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爱 - 欲》——我的TEDx演讲稿

本来,我以为自己只是4月28日在贵州民族学院TEDx的唯一校外演讲嘉宾;没想到,竟然还是唯一演讲人。虽然我在许多人面前说话的技巧还有待大大提高,虽然从确定时间到活动开始只有不过三天的准备时间,但这一次演讲的机会给了我极大的鼓励,并又一次让我的虚荣心膨胀,并对这次活动的开放性和我的学弟学妹们的冒险精神表示钦佩——因为在这次演讲的三天前的4月25日,与贵州民族学院仅一墙之隔的贵州大学也举办了贵大首届TEDx放映活动,而活动的几位嘉宾都是校园里的老师。这并不是说老师嘉宾有什么不好,也不是说我是什么“危险人物”或会散布什么“错误意识形态”,我所说的“冒险精神”指的是学生们敢于“翻墙”并把“墙”撕开一道口子,让更多“墙”内的童鞋有能够听听“墙”外的不同声音的机会。

下面是小生我昨晚的演讲主题《爱 - 欲》的讲稿:

爱 欲

11年前的这个春天,我也和大家一样,象一朵喇叭花似的,风华正茂地绽开在这个校园里。当时我们班上男生少女生多,虽然那时候的我仍然内向和羞涩,但每天象一只嗡嗡小蜂徜徉在一朵一朵青春漂亮的女童鞋间,我感觉如果没有她们,我青春期的身心是不可能得到如此健康的成长,以至于让我受益至今。于是这总是让我联想到大学校园其实就是一个热力四射铁花飞溅的冶炼厂,这里总是充满了蓬勃而活力四射的,混合了荷尔蒙和肾上腺素的思想火花,而这些思想火花不但在以后的人生中塑造了我们,而且还使我们获益良多。而这些使我们获益的思想、知识以及别人对我们的小小关心和帮助,在我们的生命中无处不在,我们既是获益者也是施益者,在我们的一举一动和与他人的交流中,我们也在同别人分享我们的收获,这如同口渴了要喝水、肚子饿了要吃饭一样自然。所以,“益”无处不在。而当这个“益”涉及到更多更广泛的人群,或可能有更广泛的受益者时,我们常常称之为“公益”,并将其与慈善或爱心联系在一起。但是“公益”和“慈善”是一回事吗?如果是一回事,那为什么要用两个不同的词来表述?

我认为,如果有一个人告诉你他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你可怜他并给他买了一碗面,那你就慈善了。但如果你不仅如此,还尊重和平等的了解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他现在的状况以及他的想法,然后协助和他一样的人们最后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天天有饭吃,这就公益了。

慈善是指在慈悲的心理驱动下的善举,是一种不附加要求的施舍,是一种快乐,一种满足。施舍就是出于怜悯或积德思想,把财物、知识等送给他人。这实际上是一种由上而下的举动。慈善把人分成了施与者与接受者,而这两者最终谁快乐了?施舍的人感到了快乐和满足。而被施舍的人呢?他们会感到快乐到满足吗?这就象一首歌唱的那样“你快乐吗?我很快乐!”——我觉得至少,你应该是快乐的。

而“公益”是一个人人平等参与和公平获益的过程,你不能主观判断他人应该需要什么,你要做的是从不同的角度去了解别人的想法、需求或者上升到更大范围的层面——例如一个群体。然后是与这个群体一起去寻找和达成一个可能使每一个人或更多人受益的目标,而不是你个人认为的应该达成的目标。这里面首先的是平等和尊重。同样我们也可以用一句歌词来表达——“你快乐,所以我快乐”。

人们通常认为做慈善和公益就需要作出很大牺牲,就需要无偿的付出很多,这样的人需要“狠有爱心狠坚强”。这不但是造成很多人对公益望而却步,也造成一些慈善者和公益人拥有某种程度的“道德优越感”错觉。是这样的么?爱心到底是神马?

每个人都渴望爱和被爱。爱心也不过只是一种人的欲望而已,就如同食欲、求知欲以及其他的欲望,比如——你们懂的,这些是人类最原始的、最基本的本能,是从心理到身体的一种渴望和满足。其实爱心不是用来“献”的,是用来满足的——因为欲望都渴望得到满足。既然是这样,那所谓的做慈善或做公益的“道德优越感”就完全是浮云!

既然“爱心”也是一种欲望,那就如同人人都有食欲,人人都会肚饿,人人都要吃饭,我们怎么能说谁的肚子比谁饿得更“高尚”?或者怎么能说吃了三碗饭的人就比吃了两碗饭的人更“道德”?所以说:爱心是神马?神马都是浮云!

