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袁銮专栏】公益需要“坏人”

【袁銮专栏】

袁銮,Lonely Planet《贵州》特约作者、携程《贵州自由行》作者

公益需要“坏人”
——向所有公益人致以职业的问候

我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的大山里住了很多年,总会遇到很多热心的旅行者邀我托管一些财物,捐给有需要的山里人。这个时候我通常会婉拒:一来我并不认为分配资源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二来,我不能保证当财物掌握在我手里而无人监控时,我不起贪念。

同时,在山里我还会遇到很多职业公益人。有些人很急于告诉所有人自己的身份。后来我知道,以公益为职业的人是非常尴尬的一群人,他们的收入很微薄,他们的工作很辛苦。支撑他们的,是“公益”这个词带来的道德高度和使命感。而这些东西,只能通过别人的认同去取得。

后来我决定做一个乡村代课教师的资助项目,我开始思考一个公益人,应该是一个怎样的角色:

一个公益人,应该是假装道德低下的人。以人性的劣去代入自己,才可以构建一个有信誉的制度。只有一个公开、透明和可监督的制度,才是公益能否延续的基础。制度是人类最好的发明,它的目的首先是将制度的执行权力关在笼子里。因为没有人可以保证人性在权力和利益面前不变质,特别是你自己。

一个公益人,应该是假装薄情寡义的人。只有这样,你的善意才不会无限地泛滥下去。一个组织的力量,它可能可以将一件事情做好,但兼济不了天下。从一个你最擅长的角度,用最理性的方式,做好一件事,便是成功。

一个公益人,应该是有职业素养的人。对职业有道德优越感是非常不专业的态度。本质上,公益和其他工作并没有任何的不同,有坚持和妥协,有辛苦和收获。只有职业的态度,才能平静地面对质疑,才能理性地去反思失误,才能稳定地达成目标。

公益需要“坏人”,只有“坏人”的存在,诸恶才会勿作,众善方可奉行。将“坏人”驾驭好,才能将好人的善意落到实处。在公益项目中,给钱和给物是最简单的一步,但是公益人需要走的,不能只是那么简单。

全文刊登于2012年3月《青年时代》下旬刊

Tags: 袁銮 专栏

分类:读书/专栏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377

【深水客专栏】赶春明前 甘醇明后

【深水客专栏】

赶春明前 甘醇明后

深水客,微城里的市井微人物

春风春雨春雷响亮,于是到了品茗明前茶叶的好时候,对于贵州的云雾茶来说,正式采摘的好时候,也许是因为气温低,升温也太快,今年的新茶多少充斥了点火气,加之人们追求新鲜的明前茶叶,图个吉利,于是个个争先恐后上山品茶,或是到处寻摸,总是林林总总的欲望和急躁也让明前这几天的茶叶充满了燥气。于是有了古人说春茶多少配以茶点补充一下,便于补偿脾胃的亏损。蔓蔓细雨中偶尔闪电和隐约的雷声背后,骨瓷杯子里冲泡一杯去年的明后沉茶,反倒甘醇、自然,后味甜蜜。

今年的新茶别有风味,低温阴雨让茶树聚集了过多的能量,陡然升温勃勃生机迸发出来,以至于茶叶也随着世事有点乐极生悲,不过也成就了难得的新茶厚味。往年新茶毛峰泡上两开就实在没有滋味,今年慢慢添加,居然三开四开也依然味厚浓烈,青春火气。其实喝茶也并非繁琐的事情,往往有极品人物凡是做到极致,以至于把茶叶的文化也变得高不可攀,其实都是“劳动人民所创造的”。自然也就没这么多所谓大家、文豪或是等等。

其实就是心浮气躁的时候押上一口热茶,口中茶碱洗去油腻,喉咙顺滑流畅,体内热滚滚茶水流经之处,通泰舒服。自然浮躁的心境也在不紧不慢的品茶中消散了。于是有了喝茶要喝热茶的提法。

市面上无数的茶饮料,似乎永远逃脱不了茶粉末的感觉,无论是蜂蜜也好,水果也罢,即便是习惯了开瓶即喝的痛快,永远不能取代茶叶的本位,略带有点苦涩的感觉,略显繁琐的洗杯泡茶的过程,回味无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塑料的一次性杯子、纸质的杯子渐渐进入人们的生活,于是泡茶也开始变成了方便食品,茶香也被塑胶和纸质的木粉味道所取代,的确仅仅比白水多点味道而已。好在喜欢慢生活心态的人们总能在快节奏中寻找点点慢的元素,于是白瓷杯子重新踏上待客桌前,重新让茶香四溢,手拿茶杯也更多几分尊重和温暖,自然心中也更多几分感激。虽然多了涮洗茶杯的程序,不过起码也是一种文化的回归吧。

