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多雨一周

1、连日多雨,四川的太阳云南的风,贵州下雨像过冬。早上出门,一穿着短袖T恤,看上去大约20出头的年轻男纸背着背篼站在路边,强壮的右手前臂伸指肌群上搭着几份晚报,左手抚着胸口面带愁苦自言自语:“走得脚杆酸都卖不出去几份,这个要咋个办”。这一幕又让我想起自己十几年前年轻时,在南方某滨海城市一街角几乎同样的自问。

2、以前认识的一妹纸问,怎样才能不说一个词又能让别人明白那个词的意思?

我对她勾勾手指说,妹纸靠我近点,否则我看不清楚你的事业线。

她立马捂胸跳开,说原来你也是个老流氓。

我说了什么吗?我问。

她想想说没有。

那我又对你做了什么吗?

她也说没有。

那就是了,我又没说什么又没做什么,你以为有什么的话,那就是你自己想多了。

3、觉得自己快要被社会淘汰了。

拉玛古猿生存年代约为1400~700 万年以前,最早的化石是1932年美国学者G.E•刘易斯在北印度的西瓦利克山地发现的一块右上颌碎片,它具有若干人类的特征。从猿到人的过渡,如果从拉玛古猿算起,大约经过了1000多万年。

襄公七年(前771年)春,周幽王为了博褒姒妹纸一笑,使用了对人类来说最古老但行之有效的无线通讯手段——点燃了烽火台。然后他挂了。

公元前3000年左右,埃及人开始用鸽子传递书信。隋唐时期,在我国南方广州等地,也已开始用鸽子通信,这就是飞鸽传书了。

1837年,英国人库克和惠斯通设计制造了第一个有线电报,美国人艾尔菲德•维尔在1844年发明了摩斯电码。1892年贝尔发明电话;1893年,尼古拉•特斯拉在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首次公开展示了无线电通信。然后,1990年12月25日,互联网之父蒂姆•伯纳斯•李在日内瓦的欧洲粒子物理实验室里开发出了世界上第一个网页浏览器。于是,你又看到我在废话了。其实我只是想说通讯的方式和手段发展太迅猛了。

今天有个妹纸用语音消息和我聊QQ,真是聊了,别人用说我用敲,瞬间觉得就算我不是拉玛古猿,也差不远了。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我不常和妹纸聊的,漂亮妹纸除外。所以,我现在还没有被河东狮大人和花卷女神甩掉。

Tags: 多雨一周 一周

分类:自愚自乐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735

【雀鸟系列深度体验游】之贰:农耕文化游

十一黄金周,你还去拥挤的热门景点吗,在那里只有人看人,雷公山深处的雀鸟苗寨邀请您;来体验苗族特有的稻田养鱼、换工制度等农耕文化,观赏金黄的水稻梯田、欢悦的秋收场景。品味雷公山原始森林秋天景色,赏秋黄落叶、思人生哲明。我们登上苗岭神山雷公山,观云海采野果,过个不一样的中秋国庆。

稻田养鱼是苗家特有集种养殖于一体的生产方式,农历三月间母鱼摆蛋在各种树叶上,把铺满鱼蛋的树叶移到一块去年放干过的水田。五月间把小指般大小的鱼苗集中起来,根据每一块田的面积大小,适当放养一定数量的鱼苗。经过稻花飞扬的夏天、稻穗低头的秋天,鱼苗已经变成手掌般大小的鲤鱼。鱼以田里的害虫、稻花、脱落的稻粒为食,为水田除害又松土,在秋收时鱼稻兼收。

换工是苗族古老的一种生产方式,在农忙时节,两家或者更多的家庭成员集中在一起劳作。当一家有紧急而繁重的事情时,大家集体来帮忙;当其他家遇到农忙,受助过的家庭会有劳动力去帮助,互换劳动力。在换工过程中,受帮助的那一家会宴请来帮忙的人;同时在劳动过程中大家有很多的交流,所以说换工也是苗族的一种情感交流方式。

更多精彩的故事,有待于你到雀鸟去深入的了解体验!

