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辛亥百年 — 黔城往事】诸黔传之袁祖铭传

黔途网特约之

【辛亥百年 — 黔城往事】
诸黔传之 袁祖铭传
作者:夏双刃

袁祖铭字鼎卿,兴义人也。光绪十五年(1889)生,其父办团练,有乡勇三千人。少入陆军小学堂,毕业入伍。辛亥,从刘显世奔贵阳之急,遂得皈正。越明年,王文华编黔军为六团,以祖铭为第一团第一营长。护国之役,从文华征湘西,取蜈蚣关,破江西桥,下晃县,克芷江。文华从孙文护法,祖铭亦随入川,于黄桷垭大破吴光新军,取重庆,勇冠三军。文华嘉之,擢为纵队长,使率主力,逐刘存厚,取成都。祖铭遂骄,令部属请命于刘都督显世,求为第二师师长,而未语文华。文华不悦,召祖铭为参议,返重庆。遂致反目。

民国九年(1920),川人逐黔军,进逼重庆,黔军不能支。文华乃遣祖铭出战,相持数月。唐继尧欲夺黔军,文华令卢焘、何应钦谷正伦回师贵阳,逐刘显世。文华避清议,假医疾于上海,恐祖铭有变,携与俱。祖铭恐文华杀己,潜赴京师,谒靳总理,乞定黔事。总理即予祖铭二十万元,鄂军一旅,曰定黔军。祖铭恐文华妨己,使客刺之于沪上,遂帅定黔军。然湘、蜀均已独立,无以返黔,行湖汉间。适吴佩孚再起,与祖铭枪六千支,收为羽翼。

文华既殁,卢焘主贵州军政,然不能孚众。窦居仁、谷正伦、胡瑛、张春圃、何应钦五旅争权,将士苦之,皆思祖铭。未几,谷正伦之王天培、彭汉章团,窦居仁之毛以宽、张春浦团,驻洪江之王华裔团,皆奉祖铭为首。祖铭乃匹马赴洪江,以王天锡、毛以宽为中路军,王天培、彭汉章为左路军,王华裔为右路军,长驱而入贵阳。此民国十一年(1922)四月事也。

八月,中央委祖铭为贵州省长。祖铭尽释旧怨,兼收各派,以张彭年为总参议,丁宜中为秘书长,周素园为政务厅长,陈幼苏为财政厅长,另如平刚任可澄辈均予重用,故一时有休明气象。唐继尧颇忌之,乃假三省联军令,遣唐继虞护刘显世回黔。祖铭不能敌,退至秀山。继虞为贵州军务督办,显世为省长。

时熊克武之川一军与刘湘、杨森之川二军战。吴佩孚闻祖铭迄秀山,委其为援川前敌总司令,节制刘、杨。祖铭以符令可及川黔鄂秦陇五省,故自称五省联军总司令。唐继尧与争霸,遣胡若愚入川助熊克武。混战逾年,祖铭终破成都,稍平川事。中央委祖铭为川黔边防督办,授陆军上将,兼第三十四师师长,实辖三师兵力,众五万余,实当时天下之健者也。

刘显世掌黔政,实傀儡耳,政属唐继虞,而继虞不足为治。黔人怨怒,继尧乃召继虞回滇。中央委彭汉章为省长,王天培为军务督办,周西成为会办,此悉祖铭心腹,皆赴任。

民国十四年(1925),杨森欲霸川境,祖铭与刘湘逐之。杨森既出,刘湘复欲霸,愿以四十万元礼送黔军。祖铭哂之。已而杨森反攻入川,刘湘与通消息,夹击祖铭。黔军大败,遂弃重庆。祖铭以数万人马之巨,知贵阳烟税之不足敷用,故过省而不顾,径攻湘鄂。适北伐军兴,委祖铭为左翼军前敌总指挥,主攻鄂西方向。祖铭以湘西为可恃,竟裹足不进,坐地为王,摊派赋税,招募兵勇,凛然有鸠占之意。唐生智大怒,数电促之,祖铭不听。民国十六年(1927)除夕,生智令周斓设鸿门宴,祖铭仅携数亲兵至,遂为乱枪射杀,年三十八。

Tags: 辛亥百年 黔城往事 诸黔传 袁祖铭

分类:黔城往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493

【扫街】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黎平县某中学

扫街扫到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黎平县某中学,不知道我青葱时是否也有偶尔思考过这样深刻的问题。

Tags: 扫街

分类:行摄画报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312

【辛亥百年 — 黔城往事】诸黔传之王天培传

黔途网特约之

【辛亥百年 — 黔城往事】
诸黔传之 王天培传
作者:夏双刃

王天培初名伦忠,字植之,号东侠,天柱侗人也。光绪十四年(1889)生,家世豪富,父戴将军衔。天培十八岁考入省陆军小学堂,二年余,复考入武昌陆军第三中学堂,从武昌首义。北军来攻,从黎元洪守危城。民国元年(1912),得孙总统赐开国纪念手枪,升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天培思想日进,曾与友赴京,友以言获罪,天培乃赴狱自承其事,易友以出,而已得免。毕业,奉派王文华之黔军第一团,视察南防,协助清乡。护国军兴,从王文华出湘西,与北军马继增部战于杀牛坪,以军功擢营长。民六(1917),随王文华入川,大败吴光新于巴县三百梯。黔军径入重庆,擢天培为团长。