春雨绵绵正是品读热茶的好时候,小口小口的细啜,虽然不能像福建人一样功夫茶一泡一天,闲坐打发时光,于是工作之余,几位朋友自由小坐在竹藤椅子,或者沙发小坐上,人手一杯清茶,慢条斯理地回顾近日工作心得,交流彼此感受,传递感兴趣的消息,紧张的心态也就被清茶水雾消散了。自己心爱的茶杯紧握在手,传递着手温和茶温,口中充满茶香,体内流动茶水,其实也很不错啊。

Tags: 深水客 专栏

分类:读书/专栏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617

【摄影师资助计划】大四 — 美姐

【摄影师资助计划】 | 摄影师:巫拉

美姐没有家里的施压,所以不用一个劲儿想着考公务员,她想做个自由轻松的工作,不需要铁饭碗也不需要高薪,快乐的养活自己就行。男友考研成绩很好,只等复试。这段时间她陪着复习,回宿舍就绣绣要送给准丈母娘的十字绣。三年,她做好了准备,“他快乐就好,我也想做好我自己,没有所谓的谁等谁”。他们的爱情,在大四当口,一个向左,一个向右,但最终还是要牵着手。

Tags: 摄影师资助计划 大四 巫拉

分类:行摄画报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826

花卷影像记:阳光好温暖啊

麻麻,你听,你听,我好像真的听到了花开的声音耶。

每当我吮手指时,我其实不是在吮手指,我是在构思我的未来。

麻麻,麻麻,怎么办啊,阳光这么温暖,我会不会融化掉啊?

Tags: 花卷

分类:行摄画报 | 固定链接 | 评论: 3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059

【摄影师资助计划】大四 — 国倩

【摄影师资助计划】 | 摄影师:巫拉

太阳开始晒屁股时,国倩才带着从睡梦中刚醒来的狂躁起床。跟找工作这样火烧屁股的事比起来那简直就是享受,“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国倩唱着这样的歌,从床上跳下,挠头大叫。

Tags: 摄影师资助计划 大四 巫拉

分类:行摄画报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878

【贵州知行讲坛】何怀宏:中国的忧伤

中国贫富悬殊的差距已经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但在我看来,我们与其更优先地关注这种差距的大小,不如更优先地关注贫困的底线,关注这种底线到底有多低,或者说,优先需要注意的不是最富的人有多富,而是最穷的人有多穷,而这最穷的人又有多少。——何怀宏

底线生存其实归根结底也是底线伦理的问题。听凭一些人处在底线生存的状态,本身就说明我们的底线伦理出了问题。而让一种自我反省能力在我们的心中苏醒,让一种同情和理解的能力在我们的心里壮大成长,让一种对于底线伦理的常识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共鸣,是我们解决社会底线问题的前提。——何怀宏

贵州知行讲坛第二十一期
何怀宏——中国的忧伤

讲题:中国的忧伤

主讲人:何怀宏

时间:2012年4月15日(星期日)上午10:00

 地点:贵阳市北京路省图书馆二楼学术报告厅

费用:面向社会的免费公共讲座

何怀宏,1954年12月生于江西樟树市,曾任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现为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伦理学教研室主任,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伦理学、人生哲学、社会史等领域的研究。 何怀宏所译多为欧美伦理学、政治学经典、译文信实流畅,不仅对国内伦理学界,也对其他人文与社会学科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主要学术著作有《良心论》、《世袭社会及其解体》、《选举社会及其终结》、《底线伦理》、《道德、上帝与人》、《生命与自由》、《公平的正义》、《伦理学是什么》,另有散文作品集《若有所思》、《珍重生命》、《何怀宏散文》、《心灵瞬间》等,译著有《伦理学概论》《道德箴言录》《沉思录》《正义论》(合译)《无政府,国家与乌托邦》《伦理学体系》(合译)等。