既然爱心也不过是浮云,那所谓的“公益”该怎么做呢?做公益,这种感觉就象谈恋爱。我们在热恋里,总是能为对方着想,并关注着对方的想法、感受、需求,并和他一起互相陪伴一起学习和成长,一起体验春天的风和日丽、夏天的酷热咸湿、秋天的水稻金黄,冬天的万物凋零,因为我们相信“你快乐,所以我快乐”。

公益行动到底有多么困难?我们可以从不在室内吸烟、不随地吐痰、按秩序排队以及如果一会儿大家轻轻离开,正如你轻轻地来,不留下一点垃圾,这样的举手之劳开始。公益,就是这么简单。

而至于象维护世界和平这样光荣而艰巨的任务,我们就先暂时交给“咸蛋超人”吧。

(本文配图来源于网络)

Tags: 爱欲 TEDx 演讲稿 公益 慈善

分类:一点声音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496

【南方都市报】瑶寨里的“公平贸易”

瑶寨里的“公平贸易”
村民们还在懵懂学习,NGO与商人已经发生分歧

记者:华璐 | 来源:南方都市报(2011-04-27)

花上一个半小时,可能仅仅够你从迷宫一样的北京国贸商场地下三层找到这些颜色耀目的瑶族刺绣。彩线绣的花儿、猫头鹰、泥鳅被安放在一间精品服饰店里,这家店用大量原木装修,试图在众多世界名牌商店的包围中营造出自然的气息。而在两千多公里外的黔东南首府凯里,坐上一个半小时的山路汽车,这些刺绣的老家白兴大寨才逐渐在山林的雾气里展现出轮廓。

这里的瑶族妇女自称“绕家人”,彩色丝线穿梭于她们的指尖,在光线幽暗的木质吊脚楼上下飞舞。她们从十几岁就开始刺绣自己的嫁衣、孩子的背带以至于未来儿媳妇的彩礼,但这些刺绣从来没有为她们带来过收入。如今,有一群NGO与商人尝试和她们做生意,通过遵守一些特殊的原则,他们笃信这将是公平的贸易,而不是那种常见的城里人欺负乡下人式的“压榨”。

将贴上公平贸易标签的绿茶、果蔬、苗绣出口到外国,这项工作在中国的消费者眼皮底下,已经悄无声息地进行了超过十年。但现在,当公平贸易支持者想开拓国内市场的时候,他们内部发生了分歧:这究竟是一项公益事业,还是一门生意?它到底是该谈奉献,还是先赚钱?当NGO和商人在电子邮件往来中尖锐地指出对方的不体谅之处时,这些大山里的居民就着昏黄的小灯泡,日夜赶工刺绣或者制造银饰,除了赚钱以外,他们仍然懵懂地学习着与贸易有关的一切。

白兴大寨的“花儿”
企业通过文化社下订单,收购价要略高于市场价,并拿出交易金额5%返还村寨作为发展基金

白兴大寨的贫穷是平静的,就像一抹天然的绿色沉淀在这个有着近300年历史的瑶寨中。尽管这里的人均年收入只有700多元,而且大多数青壮年在外打工,但它的贫穷只是一种固有的生活方式,人们以一种缓慢的节奏生活着:吃饭、上山割草、耕种、染布、刺绣、赶集、喝酒、唱歌,然后睡觉,如此便是一天。就像大山一样,贫穷似乎没有变化的痕迹,不足以成为思考的主题,只是穷而已。

但妇女们对现金的渴望是无限的,以40岁的龙四妹为例,手里多个10元,就足以让她的小儿子杨洋在今年的雨季里换双新的塑料水靴,或者让她的男人去山下亲戚家赴婚宴的时候多带一瓶酒。

“你来了?”4月一个微雨天里,龙四妹急忙放下手中的刺绣活,招呼着进门的黎明。在龙四妹看来,黎明是来“收花”(收刺绣)的老板,但他实际上是NGO贵州乡土文化社(以下简称文化社)公平贸易项目的负责人。

自2009年以来,文化社在香港乐施会资助下,启动“贵州省麻江县河坝村民族手工艺发展与生计改善”项目,而白兴正是河坝村下属一个寨子。

文化社社长李丽介绍,由于白兴大寨有发展手工艺市场的强烈愿望,且其手工艺具有不可复制性,不仅亟须传承保护,而且具有市场前景,在此处开展公平贸易项目可以为众多藏在深山的民族手工艺传承和发展提供借鉴。

在贵州、四川等地区,如今不止一个NGO和农民合作社尝试着在自己的扶贫或者文化传承项目里引入“公平贸易”概念,仅以凯里为例,被称为公平贸易手工艺品的就还有雷山县的苗绣和控拜村的银饰。

区别一般贸易和公平贸易其实并不困难,关键在于农民在后者中参与程度和自主性更高。以白兴大寨为例:企业通过文化社下刺绣订单,而文化社则负责组织白兴妇女刺绣。除了文化社作为公益平台不向双方收取任何费用之外,企业给出的收购价格要比市场价格略高,而且每笔订单都要拿出收购金额的5%返还村寨作为公共发展基金。