时黔军有隙,士官生多从王文华,保定系皆从袁祖铭。王文华逐袁祖铭,天培忿之,常与祖铭书信。民九(1920),王文华逐刘显世,五旅得势而相争。天培隶谷正伦部,何应钦每拉拢之而不得。已而驻锦屏一带,收刘显潜之游勇四百余。翌年,从谷正伦入桂,得张廷光部二千余众。未几,陆荣廷败走,孙文调黔军至桂林、柳州,称中央直属黔军,以正伦为总司令,天培为第二混成旅长。天培谒孙文,入国民党。

时卢焘主黔事,然不能孚众,将士多思祖铭。天培乃遣弟天锡迎祖铭于湘西,为定黔军中路军,自与彭汉章为左路军,王华裔为右路军,长驱而入贵阳。中央委祖铭为贵州省长,以天培为第二师长兼公署军务处长。俄而滇军胡国琇旅自桂返滇,天培狙之于剑河之瑶光河,夺步枪千六百余、机关枪四。唐继尧怒,遣继虞送刘显世返黔,祖铭不能支,退入川东。天培亦从之,驻重庆,然其众固已逾黔军之太半矣。

民十三(1924),祖铭改编黔军,以天培为第九师长,心实忌之。乃请中央委天培贵州军务督办,天培不赴。越明年,刘湘、杨森逐黔军,天培所部多有降川者。适北伐军兴,天培乃易帜于綦江,称国民革命军第十军。时祖铭亦投南方,称左路军前敌总指挥,辖天培、彭汉章部,进抵湘西。八月,破卢金山部于洞庭湖西,收其残部。至是天培所部逾九万众。

未几,蒋公清党于上海,汪精卫遣吴玉章赴宜昌,说天培以东征之事。天培以蒋公为壮,坚不允之,蒋公悦。天培乃东进芜湖,下安庆,救合肥,取蚌埠,为北伐前驱。蒋公委以安徽省长,辞不受。已而攻陷徐州,蒋公大喜,飨饷四十万。军心振奋,连克兖州、泰安、界首。天培率尔曰:“世呼我为王大炮,我则一炮创立民国,再炮统一全国,三炮则世界革命成功。”盖其拥十万之众,享北伐名将之誉,其志故不在小也。

北军之曲同丰、张敬尧皆赴泰安密议,欲献济南。然张宗昌有白俄铁甲兵,凶悍闻名当时,天培迫而战之,肉搏竟日而不支,退守运河一带。徐州复失,蒋公乃亲征至,以天培为左路,据徐州城外诸山。未几,蒋公将下野,令三军南退,召天培赴南京述职。

民十六(1927)八月,蒋公通电下野。何应钦、朱绍良者,皆有宿怨于祖铭、天培、汉章者,今祖铭、汉章皆已死,惟天培存且壮,固其寝食难安一人也。乃以军锋不利、经理无绪之罪,拘天培于总司令部,复转押于杭州。天培于途中作《宁归》之歌,其辞曰:“实情实境兮,有耳应闻。是非淆混兮,公理沉沦。青天白日兮,惨淡烟云。”惟传世已不全云。九月二日夜半,杀天培于杭州拱辰桥,终年三十九岁。

民廿(1931),中央以陆军上将礼葬之,给恤二十年,治丧金三千元。嘉曰:“前国民革命军第十军军长王天培,忠勇性成,夙娴韬略,效劳党国,历着奇勋。讵宵小嫉妒贤能,排除异自,于十六年八月间,乘王故军长自前线返宁请见之时,遽加禁锢,继施极刑,黄鸟歼良,古今同概,追维往昔,悼惜良深。故军长王天培着军事委员会从优议恤,以彰先烈,以示亲苑,此令。”

论云:天培、粟裕,皆侗人之壮者也。天培有覆盆之情,临殁有家书云:“昔岳王忠于宋,不免秦桧之害。今我已入岳王末路矣。万不料青天白日旗下,亦有秦桧其人者。忠奸不两立,古今同一辙。生寄也,死归也,生死不足惜,其如公理何?”观其正欲直捣黄龙,竟班师而废,恰以三十九春秋惨死宋都,真岳飞之再世矣。余观民国之事,行伍之中无仁术,纵张学良之声威,一赴南京,即为活死人,况王天培之辈乎?

Tags: 辛亥百年 黔城往事 诸黔传 王天培

分类:黔城往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284

【辛亥百年 — 黔城往事】诸黔传之谷正伦传

黔途网特约之

【辛亥百年 — 黔城往事】
诸黔传之 谷正伦传
作者:夏双刃

谷正伦字纪常,安顺人也,光绪十六年生。世居望族,幼好击刺为戏。长于文墨,然不善词辩,与兄弟正纲、正鼎俱有名于当地。十六岁入省陆军小学,转赴武昌陆军三中,与何应钦、朱绍良等公费留学东京振武学堂,入同盟会。居三年,闻武昌首义,疾回国,从黄兴守汉阳。汉阳不能支,从兴东下。翌年民国肇立,从兴为陆军部吏。政府北迁,犹从兴留守南京。赣宁一役,国民党作鸟兽散,乃亡命日本,入士官学校学炮科。