【活动时间】
2012年9月29—10月4号(5天)

【活动安排】
1、九月二十九日上午10点集合于贵阳东客站,11点出发前往雀鸟苗寨,下午到达雀鸟苗寨;晚上听苗歌品米酒;
2、三十日上午逛苗寨,学习雀鸟苗族迁徙历史文化;下午参与秋收过程,亲身下田捉稻田鱼、打谷子,体验稻田养鱼和换工制度。
3、十月一日体验不一样的中秋,进森林观赏秋黄落叶、了解苗族保护生态环境的观念,同时在山上野炊过中秋(注:苗族没有中秋节)。
4、十月二日一整天,个人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自由安排活动。
5、十月三日包车登苗族圣山雷公山,观云海;探访清朝咸同年间苗民抗暴起义的古战场、寻苗疆传闻的义军藏宝库。(由于天气多变,不能保证能观看云海,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6、十月四日号早上返程。

【雀鸟特供】
1.住宿:苗族人家虽不是旅游景点的标间,但干净舒爽;
2.餐饮:雀鸟苗家特色菜以及自家酿制的香甜米酒;
3.当地文化导赏员介绍村寨历史迁徙、苗族文化,让您领略苗族文化的精髓;
4.亲身下田捉稻田鱼、与村民一起上梯田打谷子,亲临雷公山国家森林公园体验原始森林的魅力。

【关于费用】
1、活动所有费用AA制,体验者常住地至雀鸟往返及其他其他交通费自付(贵阳至雀鸟的费用约70元每人)。
2、体验者在村寨每天150元费用,包括餐费住宿费等。
3、在村寨个人产生其他费用自己支付。

【报名方式】
报名前请先仔细阅读本文“注意事项”和“免责声明”部分,报名即表示您已清楚本次活动之详情,并认可和接受相关免责条款。
请撰写报名信(包括姓名,性别,电话,常住地等信息),发送至邮箱gzlswr@126.com,或直接电话联系报名参加,收到报名信后我们会在9月27日前回复活动安排。
报名截止日期:2012年9月26日
报名联系人:
杨胜文 / 13985581724 / QQ:295037949
文润 / 18275082908 / QQ:632487047
人数:上限10人

【注意事项】
1、本活动为非商业性的自发活动,参加者须对自己的安全负责。活动中个人如有意外,组织者有义务组织救援或改变行程,但不承担任何法律和经济责任,请审慎选择加入;
2、活动中,发扬团队协作精神,倡导自助与必要的互助,严禁单独行动,不要做无保护的攀爬、冒险;
3、尽量不携带金属、塑料等不易溶解的包装物,活动中不丢弃不能自然降解的垃圾,鼓励拾捡垃圾,提倡环保,尽量不破坏植被、不留下污染的痕迹;
4、活动中,如个人状态不佳,身体不适(特别是中暑和体能衰竭)或出现扭伤、擦伤等情况,要立即与队友沟通,绝不能强撑,否则有可能引发更大的问题;
5、需自备感冒、腹驱蚊虫等药物;
6、体验者请提前出发,以免寻找集合地点耽误时间。
7、活动地点为苗族村寨,体验者尊重当地文化习俗和饮食习惯。
8、个人着装:长裤、短裤、徒步鞋、运动鞋均可,及防雨防晒装备;女士千万不要穿裙子和高跟鞋,更不要穿回头率极高的超短裙。

【免责声明】
凡参加者均视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如在活动中发生人身损害后果,发起人、召集人、约伴人不承担赔偿责任,由受损害人依据法律规定和本约伴声明依法解决,凡报名、参加者均视为接受本声明。代他人报名者,被代报名参加者如遭受人身损害,发起人、召集人、约伴人同样不承担赔偿责任。本声明中关于免除发起人、召集人、约伴人赔偿责任之约定效力,同样及于活动领队,收队。