这笔基金将完全由村民自主支配,使用时由大家投票决定,计划主要用于发展村寨的公共事务,例如卫生、教育、文化。此外,男女平等、不雇佣童工、保护环境等也是公平贸易的原则。

“扶贫并不是只有给钱一个办法,”文化社社长李丽说,“贸易,而非援助(Trade Not Aid)是公平贸易的核心所在,这有点像那句老话,输血不如造血。”

陌生的市场
对外界充满不信任感的村民碰壁之后,主动提出降价

上世纪90年代初期的白兴大寨曾经历过刺绣贩子的多次“扫货”。由于村民并不了解市场行情,一些世代相传、具有文物价值的刺绣以极低价格卖出。村民们回忆,当时很少见百元大钞,票贩子拿出几张就把家里的老东西买走了。“大家后来想想,总觉得自己好像被骗了,城里人做生意不诚实。”白兴寨的退休村支书杨万仁说。

但村民们依然看不到自己这一辈人做的绣品有什么市场价值,这些“花儿”正如同当地民歌里唱的:“邀请姐妹进家来,一同拿笔来点花,染成放入深闺处。”在他们的生活里,商业只存在于山脚下河坝村的那个小集市,男人们买种子买肥料,女人们顺带捎上一把彩线。

2009年4月,文化社找到了北京彩禾家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彩禾家)作为第一个公平贸易合作伙伴。这是一家新成立的绣品设计和开发公司,而负责人李艳上一份职业,是NGO乐施会公平贸易内地项目官员。

彩禾家和文化社几乎是一拍即合,此时双方对于公平贸易的认知都是:高于市场的价格另加交易总额5%的社区发展基金。对从未通过刺绣获得收入的白兴妇女来说,似乎只要她们点头,这将是一笔不错的买卖。李艳通过市场调查,认为从几厘米见方到30多厘米见方的绣片,价值大约在8元到40元之间。

但村民们开出了远高于李艳预期的价格,这让文化社和彩禾家都大惑不解。杨万仁的决定透露着村民的疑虑。他说,过了插秧的农忙季节就要带上村里女人们制作的手绣手机袋和钱包到贵阳,甚至广西去闯市场。“凭啥我们手绣出来的片片只卖三四十块,人家拿走缝到个东西上就能卖四五百?”杨万仁想不通“我们要自己做产品自己卖。”

“这是将公平贸易引入白兴大寨的第一个门槛”,黎明说,村民们久居深山,而村里剩下的老人和妇女文化水平很低,基本上是半文盲,而且大部分人都不会说普通话。上世纪90年代的老绣品采购风潮,让村民对市场充满了不信任感。

但杨万仁和几个村民到凯里转了一圈后,处处碰壁。因为很多各有特色的民族在此聚居,黔东南州很早就有了针对手工艺品收藏的市场。从村寨中收购搜罗来的老物件,用传统工艺加工的艺术品,大机器生产的批量产品,还有一些旅游纪念品。市场里琳琅满目,规模庞大,白兴大寨村民陷入了一种窘迫。关键是当他们拿几件绣片去商店兜售的时候,许多店都不愿收购这种来路不明的零散货品。

回白兴的路上,杨万仁一路沉默。他们主动提出降价,并不敢再对彩禾家的报价提出异议了。

查看更多...

Tags: 南方都市报 公平贸易 NGO

分类:一点声音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222

【预告】28日贵州民院&贵州财院TEDxGZUN

TEDx University Day in China 项目是TEDx①在中国高校范围内的推广活动。活动旨在号召全国100所高校共同举办TEDx系列活动。贵州民族学院和贵州财经学院两所大学的学生们也联合举办了“TEDxGZUN”。

活动主题:TEDxGZUN“益”共享交流会
活动时间:2011年4月28日18:00
活动地点:贵州民族学院
现场围观联系人:翁利鹏(童鞋)
联系电话:18786795944
联系电邮:wwwlllppp1988@163.com

本来,这个活动是要在4月22日举办的,但是据说是出于我的个人原因,被推迟到了2011年的4月28日(一个人,怎能“罪”到如此程度),并且我这个由“贵州人公益行动网络”负责人王吉勇推荐给主办方的,以贵州乡土文化社“传播总监”身份参加的嘉宾,可能是唯一的校外演讲嘉宾。面对如此的状况,虽然已报了必去的决心,虽然每位演讲者只有最多18分钟的演讲时间,但哪怕只是18秒钟也仍然让我老心一粒猛嗵嗵,毕竟这是我11年后第一次回到自己曾经就读过的学校,并且第一次面对三位以上的学弟学妹们讲点什么,心怎能不忐忑?

今晚在兴奋与恐惧的纠缠中,终于颤抖地(黔山毛豆的心理素质由此可见一斑)敲出了我的演讲囧题——《小鸡不撒尿》,我经常在自己的博客“黔首报”里讥笑大学生们怎样怎样,现在好了,要去到人家的地盘,被丢臭鸡蛋烂白菜看来是免不了,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鼓起恿气,拼了!弱问一句,有木有神马声援团亲友团现场给我打个底档档鸡蛋神马的么?有木有?有木有??