 民国四年(1915)冬,唐、蔡兴护国军,正伦等甚振奋,然以学业未成,卒未与力。已而王文华组黔军第一师,聘正伦为炮兵团长。越明年,入川护法,却北军吴光新部,逐刘存厚,取遂宁而据之,擢混成旅长。未几,川军忿黔人之鸠占,击杀戴戡。文华以川不可居,又恐刘显世不纳己,乃以胡瑛、正伦为正副指挥,返攻贵阳,张帜曰清君侧。正伦实主其军事,时应钦在贵阳,与里应外合,贵阳遂破。杀熊范舆、郭重光,逐刘显世。

王文华本刘显世之甥,走上海以避流言,袁祖铭遂刺之于沪上。黔军推卢焘为首,然焘非黔人,不能服众。正伦与应钦、胡瑛、窦居仁、张春浦五旅长争权,而尤以应钦为强,正伦不能敌,乃退守黔南,称南路卫戍司令。适孙文讨桂,正伦遂请命为援军,隶李烈钧部。既克柳州,广收桂军游勇,又使陈子良总烟土事,人财遂倍焉。其时贵阳大乱,卢焘召正伦班师。甫至贵阳,不意袁祖铭组定黔军,正伦之故旧如王天培、彭汉章、张行伟等皆倒戈迎之。已而贵阳陷,刘显世回舆省内,正伦仓皇而走,赴沪上闭门读书。

时湖南第一师长贺耀祖者,正伦士官同学也。国民军北伐,委耀祖为独力第二师长,彼乃引正伦为副,兼一旅军事。九江既下,擢师长。疾转东下,攻雨花台,正伦亲发炮,因克之,南京遂下。蒋公壮之,委以南京戒严司令。继之分共,颇赖其为爪牙。已而王天培失徐州,正伦与应钦、绍良阴策反其羽翼,卒执而杀之。

民国十七年(1928),日军犯济南,贺耀祖还击之。蒋公为平衡事态,免耀祖南京卫戍司令职,以正伦代之。正伦既主首都治安,乃着力编练宪兵,经四年许,设宪兵司令部,自任总司令。总其意旨,有国家存亡,革命成败,领袖生死。又创办宪兵学校,请蒋公为校长,自领教育长,以忠孝之学浸濡其众,故皆能效生死。民廿三(1934),日人匿其南京副领事藏本因明,诡称为人所害,籍此挑衅。正伦乃发宪兵,获因明于孝陵卫,遂塞其口。翌年,孙凤鸣刺汪精卫,正伦复亲破其案,宪兵一时名悚。日军犯长江,张治中部颇能力战。我军更拟封锁江阴口,此关门打狗之计也。不意部署未毕,日舰已东。正伦使计查之,获其内奸,乃书记员黄浚也。语见浚传。蒋公甚爱之,尝曰:“宁死一连长,不能死一宪兵。”正伦亦以宪兵为国之利器,陶炼不易,不宜驱之前线也。故抗战间,宪兵一却常德,再退芷江,核户口,行保甲,虽有三十团众,惟不曾与敌一战。

蒋公嘉正伦之才,派其甘肃主席,以与西北马氏及共党周旋。及行之日,且赠左文襄文集一函,以示优宠。正伦感其深遇,为不遗余力,结三马于近,通盛世才于远,抚回人于内,行新县制于陇东。又以足食始可足兵,设西北水利林牧公司,延宋子文为董事长,沈怡为总经理,开湟惠、渭惠、泾惠诸渠,以十五年为期,行耕者有其田之政。时甘肃公路则通迪化,铁路则有天宝,囤积物资,平衡物价,贪官束手,书生从军,领西北一时气象。曾造林于兰州之北山,雪水沃若,膏壤美树。美国副总统华莱士曾访此,以为可作其国之鉴。

抗战既已,国共操戈,以正伦政绩优着,调任粮食部长,总筹粮草之事。民卅七(1948),迁贵州主席。正伦受命于危难之际,以边地重于腹地,防匪重于剿匪,与湘滇共筹联防大计。时将校多怀异志,正伦忧之,乃令全省戒严,禁一切言论出版集会结社迁徙,崇法务实,保境安民,此防患于未然也。正伦深以中共之土地改革为惧,乃行二五减租之政,且身体力行,以博民悦。二五减租者,农民先抽其二五成,复得其余之半,则十取其六余也。乡绅地主多不忿之,亦不足稍减农人之觊觎,功遂半焉。已而,蒋公知卢汉欲降北,令黔军南撤以防滇变。正伦乃设宴于甲秀楼,酒酣气振,慷慨曰:“余平生有得意之事有三,一为中学考试第一名,二为炮打雨花台,三即此际之征滇也。向来滇人欺我,今我必雪此耻。”遂请卢焘主贵阳事,军次晴隆。

先此,黔军刘伯龙部驻滇黔之际,多暴行,民皆苦之。伯龙日益跋扈,竟杀卢焘,且欲夺正伦军。正伦闻讯,惊怒交集,胃疾大发,誓欲报仇,乃诈以绥靖主任一职为饵,使韩文焕诱杀之。蒋公震怒,正伦恐,乃避居昆明。临去有令云:“百姓无辜,舍军用设施外,皆不予破坏。”黔境因而免祸。正伦借寓东城杨池生宅,卢汉曾来共酌,即请其赐机票,飞香港为寓公。有甘肃故人柴春霖、柴峰兄妹,张学良内亲也,欲籍正伦之力救学良夫妇,以此取媚中共,卒未成。盖正伦自知执杀共党甚众,其隙必难平也。民国四十二年(1952),蒋公召旧部,正伦乃之台湾,为总统府国策顾问。然成见已深,终未大用。其身心俱废,乃改信天主,勤作礼拜。民国四十三年(1953),以胃癌卒于台北,年六十三。临殁有云:“余随总裁三十余年,蒙特达之知,不得反攻大陆,实死有憾也。”