—————————————

【雀鸟深度体验游】
目前大部分的旅游是上车睡觉、下车拍照,白天空调房里搓麻将、晚上篝火堆旁搞艳遇。旅游者和当地居民之间缺少真正的互动,体验者没有真正意义上体验到乡村文化带来的快乐。创造一个基于相互平等人格的基础上,城乡居民之间真诚的互动,让城市体验者体验乡村的文化的真谛、让乡村居民对自己的有更深的认同感和自豪感,共同推动乡村的发展。我们为体验者设计一系列关于雀鸟文化习俗主题活动游:
1、生态游:村寨原始森林、清水江支流源头体验调查,并向当地村民学习村寨如何与大自然相处的奥秘和观念。
2、文化习俗游:以与当地村民平等地位的理念、怀着学习的态度去体验苗族村寨的传统文化习俗,主要主题有村寨历史、高排芦笙、传统服饰、苗族歌舞、婚丧嫁娶习俗、传统节日、酿酒技术及酒文化等。
3、传统农业游:亲身体验当地农业劳作,了解农作物生长过程以及农夫的艰辛;了解当地传统农作物品种、耕作方式的变化。亲身制作并品尝当地传统美食,购买当地农业特产品(雀鸟辣椒)以及山野食品(野生天麻、八月笋)。
4、公益游:体验者与村民建立基于平等、深厚的情感,体验者与村寨的留守老人、留守儿童以及特困家庭进行长期的互动互动关爱活动。(留守老人、儿童的物质、精神支持)
5、徒步游:招募徒步爱好者,设计关于村寨不同主题的徒步路线(如咸同起义苗民抗战至大失败路线、村寨历史迁徙路线徒步、雀鸟——雷公坪——西江、雀鸟——乌迷河漂流——南宫原始森林——台江路线)。

【关于雀鸟】
雀鸟,不是一只鸟,是一个苗族村寨。地处国家级雷公山自然保护区核心腹地,位于雷山县东部、雷公山东麓,巫迷河上游。雀鸟苗语称“爵瑙”,“爵”意为河的源头或地域的上方,是相对于乌迷河和方祥地方而言。“瑙”意为绿色,隐意指浩翰的原始森林。合称是为“青山绿水之源”。由于地处雷公山深处,与外界交流较少,至今仍保存苗族传统文化。寨子有四大姓氏杨、罗、吴、梁,杨姓祖先是从榕江县小丹江村地区搬迁过来、罗姓是从格头搬过来的,梁姓在民国时期从邻镇西江搬过来。但在往上追溯就是同一祖先,有共同的历史迁徙路线。雀鸟曾是咸同起义的根据地与战场之一,尚存的遗址营房马圈旧基现在仍依稀可见,张秀眉、杨大六的英雄故事在雀鸟无人不晓。更多关于雀鸟请点击http://www.chiyou.na?me/blog/qn/

【发起人介绍】
文润,苗名“芬”,1987年出生于雷山,雀鸟媳妇儿。08年毕业于贵州师范大学,毕业后在贵阳做过化妆品销售。今年回到老家,觉得自己对苗族文化一无所知,开始来学习苗歌,苗族文化,也期待更多的青年加入进来学习自己的文化。很多外界人士知道的苗族文化是从旅游宣传片上的只言片语了解的,自己希望通过深度旅游这个平台,让城市和乡村互动起来,让外界了解真正的苗族文化精髓。
杨胜文,苗名“龙”,雀鸟村人,2010年毕业于贵州师范大学历政学院社工专业,曾在贵州民间公益组织“贵州乡土文化社”工作两年。主要开展苗族青年学习继承民族文化工作,对苗族的历史和文化习俗略懂皮毛;最大的心愿是民族青年重新拾起自己的根,基于民族的文化去发展家乡;而不是盲目跟随现在的大潮流,完全忘了自己的民族特性。

Tags: 雀鸟 旅游 苗族 农耕文化 文化

分类:见黔眼开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674

【火云邪神专栏】以柔克刚

【火云邪神专栏】

以柔克刚

火云邪神,自由译者,民办教师,无名作家

《麦田守望者》是我最爱的文字之一,但塞林格死讯传来我并不难过,反而颇感欣喜。不光因为大师得享松乔之寿;更因在他身上,我看到了 “艺术人格”与“社会人格”和解的希望。

这个问题曾困扰我许久:为何纯粹的艺术灵魂往往难以同现实妥协?