①【关于TED】
TED是一个会议的名称,它是英文Technology,Entertainment和Design三个单词的首字母缩写。TED是社会各界精英交流的盛会,它鼓励各种创新思想的展示、碰撞。TED创始于1984年,现在由Chris Anderson创立的非营利机构种子基金会主办。

【TEDx的含义】
在“传递优秀思想”这一价值的指引下,TED推出了一个叫TEDx的项目,所谓TEDx,就是指那些由本地TED粉丝自愿发起、自行组织的小型聚会,让本地的TED粉丝能够聚到一起,共享TED一刻。TED不会参与TEDx活动的组织,但是会对活动组织者给予指导和意见。

【TEDx的价值】
交流、分享、互动、学习,此乃TEDx的核心价值。当一班有想法的人聚在一起观看TED演讲视频或聆听本地TEDx演讲人的讲演时,那种共同的体验是足以在观众当中产生出某种共鸣的,而来自不同背景的观众可以通过交流相互切磋学习。思想之碰撞,不单发生在实验室、工作室,它有可能就在TEDx聚会上发生。

【TEDx的形式与内容】
大多数TEDx活动都会邀请一些本地人士前来发表演说,而且所有的演说都应当遵循TED的时间限制:最长不超过18分钟。在现场演说中间可以插播一些TED大会上的演讲视频录像(这些录像可以免费从TED官方网站上下载)。在会议间隙以及会后,主持人可以邀请大家进行互动交流,在交流中学习和分享。从内容上来说,可以是任何与本地TED粉丝密切相关的主题,也可以是一些与时代密切相关的主题。

Tags: TEDx 贵州民族学院 贵州财经学院

分类:一点声音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636

待到绿树阴浓夏日长

贵州乡土文化社的小院里,待到绿树阴浓夏日长,自会满架蔷薇一院香。①

①《山亭夏日》
唐 高骈
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
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

Tags: 贵州乡土文化社

分类:行摄画报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276

【墙裂荐】织金话名曲,初听就迷恋(附词)

这是一首无名曲,由贵州省织金方言所唱,传闻歌者是一位不知姓名且双目失明的残疾人,大家都叫他瞎子,于是这一首由他所唱的无名曲就被名为《瞎子》。那晚11点,“水蒸气”童鞋传这首给小生我,说:“请原谅我这一分钟对这首歌的迷恋”,小生同样初听就不能自拔了,歌让心尖颤,单曲循环直到河东狮大人忍无可忍下达最后通牒。现在每天也都会翻出来听上一两遍,就连河东狮大人对我的爱也不能助我从这曲子中解脱出来,成语“爱莫能助”大概说的也是这么个情形吧?!

此曲意境之高远,极近“元曲四大家”之一的马致远的著名小曲《天净沙•秋思》。但细细听后,感觉该曲在秋风萧瑟凄苍凉的意境上与《天净沙•秋思》近,但“秋思”一曲却无法对应上该曲中“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①这样缠绵伤离别之情。并且曲中的离别似乎还不仅仅只是男女情愫,似乎还有着当下年青人为生存而不得不辗转城市浪迹天涯的哀伤。总感觉这曲子似曾相识,苦思多日,终于突然想到北宋词人中婉约派最具代表性人物之一的柳永代表作《雨霖铃》。再翻看“水蒸气”童鞋翻译的《瞎子》歌词一看,想不到织金话小曲,竟有宋元之风,真真应了那一句“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

织金话歌曲《瞎子》
歌词整理:水蒸气、申震图斐

秋天【的】蝉在叫,我在亭子边,刚刚下过雨,我难在【咩】我喝不到酒。我扎实勒舍不得,【豆】是【咩】船家喊快点走,我拉起你的手,看你眼泪淌出来。我日他的坟,我讲不出话来,我难在【咩】我讲不出话来。我要说走【叻】,这千里的烟雾【不让】叻,那黑巴巴的天好大哦。

他们讲的是这样【家】的,离别是最难在的,更其不要讲现在是秋天叻。我一哈酒醒来,我在哪【点】,杨柳的岸边风吹一个小月亮叻。我一去要去好多年,漂亮的小姑娘些叻都不在我边边咯叻,就算这日子些再【敞】安逸,我也找不到人来讲【咯】。②

 雨霖铃
柳永(北宋)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 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 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①出自王实甫《西厢记•长亭送别》:“碧云天,黄花地,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