论云:正伦、正纲、正鼎兄弟,当国民党五大时,已同为中央执行委员,其后皆任要职,然绝少援引,固一时之佳话也。正伦秉性忠孝,有父在不敢坐,为宪兵之父,不亦宜哉!当日退出贵阳,矢不愿迁毕节,以其名恶也。时有部将劝其降北,则曰:“余不能降,卿等自酌。”降将何朝宗辈,皆其心腹也。

Tags: 辛亥百年 黔城往事 诸黔传 谷正伦

分类:黔城往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249

【百人贵阳,百味人生】贰拾壹:邱婧

1988年,由于外公工作调动,4岁的邱婧(布依族)随着父母也一同从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首府都匀来到贵阳。

2003年,邱婧考入南京河海大学国际贸易专业,至今已有3年工作经验。2011年7月她辞掉北京一家国企的工作,接着从9月开始了为期两年的,在非洲赞比亚的贸易方面工作,并准备两年后回贵阳在郊区开一家客栈和咖啡馆。因为没有房贷的压力,她觉得在贵阳只要月收入达到5000元就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而在其他大城市,例如北京,需要月收入1.5 — 3万才能达到那样的生活状态。

邱婧记得自己1988年来到贵阳时,宅吉小区贵阳实验二中那一带都还是菜地,公交大巴没有现在这么多,当时满城跑的都是票价五毛的中巴车和三轮摩的。

现在,与自己生活或工作过的南京、北京等大城市比起来,邱婧认为贵阳在讯息的获得方面,并不输于其他大城市,并且贵阳与其他大城市比起来,显得更加开放,不象大城市的人们思想有时反而比较封闭。但是贵阳这个二线城市①有太多从外面引进的东西,缺乏自己的创造性。而且除了节奏比较慢外,贵阳人还舍得花钱,物价也高;例如KTV的消费竟然比北京还贵,在外面吃饭稍好一点的饭馆也达到了大城市的消费水平。同时贵阳这样的“慢节奏”在外省人看待同样是慢节奏的,同属西南的省会城市成都和直辖市重庆时,感觉贵阳人不但“不勤快”,而且对贵阳竟然有这么多的咖啡馆感到不可思议。

①目前国内常被提及的所谓一线、二线、三线城市的概念最早起源于房地产市场,现在已演变成为城市综合实力和竞争力的划分。简单来说,政治地位 、经济实力、城市规模 、区域辐射力是划分一线、二线、三线城市的主要标准。而贵阳与呼和浩特、兰州、乌鲁木齐等边疆地级市省会城市一起被列为介于“二线弱”与“三线强”之间“准二线”城市。

-------- 寻 人 启 事 --------

在人类城市拥簇庞大的群体中,个体存在的价值是什么?有多少人真正感到快乐,拥有与他人真实信任的纽带?在城市的人群里,人们对周遭持以漠然的态度,面无表情地彼此擦身而过,而不会对陌生的另一个体产生了解的兴趣。如果100个人心中有100个哈姆雷特,那么100个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心中,也定会有100个贵阳。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便是整个城市的肖像。

我们是什么样的人,注定了这是座什么样的城市。这是座什么样的城市,注定了我们是什么样的人;城市有100个理由让人留恋,也有100个理由让人生厌。每个城市看上去似乎都毫无秩序而又欣欣向荣,喧闹或沉寂。无论如何,生活在这个城市之中,大多数人都会谋划着自己的未来。我们每一个人与这座城市的故事,都是独一无二,并已经构成为我们和这个城市记忆的一部分。

不论你是否愿意,人的一生,仿佛就是在编写一个个的故事。每个故事都会有主角,100个关于这座城市的故事,就有100位这些故事的主角——【百人贵阳,百味人生】寻找下一个故事中的主角。联系邮件chiyouh#126.com(电邮时请将“#”换成“@”)

Tags: 百人贵阳

分类:百人贵阳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572

【辛亥百年 — 黔城往事】诸黔传之黄泽霖传

黔途网特约之

【辛亥百年 — 黔城往事】
诸黔传之 黄泽霖传
作者:夏双刃

黄泽霖字茀卿,号思明,祖籍会稽。光绪八年(1882)生,以父祖仕宦,生长于贵州。少习刑名,庚子后,感时忧变,改治法政,与张百麟有戚谊,为总角之好。三十三年(1907),入自治学会,为骨干。宣统初,为法政学堂教员。已而,奉自治学会命,为新军标统袁义保书记官。比年以来,日趋激进,每语诸生立宪之非。黔中立宪乡绅咸衔恨之。辛亥重九,云南起事,贵州悚动。泽霖乃说袁义保起事,为其喝退。乃贿买南药局守卫,得子弹数箱,发诸陆军小学学员,率先发难。新军响应,泽霖开城门迎之,贵州于是独立。张百麟为枢密院长,实主政事,征任可澄、刘显世入枢密院。泽霖以为不妥,力谏其非。任、刘深衔恨之。

