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袁銮专栏】Why I Travel(2)国内旅行装逼指南

【袁銮专栏】

Why I Travel(2)国内旅行装逼指南

袁銮,Lonely Planet《贵州》特约作者、携程《贵州自由行》作者

国内旅行装逼入门的门槛比任何领域的装逼门槛都要低:只要在谈起旅行的时候表达出对旅行社团队游鄙夷和唾弃之情感,旅行装逼界就一定有你的立锥之地。但如果发现不解风情但是能解其他的姑娘不断地讨论公司outing参团去泰国的各种趣事时,你稍微讲一下上次团队游去埃及的细节也不算对装逼界的背叛,毕竟大家都能理解你过年不断被逼婚的困境以及久旱逢甘霖的兴奋劲。

初级逼只要出门,那就必须得穿冲锋衣。以黄色或红色等鲜艳颜色为宜,实在不知道怎么搭配,可以参照环卫工人的装束。通常这个时候,会有圈外不明真相人士或咸或酸地追问这种奇怪穿法的缘由,你要适当地显示出圈内人的宽容精神,耐心地告诉他们这样的做法是方便在迷路和出事故时容易被救援人员发现目标。千万不要因为这样的问题容易发生在人民公园或者外滩你就不敢这样去答,要记住,千穿万穿,装逼不穿。敢穿就敢答,要如韩少一般活出敢性来。

早期旅行装逼界人口不多,故此去外贸店买个A货就能装出效果;一个高尚的人最好不要买翻版货,避免被人识破后的尴尬。但去OnePolar买件便宜点的正版就足以显示你在庸碌人群中的卓尔不群。如果生不逢时,现在才起步,那么成本比同期CPI还要高很多:现在的初级逼起码得以Toread为标配,Kailas、Columbia、TNF都是喜闻乐见的牌子(至少鞋子得有GTX面料),但是如果你和西藏登山学校没有一定的渊源最好还是不要用Ozark这个品牌的东西,这个品牌容易让人联想去登雪山这个户外运动话题,当中级逼们因为你的Ozark冲锋衣而谈起勇登哈巴雪山的事情时,你会因为不知道哈巴雪山在金沙江的那个方位而显得特别的落寞。

中级逼偶尔也会讲讲户外用品的牌子,但着重分析装备的舒适度、透气性和防水性。并不是每个人都像我朋友莫琳那样有GTX工作的闺蜜,也不是每个人都像我朋友小宓那样直接生产防水面料,但并不妨碍你道听途说之后包装成自己的切身感受。诚如本系列第一篇文章《从前有两个小清新》所言,作为一个中级逼,如果你没去过西藏,出门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中级逼对西藏的熟悉程度就好像自家洗手间一样:阿里当然是早在机场没开通的N年前就去过,南迦巴瓦峰的真容在中级逼到来的时候绝对要露出。除此之外,中级逼在迷路的过程中和活佛结缘的事情会在不经意间提起;在需要谈到和当地人的关系时,当然少不了藏区的几个好朋友:女的叫卓玛和央金,男的叫扎西和次仁。只有初级逼才会对丽江、凤凰、阳朔这些烂透了的地方侃侃而谈,中级逼最多只会在路过这些地方时借宿一宵,他们一直在缅怀1998年之前前丽江凤凰和阳朔的情愫中难以自拔。

只有高级逼才可以一边拿着旅游局或者酒店的公关费用一边写出“我的职业是旅行”这样绝佳的slogan。高级逼当然住悦榕庄,只有低中级的逼友才会住YHA的床位呢。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在微博里赞美悦榕庄礼宾车上的点歌单,贴图时千万要露出礼宾车方向盘里的Benz LOGO。只要不参团,任何的旅行都是自由的行走,灵魂的对话,一个好的旅游公关,一辈子都遇不上蓝色光标公关罗永浩的囧事。有部分高级逼去了开客栈或者酒吧,守株待兔是上佳之选。什么?你说在拉萨混饭的无业游民简称“拉漂”也是高级逼?那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事情了。在拉萨有客栈有酒吧的实业家简称“拉屎”已经取代了他们在逼界的地位。“拉漂”除了能忽悠一下初进藏这些初升中应届逼生之外,早被逼潮流所唾弃了。

