“诽谤”的释义是:说人坏话,诋毁和破坏他人名誉。诽是背地议论,谤是公开指责。

谁主张谁举证,在“意气风发”没有足够证据证明“黑幕”一文是“恶意造摇诽谤”之前就做出这样的定论,是不是太过草率?并且,既然“意气风发”接受匿名捐赠,怎么就不在第一时间平和地对匿名质疑一一作答呢?事情现在发展到这样,恐怕单单指责匿名者或“意气风发”中的任一方是“肇事者”都说不过去吧?如果在事件之初就及时提供证据并一一澄清,恐怕也不会造成自己如此被动,给其他民间机构造成不良影响了吧?谁是肇事者,深思啊。

最后,小生借用《关于匿名人士在网络散布发表所谓“贵阳市“意气风发红十字会”黑幕 ”的郑重声明》中的内容,也正好表达了我的心声“我们最后希望肇事者主动站出来,主动向公众说清楚原委,否则我们将追究到底。”

淡定,要淡定!

Tags: 意气风发红十字会 黑幕 肇事者

分类:一点声音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6067

 绻绻手工、手工冷制皂、手工皂、天然蜂蜡润唇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