先此,自治学会接纳会党,致十居其七。革命既定,会党颇难约束,竞日麻儿草鞋,招摇过市。督府遂编党众为五路新巡防营,委泽霖为总统。郭重光谏设公口,冀以江湖规矩,拾掇其众。公口既设,彼此械斗频仍,贵阳以此大乱。时杨荩诚已援川,黔中兵马尽属泽霖。泽霖亦欲援川,见此纷乱,遂不能去。时有遵义巨匪罗逵,索要标统之职,否则击杀都督。泽霖乃宴之于四川会馆,当场击毙之。儆曰:“扰民者刑于市,违令者杀无赦。”贵阳稍安,然部下多有不服者。

民国元年一月末,自治会议改组军政府事,泽霖复谏排任、刘,刘显世、郭重光闻之,杀心乃动。或劝泽霖警之,辄曰:“刘如周一乡团首耳,敢尔耶?”二月二日,东路巡防之唐灿章部十余士卒,谎称捕获逃犯,请泽霖堂审。泽霖甫入大堂,则为其击倒,复一拥而上,肢解五体而去。年三十。

Tags: 辛亥百年 黔城往事 诸黔传 黄泽霖

分类:黔城往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718

贵医附院,公共卫生状况堪忧的贵阳三甲医院

病床换人不换床单、公用坐便器无消毒措施、蟑螂横行母婴病房、无烟医院不无烟
贵医附院,公共卫生状况堪忧的贵阳三甲医院

9月16日凌晨,躺在产科病房里的FLY醒来,竟看到一只蟑螂在自己刚出生才几小时的女儿头边爬来爬去。打死蟑螂后,想到自己住的孕产妇病房洗手间里,那每天有很多人使用但从来就没有任何消毒措施的坐便器;从下水道地漏里不断飞出来的小虫;同一张病床,入院出院都换了几个病人,却一次也没有更换过的床单被套;以及没有任何工作人员制止人们在这家“无烟医院”里吸烟……FLY天一亮就找到管床医生要求出院。18日,在与医院签署了一份“自愿出院,一切后果自负”的申请后,FLY匆匆离开了贵阳医学院附属医院这家三级甲等医院。在中国,三级甲等医院是除国家特殊医院以外的最高等级医院。

病床换人不换床单

FLY的预产期在9月13日,这是FLY的第一个孩子。在之前连续几天晚上有间隔从10分钟渐渐缩短到5分钟的短时间阵痛并伴有少量“见红”后,FLY就在13日办理了入院手续住进贵阳医学院附属医院待产。

FLY入住的病房里,几乎都是待产的孕妇。由于即将分娩,都需要卧床休息。但是,几乎没有人会想到,自己身下的这张床单竟然多天来连续被多人使用,而医院却没有更换过。若不是亲眼目睹,FLY和她的丈夫LM也不会相信这是真的。

13日入院时,邻床是一位保胎的孕妇。次日该孕妇出院后,床单被套没有更换就马上迎来另一位即将分娩的孕妇。家属问正在为该孕妇做检查的护士,床单是否有更换,护士答刚才换过的。护士的回答差一点让躺在房间里另一张床上的FLY蹦起来——天知道自己正在使用的这套床单被套已经被多少人使用而多久没有更换过。

除了换人不换床上用品,病房里还有让FLY更为恼火和无奈的。

公用坐便器无消毒措施

从13日入院,到18日“自愿”申请出院,这家医院的公共卫生状况就让FLY和LM感到难以接受。“有的时候,甚至觉得就算是大街上的公共厕所,也要比这病房里的厕所还要干净。”LM说。

医院有保洁员负责公共区域和病房的房间卫生打扫,同时也包括打扫病房里提供给孕产妇及家属使用的洗手间。但是从13日到18日的6天里,FLY和LM看到保洁员只是将垃圾袋收走并换上新的,同时简单冲洗了地面后就算完成了清扫。

病房洗手间的门不但没有锁,甚至连插销都没有。使用洗手间时,就插一根竹筷子将门固定,以防被人从外面突然拉开。

“病房里的孕产妇都是需要精心照顾的,尤其是在个人卫生和环境卫生方面。孕产妇在分娩前后身体都非常虚弱,极易受到感染引起其他的病症,甚至是相互间的交叉感染,影响胎儿和母亲的健康。但是在6天时间里,我没有看见保洁员或医务人员对洗手间和洗手间里的公用坐便器采取过任何消毒措施,也没有任何是否已消过毒的标识。一次也没有。”LM说。

由于怀疑病房卫生间的坐便器从未进行过任何消毒,也没有看到医院有定期消毒的制度,不论是待产还是分娩后,FLY都不愿使用病房里的洗手间,而去走道尽头使用普通蹲便器的公共卫生间。FLY说:“一想到要去使用那不知道多少人用过,又从来没有经过消毒的坐便器,我就觉得非常的不卫生和不安全,即便这是在医院里。”

LM认为,公共卫生间使用的是普通蹲便器,不用象病房里使用的坐便器那样让人担心直接接触的卫生安全问题——但卫生状况也不到哪里去。公共卫生间蹲便器常有便迹,地上也常有尿液未被及时冲洗,而地漏里更是不断有米粒大小的黑色小虫飞出来。

然而促使FLY分娩后不顾医生的劝阻坚持赶快出院的,不仅是床单和洗手间的卫生问题,还有病房里无处不在的蟑螂。

蟑螂横行母婴病房

16日凌晨,分娩后的FLY精疲力竭地躺在病床上,才出生几个小时的女儿就在她枕边熟睡。睡了没多久,被房间里其他婴儿啼哭吵醒的FLY,竟然看到一只蟑螂在女儿头边爬来爬去。