高级B+已经脱离了旅游公关和开个破客栈这些低级趣味,中低级逼有这样的装逼生涯,也只不过是因为帮他们打工赚的钱。他们无任何的桎梏,来去自由。(当然一个人请几个向导爬珠峰那些是黄总的事情,暂不在此列)高级B+出门,开部Toyata4700是首选:千万不要开切诺基或者牧马人去西部,这样就会跌一级成为CNG的越野车公关了,当然,如果你和高群书是好友的话开牧马人也不过分。Landover也千万别开,容易在西部坏了找到配件变成苦逼;开悍马和卡宴要谨慎,别人以为你是当地煤老板也不好。对了,高级B+要玩摄影的话,千万不要带leica 相机,以避免低级逼拿着他的Panasonic LX3过来和你套近乎说:你瞧,我的相机也是leica镜头唉。只有像Vanvan Chan这样的旅外文艺摄影师,才会懵懵懂懂地拿着leica M9在国内跑。如果要带,就带一部Canon 5D markII,显示和数码时代没脱节;然后随便扔一部hasselblad到汽车后座,要有磨痕。路上遇到蹭顺风车的妞儿,正对哈苏流口水的时候,你轻描淡写地说一句:嘿嘿,玩具。

最后,千万别忘了顶级逼。早年他裤裆能包双奶,目前他旅居解放军xxx医院。他走南闯北,大半生在旅途中度过。他曾经指着各种逼说:你地识唔识呀?华莱士不知道比你们高到那里去了,我和他照样谈笑风生。你们呀,满世界乱跑,跑得比谁都快,就是too simple, sometimes naïve

谨以此文向逼王 @花总丢了金箍棒 致敬

配图来源于网络,上图为英国著名的裸体徒步者斯蒂芬•高夫和其女友;下图作者为慕容嗷嗷。

Tags: 袁銮 专栏 国内旅行装逼指南

分类:读书/专栏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9770

一种少数的法则

这两天的日志都说到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黎平县流芳村,据说那里出产的有机稻米是货真价实的,是供不应求的狠是有名,这也是我所听说的贵州NGO工作成效之一。记得两三年前,在贵阳市中心的达德书院有过一次贵州某民间机构举办的流芳有机农产品展销,不知是宣传不够还是这个概念在当时的贵阳这个小城来说还太“潮”以至于公众不明白,总之是卖东西的人比买东西的人还多。如果不是在食品安全诉求风起云涌的今天获得“SEE•TNC生态奖”引起媒体关注,流芳村自2005年开始有机农业种植——部分恢复侗族“稻鱼鸭”耕作传统的这个静悄悄的实验①还不知道要多久才有更多人知道。

不过在贵阳,想吃到绿色的蔬菜,2010年8月那段时间也还是狠方便,绿色未来工作室的负责人全雪峰与贵阳市乌当区百宜乡洛坝村的农户合作,采用传统自然耕种方式种植蔬菜,并一周两次为支持他们的种植计划而提前半年预付了菜金的贵阳市区居民送菜。由于这些蔬菜不施化肥不洒农药,也没有喷洒激素类化学物质,虽然没有超市或市场里的蔬菜“漂亮”,但却是更安全更健康的,他们的城市消费者客户慢慢从最初的14户上升到近70户。只是近一年来鲜少听到“绿色未来”的消息,不知现在的“包田购菜”是否还在继续。

在黔东南流芳村开展生态农业种植实验项目的某贵州某民间机构,同时也在贵阳市白云区牛场布依族乡瓦窑村开展得有类似的“生态农业发展实践”项目,项目开展多年,在NGO“业内”都有一定“知名度”,但似乎对普通大众来说并不知道这个项目更多的细节,甚至不知道有这样的项目存在。这些,或许都是不擅长宣传所导致的吧?!

有的时候,一个好的创意,除了理念和行动外,传播也应当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不能把自己的所想和实践成果让更多人知道和看到,那影响范围也就只有那么一小撮——某一种组织,在你身边始终只有少数人知道,类似秘密会社,成员加入的速度极为缓慢,组织始终打不响广泛社会知名度。但他们似乎不特别担心组织停止成长或脚步停滞,每当与人谈起,他们总是暗自窃喜,默默傲骄,甚至希望组织一直维持这种规模就好,知道的人多了似乎会降低它的神秘感。好东西要与更多人分享,这句话在秘密会社是不适用的——我眼中的NGO。