【关于贵州知行讲坛】

知行讲坛是常设的思想、学术、文化、知识的传播与交流空间,是面向社会免费参与的公共讲座。讲坛每月邀请一位讲席作2小时演讲及交流讨论,意在保持文化主体性基础上不同文化间的交流,力图推广创新的思想、前沿的学术、多元的文化和广博的知识。

新浪微博 @贵州知行讲坛官方微博

豆瓣小站 贵州知行讲坛

E-mail:gzzxjt@qq.com

QQ群:107418901

Tags: 贵州知行讲坛 知行讲坛 何怀宏 中国的忧伤

分类:一点声音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132

【谢耳朵专栏】我在向着最初的梦想前进

【谢耳朵专栏】

我在向着最初的梦想前进

谢耳朵,被拍在墙上抠都抠不下来的媒体恶俗男

公交车上,莫名其妙的收的到一条短信。“谢耳朵,你知道我是谁吗?”脑海中想了很久,对这个陌生的号码并不熟悉,只好回到“我真不知道你是谁。”“我是贝凡,找你的电话可真不容易。我失恋了,想出去走走。”

贝凡是我高中时候最要好的同学,一起逃课去操场吹风,一起在转角的街铺吃一串鱿鱼,一起在没带伞的雨天飞快地从教室跑到小卖铺再跑回去,一起喜滋滋地叫某个老师的外号,一起过了许多不休息的周末,一起考了许多场大大小小的考试。然后毕业了,出了校门,互相拍拍肩膀说多联系。后来她去了智利读书,偶尔也在QQ上打招呼,互问近况。一晃时间过了,就渐渐没有联系。

洗完澡,马上要十一点的时候,贝凡突然打电话给我。他说,你猜才我现在在哪里?我说,你不是在圣地亚哥嘛,你还能去哪,十二个小时的时差,你现在顶多跷课回家了。他兴奋的说,不,我现在在布达佩斯。我受到了惊吓。因为在很久以前听说布达佩斯很漂亮,收拾好所有东西准备启程,却被一些事情给拖延了下来。我受到惊吓的是在我快要遗忘这个念头的时候,他就这么默默的让我记起。到最后,在那天空下微笑的人,不是我。

挂掉电话之后,电脑里刚好放到Nichole Alden的《Baby Now》,Am I lost? Sent too far away,Am I lost?Have we pushed this too far?我想我真是迷失了,我忘记了那些最初的梦想。一个人如果有梦想,就要不顾一切的去保护,让它萌芽破土,成为参天大树。

有段时间,很喜欢倒着时差和可乐聊天,他每天听的最多的就是我的咆哮、抱怨、诉苦。他安静的听我说了很多次以后,终于忍不住打断我。说:“我家在这地方好歹也算是让人羡慕的高收入家庭,即使我不工作,父母的钱也够我下半辈子了,可是读大学的学费是我自己打工赚来的,每天我要忍受那些欧巴桑尖酸刻薄的话语,搬动比我自己还重的货物,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退缩,你呢?你每天做了多少事情,你有资格说你不行了撑不下去了吗?那些每天工作多过你累死累活的人都没有抱怨过什么,你羡慕的那些比你优秀的人背后的努力你看到了吗?那凉快哪呆着去。”

最后他说,你要么滚,要么拼。

我总是看到某些人身上的闪光点,可是却很难的,去很诚实想他们在我看不到的地方用了什么样的代价才换取得到这些东西。一直觉得自己很苦逼,老是想这样下去会不会有未来,什么时候把曾经的梦想都抛之脑后?时间那么快,不赶快接近梦想,还踌躇什么?所有的苦逼最后总是会有一个光亮的结局,每一个新的一天不都是在黑暗中开始的吗?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苦逼,那些颠沛流离、眼泪、伤口都会过去。对未来没信心,怎睁开眼睛?

现在我处在的年纪是能决定以后我是个什么样的人的时光,现在的我想要什么,以后的就会向着哪个地方不顾一切飞奔而去。还有多少时光能浪费?不爽的时候喊一声Funk The World,然后继续投入到苦逼中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往前走,不回头。你可以对自己的内心说,我每一步都很慢,但是我是向着最初的梦想在前进。