天亮后,FLY把蟑螂的事告诉了房间里的其他人,不想邻床一位早两天入住的产妇家属说,病房里的蟑螂多如牛毛,都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在后来的两天里,不论是白天还是晚上,FLY多次在储物柜里、桌子上、墙上和床头看到蟑螂,LM在凌晨为女儿换尿布时,还用手机拍下了从床头墙上路过的其中一只。

病房的储物柜里,大都收纳的是产妇和新生儿用品,而桌子上则摆放的是一些产妇和新生儿食品。

“除了使用一次性用具和把没吃完但又无法密闭保存的食物丢掉外,我们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能应对这些在住满产妇和新生儿的病房里来去自如的蟑螂——你不知道它们从哪里来,更不知道它们将飞到何处——你不知道当你看到它们时,它们是刚从洗手间的下水道里爬出来,还是正准备去你为孩子准备的杯子里再喝点水。”LM说。

无烟医院不无烟

不论是在进入住院楼的大堂处,还是在医院每一楼层的走道,墙上都有大大小小“无烟医院、禁止吸烟”的标识。但是,当LM在病房走道里看到仍然有人在“禁止吸烟”标识前吸烟,并出面制止时,吸烟者告诉LM,在这里吸烟是得到“许可”的,证据就是用于盛烟灰烟蒂的那些塑料盆和搪瓷缸子就是保洁员提供的。

LM看到每当这些另类的超大号“烟灰缸”里快盛满烟灰烟蒂时,保洁员就会将其拿到垃圾桶处倾倒后又放回来。而来来往往的医务人员,对于他们身边的吸烟者也是视而不见,听之任之。

卫生部新版《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已于2011年5月1日起实施。该《细则》规定室内公共场所禁止吸烟。LM认为,医院病房、楼层不但属于室内公共场所,更由于这还是母婴病房楼层,二手烟对母婴健康的危害更大。医务工作者们一边在病房和手术室里治病救人,一边却纵容吸烟者们在医院里吞云吐雾危害他人和自己的健康。而这是他们本应该,也能够制止的。

查看更多...

Tags: 贵阳医学院附属医院 贵医附院 公共卫生 贵阳 三甲医院

分类:见黔眼开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830

【辛亥百年 — 黔城往事】诸黔传之张百麟传

黔途网特约之

【辛亥百年 — 黔城往事】
诸黔传之 张百麟传
作者:夏双刃

张百麟字石麒,号景福,长沙人也。光绪四年(1878)生,从父宦黔。自幼好学,佛老法兵,无不涉猎。少从吴嘉瑞读,颇受其维新之学。三十二年(1906),入法政学堂,与张鸿藻、张泽均等游。是岁,朝廷仿行宪政。百麟曰:“未有国民不自治而能强国保种者,亦未有国民能自治而亡国奴种者。故自治学会之宗旨,在于发表自治诸理论,贡献于多数之同胞,盖欲养成人格之国民,使多数人有国家思想、政治能力,赞助地方自治之实行,辅翼国家立于自治之地位。”翌年,邀志士三十三人,组自治学社,赞襄朝廷立宪,推鸿藻为社长,自任理事。

夫自治学会,其机构组织,一曰干部,主议事之决策,以周培艺为主席。一曰社务,主行政,百麟主之。百麟辍学业,四处演说,以外侮动人心,以内政相砥砺。未几,分社迄五十余,党人逾三万,贵州凡有新政机关者,无不有自治党人焉。时有同盟会之枝亚曰科学会者,亦集体加入自治学社。宣统初,张鸿藻请辞,留日生钟昌祚继任社长,朱焯、龚文柱为副,而百麟实主其事。又创办《西南日报》,欲连衡西南诸省,光大其旨。

百麟于革命初无留意,惟持不流血之论,以请愿立宪、合力对外为务。然学会既多革命党人,主旨已不可更夺。宪政会之唐尔镛、任可澄等甚恨之,适李经羲新任云贵总督,乃诬百麟为革命党。自治学社察知之,连夜密议,皆欲遁去。百麟惟泰然曰:“如此不啻自承其实,适中其计,不如见机行事。”俄而李经羲至,百麟径持万言书求见。经羲讶其才变,频嘉之于下僚。百麟乃腾身政界,身兼七职。已而贵州谘议局成立,当选议员。按议员共三十九人,自治社员独占三十三人。宪政会益嫉恨之,百麟既为所迫,乃嘱科学会之彭述文为游说东京,率三万同志入同盟会。自兹自治学会者,实为同盟会之贵州分盟也。

宣统二年(1910)春,平刚自日本返黔,与百麟密结哥老会,运动新军,设立军事机关,以百麟为委员长。庚辛之交,自治学会众已十万余。翌年武昌首义,贵州系一发间。百麟与周培艺等谒巡抚沈瑜庆,痛陈利害,力主和平独立,瑜庆否之。任可澄等人曰:“小人得志,我辈无噍类矣。”密议扑杀,又以黎平知府赂诱百麟,百麟不为所动。时刘显世已厉兵秣马,百麟遂令起事。