这应当不是NGO所说的“对公众的倡导和教育”吧?!因为“公众”远比你所想象的要聪明,甚至是精明得多。并且对占社会绝对多数的“公众”来说,NGO及其成员才是少数,极少数。如果占少数的人想让占多数的人知道自己的存在,听到自己的声音,看到自己的成果,就应当去用多数人——“公众”使用的语言和表述,去说“公众”能听得懂的话,与“公众”平等和尊重的相处,并去争取到“多数”的支持,这或许算是一种少数的法则。绝大多数社会成员和机构,都对社会的发展和进步做出过或正在做出贡献,并非只有NGO,NGO也并不比其他不同的社会机构拥有更多优越感。NGO提供给“公众”的如果是便捷的服务和协助众人更容易达成对社会有益的行动目的的渠道和平台,而不是灌输式的,或认为“公众”是需要被教育的对象,这样的“倡导”会不会更容易些?就像一间房里有一位NGO人士向九位“公众”演讲(假设为政府官员、警察、医生、大学生、企业主、记者、环卫工人、白领和出租车司机各一位),如果有一位不知道这演讲说的是什么,那是个例;如果有三位甚至更多的不知道这演讲说的是什么——你觉得是谁出了问题?

要是职业NGO人能向保险代理人稍微多学一点就好了,不是学保险代理人那种推销保险时的崇高、未来、奉献、公益、理想等等,这些NGO人早就会了。要学的是表面上说着,底下工作也踏实做了,不但赚到盆满钵满,还崇高的把公司弄上了市。什么?NGO做事要透明公开?那为什么有机构要求其成员对个人薪资所得签保密协议?对谁保密?是拿得太多怕别人知道?或是拿得太少不好意思让人知道?对于那种话题一涉及自身所在机构就保持缄默的NGO人士,借用德斯蒙德•图图一句话:若你在不公正的情形下保持中立,其实你站在了强权者的一边

擦!我早就不混贵圈(贵州NGO圈)了,现在还对贵圈的事唧唧歪歪,真是这个春节假期闲得蛋都疼了。

①《黎平县流芳村传统农耕方式获赞誉同时面临困境

照片为绿色未来工作室的负责人全雪峰与贵阳市乌当区百宜乡洛坝村农户。

Tags: 少数的法则 NGO 生态农业 贵阳 贵州

分类:一点声音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813

贵州流芳村传统农耕方式获赞誉同时面临困境
记者:鲍小东 | 南方周末 | 2011年06月24日

在食品安全诉求风起云涌之时,远在贵州的小山村流芳村,早在6年前就开始了“有机农业”实验。然而,如何让上千年前就流传的传统农业复活,如何让尚挣扎于生计的农民持续维护生态,考验的不仅仅是流芳村。

北京有“妈妈团”,上海有“菜团”,成都有“生活汇”……当这些时髦的有机食品采购团在白领中风靡时,远在贵州的小山村——流芳村却在6年前就已开始了“有机农业实验”。

这个静悄悄的实验直到最近才为更多人所知。

在2011年6月初举行的“SEE•TNC生态奖”颁奖典礼上,来自贵州省黎平县流芳村的一位朴实农民和大明星一样,拘谨地接受媒体的采访。他叫吴世先,是从两千多公里之外的贵州赶到北京参加这一环保奖颁奖典礼的。

46岁的吴世先之所以获得该奖提名,是因他从2005年开始,引导村民重拾侗族传统耕作方式,使流芳村这个距离省会贵阳四百多公里的小山村实现了有机耕种。

赞誉声中必须看到,过去的6年内,由于依然是以户为单位的小规模生产,流芳村有机农业实验经济效益甚微,加之农村劳力外流,前景并不乐观。更重要的是,这种试图在农村建立食品安全防火墙的做法,似乎只能是个案,难以在凋敝的农村推广。

侗族村重回“稻鱼鸭”

2005年的一天,当香港民间组织——香港社区伙伴的一名工作人员走进流芳村时,立即被这个小村庄吸引了。那时,尚无高速公路,从贵阳到流芳村需要八九个小时的车程,即使现在也需5小时车程。

流芳村坐落在山脚下,依山而建的是吊脚楼。房屋皆木瓦结构,黑木黛瓦。整个村庄镶嵌在绿色的山体里,愈显宁静。村民们修建沟渠将山涧里的水引到各家各户,整个村庄都卧在潺潺的水声里。