②查看贵州话——普通话对照释义

Tags: 织金话 瞎子 柳永 雨霖铃 贵州本土方言说唱七日谈

分类:见黔眼开 | 固定链接 | 评论: 24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3665

墙上的纸片

4月13日 阴

早起,莫松们已经龙山乡了,与昨天早上比起来,似乎一切顺利。早餐甜酒耙时,说起昨晚的会议,龙阿本大妈对杨万荣大叔说昨晚的会议她是听清楚了的,还复述了会议讨论现场情况和讨论结果,大叔连说“合的,合的,这样管大家才放心”。

甜酒耙后我在沙发靠背糊着白纸的墙上看到透明胶布粘着的一张纸片,上面画着长竖线、短竖线、短横线和圆圈,还有数字588。一问大叔大妈才知道,前两天我们在村里闲逛曾和妇女们聊到过关于大家“做花”(刺绣)要自己算好成本,比如绣一张卖36元的绣片用掉多少丝线、多少布,还花了多少时间,这样我们才知道自己每一张绣片应该卖多少钱;还要记好自己什么尺寸的做了多少个,这样也才能知道自己上次“做花”得了多少钱,这次能够得到多少;每次都记下来也才能知道去年“做花”得了多少钱,今年得了多少钱,也才能知道是做得一年比一年多还是一年做得比一年少。53岁的龙阿本不识字,她听了以后就用这些横线竖线和圆圈来记下自己做了多少“花”,每种“花”做了多少个,这些“花”如果全部卖出去能够得到多少钱。可见,虽然白兴大寨的确有的妇女不认识字,但他们总会有自己的办法,并不完全如男人们所认为的那样理解能力差、“觉悟”低。办法总比问题多,由此看来,社区工作除了工作方法,剩下的就是慢慢磨慢慢泡了。

早餐后我把这几天的食宿费付给大叔大妈,背上背包去到张兴玉家,想着如果龙山信用社开户一切顺利,那我今天就可以回家。从之前在大利侗寨和昨晚的会议协助来看,今晚的“实战演练”莫松完全没有问题。张兴玉大妈和杨万修大叔上坡去种包谷不久,我短了莫松一信,莫松回信说:“妥。已经在回白兴的路上。”于是我欢快了。

回到贵阳,晚上9点半接到莫松信息:“在龙选芝大妈家开会,大妈给大家准备了零食——花生,给力!约好8点开会,但因为都上山种包谷回家特别晚,所以到现在只来了几个人。从和几个妇女的谈话,大家都很关心社区公共发展基金的走向。”

Tags: 白兴

分类:田野手帐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440

空寨狗叫声部多

4月12日 雨

我都不好意思再在工作笔记里写天气又是雨了,否则人家会怀疑我的笔记是“字不够,天气凑”。

早餐后,南都记者自己一人在村里找村民访谈,莫松去找昨晚讨论出来的3位社区公共发展基金管理小组成员,准备午饭后一起去龙山乡信用社开户。不想管理小组3人众睡了一觉起来,先是龙顺粉说她的丈夫不同意她成为管理小组成员而退出,然后另一位在村子中老年妇女里文化程度最高的初中文化程度的曹顶兰也改变了主意。最后当3人组里的龙四妹早上起来洗澡换上干净衣服来和我们碰头时才知道,今天去不成龙山了。

10点半午饭后,我和莫松送南都记者下山回凯里。回到白兴,寨里空荡荡到连狗叫似乎都有了多声部和声和混响效果。家家关门闭户,人们都上山种包谷去了,我们想找户人家访谈坐坐聊聊休息下也不成,只好晃荡在田野。但雨渐大,晃荡田野也不是个办法,于是在杨万修家屋檐下避雨闲聊些工作,说起都在黔东南的三个不同民族的村子:榕江县的大利侗寨、凯里新光苗寨和麻江县的白兴瑶(绕家人)寨,前两个这几年来陆续有项目开展,也算是耕作的“熟地”了。在檐下慢慢越聊越冷,就想找些柴来烧火烤,正好看见龙四妹的二儿子杨洋从山下放学回来,于是我们就尾随去他家烤火。

在龙四妹家晚饭时,听见杨静在广播里用绕家话在喊什么,龙四妹翻译给我们说杨静通知“做花的”(参加了刺绣和枫脂染订单制作的人们)晚上8点到龙顺粉家开会。

乡村里开会,因为各家的土地距离远近不一,回家的时间早晚也不一,还要做饭吃饭,所以没办法那么准时。快9点,陆陆续续来了20位村民,其中16人是妇女。在屋檐下避雨时,我和莫松就晚上的会议有过商量,觉得晚上可以由大家适当的自由讨论,我们只是适时的把握时间和进度,注意不要跑题太远,并且每讨论出一个结果还要随机问妇女是否清楚和明白大家正在讨论的是什么问题,以及对讨论出来的结果是否清楚或有不同的意见或看法。这样做是因为几天来与村里的妇女们闲聊发现,对于之前的狠多会议,她们听不明白也不好意思或不敢问,并且与会男性们都认定她们文化程度低、理解能力差、觉悟不够,因此导致妇女们在讨论中只是一味的点头,但对讨论的问题却并不清楚。于是我和莫松在发现这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后,决定一定要在每次会议和讨论里鼓励妇女们对自己不明白的地方,要勇敢大声说出来。