人生于世,种种规则与前提都不由己定。无论是宗教玄思所树立的“神造万物”亦或经由科学研究而发现的宇宙规律,于人而言都只能被动接受。要活下去,就要解决温饱,就要遵守凌驾于众生意志之上的道理。这实乃人类最大的无奈;加之不可逃避的死亡,人对于自身命运,在大局上完全没有选择权。

其实若追本溯源,文明现象中的政治、经济、科技,大多是为生死之间的种种“必要行为”服务。唯独艺术创作,并不在“顺从终极原则”之范畴。人不写诗作画,不跳舞谱曲,并不会因而灭亡。所以艺术可说是凡人唯一得以游离于“神圣天意”之外的自由行为。故此人类中稍具智慧者,莫不珍惜推崇。

既被赋予了展现与实践人类自由意志的伟大使命,艺术家们的高傲与孤独,也就不足为奇了。而其中天才横溢者,更倾向于把人格艺术化,以抵抗潜意识中对现实规则的屈服。但再是希世罕有的才华,也无法将超然物外的浪漫臆想实现于受康德所谓“实践理性”与“绝对律令”统治的世俗社会。基于义务和约束的社会人格与崇尚自由奔放的艺术人格由是而分。

世人皆知的梵高之死,便是这种分裂走向极端而造成的悲剧。还有王国维、莫泊桑、川端康成……当艺术人格与社会人格的矛盾激化到势不两立的程度时,难以两全的大师们纷纷选择了彻底放弃。

但塞林格的人生,让我看到另一种可能。

《麦田守望者》以主人公自杀而结束,Holden的生命终止在叛逆青春的十字路口。这个在当时看来惊世骇俗的结局,引发西方几代人的反思,甚至还“累及”约翰·列侬赔上性命。更严重的后果是:时至今日,仍偶有不堪现实压抑的少年仿效Holden的绝望举动。

这一切的纷扰和荒诞,与逼死梵高们的精神困境并无本质不同。所幸,塞林格本人没有参与这场代价显然过大的表演。他退隐山林,深居简出,数十年间不发表任何作品,最大限度地消弭了艺术与社会人格的冲突。塞林格的选择显然是出于无奈,他的应对方式也并不高明。所以,他只让我看到希望,而非解脱之道。

但无论如何,塞林格的生活状态都比自我毁灭的艺术天才们要健康得多。他以作者的身份创造并终结一个虚构的生命,难说不是在宣泄人格分裂的苦痛与无奈。Holden扣动扳机的一刻,塞林格内心的纷争也随之死去。他用艺术人格赋予的才华破解社会人格导致的心结,可谓以柔克刚。其晚年潜心研究东方哲学与禅宗义理,想必就来自这和谐性灵的感召。

说来实在是惊人的巧合:同样是一片麦田,也同样是饮弹自尽——两种人格不共戴天的梵高不幸拿自己的生命践履了塞林格挞伐社会的生花妙笔。但这话其实不合情理,因梵高死于前而《麦田》著于后。那究竟是否塞林格痛见前车之鉴而拿笔下人物做了亚伯拉罕的羔羊,也着实不得而知。不过有件事可以肯定:艺术人格与社会人格的磨合统一尚需时日,我们还将继续听到书斋中或山林间传来的寂寞叹息。

只是,希望那片与世无争的麦田里,别再伴随沉重的枪声倒下一个个绝望的身影了。

Tags: 火云邪神 专栏

分类:读书/专栏 | 固定链接 | 评论: 3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760

无良一周

每个圣人都有不可告人的过去,每个罪人都有洁白无瑕的未来。--王尔德

1、浣沙桥烟厂对面,人行道上有沙土,可能是铺设人行道地砖的施工残留。一位老人握着手杖坐在地上,右眉处和脸颊有擦伤,年纪估计在50—60岁。我绕道而过,没敢扶,怕被人讹说是我推他摔倒的,那路段也没监控。我要养家糊口。我无良。极无良。

2、这是上周的事。和一圆脸可爱单酒窝妹纸去拍照,拍什么忘了,反正不是拍妹纸。拍到中午1点过,然后说肚子饿了去吃点什么,在小十字附近人行道上拣到10元钱,在糯食店请妹纸吃了一份加肉糯米饭。晚饭时,豆妈说早上去大营坡买菜,看到菜场门口有一衣衫破旧的老人蜷坐在路边嘴里嗫嚅不清。买菜出来走过老人身边,才听到说“这么多人走过,都不给我点钱。”于是豆妈回去将10元钱放到老人手里。我觉得这个故事可以放到“新搜神记”系列里。