这种得天独厚的条件,让香港社区伙伴和贵州大学资源与环境研究所立即决定,在该村推进有机农业实验。对有机种植而言,独立水源或居于水源上游至关重要。

2005年,流芳村开始用30亩水田作为实验——他们不再种植杂交稻,改种自留种或当地农科所保留的传统稻种,不再使用农药化肥,并部分恢复了侗族“稻鱼鸭”耕作传统。第二年全村164户村民的700亩水田开始普及有机种植。“稻鱼鸭”是贵州侗族、水族以及和侗、水杂居的苗族的耕作传统,即在稻田里养鱼,在秧苗长稳根系之后、水稻抽穗以前,鸭子可以任意在田间放养。此耕作方法有利于生态平衡,鱼鸭都吃虫子和草,还松动了泥,它们的粪便又成为水稻的肥料。流芳村正是一个侗族村落。

过去,该地区侗族爱吃糯米,他们种植高杆糯稻,最适合“稻鱼鸭”耕作。和大多数中国农村一样,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起,政府为追求产量,先后强力推行种植籼稻、杂交稻等,大量使用农药化肥,“稻鱼鸭”混养的规模才逐渐减少。

如今,在外力介入下,流芳村部分重回“稻鱼鸭”传统。走过田埂,受惊的鱼群就会疾驰而去。

村里来了城市采购团

流芳村显然不满足田园生活。

为了给村民组织经过认证的有机肥,开拓稻谷销路,2006年,该村成立有机农业协会。农户将稻谷卖给协会,协会加工成大米后再出售。利润的20%作为协会办公经费,80%作为协会成员的劳动报酬,每名会员每年可得两千多元。

吴世先当选流芳村有机农业协会第一届会长。第一年,协会与黎平县侗乡米业公司合作,但该公司以普通大米冒充流芳村大米。协会从此自建特殊的销售渠道。

第一个主动找上门来的是贵阳的一个采购团。

贵阳的李丽于2008年成为妈妈,那一年,三聚氰胺奶粉事件爆发,而这不是她关注食品安全的开始。在那之前,她就在一家NGO工作,多在黔东南和威宁等地参与农民组织的能力建设。

她发现农民们都留一块地,种植自己吃的蔬菜,不使用农药化肥,但用于销售的蔬菜则使用农药化肥。农民们养的猪,也分出售的和自家吃的,用来出售的猪则喂饲料,半年即成,而给自家吃的猪,则喂猪草、土豆。“在取得信任后,他们甚至建议我们不要在城市里买猪肉吃,因为我们不知道他们给猪喂了什么。”李丽说。
2007年开始,李丽通过QQ组织朋友联合购买土鸡蛋、土鸡等,最多时发展到两百多人。一年后,当她介入流芳村有机农业协会的能力建设后,便在贵阳发动朋友团购流芳村大米。

查看更多...

Tags: 贵州 流芳村 传统农耕

分类:一点声音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516

怒放

2012年1月29日,农历正月初七,宜:祭祀、出行、会友;忌:嫁娶、动土。

历时一年,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榕江县大利侗寨的侗戏终于要上演了。据贵州乡土文化社成员燕子的消息,今早,大利侗寨的年轻人们就到邻县黎平的流芳村去接戏班,15:00左右流芳戏班子已抵达大利,然后和大利侗寨的戏班在今晚正式登台演出,这是十几年来,大利的戏班再次在自己的寨子里唱起侗戏。2011年7月,我最近一次去到大利,据当时修建戏台的木匠师傅说,大利的侗戏戏台目前整个黔东南最大的侗戏戏台,掌墨师为这个戏台设计的“燕窝宝顶”也是整个黔东南所独有的。我在贵州乡土文化社工作期间参与了戏台修建工程的全部和侗戏准备的前半段——戏台从无到有的阶段和为了今天的上演而进行的戏服准备阶段,而今天正是为这个整个进程告一段落并开始新一阶段的时刻,今天新戏台的启用定是一次盛大的乡村“嘉年华”吧?!刘奇也应该去到大利了,他和大家一起在大利生活和拍摄的大利修建戏台和筹备侗戏表演的纪录片《大利“有戏”》也一年了,新戏台开戏不论是对大利还是对文化社和刘奇,都是怒放时。预计2012年夏天,《大利“有戏”》就能剪辑完成,我觉得这片子能拿奖,小生从来不乱“盖”,拭目以待吧!第一版预告片可用食指猛戳此处观赏