会议由莫松协助,第一阶段进行得非常顺利,只半小时就完成讨论并有了结果。第一阶段讨论的是:要不要给帮大家收花、发货、取钱、发钱与客户联系沟通的“订单负责人”误工费?如果要给,误工费按一天多少钱算?在这次讨论中就有妇女表示没有听明白讨论的内容,要求莫松再次说明,并要求与会男性将莫松的说明翻译为绕家话,于是讨论结果就这样很快出来了,大家都同意给误工费,金额为40元/天,半天20元。

第二阶段,大家要讨论出社区公共发展基金的新管理小组成员。虽然这笔基金到目前为止只使用了一次,是在2009年用于给村里购买喇叭和功放机,之后就一直由龙顺粉保管着,后又在2011年3月27日转给杨静保管,现在这笔钱总额为1184.50元,并且还会不断增加。我和莫松希望妇女们能自己管理这笔钱,慢慢锻炼不但自己“做花”,还要自己管理成本、制作、资金和社区公共发展基金,并渐渐主动积极参与到社区公共事务管理和决策中。这第二阶段的讨论时间就比较长了,持续了1个多小时,期间莫松的协助非常到位,不但讨论的方向和节奏把握狠好,而且会场的气氛调动得也非常轻松愉快,我感觉最多再需要1年,莫松就会成长为文化社自己的优秀社区工作者和工作坊协助者,而不需再向外寻求援助。

最后,在会议第二阶段,20位村民讨论并推选出了3位管理小组成员,3位成员均为妇女,她们现场允诺愿意担任。3位成员的分工为:龙选芝负责开户、记账;龙四妹负责存折和票据保管;龙顺粉负责设定和掌管密码。而这个结果的产出,可以说是经过了激烈的现场讨论、鼓励和努力。之前龙顺粉之所以开始表示愿意成为管理小组成员,后来又改变主意,是因为担心丈夫不允许。今晚在她家开会,她丈夫也参加了会议。开始大家都推选龙顺粉成为三人众之一,但她本人不答应也不反对,只是笑。于是莫松半开玩笑在会上当着大家问他丈夫是否不同意龙顺粉成为管理小组成员,他丈夫说:“那是她自己的事情,得由她自己决定”,其他妇女也鼓励龙顺粉说她才是家里的当家人,自己要决定下来,于是,她终于允诺。莫松提议大家一起掌声欢迎,于是后来每做出一个决定大家都会报以掌声。会议进行得欢快,接着龙四妹也表示仍然愿意管存折和票据,只有推选记账和开户的人波折最大。

在会议现场来自上寨和下寨的16名妇女中,几乎有一半是文盲,三分之一的妇女初小文化程度,只有龙顺粉和龙选芝上到小学5年级,还有曹顶兰一人上到过初中。虽然其他15名妇女和3名男性村民都推选曹顶兰担任社区公共发展基金管理小组中负责开户和记账的主要成员,但她本人坚持不愿意,于是我们说应该尊重她自己的决定,大家再想想看有没有适合的人选,开始不会记账没关系,我们可以一起慢慢边做边学。于是大家都推选龙选芝,在莫松的协助和妇女们的多番鼓励下,管理小组终于组成。于是再次定下明天早上7点半莫松和3人在村子中间的篮球场集中,村里唯一的染匠杨勋勇(见《这就是白兴》P62)驾驶自己的三轮车送大家到龙山乡信用社区开户。明晚就转移会场到龙选芝家“实战演练”一次,把上一笔订单还没有付的车费、误工费等给杨静,愿意来看看了解管理小组将怎样管理这笔属于大家的“社区公共发展基金”,以及这笔钱是怎样给付、有着哪些程序的村民,都可以到龙选芝家,然后散会。

此次黔东南行,莫松给我好几个惊喜。他对社区工作的认真、敏锐以及工作方法和协助技巧的熟悉程度,远胜我许多,如果社区经验再丰富些,他甚至可以担当即将开始的第三期实习生们的社区“督导”。不过莫松不怎么喜欢看书,并且和我一样对于写报告非常头疼。

Tags: 白兴

分类:田野手帐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472

会狠吃力

4月11日 雨

早餐后我和莫松去到龙凤兰大妈(见《这就是白兴》P18)家,和大叔大妈闲聊了些社区公共发展基金和风险基金,他们对于订单负责人每笔订单提取5%表示不理解,因为也没有人向他们解释过为什么要提这5%以及提去做什么用途,并且风险基金也不知道第一次贷款的人把款还上没有。据说上次贷款到贵阳参加“绕家文化展”的人里,有人“认为”那钱不是“贷”的,而是“送”给他们用的,这给第一笔款能否按时完整的还回带来很大风险。大叔说自己是白兴大寨3名村民代表之一,也是3人中年龄最大的,是真正的群众代表。另两名代表杨勋强和杨勋刚都是30出头的年轻人。我们特别邀请大叔参加晚上的会议,并请大叔也帮我们邀请另两位村民代表也一起来。