Tags: 谢耳朵 专栏

分类:读书/专栏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837

【果小波专栏】化了妆,我比她们都好看

【果小波专栏】

化了妆,我比她们都好看

果小波,80后后美女杂志编辑

办公的电脑从台式机换成了笔记本,我还在跟这台电脑上各种新版的软件处于磨合期。昨天故意不写心得,果然今天一进办公室就听到小时候最喜欢拍手嘲笑别人的专用儿歌萦绕耳畔:“有个人勒祸事出来咯,果小波勒祸事出来咯!”当然是知道心得不是专门写给某一个人看的,但是偶尔还是会犯懒假装自己不在现场,抱着侥幸心理用实际行动向大家宣布:“姐今天不管有没有感悟,都不再碰键盘了!”事实上,昨天我是很有感悟的,源自于前天晚上跟无数大龄单身女青年一样(当然不是代表我也大龄我也……)在晚上9:00打开了江苏卫视,于是开始饶有兴致地看了一期“非诚勿扰”,其实我之前几乎不看的,都怪前一个星期跟雪萍妹纸出差在外,在招待所睡不着时,她打开了电视……于是,这个星期,在没有网络的状态下,我选择了如此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消遣方式。

就说我三俗吧,青年男女们不管是假戏真做还是当托儿耍宝,这年头大家都纷纷贴上标签站成一溜儿,等待着高富帅美白富拯救我们的男女屌丝。不然,在下一轮的拼爹拼妈大奖赛里,又有多少人这辈子都没有翻身的机会。说到这个就桑感了。

那些名人名言说如果面前有两条路在你面前,选择艰难的那一条才是正确的……类似太多这样的励志语录,安慰着在路上跌跌撞撞的我们,也欺骗我们不要去贪吃那疑似伊甸园蛇缠过的苹果。我们都知道有一些人是天生丽质,但更多的人是天生励志,更更多的人以为自己天生励志但是其实天生已经注定此生没志了。关于这一点,我真只能说这世界没治了,这个社会没治了。前一段时间,美国很多家长会都开不了吧,因为大多数学生家长都在天朝开着会。而那么热火朝天爱马仕古奇香奈儿迪奥的品牌鉴赏大会,对我们这一干屁民一点影响都没有。他们把夜夜笙歌的睡眠都花在了那些个会上,我们黑着眼圈没日没夜,为的只是有个落脚的小小小小小窝,为的只是一日三餐都能吃饱,在寒冬来临时尚能抵御朔风。

你说人生来是平等的吗?怪不得那么多人信神信佛,怪不得那么多人现在要做善事,每天阿弥陀佛的善心,为的只是下辈子投胎到个好人家。

如果不信轮回,那就踩着高跟鞋,翘首以盼哪个煤老板的崽看得中自己,想想还真是可悲。人类的血液能够在优越的环境下生存下来的大多数却是二百五,剩余的自命清高的早就在从子宫里面挤出的那一秒被规定的发展轨迹。我想,我是太悲观了。我曾问过我妈,如果我也去参加“非诚勿扰”,我拿什么跟那其余的23位女嘉宾竞争呢?我妈沉吟半天也挤不出一个字,半晌看我陷入沉思,她也只得说:“你化了妆比她们都好看。”我把这种当作母不嫌女丑的安慰。于是,我找到了一个高穷挫,至少他还占了一样高,就这样来看也是利于我们的后代的,至少有50%生出一个高个子的丑孩儿。

终于还是有人在艰难的路上折返,毕竟,有了坦途捷径,谁还会容荆棘割破理想呢?我们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去坚持、去固执,那又凭什么告诉别人,苦过之后会有甜果子?

Tags: 果小波 专栏

分类:读书/专栏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824

【摄影师资助计划】大四 — 高老大

【摄影师资助计划】 | 摄影师:巫拉

高老大这会儿火急火燎的赶论文,这个彝族小伙儿来自六盘水,会唱悦耳的彝歌,毕业季到来,他想要我做一个班里的专题。毕业,离别,泪水,曾经,梦想……一霎那,所有画面仿佛预先上演,那时的我们,会笑着说再见吧?

Tags: 摄影师资助计划 大四 巫拉

分类:行摄画报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944

花卷影像记:半岁

花卷:麻麻,你会不会觉得我的发型有一点奇怪?
麻麻:不会啊,洗完澡澡睡觉时,头发也会跟着我们的卷卷一起长高高嘛。
 

粑粑,你觉得,爷爷真的知道我穿多大的鞋子吗?

麻麻,我确信,春天就藏在我的袜袜里,因为我刚刚舔到它了。

Tags: 花卷

分类:行摄画报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919

 绻绻手工、手工冷制皂、手工皂、天然蜂蜡润唇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