Tags: 大利侗寨 侗戏

分类:自愚自乐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002

【深水客专栏】微城年味

【深水客专栏】

微城年味

深水客,微城里的市井微人物

很多时候常常听到人们抱怨“年”的味道越来越淡味了,隆隆的鞭炮声没有了,孩子们围着大人要压岁钱的拜年话少了,走亲串门的习惯渐渐没有了,就连“过年”这个词语也渐渐被“长假”所取代,似乎真的年年过年都相同的感觉。不过,对于微城来说,虽然不免被外界突飞猛进的新技术、新生活所影响,但也依然恪守一些微城的习惯。

微城的年是年味重的年。好友这么形容微城过年的感觉:“北方的年味比南方足,古镇的气氛又比城市浓,围在火炉边一起吃饭确实比端坐饭桌有气氛多了……”,的确有点这样的味道,北方虽然寒冷,但是干燥等很,雪花堆积起来,不到融化的时候就像沙土一样,自然笤帚一扫而过,房前屋后干净如新,围坐炕上、挂起灯笼、贴上窗花等等。南方的冬天自然寒气逼人,毛毛细雨中常常婉约中带有几分彻人骨髓的寒意,于是街上也没有了北方赶庙会之类的热闹,但也自有过年氛围的方式,不管哪里腊肉香肠一定备齐,虽然蜗居在家,也停不下手里制作精致的小吃,围坐起来清茶一杯搭配哗哗的麻将声,要不就举家出游,顺便在大自然寻找春天的气息。

微城的年是团聚的年。现代人的生活自然是快节奏的,微城也不免如此,行走上班分秒必争。于是过年对于现代的人们更是重要,因为难得合家团圆、轻松休息的时候,实在不忍放过。“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春运大军也不是中国的专利,韩国人也回乡过年跑得不亦乐呼,所以辛苦归辛苦,回家团聚的开心早以胜过一切。于是微城的春节就是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候了,外出工作读书的孩子们都回家看父母,家家案板上的当当声不绝于耳,同学朋友们相约一起,同学聚会、小型酒席跑得大家叫苦不迭,却又乐此不疲,为的就是见上故交旧友、儿时玩伴和青梅竹马的“她”,也得趁这个时候聚会一番,于是大包小包拿着集合,相约一起泡泡温泉、吃个团圆饭、聊聊一年的收获和来年的期盼,也是特别幸福的事情。

微城的年是习俗繁多的年。大年三十虽不得出门,做上丰盛晚宴家人围坐吃个团圆饭,孩子们这天肯定都要回家陪陪父母,夜晚十二点各家各户鞭炮齐鸣,整个夜空都被焰火照得通红。初一回娘家自然也得带着年过,开始了走亲戚,自然是年年约好,不太变化的,虽然各家“转转饭”做得辛苦,但也聚会中少不了开心的话语。年初一微城里的寺庙香火鼎盛,龙年头柱香为的是讨个吉利,得个喜气,生意人期盼个发财顺意,平常人家祈求个平平安安,虔诚地拜拜,也算是新年的新希望吧。初二时候春节祭扫成为最为隆重的了,过年自然都要照顾到,于是家家备办齐备就前往祭扫,场面大有胜过清明的势头。早晨花市里老板早早就备下菊花,装饰精美,自然价格不菲,不过大家也不再单纯买点鞭炮钱纸了事,还想到一束菊花宁静寄托,也算是方式的革新和心态的点滴变化。

微城的年是轻松休闲的年。现在的生活富裕了,一年到头辛苦奔波,自然少不了出游行走,开开眼界、看看世界,于是微城的人们与大城市的人们不同,反其道而行之,纷纷驾车乘团出游,丽江、大理、鼓浪屿、乌镇……,虽然都是微城世界,却也相互各有不同,于是相互的走动也像是微城之间的文化和气息的交流。过年的精彩就在于生活的精彩,在怒江边上欣赏大自然的雄浑气魄,在鼓浪屿的咖啡馆里呆着玩猫喝咖啡,要是面对寒冷的冬日,看着被冻成冰坨的车子,宅着好好补充补充养颜觉也实在很幸福的事情,一部接着一部的恶补TVB或是没赶上的贺岁,在炉子边打个瞌睡,烧水壶里开水翻腾土法蒸汽加湿,一觉自然醒的感觉很美好。此刻,一杯清茶、一本久违的书籍,真的很惬意。于是微城的年味也渐渐在茶香中弥散开来,迎来了春天的脚步。(图:深草野狐)