3、蹲坑看完《白纸黑字:2》,却找不到《落脚城市》了。估计哪次看完随手放在凳子上、鞋柜上什么的,被豆爸当做旧书废报纸卖了。想起《白纸黑字:2》是用之前的部门经费买的,不该看完私自截留。出来混,怎么都是要还的。

4、周六(9月15日),在老东门看到学生擎着国旗游行,喊口号,就是钓鱼岛的事。沿途警察开道和押后,左右有黑衣人(防暴警察么?)手拉手建起的隔离人墙,中间是一坨约500人的貌似以大学生为主的游行队伍。从楼上看下去,整个游行方阵就像一个嵌在主板上的CPU。网上有各地以“爱国”之名打砸抢烧的新闻。我想可能日本人和世界都会感到费解和同情——钓鱼岛对抗升级,火热的爱国情怀在中国内地奔涌,各种爱国势力用暴力打砸抢烧同胞的汽车和商店。为什么日本人占领了钓鱼岛,中国人要砸自己的东西?

Tags: 无良一周 一周

分类:自愚自乐 | 固定链接 | 评论: 6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775

【街头浮世绘】不管有没有汽车

通常,汽车会被方便地贴上“坏蛋”的标签,要为城市的弊病和城市规划给人带来的失望和无效负责。但是与我们城市建设的无能相比,汽车的破坏效应是一个小得多的原因。当然,毋庸多言,规划者们,包括手头掌握着大笔金钱和巨大权力的公路设计者们,在碰到如何让城市和汽车和谐相处时,却惘然不知所措。他们不知道在城市中如何来对待汽车,因为他们原本就不知道如何来规划一个可实际运行的、有活力的城市——不管有没有汽车。

较之城市的复杂需求,汽车的简单需求是比较容易理解和满足的。越来越多的规划者和设计者们相信如果他们能解决交通问题,他们就能解决城市的主要问题。城市有着远比车辆交通要错综复杂得多的经济和社会问题。在你还不知道城市是如何运行的、需要为它的街道做些什么之前,你怎么能够知道如何来应付交通问题?你不可能知道。

——《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

Tags: 街头 浮世绘 汽车

分类:行摄画报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312

【百人贵阳,百味人生】叁拾伍:花卷

我是2011年9月在贵阳医学院外科大楼11楼产房出生的,刚生下来体重有六斤八两,医生给我称重的时候,粑粑就在旁边,所以我想这个体重应该不会错。粑粑是苗族,我想我也应该是苗族才对。

现在我已经1岁了,粑粑麻麻去赚钱钱的时候,我就陪爷爷奶奶在家,否则他们会觉得孤独。爷爷每天都会抱我到楼下小花园里玩。常在小花园里跳舞玩牌的爷爷奶奶都认识我,每次去花园里,只要朝他们露一露我的小牙牙,然后向他们“DADA”的打个招呼,他们就会围着我又是拍手又是朝我笑,还夸我的头发长得好牙齿白,我觉得有的时候他们也是有点傻傻的。而且花园里蚊蚊好多,我的屁屁上现在都被咬了好几个疱。

如果花园里哪天有新爷爷或奶奶,他们都会认为我是小男生,这个狠烦嘞,可能是因为我常穿哥哥(姑妈的儿子)12年前小时候的衣服吧。可能在这件事情上姑妈有点内疚,她常常买许多新衣衣给我,我好喜欢,女娃娃就是要穿得漂漂亮亮才对嘛。对了,我也喜欢哥哥,因为那天他说愿意分一半他12年的压岁钱积蓄给我。

奶奶一天到晚都在给我做饭饭,因为我一天要吃五、六顿,早上7点起床要喝一顿奶,玩玩再睡一会儿,醒来要吃一碗鸡蛋,然后再玩玩我又要睡觉觉,醒来我小肚肚饿了,要吃一大碗西红柿、菜、肉末一起煮的面糊糊,我最喜欢奶奶做的这个了。总之,奶奶说我每天就像幸福小猪一样吃了睡,睡了吃,我的身上狠有肉肉的,但是脸比较清秀,所以一般人都看不出来,女孩子嘛。