11点过我们到山下去接乘凯里 — 河坝班车的南方都市报记者华璐,回来就在龙凤兰大妈家吃的午饭。饭后一起走访了龙四妹、龙顺粉、杨静、杨万仁等几位村民,记者向他们了解了一些关于“公平贸易”、关于大家与“彩禾家”合作的事情和看法。杨万仁大叔说3月30日“彩禾家”的人到了白兴,万仁大叔并把河坝下面妇女们为“彩禾家”制作绣片但货款被订单负责人克扣16%——38%的事情告诉了“彩禾家”的人,并询问5%的社区发展基金是否还会返还到白兴,因为2011年的订单付款里已没有包含这5%的部分。并且村民们希望能与“彩禾家”一起商讨并签订合同一事,或许是“彩禾家”觉得时机还不成熟,所以也没有与村民们讨论。

我们去到白兴大寨的订单负责人杨静家时他才出诊回来(他还是村里的兽医)。说到“彩禾家”这次到白兴,杨静和万仁大叔提出由于从2010年以来,丝线价格从0.3元/支上涨到0.4元/支,涨幅25%;布的价格从3元/尺上涨到4.5元/尺,涨幅超过33%,要求“彩禾家”将每一绣品价格提高2元,即原价格最高的36元/幅的提高到38元/幅(涨幅5.2%),原价格最低的8元/个的提高到10元/个(涨幅20%),但被拒绝了,因为“彩禾家”认为现在的价格已经是比较高的了。

晚饭后在张兴玉家,原本通知8点开会的,8:40还没来齐,最后我去了没来的人家才把人叫齐了,3位村民代表都没来。由于妇女们一贯不太能听得懂“客话”(贵州汉话),会议也在一贯的边翻译边讨论中吃力进行。先是明晰了社区发展基金的来源和现在的总额,然后讨论出了由3名妇女组成的管理小组。大家约好如果明天下雨,就去龙山乡信用社开设社区公共发展基金账户。会议直到晚上11点半才结束,南方都市报的记者几乎全程观察了我们的吃力会议。关于白兴大寨在“公平贸易”中遇到的问题和村子现在的状况,估计会出现在4月底的南都上,这个可以关注。

Tags: 公平贸易 白兴

分类:田野手帐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249

传说中的萝卜头议事规则

4月10日 雨

对于天天都在下的雨,我还好意思再说什么呢?早起吃了一份榕江妹纸推荐的剪粉,老实说,味道狠一般。粉后乘7点半到凯里的班车,因为担心连日雨可能会导致雷公山上路段塌方,原以为会花上6、7个小时,甚至更多时间的路程,不想一出县城司机授意一位乘客每人加收了10元“过路费”后就拐上厦蓉高速,3小时后的11点我们就抵达凯里。

昨天原本打算今天与南方都市报的记者在凯里碰头,明天一起去白兴大寨,但今天这么早就到了,我们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太突然了嘛,于是决定去白兴,一来凯里食宿肯定比村里贵多,二来说不定进村还可以和大家多聊聊开个会什么的。

下午5点到白兴大寨,我们先把背包放在杨万仁大叔家后,去了龙四妹、张兴玉、杨万荣三家,拉拉家常聊聊天了解了一下上周“彩禾家”来村里的情况,然后就决定我和莫松分头住在杨万荣和张兴玉家。村里一位70多岁的老人在4月1日那天上山挂亲,酒醉摔了一跤,8号就过世了,明天上山安葬。我们凑了50元礼钱送过去顺便吃了晚饭,主人家一定要我们写下名字,说这是乡里的“礼信”,我们就写了“贵州乡土文化社”。

饭后又去找上寨的杨万仁和下寨的杨静聊了聊,大致了解了一下上周“彩禾家”来村里的情况,并询问明天晚上8点是否有时间到张兴玉家大家开个会。我和莫松商量,不但每次要住在不同的人家,而且我们每次开会也尽量在不同的人家。