九月十三日,陆军小学学生率先发难,新军接踵而起。次日,贵州独立,推杨荩诚为都督,赵德全为副,百麟为枢密院长,任可澄为副。百麟能执厥中,尽弛敌意,善待诸耆老乡绅,鲜有遴汰,寡曾掣肘,督府人事于是庞杂。百麟曰:“我以至诚待人,人必无危害我者。”

时贵州军事呈鼎立之势,百麟之自治会、杨荩诚之新军、刘显世之防营,各有机心,所谓国人之劣根性也。张、杨既有龃龉,乡绅或说百麟击杀荩诚,百麟竟颔之。荩诚闻之,乃托名援鄂,率军东去。百麟又大开公口于贵阳,一时绿林人物招摇过市,有如戏场,械斗时有,鸡犬不宁。故黔中父老,仇自治会忽已甚矣。未几,戴戡、任可澄赴昆明谒蔡锷,请平滇乱。百麟闻唐继尧将至,立辞枢密院职以避祸。已而,巡防营遽发难,杀黄泽霖,围百麟宅,百麟自屋上逃逸,陈守廉以身护之,往见赵德全,请出兵平乱,德全嘿然,劝百麟出走。百麟退至安顺,欲设行营,闻滇军至,不欲荼毒黔人。复退至贞丰,与刘显潜战,却之。复退至广西百色,不得已遣散将士,率守廉等数人赴沪谒孙文。百麟既流亡,自治学会遂作鸟兽散,贵州为云南所制。

时沪上共和方兴,黔籍同志亦多有,见百麟至,皆怒目而向,斥其招哥老而坏大事,不为引见孙、黄。百麟激辩之,始得稍怿,得谒。五月,袁总统以唐继尧为贵州都督,任百麟为浙江省长,百麟不受。于沪上设立西南协会,创办《惧报》,联合黔省同志,以图再起。

宋教仁改组国民党,百麟为其羽翼。百麟素服膺教仁之议会政治,闻袁总统大借外债,乃赴京诉于国会。翌年,教仁遇刺,返沪从黄兴讨袁,为秘书长。几欲策反北洋军,不得。赣宁役后,流亡观望。至黎总统继任,始出为内务部参事,兼高等警官学校副校长。翌年,张勋复辟,百麟复返沪上。孙文护法于广州,召百麟为司法部长,有疴未行,即抱病撰《约法战争纪要》一书。民八(1919),书方脱稿,即卒于沪上,年四十。

Tags: 辛亥百年 黔城往事 诸黔传 张百麟

分类:黔城往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265

【辛亥百年 — 黔城往事】诸黔传之刘显潜传

黔途网特约之

【辛亥百年 — 黔城往事】
诸黔传之 刘显潜传
作者:夏双刃

刘显潜字如渊,别号井陆,刘显世之胞兄也。同治三年(1865)生,及冠食廪,此后屡试不中,优游度日。光绪末年,广西会党攻贵州,各地兴团练以拒之,刘氏最强,显潜以功擢管带,驻黔桂之边。广西巡抚沈秉堃爱之,擢为统带。

辛亥,贵州独立,刘显世为军政股长,显潜乃返兴义,招兵四营,以为拱卫。翌年,唐继尧假道北伐,显潜率部从之。张百麟不能支,败走兴义,显潜迎击之。百麟逃逸。时彝、苗人趁乱起,显潜皆剿平之,斩其首安三妹。唐继尧信而任之,遂主兴义之政。民国三年,得委黔西道尹,兼上游清乡督办,授四等文虎章。翌年,袁总统特赐四等嘉禾章。

护国军兴,贵州独立,显潜驻南盘江,防南来之北洋军。北军遂不能进。复为援川总司令,未抵川境,而陈宦已背袁。黎元洪继任总统,以显潜为贵州游击军总司令,授陆军中将衔,佩一等文虎章。刘显世督黔,忌王文华,欲以显潜代之,众皆不允。显潜乃于兴义编练游击军,拥万余众。已而民九事变,显潜随显世投云南,游击军遂瓦解,多入山为寇者。

民国十年(1921),袁祖铭刺死王文华,组定黔军,密与显潜兄弟盟。显潜遂返兴义,设西路指挥部,广招旧部。然其旧部多匪类,广西匪亦应声入黔,洗劫南笼县,掳妇女千余。黔民颇恨刘氏。

初,袁祖铭许显世为贵州省长。及事成,祖铭背盟约,自领省长,委显潜滇黔边防督办,以为笼络。显潜乃设督办于兴义,扩军至四团,引滇军为后援,与贵阳相抗。民国十二年(1923),唐继虞率军入黔,袁祖铭败走四川。显世复为省长,显潜为军务会办,然军政实归唐氏。是年冬,显世病,显潜代为省长。

越明年,袁祖铭回兵贵阳,滇军西退。时唐继尧欲图两广,以显潜为第一陆军第七军总司令,主攻柳州,旋为李宗仁所败。未几,袁祖铭入贵阳,唐继尧回昆明,显潜退亦不能自保,遂解甲归田。民国二十七年(1938)病卒于兴义,年七十三。其故居今尚存焉。