Tags: 深水客 专栏

分类:读书/专栏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948

【街头浮世绘】零距离

2012年1月25日,贵阳相宝山。我的春节假期第七天,一周未出门才决定-2℃去扫街,距最近一次扫街的2011年10月17日已三月余,2012第一扫。

Tags: 街头 浮世绘

分类:行摄画报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281

愈无知,愈幸福

即便此书在西方一向被认为是最早的一部历史著作和西方文学史上第一部完整流传下来的散文作品;即便罗马著名政治活动家西塞罗称希罗多德为“历史之父”,以及后来又有人称他为“旅行家之父”,我的《希罗多德:历史》也还是终止在上册P29“市内的同党前来应援,地方上各戴美的人们也都前来应援,因为他们爱僭主政治是甚于爱自由的。”一句。我百思不得其解句中“地方上各戴美的人们”是什么意思,以及通篇如“刚比西斯的儿子居鲁士摧毁了库阿克撒列斯的儿子阿司杜阿该斯的霸权……”、“这个佩西司特拉托斯,在雅典人内部发生由阿尔克美昂的儿子美伽克列斯所领导的海岸派和由阿里斯托拉伊戴斯的儿子里库尔哥斯所领导的平原派之间的斗争的时候……”这些稀奇古怪的人名地名让我看了后页忘了前页说的是什么,也分不清谁是谁哪是哪,如果不借助一幅庞杂而详尽的人物关系图和城邦的兴建、衰落分布图,我想我是没办法弄清楚这书中所说的——我可不想剩余的七天春节假期都纠结在例如“国王啊,我是米达斯的儿子戈尔地亚斯的儿子,我的名字是阿德拉斯托斯。”为什么不翻译为“国王啊,我的名字是阿德拉斯托斯,我是戈尔地亚斯的儿子,米达斯的孙子。”这样既易读又易懂的句子。不过我不会把这书藏在书柜里,我会把上册放家里,下册放在办公室,你可以认为这是与“带一本书旅行”异曲同工的装逼行为,但事实是:我准备每当取得什么小小成就时(如果可能的话),就会拿起这书来随便看上一页两页的,这样就不会傲骄自满了,因为书里每一页都在告诉我是多么无知。这又一次印证了我所坚信的读书无知论——读书越多,越能促使一个人惊喜的发现自己有多无知。学习的过程,就是掘墓的过程——从不知道自己无知,到一点一点知道自己有多么无知,接着自己挖一个坑,然后跳进去把自己埋掉。就算没被自己埋掉,最后也会“呯~”后一缕轻烟跌落坑底——因为你知道得太多了。愈无知,愈幸福。

飘了一天的细雪,昨晚的冰还没消融就在天黑前又复冻上,明天去书店转转。

Tags: 读书无知论 书希罗多德 历史

分类:自愚自乐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195

橙一枚

越来越觉得自己就像一枚被榨干的橙子,如果不在榨汁机再次启动前让自己再次变得饱含水分且营养丰富,最终可预见的是我将变得一无是处——然而谁都知道这有多难。

22日除夕夜看“俳圣”松尾芭蕉的《奥州小路》,休息三次瞟了两眼半春晚,第一眼被蔡明哽到,第二眼被黄宏挖伤,后面半眼没伤眼,是跟着王菲的音自觉走到里间“雀”起看书,(⊙o⊙)…世界太乱了。

今天没去黔灵山,上山路上人流一定汹涌,还是享受宅生活:看书、看电影、听音乐。《1984》,至今已被翻译成超过65种文字,全球销量数百万本的“奥威尔的夺命之作”。“多一个人看奥威尔,就多了一份自由的保障”,这是一本让我抱着熊熊燃烧的火炉却越看后背越冷的恐怖小说,有多恐怖,你看了才晓得。边看书边听弗兰克•辛纳屈(Frank Sinatra),不过因为我不懂英文,所以他唱的,我是一句都没听懂。《黄沙武士》和《美国队长》两部电影都没坚持看到一半就放弃了,太烂了,抗不住。