万会朝宗,开会目的都是为了解决问题。在之前的总结和今天的走访,我们都发现村里在手工制作、风险基金、社区公共发展基金、商业洽谈等方面都有较多问题有待协助大家解决,而解决这些问题首要的一个就是要打破村里现已形成的“乡村精英”团体和格局,促进信息在村里不同人群间的更广泛传播,并增加以枫染和刺绣为主的社区活动的可参与性,使不是手工艺人的其他村民也能和有机会参与。我们准备明早商量下,面对如此之多的棘手问题,要从哪里入手解决——我们不会回避南方都市报的记者,也不会要求大家刻意在记者面前说一些对我们有利的话,事实是怎样那就怎样,记者来看的是问题而不是成绩,问题的存在并不一定就是坏事——或者换个说法,遇到的问题越多不正说明做得越多么?什么都不做,什么也没做的,怎么会遇到问题呢?是吧?!当问题能够得到解决,那这个问题就不成其为问题,它会转化为经验和教训让我们获益良多。但如果把问题隐藏起来,甚至是有意的回避,那问题将会一直存在,并会慢慢发酵扩散,从而造成更大破坏。突然想起我们是不是可以去学习下那个传说中的什么“萝卜头议事规则”①,或许这能给我们的社区工作带来帮助,至少能提高一点开会的效率吧?!这个议事规则我没打算看书自学,哪个翻译过来的版本都是几十万字厚厚一本掉在地上能把脚趾头砸成粉碎性骨折,听说标哥(杨云标)那里这个议事规则用得狠好,找机会去他那里蹲几个星期取点经回来。但是一想,我们又木有时间,又木有钱,怎么才能去到呢?不过,如果有人或者机构能赞助差旅食宿费的话,我想时间就象那什么,挤挤就有了。

晚上海雄短了我一信,是喜讯,乡土二代的老大轰隆一声闪亮登场——是大姐,哦野!

①罗伯特议事规则根本原则:

平衡:保护各种人和人群的权利,包括意见占多数的人,也包括意见占少数的人,甚至是每一个人,即使那些没有出席会议的人,从而最终做到保护所有这些人组成的整体的权利。正是几百年来,人们对这种平衡的不懈追求,才换来了议事规则今天的发展。

对领袖权力的制约:集体的全体成员按照自己的意愿选出领袖,并将一部分权力交给领袖,但是同时,集体必须保留一部分权力,使自己仍旧能够直接控制自己的事务,避免领袖的权力过大,避免领袖将自己的意志强加在集体的头上。

多数原则:多数人的意志将成为总体的意志。

辩论原则:所有决定必须是在经过了充分而且自由的辩论协商之后才能做出。每个人都有权利通过辩论说服其他人接受自己的意志,甚至一直到这个意志变成总体的意志。

集体的意志自由:在最大程度上保护集体自身,在最大程度上保护和平衡集体成员的权利,然后,依照自己的意愿自由行事。

Tags: 白兴 公平贸易 罗伯特议事规则

分类:田野手帐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279

领导不是他说来,说来就会来

4月9日 雨

大利侗寨第7天,还是在小雨。今天周六,估计在乡里读书的中学生们都会回来。去找在乡里上初二的杨苗,遇到她上五年级的妹妹杨换丽说她姐姐今天不回来了。杨苗的侗戏唱得好,春节时还加入石文昌老师带领的侗戏班子去到从江县表演过十几天。她妹妹和8岁的弟弟还在村里上小学,跟着爷爷住,爸妈在外打工。

杨秀禄是村里的会计,有一辆自己的小工程车,于是修建戏台的材料都由他负责运输。今早拉了一车片石回来,10点半午饭时说中午有领导要来,下午要和村长、支书一起接待领导。12点,贵阳晚报的记者黄震到大利了。我们带他到处转了转然后回到寨门处,村里的小女孩们身穿节日盛装三三两两聚齐在这里准备迎接领导,数了数共有13名上小学或初中的小女孩,杨换丽也在里面。结果一直等到下午3点过,来了一个电话说领导不来了,白忙活了大半天。秀康给小女孩们每人发了10元钱就解散了。

我们原本今天约石文昌老师和几位喜欢侗戏的村民一起吃饭聊聊,但是石老师去了榕江县城,我们的计划又落空,于是带着记者黄震在村里采访。先去了有200多年历史的老四合院,听78岁的杨成芳老人讲这四合院的故事,然后在87岁的杨昌龄老人家听他讲青石板路和村子的历史。杨昌龄老人说大利的鼓楼是在87年前滇军进寨时被村民失误烧毁,现在的鼓楼重建于2005年。

从杨昌龄老人家出来,接到社长大人电话,说有位南方都市报的记者要到麻江的白兴大寨看看,此行是为了采访报道“公平贸易”而来。正好我和莫松准备明天离开大利回贵阳,于是与该记者约好明天在凯里碰头去白兴,先不回贵阳了。收拾背包当晚到榕江县城住宿,准备乘次日早上7点半第一班车去凯里。从榕江到凯里要走雷山县,也就是要在雷公山上盘旋,而不是从贵阳来那样全程高速,路上估计最少也要6个小时以上,早些出门以防耽搁。

榕江县城的家庭旅馆非常多,但服务却实在是有点恼火。当然酒店的服务和各方面都会好一些,但住宿费至少会是住旅馆的两倍或者更多,对我们来说那太贵了。

Tags: 大利侗寨

分类:田野手帐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924

 绻绻手工、手工冷制皂、手工皂、天然蜂蜡润唇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