Tags: 辛亥百年 黔城往事 诸黔传 刘显潜

分类:黔城往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335

【辛亥百年 — 黔城往事】诸黔传之刘显世传

黔途网特约之

【辛亥百年 — 黔城往事】
诸黔传之 刘显世传
作者:夏双刃

刘显世字如周,号经硕,贵州兴义人也。祖籍湖南邵阳,以小贩入黔,历三世,积为大富。咸丰间,父祖办团练,多与回人战,赐三品官,田产冠于当地。显世于同治八年(1870)生,少与弟兄师从雷玉峰,然好问军旅,不喜词章。性浑穆,品孝友,有胆略,善采纳。其面笑,有笑面虎之谓。十五岁取廪生。戊戌年,随父办新学,直言科举之弊,兴义以此领黔省之风气。又办团练,以防会党之变。庚子后,多与会党战,能苦战,擢为管带。三十一年(1905),林绍年行新政于贵州,显世愈倡新学,延请名流,选派留学,创设天足会,声誉隆于乡里。其弟兄有留日者,皆师从梁任公,显世亦以为荣。

辛亥年,四川保路,黔军援川。党人欲趁虚起事,巡抚沈瑜庆急之,调显世率五百卒援省。甫至安顺,闻自治学会已取贵阳,即通电拥护共和。党人怿之,遂得长驱入贵阳,任枢密员,兼军政股长。翌年二月,党人纷乱,显世等欲独霸黔中,故遣周沆、戴戡赴昆明乞师。蔡锷素与戴戡相得,遂令唐继尧平黔乱。继尧督滇,委显世为军务部长。越明年,蔡锷赴京,唐继尧继任滇督,戴戡主黔,委显世为护军使。显世乃合黔军为六团,委其甥王文华为第一团团长,黔省士官生如谷正伦、朱绍良、何应钦、张春圃、李毓华、王纯祖等亦竞为招徕,黔军始盛。

袁总统欲称帝,天下翕然,显世亦影从之,得授一等子爵。总统闻戴戡与显世不睦,故召戡入京,改任龙建章为巡按使,阴欲夺黔军。显世因此衔恨。已而唐、蔡反袁,显世犹疑未决,王文华、戴戡力谏之,终决意独立,自任贵州都督。令王文华率三团攻湘,熊其勋率两团,随戴戡北进。已而洪宪覆灭,显世领督军兼省长,独霸贵州。

民国六年(1917),督军集会,显世遣王文华与刘显治为代表往,二人素不相得,适段祺瑞不好士官生,竞禁文华出席。文华愤而走,投效孙文。是年孙文南下护法,以文华故,显世亦通电护法。时唐继尧自领滇、黔、川、陕、豫、鄂六省联军总司令,委显世为副。孙文乃曲己意,拜继尧为川、滇、黔三省靖国军总司令,以显世为副。显世委文华为黔军总司令,率六团人马入川,与熊克武部并辔,大破吴光新军,取重庆。翌年,逐周道刚、刘存厚,取成都。未几,继尧自称滇黔川鄂豫五省靖国军总司令,以显世为副。已而岑春煊卸任政务总裁,补选显世继任。

时黔军多归心王文华,显世甚惮之,遂擢袁祖铭为师长,以牵制文华,黔军自兹多内讧。民九(1920),唐继尧欲以韩凤楼代文华,显世犹疑。文华时在川作战,闻此大怒,乃集众曰:“副帅今一傀儡耳,黔事皆归于郭重光、熊范舆、何麟书之辈,何堪复问!”遂携朱绍良、袁祖铭赴沪客游,以避时议,令卢焘、古正伦、孙剑峰、何应钦等回师贵阳,托言清君侧,杀郭重光、熊范舆,逐显世返兴义养疴。文华领贵州省长。

显世奔昆明,乞师于唐继尧,适顾品珍政变,卒不成。翌年,袁祖铭刺王文华于上海,贵州无主,窦居仁、谷正伦、胡瑛、张春圃、何应钦五旅争权,袁祖铭、张彭年于鄂组定黔军,欲假道川、湘回黔。已而,孙剑峰逐何应钦,黔中纷乱,孙文委袁祖铭为黔军总司令,显世为省长。

时唐继尧已杀顾品珍,显世正乞师,适何应钦亦在滇活动,疾视如仇,互行暗杀,皆得幸免。翌年,袁祖铭入贵阳,驱卢焘,拒不迎显世赴任。时驻桂滇军胡国秀部撤返,假道贵州,祖铭缴其械。唐继尧大怒,遣唐继虞、张汝骥伐罪,轻取贵州,驱祖铭入川。显世乃复任省长,继虞任军事善后督办,汝骥、刘显潜任会办。

滇军跋扈,显世不能止。黔军之张三元、凌国先部皆遁迹山谷,投身绿林。俄而,财政厅长唐忠为滇军团长戮于道路,此显世之亲旧也。显世恸之,自此不问政事,甘为傀儡。曹锟贿选,孙文兴师伐罪,显世虚名建国军副总司令,然已全无力气。时袁祖铭已拥兵五万余,自称五省联军总司令,中央亦授川黔边防督办之职。唐继尧畏其实力,与通使交好,愿交还贵州。民国十四年(1925),唐继尧电曰:“黔省内政,概由黔人自理。”祖铭乃任彭汉章为贵州清乡总司令,卢焘为行政委员长。显世遂奔昆明养疴,显潜返兴义,欲东山再起,卒为彭汉章所破,刘氏遂不能复振。民国十六年(1929),病逝于昆明,年五十九。

Tags: 辛亥百年 黔城往事 诸黔传 刘显世

分类:黔城往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768

 绻绻手工、手工冷制皂、手工皂、天然蜂蜡润唇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