Tags: 1984 松尾芭蕉

分类:自愚自乐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979

你好,野狐先生

农历2011年最后一天,惯往年例,是要回顾一下的。年末俩月就是焦忙,比之前每月乡村旅行时还要忙,于是黔首报就从一直以来的七天更新七篇到七天还更新不了一篇。不过多亏了赏脸在黔首报上开设专栏的喷友们:脑残儿童——果小波、墙上恶俗男——谢耳朵、走在梦想的非洲路上——勇敢的肥、妇女之友——袁鸾和微城里的市井微人物——深水客,如果没有大家的支持,黔首报现已深草野狐了——甚至可预见,春天来临时,杂志社的各种妹纸们就会远远“浅草妖姬”样向我挥手:“野狐先生,你好啊!”所以我还是继续期待能开更多的专栏,能有更多的分享,这样子总比我这老朽天天唱独角戏的好(窃以为,我确实是越来越糟糕了)。

旅行……乡村……有时冬天在贵州的乡村旅行,不论是汽车还是火车,当一头扎进隧道,然后冲着那远端的一点光亮喷薄而出的刹那,就想着川端康成《雪国》第一句“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夜空下一片白茫茫。”上了年纪的人,就是这样子。

“从上野出发的夜车下车时候,青森站已敷盖在雪中。往北方归途的人们都默默不语,只有听得到海潮鸣响而已。我也独自搭上了渡轮,边看著好似被冻寒的海鸥边流下了眼泪。啊~津轻海峡の冬景色!”——这首取自太宰治作品《津轻》,由阿久悠作词,石川小百合演唱的《津轻海峡冬景色》,和我一般年纪。那是香港的陈美龄,台湾的欧阳菲菲、翁倩玉,还有邓丽君都红遍日本的年代。

人生,就是一次大忍之心的旅行,只与自己,无关他人。新年快乐!又一年。

(配图来源于网络)

Tags: 新年 旅行

分类:自愚自乐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632

装文艺又惨败

我的春节假期今已三,三天翻完三本书:《战国日本》、《独立,从一个人旅行开始》和《什么都没有发生》,前两本都是日本人作,明日是松尾芭蕉的《奥州小路》,还是日本。

也只有假期才有这样——空闲时间不会变得更多,反倒是时间变得更碎,但让心焦急的事情会少——刚洗完衣服看两页,小花卷就唱开来,于是立马抱起奔厕所;等她哗哗尿尿完就要玩一会儿的,于是粑粑和女儿一起在火炉边看两页书,和爷爷奶奶逗逗笑后“家养奶牛”FLY麻麻上场开始小花卷的进餐时间,然后我可能会去换换窗台上的湿嗒嗒的布条什么的,反正总有点事情,一天大抵如此,只在晚饭后洗完碗泡壶劣等铁观音,可较完整翻上两三小时书。

昨天看完《独立,从一个人旅行开始》,有点不好意思——不是看书看得不好意思(要看多少书才能达到那样境界?),而是想起元旦前某周刊与我约专栏,关于旅行、乡村与民族文化亦或见闻之类,约期一年。当是时心弦微动:还不就天天敲博客这样么?但转念就放弃了,一来我这从不知杂志如何诞生的人竟然在做杂志,并且还把自己做得焦糊焦糊的;二是2012少远行,要多一点点在家和小花卷玩,也就不能总是翻那些沉箱往事转铅字,肉身不再乡村旅行的人怎么能在家里键盘上旅行骗人呢?那是粗制滥造的指南作者才会做的事啊。最后还是没敢应承。老实说,如果不是贵州每个冬天都是湿漉漉,湿漉漉,要不是每个冬天都是湿漉漉的,也不用在窗台上铺布条了。

窗台上的布条,与让贵阳患上前列腺炎整天滴滴滴不尽的“云贵准静止锋”有关。“云贵准静止锋”又称“昆明准静止锋”,它带来的是每月≥0.1毫米降水日数均在10~15天以上,也就是阴雨绵绵的“天无三日晴”。并且这样的阴雨也让空气湿度非常大,于是水汽凝结在窗玻璃上,结成水珠汩汩下,一天下来,窗台上的布条足可拧出半盆水。今天FLY扫除翻出我四年前购入的一幅小画,画布变色不说,还密布霉点,挂之客厅近火,公示,算是我装文艺惨败之又一证据。

Tags: 贵阳 冬天

分类:自愚自乐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830

 绻绻手工、手工冷制皂、手工皂、天然蜂蜡润唇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