我小时候不会走路,现在已经学会了,但还是不太稳当,会摔跤,前天才摔了个狗啃泥,现在左边脸脸都是乌青的。

关于名字,花卷其实是我的小名。不记得是粑粑还是麻麻起的了,只是听麻麻说之前我还叫过小妹、狗儿、秋秋、扯扯、黑妹、黑美人等等好多个小名。其实,我的学名是“黎冯瑾霈”,粑粑说这个名字要到我上学的时候才会用到,所以“学名”不是“学习写名字”的意思喔。关于我的学名,第一个字来自我粑粑的姓,第二字来自我的麻麻的姓,而“瑾”代表着麻麻希望我象美玉一样,因为人家是女孩子嘛;“霈”字是粑粑翻了两晚上字典后定下来的(粑粑最讨厌有人说他是文化淫了),因为据粑粑的表妹的粑粑说,我的生辰八字里五行缺水,名字里最好用含有水的字,那样对以后的人生才有利,于是我的名字就有了好多好多雨水。有蜀黍说等到我开始上学时,可能在作业本上写这个名字会写到哭,因为字太复杂笔画太多了,我也这样觉得。我不明白,大人们为什么很多时候总是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

Tags: 百人贵阳 贵阳

分类:百人贵阳 | 固定链接 | 评论: 3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210

从乡村到城市

我居住的小区修建于上个世纪90年代,后面是一片夹在三条交通要道间,沿山坡向上蔓延的三角形“落脚城市”,或者也叫“城中村”。这里多平房或两到四层楼的砖房,我估计有数千人居住生活于其中。这些居住者,大多来自贵州省贵阳市以外的乡村。大概40岁以上的,多是在这个城市里白天黑夜拣垃圾为生的、倒卖小菜的、打零工或在街头摆摊买些帽袜针头皮带手套之类。

这里20出头的年轻人,只要是高中毕业或中专、职高毕业的,几乎都能在城市中心找到一些办公室文员或业务员之类入职要求不高,但需要和大学毕业生们去竞争的工作机会。从周一到周五清早,都能看到一些染烫着披肩卷发、衣着时髦、挎着色彩鲜艳款式新颖的仿皮包,脚下穿着跟高10厘米的高跟鞋的年轻女孩子,从一条条狭窄的小巷里穿出来,走到街边的公交车站,乘坐投币1元的公交车,去往城市中心的各个办公室。从外表和着装,你几乎无法分出谁是住在有物管和电梯的高楼里,还是山上的“落脚城市”的。

里面有两间民办小学。其中一间是在一栋四层楼的民房里。三、四楼是教室,二楼是菜场,一楼有公共厕所、教师办公室、浴室、一家理发店、一家精武馆(麻将馆)、一个卖油炸洋芋的摊位,以及主要目标顾客为楼上小学生的,售价在5毛钱左右来路不明,用塑料袋分装的小吃和各种彩色卡通贴纸的小商店。这些小学生,已是从乡村迁徙到城市的第二代,甚至是第三代。

从我所在的小区8楼屋顶看出去,这个“落脚城市”有的屋顶上,或多或少堆积着几个或更多的,每个近两人高,要两个成年人才能环抱的编织袋。袋子里是从城市各个垃圾箱里捡拾回来,分好类可卖给垃圾回收站,如各种厚度、颜色的塑料袋,厚薄不一的各种纸制品,各种饮料瓶等。每当几家人的编织袋达到一定数量,就会在夜里装上一辆货车送往回收站。

虽然这里面对外来的人而言,看起来是“危险的”,尤其是夜里,但我相信居住其中的人们,自有维持整个社区运行的规则,否则社区的组织结构和人们的社会关系一定会从内部塌陷。

随着城市的扩张,这里很快也会被按照规划者的需要,“改造”得更加有序和适合城市。露天垃圾池里垃圾蚊蝇飞舞,腐败的气味弥漫,污水沿路流淌,有时下水道堵塞还会造成几条低洼处的小巷地面被溢出的排泄物淹没的情况,也不会再发生。但房屋的租金和房价也会大幅上涨。一旦那样,这里的居民们就要去寻找在这个不断扩大的城市边缘的下一个落脚点。这样落脚点的变更,几乎看不到生活会变得更好的可能。于是一个家庭的期望,都寄托在能够在城市谋生的年轻一代身上。然而城市高涨的地价、房价和生活成本,以及只够维持生计的收入,让年轻一代外来者拥有房产在城市立足的难度越来越大。而一旦不能在城市拥有一处房产,最终他们不得不在城市间流浪,或是回到自己早已陌生的故乡。然而更多人,由于从小已经习惯城市的生活和谋生,成为被城市化的一员,因此既回不去故乡,也离不开城市。从乡村到城市,从这个城市到那个城市,全球三分之一的人口正在进行最后的大迁移。这个时代的历史,其实有一大部分是由漂泊的无根之人造就而成的。而莽撞的城市改造和旧城清除计划,正在摧毁数以万计人的生活与未来。

Tags: 乡村 城市 城市化

分类:田野手帐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948

地震伤亡报道配笑脸图 金黔在线想表达什么

地震伤亡报道配笑脸图 金黔在线想表达什么

“洛泽河在峡谷中流淌,宛如一曲哀怨的悲歌。彝良县“9·7”地震中,夺走了这条河畔附近60余人的生命。从洛泽河镇通往彝良县城道路旁密集的提示标牌上,我们知道,这里以前的地质灾害频发,这次地震无疑加剧了泥石流等地质灾害。”

这是贵州都市报的《滇黔交界地震死亡人数增加至81人——洛泽河:在悲歌中坚强》一文第一段。

该文在金黔在线网站上刊登出来,选了一张两位小朋友的笑脸图作为封面,这是想表达什么?

这不是没节操了,简直是没人性了。

Tags: 金黔在线 贵州都市报

分类:见黔眼开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533

酒博会花絮

9月9日,第二届中国(贵州)国际酒类博览会开幕式暨签约仪式在贵阳举行。本届酒博会由国家商务部和贵州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以“展示全球佳酿、促进交流合作”为大会主题。本届酒博会展馆面积达8万平方米,国内外参展企业总数达到1346家,相较第一届酒博会,参展企业数量大幅增加。1346家参展企业中,国外酒企有662家,占到参展商总数的近一半,拉菲、拉图、木桶、玛歌等境外11家世界知名酒企业都参加展览。从9月9日到13号酒博会落幕,计划落实酒类进出口贸易合同额5.1亿美元。

酒博会花絮1:志愿者知道“不知道”
在1号展厅安检处打听“中街”位置,被告知不知道。走到3号展馆前的2号街,再问志愿者“中街”位置,还是说不知道。“那我要问谁才知道?”我问。3位志愿者MM说“不知道。我们是接待媒体的。”“那我就是媒体从业者,我想知道中街怎么走,可以么?”我寻思着她们怎么知道我不是媒体人?我是自媒体,勉强也算是媒体从业者了吧?!志愿者MM还是说“不知道耶,你去问问别人吧。”我有点生气了,掉头离开时问她们“那你们知道什么呢?”然后我找到了“中街”,就在距离志愿者MM转弯50米处。“中街”就是隔开1、3、5、7号展馆和2、4、6、8号展馆中间的那条街。

酒博会花絮2:小生微醺
各种酒酒好多哦,呵呵呵……我不喝酒。我不喝白酒。白酒都是辣,寡淡。但是还有好多红酒、黄酒、刺梨酒、黑糯米酒、蓝莓酒,还有毕节的彝族砸酒,一路下来,才走了8个展馆中的4个,就微醺了,走不动了。酒酒好好喝哦,酸酸甜甜的。喝酒酸酸甜甜的不可以么?如果158元/瓶的毕节彝族砸酒和1580元/瓶的洋酒给我同样的满足感,那狠显然毕节彝族砸酒就是用来喝的,洋酒就拿来装的。不要和我谈酒,我不喝酒。明天继续走另外4个馆。

酒博会花絮3:狠可怕
好多酒企,动不动就是上亿资产,做点企业文化宣传品,除了封面还将就,内容100个字就有6处错别字、标点错误,太凶猛了。1年几百万的广告投入,有文化的企业这样折腾也狠可怕。

Tags: 酒博会 花絮 贵阳

分类:行摄画报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129

【街头浮世绘】

街头浮世绘

Tags: 街头 浮世绘

分类:行摄画报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060

 绻绻手工、手工冷制皂、手工皂、天然蜂蜡润唇膏